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谢选骏: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鲜为人知:66名中共新兵一次被狼集体吃掉!》(2018年3月26日转载动态网)报道:
   
   作者冯远理在《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中,详细回顾了30多年前那场惨烈的“人狼大战”。


   
   冯远理《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发表于大陆杂志《雨花》2005年第5期上,但我至今才读到。读完文章,让人除了震惊,还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悲愤。
   
   一支200多名新兵组成的中共部队在野营拉练途中遭遇狼群跟踪。因连指导员要坚持发扬所谓的毛泽东思想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拒绝当地向导立即西渡黄河甩掉狼群的建议。在部队极度疲劳,又无子弹的情况下,被不断聚集的狼群分割、包围,最终导致66名新兵被狼群啃食,现场惨不忍睹。
   
   作者冯远理在《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中,详细回顾了30多年前那场惨烈的“人狼大战”,以下是节选:
   
   1970年3月,青藏高原仍然是春寒料峭。这时,从青海贵德县走出一支队伍。
   
   这是一支由来自江浙两省的200多名新兵组成的部队,他们要远去贵南进而西渡黄河进行野营拉练。这一天,部队准备在一片叫做老虎坡的荒无人烟的山岭附近宿营。
   
   离老虎坡还有三里地时,天已经快黑了,走了一天的战士们已经筋疲力尽。
   
   就在这时,一个新兵突然发现对面山坡上有几只狼,在悄悄地尾随着队伍前进。随着天色渐渐变暗,狼的数量也不断增多。不时有几只狼仰天嗥叫,恐怖的叫声在山间回响,不知不觉间狼的数量已经增加到四五十只,并且还在不断增加中。
   
   这时,向导——一个当地出生的牧民,快步跑到连长跟前,问战士们枪里有多少子弹。连长告诉他,这些都是新兵,从来没有打过枪,枪里一发子弹也没有。
   
   听了这话,向导的脸色大变。他说,这样走下去,只怕凶多吉少,这些狼能把方圆几里以内的狼都招过来。他因而建议:改变路线,西渡黄河,因为狼是以河为界的,大河东西两岸的狼各有自己的势力范围,互不来往。
   
   经过研究,指导员坚决不同意西渡黄河,他的理由是,革命战士就应该一不怕死、二不怕苦,逢山开路,遇河架桥,怎能被几只狼吓倒。因而决定,天黑之前必须以急行军的速度赶到老虎坡。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狼已经聚集了几百只。他们先在部队必经的大路上,把队伍拦住。不得已,大队人马只好走山口小路,而这正是狼所要达到的目的。
   
   在一排走出山口后,三路狼一下就完成对200多人的包围,一路截断山口的出口,一路堵在山口的入口,第三路完成了对一排的包围。这样就把一排和二、三、四排完全隔离,为把一排吃掉创造了条件。
   
   事后证明,狼的部署完全成功。在二、三、四排和狼僵持的同时,一排62名战士除4人尸体是完整的外,其余都被狼啃得惨不忍睹,破碎的内脏到处都是,很多人只剩下一副骨架。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味,连同向导和二排的4名官兵在内,这次共有67人遇难。
   
   作者最后说:“我原以为这件惨痛事件的发生,无论如何都要严肃处理几个干部。看完了处理结果,我实在无话可说。在资料上,我没有看到任何对指导员、连长处理的意见,连长10年后升为团长。”
   
   1970年:新兵一次被狼吃掉66人,该是一件多么令人震惊的大事,然而,事情发生近40年后外界竟然才知道!
   
   谢选骏指出:上文对于“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大惊小怪的,完全不知“解放军在党面前就是羊”,当狼来了而党走了,解放军就把狼当成了党,在狼面前变成了羊。这与他们见到和平示威者就拿冲锋枪扫射的面目,相差太远了。老百姓说,解放军这种行为方式,是一种典型的“老太太吃柿子,专挑软的捏。”
(2018/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