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俄羅斯的過度政治力量]
平宽译室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0) -- 北伐路上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2) --武汉的纷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5) -- 蒋介石清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8) -- 宋庆龄印象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9) -- 对宋子文的争夺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友寒 (一)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友寒 (二)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0) -- 宋子文最后的抉择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2) -- 共党在武汉的末日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3) -- 宋庆龄的坚持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5) -- 自述与蒋情愫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6) -- 陈洁如的烦恼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7) -- 宋蔼龄居中策划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8) -- 宋蔼龄开列条件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8) -- 宋蔼龄开列条件(重发)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0) -- 摆脱陈洁如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1) -- 陈洁如回忆录的故事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2) -- 蒋宋联姻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3) -- 文化冲突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4) -- 怪梦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05)--总司令怕流氓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7)--励志社、济南惨案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8)--北京在望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9)--张作霖之死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0)--少帅张学良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11)--中共武装叛乱的开始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12)--北伐后的问题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3)--桂系的作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4)--农民的困境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15)--蒋冯相争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6)--南京新气象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7)--遗族学校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9)--孙中山安葬南京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0)--引导蒋介石信教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1)--基督徒蒋介石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2)--宋子文险被刺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3)--蓝衣社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4)--蒋介石拥抱法西斯主义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5)--日本侵华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6)--九一八事变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7)--蒋介石辞职复职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8)--上海一二八战事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9)--塘沽协定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0)--新生活运动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1)--另类文化大革命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2)--禁烟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3)--剿共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4)--长征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5)--张学良欧洲之旅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6)--端纳痛陈中国问题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7)--蒋氏西部行踪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38)--兒時蔣經國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39)--蔣經國的莫斯科片段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0)--父子相隔異地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1)--西安事變前夕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2)--事變猝起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3)--張蔣對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4)--遺囑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5)--張學良自述扣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6)--西安會夫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7)--商議救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8)--釋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9)--張學良淪為階下囚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0)--西安事件餘波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1)--國共暫和解﹑蔣經國歸國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2)--盧溝橋事變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3)--上海公共租界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4)--上海保衛戰及車禍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5)--向美國廣播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6)--日軍長驅直進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7)--空戰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8)--飛虎隊陳納德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9)--中國空軍實力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0)--陳納德的戰績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1)--擔任空軍領袖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2)--退出空軍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3)--蘇援﹑備戰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4)--南京大屠殺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5)--南京大屠殺(續)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6)--遷都漢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7)--重拾與愛瑪的交往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8)--記者的觀感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9)--爭取美國輿論支持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70)--第一本书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1) -- 情报中的宋美龄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2) -- 宣传攻势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4) -- 日军长驱直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羅斯的過度政治力量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Paul De Grauwe(作者是比利時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

   幾天前我看見了一組令人驚奇的數字﹕俄羅斯的國內生產總值竟然與比利時和荷蘭的合併國內生產總值不相伯仲。2017年,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統計,俄羅斯的國內生產總值是14690億美元,比利時的是4910億美元,而荷蘭的則是8240億美元。後兩者相加為13150億美元,即俄羅斯的國內生產總值僅比比利時和荷蘭兩國加起來的多百分之十二而已。

   這令人費解的數字促使我問一個問題﹕為什麼政治上俄羅斯比荷蘭和比利時發揮的力量大這麼多,而在經濟上這個國家根本比後兩者加起來強不了多少。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可以先看看其他的數字,這些數字顯示俄羅斯是怎樣的一個輕型拳手。美國在2017年的國內生產總值達193620億美元。以這來計算的話,這是俄羅斯的13倍。同樣,我們也可用其他國家和俄羅斯作比較。中國的經濟是俄羅斯的8倍,德國是俄的2.5倍,法國是1.8倍,而歐盟整體則是俄的12倍。

   一個國家的經濟大小,是決定這個國家的國際政治軍事地位最重要的因素之一。要有強大的經濟,才可以保證政治和軍事地位的高超。所以,這是清楚的﹕俄羅斯在國際擂台上扮演著一個超出它經濟實力的角色。

   俄羅斯在經濟實力上這樣微不足道,意味它在維持和建立軍事力量上必然花了特別的氣力。據國際戰略研究學院的數字,在2017年俄羅斯的軍事支出是610億美元。美國比這約多10倍,是6030億美元。中國是1510億美元。而德國和法國兩者合計是900億美元,多出俄羅斯百分之50。然而,所有這些國家的國防支出在國內生產總值中所佔的比例都遠低於俄羅斯。

   俄羅斯在軍費支出方面,在世界上不是一個重要角色。要在軍事上顯出實力,一個國家必須較其他國家在國內生產總值上預留更大的比例在國防方面。俄羅斯若要在國際軍事上佔一地位,它的經濟便要作很大的承擔。

   我回到我之前的問題﹕為什麼俄羅斯這經濟上屬羽量級的國家,在政治上和軍事上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我以下嘗試回答這問題。

   首先是,仍是蘇聯的時候,俄羅斯便建立起了核子力量,這力量給了它,和美國一樣,一個獨特的世界地位。這地位所包含的實力,叫作‘與爾偕亡’(MAD) 。這意味這個國家有能力可以徹底摧毀用核武攻擊它的領土的敵人。今天,在美國之外,只有俄羅斯有這個能力。一天它有這個可怕的能力,一天它便可以在政治上佔有一個與其經濟不相稱的地位。

   俄羅斯也是一個重要的原料來源,這包括石油和天然氣。相對於西歐來說,這讓俄羅斯發揮了一個政治槓桿的作用。它可以關掉龍頭(或恐嚇關掉龍頭),便可以對好些歐洲國家施壓。不過,這效力不應過高估計。俄羅斯也知道這手段遲早會促使西方國家找尋其他供應來源。在這方面俄羅斯的力量是有限的,因為它不能壟斷石油和天然氣的供應。

   最後,而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俄羅斯之所以有這樣大的力量,是因為歐洲給了它這個力量。歐洲國家所建立起的,是一個經濟聯盟,而非防衛聯盟。歐盟的經濟比俄羅斯的大12倍,這是一個巨大的潛在力量,但是這力量沒有化作政治和軍事力量,因為各國的國防是各自的事。只要把它們的軍事力量合併起來,單是德國和法國兩國便可以建立起足夠的防禦力量應付俄羅斯,而毋須再多花一分錢。德法防衛聯盟的軍事支出較之俄羅斯的多百分之50。這足夠抗衡俄羅斯的軍力,並制肘其對歐洲的深不可測的政治和軍事野心。

   古羅馬格言說,要和平,便要準備戰爭。把這套用到今天的歐洲局勢來說,便是歐洲應該建立一個可靠的防守聯盟。這本身便能夠削弱俄羅斯的政治和軍事力量。

(2018/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