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多破坏力量大]
谢选骏文集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多破坏力量大

   谢选骏:人多破坏力量大
   
   《中国取代美国,有一个“坎”不容易迈过》(2018-04-04江夏编译)报道: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发表哈佛大学经济及公共政策教授、国际货币基金前首席经济学家洛哥夫(Kenneth Rogoff)的文章说,由于美国和中国爆发了两国间最大的贸易冲突,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无论现在发生什么,从长远看中国终将取得全球经济霸权。


   
   毕竟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技术停滞后,中国迎头赶上,一举成为全球经济霸主,并非不可能。洛哥夫教授的文章说,但有一个因素不能忽略。许多把中国巨大的劳动力看作优势的人,也担心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实际上会淘汰大量工作职位,把大批人打发到休闲活动中消磨时间。
   
   如果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是未来世纪的主要生产推动力,可能就会有太多的人口难以照顾,尤其是需要通过限制上网获得资讯等手段来控制的大量人口。这将成为中国最大的障碍。而中国迅速老化的人口,使这一挑战更为严峻。
   
   随着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对中国制造业越来越重要,在这方面的领先能力成为重中之重。但在全球经济向更高阶段发展的情况下,目前由中央政府高度极权和控制的趋势,可能伤害中国经济。
   
   在新概念和技术所有权高度集中的情况下,美国国内需要为如何解决重新分配收入问题而斗争。但对中国来说,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即如何使其世界第一出口大国身份转型到机器人时代。
   
   川普总统大为光火,虚张声势,的确不可能使大批制造业工作职位回到美国。但即使不能扩大就业,美国至少有潜力扩大其制造业基础的生产规模。总之,今天高科技工厂产量更高,工人更少。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不仅正在进入制造业和无人驾驶汽车行业,还正在侵蚀服务业的工作职位,机器人医生、机器人财务顾问、机器人律师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
   
   可以肯定,中国的崛起绝非海市蜃楼,其极大的成功并不只依靠庞大的人口规模。印度有接近中国的13亿人口,但现在远比中国落后。中国领导人必定认为自己创造了奇迹,使数亿人口脱贫并成为中产阶级。但中国的快速发展主要依靠技术追赶和投资。中国具有极大的自主创新能力,如在下一代的“5G”移动网络技术方面,中国的公司已经处于领先地位。中国的网络战能力,也已和美国旗鼓相当。
   
   不过具有争锋能力,和具有定义能力不是一回事。哈佛大学经济及公共政策教授洛哥夫认为,中国的成就很大程度上还是靠采用西方技术,以及在某些情况下是靠窃取西方的知识产权。川普是第一位严厉抨击这种状况的美国总统。尽管发起贸易战不能够解决问题,但他的抨击是对的。
   
   美国同样面临重大的挑战。例如,美国必须找出办法保持技术不断进步,防止财富和权力过度集中。要成为世界霸主,并不一定要是世界最大的国家,历史上的英国就是例子。但即使美国放手,中国也不可能成为支配全球的力量。理由很简单,因为中国有庞大的人口包袱。而即将到来的机器人时代,反而可能使博弈断然偏向人口少得多,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更具创新力的美国。
   
   谢选骏指出:社会学的研究表明,一百五十人以下的社区是不需要警察的,因为大家互相认识,彼此具有人际关系的约束力,违法乱纪的余地很小。反过来看,因此越大的人口越是密集的社区就越容易出乱子。在小村子里长大的毛泽东就无法明白这个道理,等到他控制了大量人口的时候,发现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力,于是除了大举镇压和大肆消灭人口之外,几乎毫无办法了。虽然它还残存着养猪老农的毛泽东思想,认为生仔越多就越富裕,“人多力量大、好办事”,结果碰到的局面却是“人多破坏力量大”,于是无奈之下,他就只能“猛抓阶级斗争”、“发动文化革命”了。现在倒好,中国大陆也开始进入自动化时代,依靠山沟里的毛泽东思想,如何“依法治国”啊。韶山不行,延安也不行。百年来的中国弯路,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2018/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