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谁在叩响那扇门(小说)]
王巨文集
·无处逃生(短篇小说)
·小说"无处逃生"英文翻译节选 English Translation of an Excerpt from "Nowhere to Escape"
·纸扎的媳妇(短篇小说)
·菜窖(短篇小说)
·魔兽之舞(长篇小说节选)
·蚁穴(小说)
·黑麻雀(小说)
·变异的厨房(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短篇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英文版)
·钻到镜子里去的人(小说)
·你知道那个世界有多冷吗
·那门是张老照片(小说)
·花殇
·《泪之谷》自序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二)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一——救赎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二——一座雕像的诞生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三——血卡(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四——迷失的家园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一——谁在叩响那扇门(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二——捡拾那些凝固的血迹(小说)
·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在叩响那扇门(小说)

——为一位神隐的女子而作
   
   
    上帝说,要有光;
    魔鬼说,要有黑暗。

   
    ——题记
   
   
    “你看那个人,像是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像是从未停下过脚步似的,而他脚下的那条路又是如此的漫长,一直通向天外……,”
    有个人总在我的耳边低语,我极力辨识,仍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她的声音含含糊糊,有一种粘性,后来我发现,这个声音所以听不清,原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我开始坐立不安,度过了几个彻夜未眠的夜晚,在一个拂晓时刻,背起行囊,走出了家门。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好像那个目的地就是诗与远方,好像天外有扇门准备为我开启,好像有人说,只要你敲门,就会有人开,就这样,我懵懵懂懂地离开家了。我扬起头,对着天边的黎明,在内心说:
   “我将开启崭新的一天。”
   这是我离开故乡时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觉得的你周围的人和世界太平庸了,是吗?”
   “可能是吧。”
   “所以你想出走,寻找那个诗与远方的地方,是吧。”
   “可能是吧。”
   “你都去了哪里?”
   “天南地北,天涯海角,我也说不清了。”
   “寻找到你想要的地方的了没有?”
   你摇摇头,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是不是你看到的是一地鸡毛?”
   “是的。”
   “你应该抬起头,向上看。”
   “头上是无垠的天空。”
   “你再细看。”
   “什么也看不见了。”
   “是啊,人类的无知与狭隘掩盖了许多事实真相。”
   “原来我的目光如此短浅!”
   “是啊,我们头上的天宇深不可测,藏着无数的谜……”
   
   
   有一个影子从梦中飘过。我在记忆中寻找你的面容,却什么也看不清。有人打开一扇窗,探头向外张望。不知是男人还是女人,是老人还是青年人。他看见一个人影沿着高大石墙下的阴影拾级而上,走向那座高入云端的古老城堡。他似乎走了无数个世纪,一直未走到那座城堡下。
   “我用生命在进行一次漫长的朝圣般的苦旅。”
   那个影子停下来,抬头望着远处的城堡,一手扶着石墙,嘟嘟哝哝着。
   “我在梦里看到的就是这座城堡。我知道,你就住在里面,你是一只传说中的凤鸟,几千年修成人身,住在这古堡里。我多次在梦里听到你美妙动人的歌声,正是你的歌声召唤我来到这里。”
   那个人继续向上攀登,而那城堡像海市蜃楼一般,飘飘渺渺,怎么也走不近。他走得实在疲累了,像个布袋人似的,软软地倒在了台阶上。
   “你走进一个人的梦里了。”
   
   
   那个人真怪,他说他越是闭上眼睛,越能看见东西。
   “我只有在黑暗中看得见你。你像只硕大的荧火虫,通体发着光。你的身体是轻盈的透明的,像梦幻般朦胧而美丽。”
   他紧闭着眼睛,厚实的嘴唇蠕动着,说着人们听不清的话。
   “你来自一个深邃的玄幻的世界,古人把你称为仙人,而我却能喊出你的人间芳名——凤。你像天使般有双翅膀,却我从未看见你飞翔。你被阴沉沉的黑暗包裹着,只能用自身的光照亮周围的那一小圈世界。你应该梳理你的羽翎,张开你的翅膀,振翅高飞。阳光是你追寻的目标,蓝天是你自由的家园……”
   倒伏在台阶上的那个人似睡非睡地在梦呓。
   
   
   “是什么想像不到的奇特经历,使这个人扭曲成这个样子?”
   在一条石板街道昏暗的墙根下,有什么东西像虫子一样在蠕动。他盯视了好久,发现那像是一个人,但他变形扭曲的面目全非,看上去像个可怕的怪物。它的眼睛瞎了,耳朵也聋了,似乎嗓子也哑了,就那样默默地爬动。它的四肢似乎也失去了功能,像蛇一样靠躯体扭动着爬行。不过怎么用力也爬不走,好像一直在原地蠕动着。
   “你还看到了什么?”
   “这里的人都像影子一样出没。”
   “是的,他们已习惯了无声无息。”
   “他们似乎什么也不敢做,总是逆来顺受的样子。”
   “有人替他们考虑好了,所以,他们不需要思考,只要顺从生活就行了。”
   “他们幸福吗?”
   “你看,难道他们生活的不幸福吗?”
   “在地上蠕动的那个人怎么了?”
   “因为他不顺从,所以变成了那个样子。”
   
   
   他看见四周全是门。伸手去敲,那门消失了,变成了厚厚的墙壁。原来那些门都是假的,过道两边是坚固的高墙,根本没有什么门。他走到上方的一扇对开的正门前。此门古老而厚重,那红色的油漆已变得暗黑。他握起拳,用前指关节叩门。他没抱多大希望,那门却突然开了,像是打开的一本厚厚的古书。
   “那不是门,是部天书。”
   “书里说些什么?”
   “是关于一座城堡的故事,有许多世人未知的秘闻……”
   他走进那扇门,沿着通道向里走去。里面昏沉沉的,有雾霾笼罩。两边的墙壁是暗淡的红色,有书写大幅标语的痕迹。街道上人来人往,似乎很喧闹,但他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个别人油光满面,不可一世。大多数人骨瘦如柴,胆小如鼠。他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他走进一个中央大厅,看到巨大的穹顶上黑压压一片,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定睛细看,下出一身冷汗。穹顶上倒悬着一群肥大的蝙蝠,都睁圆眼睛盯着他。他一阵毛骨悚然,头皮发麻。接着那群蝙蝠发出咝咝的怪异的声音,像是在恐吓他。他惊愕地逃出大厅,心跳加剧,恐惧如影相随。
   他在城堡里游荡,他遇到一些人,像影子一样默不作声,一群一群地臣伏在大厅外。这些人有眼,但似乎看不见;有耳,似乎听不见;有嘴,似乎说不出话。他唯一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是——屁。是的,他们被戏称为屁民。
   然而,他还能听到那歌声,像是从远处传来。他寻声而去,在一个不起眼的街角,发现了一个秘封的塔楼。他看见一位女子,住在楼上。她伏在一个小小的窗口上,寂寞地注视着外面。她脸色苍白,有一双大而深邃的蓝幽幽的眼睛。她红润的嘴唇紧闭,像是粘连着长在一起,从未开口说过话。但她练就了一种奇特本领——腹语。他听见她对他说:
   “你能带我出去吗?我在这里待得太久了。”
   “到处是高墙,我找不到门。”
   “我从窗子爬出去,你能接住我吗?”
   “好的。你出来吧。”
   她打开窗子,脸一闪不见了,先是露出一只脚,接着是修长的腿、滚圆的臀部、细而柔顺的腰和挺直的背。她回过头,对下面的他说:
   “我跳了。”
   “好的,你跳吧。”
   他伸出手臂,做着接的动作。她手一松,像一片美丽的羽毛滑落下来,掉落在他的掌心上。他一手托着她的平滑的后背,一手托着她并拢的滚圆的双腿。她伸出纤细而白晰的手臂勾住他粗壮有力的脖子,一双美丽的小腿悬垂在他的手臂外。
   “你是如此的轻盈,我几乎感觉不到你的重量。”他双手捧着她,内心感悟着说。
   “大哥,带我走吧。”
   她两眼注视着他,轻轻地说。
   他先是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体香,继而,他又闻到了她吐气胜兰的异香。他深嗅了几下,感觉到有点晕眩,有点迷幻。他像是迷失在一种温馨的梦境中,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美妙的感觉。他沉静坚毅的心底涌起了一种久违的似乎被遗忘了的情感——他想哭。他就这样捧着她,不仍放下。
   “大哥,你怎么了?”
   她关爱地伸出纤手,轻柔地为他抹了一下眼角。
   他眨了眨眼,急忙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不无留恋地把她放下。
   天空变得愈加阴暗。他们都抬头看了看。有蝙蝠在头顶上空闪现,像黑色的闪电神秘地滑过。仿佛是那只蝙蝠拖行着黑暗而来。
   “快走。”
   他拉起她的手,向城堡外奔逃。
   
   
   那是一只美丽的紧紧合着的扇贝,你打不开它。它躺在银白的沙滩上,你听见它在呻吟,也许是哭泣。它的四周,遍布同类的美丽的尸骨。它静静地卧在那里,听着海潮声,思念着大海,渴望海水的滋润。终于,海水在涨潮,一波接着一波的海浪向沙滩漫上来,第一波海浪冲到扇贝上,扇贝变得湿润了。波浪又一次一次地冲来,它的外表显得光滑了,似乎在膨胀变大。不多时,它似乎恢复了生机,在慢慢地开启,缝隙里露出嫩滑的肉。生的欲望在膨胀。浪花把它带到海里,潮水将它淹没了,它在水中一张一合地游动起来。
   “我以为它死了。海水却给了它生命,原来它是如此地鲜活。”
   “水是生命的源泉。”
   “生命就是如此奇特!”
   “非洲有一种鱼,在旱季来临时,它们会自己的身体圈屈起来,包裹在泥壳里,藏在约一尺深的土里面,等待雨季的来临。”
   “生命,有时很脆弱,有时很坚强。”
   “看到生命的死而复活,你便会想到,要热爱生命,珍惜生命!”
   “是的。这个世界,应该充满和平,充满爱。”
   “你说,那只海贝会去哪里?”
   “爱的怀抱里。”
   “没错,是在大海博爱的怀中。”
   一种下意识的默契,他伸出臂膀,她投进他的怀里。没多时,他们裸躺在沙滩上,沐浴着阳光……
   
   
   你既没有看见大海,也没有看见那枚美丽的海贝,更没有和那位女子裸躺在沙滩上。它们只出现在你的幻觉中。你现在看见一个站在门口的丰腴的女人,一手扶着门框,向小巷的尽头张望,眼里充满了含混的焦渴。她似乎在等什么人,对自己做了精心的打扮。是自己的丈夫,还是梦中的情人?没人说的情她等了多久,好像有一种“你不来,我不会老”的执拗,好像有些不耐烦了,在独自埋怨:
   “你怎么还不来?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了,我的欲望一直在膨胀,快把我的身体撑暴了。”
   那个女人开始来回地走来走去,有些燥动不安。她嘟嘟哝哝地骂了起来,把脸上化好的妆用手掌涂抹的花里呼哨,穿的整齐漂亮的衣服也撕扯开来,最后,她干脆脱光衣服,赤裸着身体在大街上扭动起来。路过的人停下步,好奇地围观。
   “好吧,你不来,我就让所有的男人看我……”
   她故意把自己下部展示给人看,而且还做出一些下流的动作。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些男人们起哄式的叫好。
   “女人是花,需要灌溉,不然,她会枯萎的。”
   
   
   “你听,好像有人在敲门。”
   “不会吧。这里好多年都没有来过人了。再说了,没人会找到这里来的。”
   “一定有人敲门。”
   他们停下来,侧耳倾听着。
   “是有人在敲门。”
   “会是什么人呢?”
   “不清楚。”
   “别理他。他敲累了,以为房间里没人,就会离开了。”
   “你不想知道,是谁来找你吗?”
   “不想。有你在,就是我的全部。”
   “我很好奇,想知道。”
   “不要理他。别让他打搅了我们的好事。亲爱的,再躺回我的身边来吧,我已等了你好久了……”
   
   
   “我在东方,渴望着西方的自由;我在西方,讲诉着东方古老的文明……”
   “这是谁在说话呢?”
   “是一个逃亡的东方人。”
   “他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他在自己的国家活了大半辈子,一直被禁声。几年前逃了出来,所以,有一肚子的苦水想往外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