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邱国权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作者:巴山老狼
   
   老狼原本是学习自然科学的人。这“高端”与“低端”在老狼的脑壳中的概念是指工业或科学什么的。例如“低端工业”如纺织、服装一类,“高端工业”如机械、精密仪器、无线电、飞机制造什么的。再例如“低端科学”如与日常生活相关的科学常识,“高端科学”如航空航天、核武器……之类的东东。
   
   北京二○一七年“十一月革命”一声炮响,给老狼送来了“蔡大人主义”——人也可以分成“高端”和“低端”了!凡没有北京户口者在北京生活的人全他M的是“低端人口”!得赶出北京市!凡有北京户口在北京生活的人他们才是“高端人口”,可以留在北京!如果按“蔡大人主义”,全中国十四亿人口中有十三亿七千万人没有北京户口,他们全都是“低端人口”!都不该进北京城!如果哪天巴山老狼没事想到北京去旅游下,弄不好也会被蔡大人当成“低端人口“一阵暴揍后赶出北京城!


   京兆尹蔡大人以北京户口划分“低端人口”与“高端人口”是大错而特错的!如果照这个标准划分,中共最高领导人从毛泽东、邓小平、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没有一个不是曾经的“低端人口”!就是这蔡大人没到北京当书记前,也是个“低端人口”!蔡大人“低端人口”的大耳刮子无意中居然煸在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脸上了!
   
   如果仔细想这“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这几个字,其内涵还丰富得很呢!如果一个博士生导师给手下博士研究生们出一个题目:《论“低端人口”与“高端人口”》,并以此写篇博士毕业的论文。这肯定是世界学术知识界的一大奇葩!
   巴山老狼经过无数不眠之夜的认真思索后认为:如果真要在中国划分 “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 就应该制定相应的、科学的标准。老狼经过几十个日日夜夜的思索后,制定出了划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多条款标准。现公示于下:
   
   一、 以乌纱帽为标准。乌纱帽大的为“高端人口”,乌纱帽小的为“低端”人口。没有乌纱帽者都是草民。
   
   二、 以经济收入为标准。亿万富翁们是“超级高端人口”,千万富翁以下是“中级高端人口”,百万富翁以下是“低级高端人口”。十万以下是“低端人口”。
   
   三、 以居住城市为划分标准。居住在北、上、广、深者是“最高端人口”,居住在省会城市的是“高端人口“,中等城市以下的是”低端人口“。居住在广大农村的是草民。
   
   四、 以睡女人多少为划分标准。毛泽东随便睡天下女人,是“超级高端”人口。皇帝后宫佳丽三千,是仅次于毛泽东的“超级高端人口”。中国官员和富豪随意包养一百几十个美女,是“高端人口”。只有一个老婆的是“低端人口”。没有老婆的几千万光棍简直就没过上人的生活。他们连“人口”都算不上。
   
   五、 以吃美食为划分标准。天天都在公款吃美食的官员们是“高端人口”。自己掏钱吃美食的算“中端人口”。有老婆到菜市场买菜回家自己做来吃的就是“低端人口”。
   
   六、 以旅游为划分标准。如果公款游遍中国与全世界的,是“高端人口”。自费旅游是“低端人口”。没钱旅游只能天天在家吃了睡,睡了吃的算“人口”。
   
   七、 以坐骑为划分标准。如果你有公车属于你的专车,且不用你掏一分钱,还有专门车夫为你拉车。你算是“高级高端人口”。如果你自己买有“宝马”级别的高级车。你就是“高端人口”。如果你有普通车。你是“低端人口”。象巴山老狼只有一辆破自行车,就只能算难民了。
   
   八、 以信仰为划分标准。凡信仰正常宗教如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东正教……他们算“高端人口”。凡信仰不正常宗教如马教、毛教、摸石头教、闷声发财教……他们算“低端人口”。
   
   九、 以思想层次为划分标准。凡主张普世价值者是思想“高端人口”,凡主张独裁专制者是思想“低端人口”。没有思想的吃了睡、睡了吃者只能算吃货。
   
   十、 对写文章者也可以划分“高端”和“低端”。凡写文章吹捧当权者就是“犬儒低端人口”。凡写文章抨击独裁专制者就是“正义高端人口”。
   
   ……
   
   老狼细看自己制定的“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标准后,先自我对号入座。结果大吃一惊:老狼除了思想“高端”一点外,其他方方面面都是“低端”!老狼就一正宗的、标准的“低端人口”!
   
   其实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既可能是“高端人口”,也可能是“低端人口”。就看你身上体现出来的是“高端”多些还是“低端”多些。
   
   老狼热烈欢迎十四亿中国人都来对号入座。看看自己到底是“高端人口”?还是“低端人口”?
   
   特别提醒发明“蔡大人主义”的蔡大人:看看自己身上有哪些“高端人口”素质?有哪些“低端人口”因素?今后不要再动不动就给别人戴上“低端人口”的帽子,再天寒地冻时往大街上赶!
   
   
   

此文于2018年04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