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谢选骏文集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谢选骏: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老红卫兵忆武斗:女政委被脱光示众 杀人如杀鸡》(2018年3月23日 转载凤凰历史)报道:
   
   “武斗”是中共发起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特殊用语,指群众运动中的打人、殴斗等侵害人身的暴力行为,被称作中华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灾难。


   
   中共第一代党魁毛泽东发动的10年文革浩劫,被称作中华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灾难。当年一些参与“武斗”的红卫兵,回忆当年骇人听闻的暴力片段,在武斗中,他们曾把女政委脱光了示众,开枪杀人竟然是为了掩饰胆怯,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据大陆出版的《中国知青终结》一书中忆述,1966年“文革”爆发,第二年武斗开始,全中国几乎所有城市陷入混乱,武斗中各派系冷热兵器齐上,坦克、大炮也不少见。
   
   有一天,红卫兵宫齐领导的战斗队,意外抓到了对立派组织的女政委蔺女生,她和宫齐一样,在中学时都参加过把毛像章别进肉里的擂台赛,她曾把一枚像章别在额头上,现在成为这座城市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蔺女生同宫齐的战斗队是死对头,双方为争夺市委领导权打了许多仗,死伤许多人。
   
   遭抓捕后,蔺女生遭宫齐的战斗队审判,但她毫不畏惧,把那些审判她的男生弄得下不了台。
   
   宫齐的战斗队恼羞成怒,不跟她辩论,开始动手打她。打耳光,抽皮带,灌凉水,坐“老虎凳”,但是她绝不屈服。宫齐的战斗队有些心虚,他们商量给她上更厉害的刑罚,比如烧红的烙铁,往手指甲里钉竹签,灌辣椒水,上电刑,但是她不畏惧。
   
   女政委尽管挨了打,嘴角淌着鲜血,她还是不断奚落对手:“你们不就这点本事吗?来呀,试试看吧……”
   
   后来,恼羞成怒的宫齐想出一个恶毒主意,他们将女政委衣服剥光,然后推上楼顶去展览示众。当遮掩女政委身体的衣服一层层剥落下来,她自己从楼上跳下去后自杀身亡。
   
   作家巴金回忆道:“文革武斗期间大家都像发了疯一样,看见一个熟人从高楼跳下,毫无同情,反而开会批判,高呼口号,用恶毒的言辞攻击死者。”
   
   1966年8月,中共湖北省委召开文化革命积极份子万人大会,省长张体学说:“有的人怕运动中死人,我看死人不要紧。你要死怪哪个?我不叫你死,你要死,死了活该。”
   
   毛泽东则对他的私人医生李志绥说:“现在是天翻地覆了。我就是高兴天下大乱。”
   
   2013年4月,年逾花甲的前红卫兵王克明撰写一本文革忏悔录《我们忏悔》,其中收集了32位作者的34篇文章,但至今未能出版,几家出版社告诉他:“现在还不到时候。”
   
   其中收录了西昌铁路退休职工杨里克当红卫兵的荒唐岁月回忆。
   
   1967年西昌地区“造反派”武斗成风。同是“造反派”却分裂成两大阵营。杨里克参加的一派被称为“地总”,对立派则被称为“打李分站”,两派争斗,从最开始的大字报、大辩论、肢体冲突、扔石头、棍棒、钢釬、藤帽,最后发展到真刀真枪的大规模武装冲突。
   
   书中忆述,人命如草,红卫兵们发现杀人的方法和杀鸡差距其实不大,找准颈动脉,稳准狠的一刀下去,血流净生命也就终结。
   
   60年代末某一天夜间,杨里克一派5人,驱赶着一个对立派的成都知青,在齐腰深的荒草中走向海河,那知青拚命哀求饶命,说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他死后将无人照顾。知青站在海河岸边,最终身中数弹,落入水中,杨里克当时没有开枪。
   
   知青身体慢慢浮出水面,顺流向下游飘去。杨里克突然扣动冲锋枪扳机补射,他说当时脑袋发热,不知道哪里来的意念:“别人都开了枪,我不开枪,不是显得我太胆怯了吗?”
   
   杀完人后,他们按原路返回,都不说话。中途杨里克哼了一句:“这年头,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从此,杨里克一发不可收拾,冲锋在前,杀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杨里克一派中,有一武斗人员,玩枪走火把女友打死。临死前那女友却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而其父只为其没“因公”死在武斗中而惋惜。
   
   书中说,武斗中,相信传言把被子用水浸湿裹在身上避弹而死于非命的也不少。荒诞岁月,人命贱如草。
   
   那段荒诞岁月,杨里克既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最终饮下自酿的苦酒,1977年杨里克被戴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因武斗中杀人被判刑4年。被关进劳改营他想不通:“当时,各方都是把对立派当做国民党反动派来打,何罪之有?”
   
   80年代各种新的思潮涌现,杨里克广泛接触了一些读物,反思那段经历,但找不到同道者,当事者 “集体静默”。只有一名关系颇好的高中同学当知音,在老同学的推荐下,他登录一些时政类的网络论坛,开始披露他的文革经历。
   
   2008年,他决定在网上写下文章反思成为“非人”的过往。他甚至开始寻找经历相同者:“谁杀过人?网上聊聊……
   
   杨里克说:“大家默默无语,没有议论,没有叹息,这才是最大的残忍。”他为过去忏悔,希望可以给自己,给那些逝者一个交代。起初,这样做的人很少,后随着网络的兴起,更多的人站了出来,开始讲述、反思和道歉。
   
   文化大革命武斗中血淋淋的一幕,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段惨烈悲剧。
   
   作家秦牧这样评述文革:“这真是空前的浩劫,几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公开进行!”
   
   “几百万人含恨以终”?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说法不一,无从确定。正如1980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所说的那样:“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阔。总之,人死了很多。”
   
   R.J.Rummel教授的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说,文革中丧生者的数目大约为773万人。作家秦牧说,这个数字可能偏高,但是应在200万以上。
   
   谢选骏指出:其实,文革杀死的不仅是外国学者的773万,更不是御用文人的200万文革——文革杀死了八亿人的灵魂,这是比任何战争都要深远的屠戮,没有百年时间,文革的创伤无法愈合,因为文革乃是中国百年革命乱世的顶峰,消除这个野蛮主义的顶峰,当然也需要百年之久。只有到了那时,中国的灵魂才能全面复苏。也许这还不够。因为中国百年革命是基于满洲近三百年的野蛮过程的,而满洲入主中国又是基于唐宋文明的衰落,如此看来,中国要实现“八百年复仇”,仅仅“百年马拉松”还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完成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创造,方能真正雪洗耻辱。
(2018/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