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谢选骏文集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谢选骏: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法国荒原化:15年间鸟类数量锐减三分之一》(2018年3月21日 转载法广RFI 呢喃)报道:
   
   法国以其土地多样生态庇护着超过570种鸟类的繁衍生息。长期以来,田园风光和枝头鸟鸣相呼应,成就了这个欧洲大陆农业大国令人心驰神往的独有四季景色。然而,法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一名生物学家近日表示:“我们的郊外正在变成荒原”。


   
   此语并非危言耸听,因为不仅法国,整个欧盟都正在被卷入“生物多样性的灾难性减弱”的漩涡。
   
   这个春天,法国的郊外与乡村注定异常沉寂。根据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和法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各自推出的报告,“法国乡村的鸟类数量正在以令人晕眩的速度消失”,“鸟类数量在15年间锐减了三分之一”。两家机构严肃呼吁重视“生态灾难脚步的愈发临近”。
   
   国家科学研究院和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报告在3月20日发布。这两家机构长期以来追踪法国境内鸟类的生存环境与状态。法国农业活动在过去25年间变得愈发频繁,人为干预环境的手段也更多。在一份联合报告中,两家机构指出:“从2008年开始,法国鸟类种类与数量出现了显著的减少趋势,这个时间点还出现了此前强制性需要遵守的欧洲农业休耕制度告于段落、小麦行价大幅增长、法国重新大力制裁能让小麦更加富有蛋白质的硝酸盐农药使用等事件。”类似的农药可作用于生物的神经,进入体内便会异常顽固,已经被证明与蜜蜂数量锐减、普通昆虫数量减少的现象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更令科学家担忧的是,最近两年间,法国境内的鸟类数量又在已经减少的情况下,再次加速减少。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与自然历史博物馆是两家独立的机构。研究人员使用的方法包括在法国境内的城市、森林、郊外等不同地点进行监控,从1994年开始进行。两家机构的报告指出,云雀、燕雀、斑鸠、乌鸫、野鸽等数量急剧减少的局面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云雀属于平原农业区的特定物种,而其余几种鸟类却并不属于农业区特定类别,也不处于农业生态环境圈之内。
   
   此外,根据研究院的报告,1990年以来鹧鸪群体已经开始出现八成至九成的数量缩水现象,而报告完成之际,鹧鸪已经可以说基本上告别了研究院20年以来监控研究的450平方公里平原农田区了。
   
   除了鸟类数量的减少,2000年以来法国境内昆虫数量的全面加速减少也令人忧心忡忡。研究人员表示,从经验角度来看,这和新烟碱类的农药,尤其是作用在小麦上的农药使用情况增多不无关系,此类农药的使用会加剧本就已经在减少的昆虫数量继续加速走低。2017年秋季,德国与英国研究人员首次量化了非脊椎动物的大规模数量减少现象:根据他们的报告,飞行昆虫的数量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在德国境内减少了75%到80%。而法国较为常见的甲壳虫也在过去23年当中锐减85%。昆虫数量的减少极大地影响到鸟类生存,因为很大一部分以谷物为生的鸟类在初期阶段都有以昆虫为食的现象。鸟类食物出现缺口并不会在短期内引发鸟类数量骤降,但积少成多,总有一天会出现新增鸟类数量无法填补空缺的问题。
   
   农业生态链的问题不止于此。昆虫与鸟类数量骤降的同时,也有越来与多的野生植物正在消失。研究院生物专家表示,鸟类出现异常,意味着整个食物链出现了异常。这包括土壤里的微动物群,而微动物群则是让土壤保持活力、可耕作的重要前提。
   
   谢选骏指出:欧洲号称“地球花园”,法国又号称“欧洲花园”——尚且如此“追赶中国”、沦为荒原,可见西方文明确实榨干了地球资源。他们首先榨干了无人负责的“次殖民地”(美称“半殖民地”),然后榨干了殖民地,最后通过自相残杀的世界大战榨干了自己,最终,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掏空了自己存在的生态基础,步入了一切文明的废墟归途。西方文明的没落,与基督教在西方的衰落,是同步的。这就是1990年写就的《零点哲学》所说的。
(2018/04/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