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谢选骏文集
·2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谢选骏: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一)
   
   《俄与西方“激战”正酣 将迎来中国2高官》(2018-03-31 参考消息)报道:


   这两天,俄罗斯成为全球焦点——这个“战斗的民族”正与西方展开一场“硬碰硬”的较量。
   
   而就在这一特殊时刻,中国宣布了两个重磅消息:
   
   今天(30日)下午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陆慷宣布:经中俄双方商定,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于4月4日至5日对俄罗斯进行工作访问。
   
   昨天(29日)下午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任国强宣布: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上将将于4月1日至8日赴俄罗斯参加第七届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并访问俄罗斯、白俄罗斯。
   
   短短一周内,两位中国重量级高官访俄。
   
   而对于外界而言,无论是两位官员身份的特殊,还是出访时机的特殊,都为两位中国高官的俄罗斯之行增添了几分“意味深长”。
   
   两位高官的行程披露后,外界首先关注的是“首访”
   
   今天的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回答提问前首先宣布了王毅外长访问俄罗斯的最新信息。
   
   事实上,这也是外交部记者会对王毅外长访俄消息的第二次“官宣”。
   
   据俄罗斯卫星社报道,王毅部长对俄罗斯的访问最初定于3月27日至28日进行,然而,由于克麦罗沃惨案发生后俄罗斯政府的时间表发生变化,王毅访俄日期相应发生变化。
   
   “我要纠正一下,王毅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对俄罗斯的访问不是取消了,而是推迟了。”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曾在2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如此指出。
   
   他强调,王毅部长的访俄行程变化,是在克麦罗沃惨案发生后,由“中俄双方商定”决定推迟的。
   
   “尽管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对俄罗斯的访问被迫延后,但在俄罗斯面临危机时,中国仍将坚持不会改变与俄罗斯之间的紧密关系。”美国《外交学者》杂志网站在28日的报道中说。
   
   事实上,26日第一次宣布相关消息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曾指出:王毅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作为习近平主席特使访问俄罗斯,是中俄关系高水平和特殊性的体现。
   
   “如果此前计划成行,3月底的俄罗斯之行也会是王毅连任外交部部长后的首次出访。”《外交学者》杂志网站这样强调王毅访问俄罗斯的“特殊性”。
   
   而巧合的是,外媒同时也关注到,中国国防部部长魏凤和对俄罗斯的访问,也是他在履新后的首访。
   
   “北京特别重视与莫斯科的关系,因此选择俄罗斯作为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履新后的首访国家。”俄罗斯塔斯社报道说。
   
   美国着名智库Stratfor发布文章则分析认为,中俄间此次外交上的努力意味着两国将在中亚区域进一步加强军事与安全合作。
   
   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大校在记者会上指出:“此访必将进一步推动我国与上述国家的防务和军事关系发展。”
   
   “中俄互为最主要、最重要的战略协作伙伴,”任国强说,他同时形容中俄关系是当今世界上发展最好的大国关系,“可以说是稳如泰山”。
   
   “中国表达出对俄罗斯的支持,而这种支持正是俄罗斯急需的”
   
   在外媒看来,中国两位高官对俄罗斯的访问之所以看上去意义重大,还在于时机的“微妙性”。
   
   《外交学者》杂志网站评论称,王毅在此时作为习近平特使对俄罗斯的访问,将“表达出对俄罗斯的支持,而这种支持正是俄罗斯急需的”。
   
   事实上,就在昨天,作为中国两位高官访俄背景一再被外媒提及的俄罗斯“危机”发生了重大进展。
   
   或者说,俄罗斯与西方各国之间的较量已经进入“更激烈”的阶段——继被英国联合多国集体驱逐多名外交官后,一度沉默的俄罗斯终于“出手还击”:宣布将驱逐150多名西方国家的外交官。
   
   而在这次反击之前,外界曾普遍认为,自半个月前一名前俄罗斯特工在英国遭遇“毒杀”后,俄罗斯正陷入西方的“围攻”之中。
   
   公开报道显示,3月14日,以“涉嫌毒杀”一名在英的前俄罗斯特工为由,英国出手“惩罚”了俄罗斯:宣布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这是自“冷战”结束将近30年以来,英国驱逐俄外交官最多的一次。
   
   随后,一波“病毒式跟风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潮流席卷了西方国家。
   
   据BBC统计,截至27日,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乌克兰等共26个国家追随英国,宣布驱逐俄外交官。其中美国驱逐的俄外交人员数量最多,达60人。
   
   而世界也在昨天等来了被“围剿”之下的俄罗斯的强硬回击——
   
   俄外长拉夫罗夫宣布,将驱逐60名美外交官,并关闭美驻圣彼得堡总领馆。
   
   “这是两国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紧张局势。”美国《纽约时报》如此评价。
   
   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在外交层面与俄罗斯的任何互动都被外媒紧密关注和着重解读。
   
   而在俄罗斯问题专家、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盛世良看来,特殊时刻习近平特使、中国外长王毅和中国国防部部长选择访问俄罗斯,“体现了中国对俄罗斯的重视”。
   
   与此同时,盛世良认为:“普京再次当选,正面临来自西方的巨大压力,预计未来中俄两国在战略和安全等方面的合作会进一步加强。”
   
   中国不改变与俄罗斯关系,也会“争取同各方都发展友好关系”
   
   事实上,就在俄罗斯采取强硬外交手段回击西方“围剿”的同时,由英国牵头的对立阵营内部也正在出现“内讧”和分化。
   
   例如据塔斯社29日报道,此前宣布驱逐4名俄外交官的法国,目前仍在按计划与俄罗斯商讨马克龙总统5月份出访俄罗斯的相关事宜。
   
   而另据俄罗斯《新消息报》28日报道,同样驱逐4名俄外交官的德国,已善意证实“俄有权向德另派出4名外交官”,以接替此前被驱逐的外交官。
   
   此外,用英国《卫报》的话说,目前欧盟国家内部还出现了一支“不情愿联盟”,奥地利、卢森堡等八个国家都对英国表示,不准备驱逐俄罗斯外交官。
   
   不仅如此,奥地利还公开指控英国对他国施压,试图逼迫奥地利等国与其一道驱逐俄罗斯外交官。
   
   不过,在盛世良看来,虽然俄罗斯一贯注重强势回击,而且因涉及国家安全而妥协余地有限,但“此次事态涉及国家太多,俄罗斯面临多方压力,这对俄罗斯的外交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盛世良告诉小锐,这轮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面前,中国不改变与俄罗斯关系的同时,也会“争取同各方都发展友好关系,干好我们自己的事”。
   
   而今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陆慷的表态也再次重申了中国的一贯态度:“一段时间以来,俄美关系出现一些困难,我想强调,俄美两国都是世界上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这两个国家也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两国都对国际和平与安全负有重要的责任,我们真诚希望俄美双方能够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通过对话妥善解决两国之间的问题和分歧。”
   
   (二)
   
   《习近平预订7月26日访问朝鲜》说,中央社引述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预定7月底访问朝鲜。
   
   此前,朝鲜领袖金正恩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于3月25日至28日访问中国期间,邀请习近平「于方便的时间点」访问北韩。习近平当时就接受了邀请。
   
   报道引述民运中心昨天(3月29日)引述消息人士称,习近平预定于7月26日访问朝鲜。
   
   另外,朝鲜昨日敲定,将于4月27日与南韩领导人文在寅在板门店南韩辖区「和平之家」会晤,南北韩(朝鲜)将在4月4日开会讨论会谈细节,包括会谈议题、领导人移动路线及设置文在寅与金正恩热线等问题。早前,金正恩又预计5月份或之前与美国总统川普会面,但暂时没有透露地点。
   
   日媒3月29日亦报道,金正恩正安排与韩、美、中首脑会谈后,考虑6月与日本首脑安倍晋三会晤。媒体分析,这样一来,「六方会谈」持份国全齐,不过,方式却是逐一会谈,而不是过往的同坐一席。港媒香港01分析,六国首脑在朝鲜的问题上,需求各有不同。但金正恩和美国总统川普即使会面,也难有互信。
   
   外界关注金正恩的外交态度为何突然大转弯,并积极的与「六方会谈」持份国见面。分析指,朝鲜所作的,是希望得到各国援助,缓解国际制裁带来的经济危机,至于朝鲜是否会停止核试,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相信谁也不敢保证。
   
   谢选骏指出:上述两条不期而遇但却不谋而合的新闻,大致划定了第二次冷战的版图——俄罗斯、北朝鲜、中国大陆已经开始越走越近了,进入一个圈子了。这就显示出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所谓的贸易战,不过是小菜一碟,一个热身运动而已。
   
   (三)
   
   《川普急升对华征税 北京:不惜代价反击》(2018-04-06 转载 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总统川普在中国时间星期五(4月6日)早晨宣布指示贸易代表办公室考虑对中国再征收“1千亿美元关税”。
   
   中国商务部中午时分发表声明,称对美方言论将“听其言观其行”,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将“奉陪到底”,并“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予以回击。声明还说,中国不想打贸易战,但也不怕打贸易战,如果美方继续搞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行径,中方必定采取新的综合应对措施,捍卫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川普政府星期二(4月3日)公布了拟定大规模对年度5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增收关税的清单后,中国商务部曾迅速发表声明,对美方的做法强烈谴责,扬言中国也会在“近日”对美国产品采取同等力度、同等规模的对等措施,并在同一天宣布对500亿美元的进口美国商品采取征税反制措施。川普总统说,正是因为中方以这样的姿态和方式对美国实施不公平的报复,他才指示贸易代表办公室考虑是否再对10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征收关税。
   
   谢选骏指出:现在,谁能阻止第二次冷战的到来?

此文于2018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