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谢选骏文集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谢选骏: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脸书丑闻可能会影响到中国海外监控计划》(2018年4月7日 转载美国之音)报道:
   
    中国正在将人工智能、面部扫描和其他大数据系统转化为的新工具,加强共产党在国内的指挥和控制。


   
   中共进行监视和日益倚重技术的做法与目前美国社交媒体巨头脸书的用户数据被泄漏和操纵的丑闻形成有意思的对比。分析人士认为,这一丑闻及其后果将严重影响中国将其监控系统扩展到其它国家的努力。
   
   在中国,面部识别和人工智能已经被用来阻止乱穿马路的行人,控制人们在使用公共厕所时可以得到的卫生纸数量。最近南方城市深圳政府开始将面部识别、移动网络和社交媒体应用程序综合起来,即时给违规者开罚单。
   
   这只是中国不断增长的技术注入控制的一部分。
   
   中国这些技术能力也使其能够监视众多国家的商业和政治活动,因为这些国家用的是中国制造的技术平台,包括电信设备、支付系统、互联网软件和工程标准。
   
   不断扩大的覆盖面
   
   分析人士表示,使用中国技术平台的国家和市场数量正在增长。
   
   康奈尔大学法学院的教授格里梅尔曼说,“基于中国对其技术平台的监督,它为中国公司带来了优势,也为中国公民带来了优势,这意味着中国可以更容易地对使用中国公司平台的国家施加影响力。”他说,“如果再加上中国汇编数据并将其用于监视的能力,那么就很容易看到这是如何变成一种具有政治影响力的技术,如何变成一种间谍技术。”
   
   脸书最近的丑闻涉及8700万名用户的个人资料被用于影响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政治。
   
   随着人们越来越担心操控美国大选以及围绕虚假新闻引发的争议,分析人士表示,脸书丑闻将导致对少数几个公司在隐私保护和数据垄断等方面监管的巨大改变。
   
   而在中国公司通过建立复杂的电信和互联网基础设施而获得立足点的几个国家中,也可能会看到这种反弹。
   
   新加坡国大管理学院分析与运营部高级研究员卡普里以马来西亚为例说,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通过其电子商务平台与大量当地企业紧密结合。
   
   他说: “许多人把阿里巴巴几乎看作是中共的使者,因此这让很多人非常紧张,担心受到的控制和缺乏隐私保护。这是亚洲国家政府现在和将来在处理这些大型的中国电子商务平台时要面对的问题。”
   
   有迹象表明,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可能会对中国做出北京长期以来对外国企业实施的做法,就是要求外国公司使用的服务器位于其管辖范围内。这个做法一旦实施,中国的社交媒体和电子商务平台可能会失去目前大部分商业优势。
   
   欧洲的挑战
   
   中国企业一直热衷于扩展其在欧洲的业务,不仅包括实体基础设施建设,还包括数据和电信网络。但他们现在必须遵循欧盟新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该条例将于5月25日生效。
   
   这一条例对于习惯于普通人只享有少量权限的中国公司来说是一项挑战。新的欧洲法律规定,在欧盟境内开展业务的外国公司必须保证欧盟居民的数据安全,并将其提供给任何需要此类信息的居民。
   
   丹麦的一名政策顾问举例说,如果欧盟公民或居民要求阿里巴巴提供他们的数据库中所有有关的个人信息,阿里巴巴必须遵守,如果不遵守,他们就得向欧盟当局解释,甚至引来麻烦。
   
   中国不受影响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卡普里指出,中国很可能不会受到监管变化的影响,这些变化预计在脸书丑闻后会席卷发达国家。他说,“中国模式基本上是说,国家必须要能访问所有这些数据,你必须交出国家向你要求的这些数据,国家也需要获得你这些程序的加密密钥。”他说,中国不可能引入重大的监管措施来保护隐私,因为那就意味着切断了他们自己与这些数据的通道。
   
   谢选骏指出: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不仅密切相关,而且可以说是文化战争的强力工具,这必将大力推动全球一体的历史进程。
(2018/04/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