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文集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0
   
   
   早上六点钟,惠娣,我的娣醒了。她钻在我怀里,搂住我的腰,居然呼呼大睡五个小时,下半夜只有一次惊醒,抓我的胳膊,流了泪,可能做了恶梦。我亲了她脸,又摸了她那儿,以为我还想要,赶紧做准备动作。我笑了,说起床泡粥吧。她也笑了,很羞涩。
   


   一夜欢娱,娣似新嫁娘,面色红润,眉开眼笑。她说,金娣来了,不要跟我热络,也不要叫吃中饭,她鼻子尖能闻出味道。我和小郑第一次发生关系,她看我的脸色和眼神,一下就猜到了,人精。如果瞒过她,所有人都能瞒过。不能帮你洗衣服,你看见我不要嘻皮笑脸,不要正眼斜眼看我,也不要多说话或不说话。我笑了,说,就算瞒过金娣,能瞒过娘吗?不回老屋烧晚饭,我送鱼,送腿花肉,娘就算驼背,也不是瞎子。
   
   这时想大便,对娣说,要不要两人摆对去蹲坑,娣说,不想,你去吧。吃饭在一起,蹲坑在一起,赛过夫妻了。
   
   地皮开始干爽,并不泥泞,走路蛮轻松。蹲坑毕,漫步田野,感受空气之新鲜,想起惠娣给我的爱,世间的磨难何足挂齿,我似乎才理解人生意义,有一美人足矣。
   
   泡粥切菜的当儿,她像主妇那样盘点家里食品,发现碗橱底层,有两袋半斤装的袋装味精,三瓶酱油,二十多只皮蛋,以及大量发霉但洗了还能吃的块状榨菜……很惊奇,问哪儿来的?我答,还用说,都是典当朝奉从店里夹带回来的,持之以恒,水滴石穿。她已听懂典当朝奉指我的父亲。米窠里还有S酥、红糖、开口笑、帆船牌饼干,隔一会带点你娘吃。娘捂住肚皮,弯了腰,也像驼背啦。惠娣说,这么好吃的,以前为啥不给我吃,想留给小圆吃?啊,惠娣居然也随着我叫小朱为小圆了。
   
   关于典当朝奉的夹带,我曾问过娘。娘说,这称不上偷,心照不宣,大家都夹带,店主任也这样,利润过头了,又不能分红,分现金,只好用这种方式消化超额利润。
   
   狂热持续一星期,双方有点疲惫,但仅是体力上的疲惫,并非精神上的厌倦。惠娣说,只要放下架子,没有负担,你的发挥让人吃惊。唉,不给你的话,终久也是让狗吃了。我没听懂。直至有一夜,窗帘前有人影,听见敲玻璃窗,轻轻敲了两下,隔了一会又敲了两下,才明白其中奥秘。当时我竖起身子,惠娣拉住我,过后告诉了我点滴。我吃了一惊。怪不得她不要我体外发泄,原来她知道女人不可能同一时间两次怀孕。我的心落进了冰窟窿。
   
   她安慰我,你不用怕,玩你的。有了你,我安全多了,饭吃得下,人睡得着,做花边不戳痛手指。一个好女人,只想过安稳日子,竟然给三个男人睡了,这是不是命?惠娣眼睛湿了,我不明究竟,也跟着掉了眼泪。我俩有半个小时没说一句话。惠娣不说,我也不想知道,尽管心如刀绞。惠娣无私奉献,纵有污点,她仍是冰清玉洁的观音。
   
   那一夜超出常规,我要钻进隧道,直达她内心的深处。不仅仅触摸乳房,还要爱抚她的心脏。惠娣的心脏被贫困蛀得千疮百孔,惠娣的血液,被吸血虫吸得一干二净,惠娣在早季稻晚季稻中挣扎,气力给了沼泽地,身子给了郑恒元。惠娣成了弱不禁风的纸人儿,今年,她将剩下的爱又给了一个试图吃白食的。没人竖她的牌坊,只会异口同声说她是破鞋,而她也承认破鞋。那么流氓非要买双皮鞋,买双松紧鞋,套在惠娣的脚上,告诉全世界:惠娣不是破鞋。
   
   惠娣终于在枕边说:他说大队敲图章,公社自然听大队的,也跟着盖公章,凭这证明到武汉领结婚证不就完了。你总要有个回报吧,又不费难,又不是问你拿钱,反正破了身,没法检查,也没人晓得,你已几个月没男人了,何苦亏待自己呢。他反复来,为了这证明我只得迁就。都是骗人的,有啥用。他连我娘都不怕,娘只好忍气吞声。他后来趁我大意,不用避孕措施,目的是留种。等患血吸虫的老婆死了,叫我带着孩子上门。他自己肚皮也大了,死到临头都不知,当我不知道,我才不让他亲我的嘴呢,一肚子坏水,一肚子毛病。我宁可死在钱家村,也不死在那个破棺材——林浜。
   
   我说,没什么可怕的,只要坚定拒绝,他就不敢胡来。肚里的肉团便是绞死他的绳索,重婚罪足以送他进监狱,他不敢冒险与你撕破面皮。有我在,就掀不起大浪。我在村里这么多天,只见过他两次,一次老闸口,一次我屋门口,半夜也只敲一次窗,证明还是有顾忌的。惠娣说,敲了,敲了三次,都是下半夜,没理他。我继续说,甚至可以先发制人致他于死地,把他干了,小泾河西面一片沼泽地,在那儿把他埋了,剥了衣服埋在烂泥里,待发现,只剩一副骨架,谁知道是谁?一个公安特派员哪儿有时间精力查这种无头案,只好以失踪案处理,贴几张寻人启事。当然,也可以后发制人静观其变。他认为你走投无路才这么胆大妄为的,就像我勾引调戏你一样。惠娣捂住我的嘴,说,我不要你为我杀人,为我吃枪子,事情还没到这地步。对的,我肚里有了他的孩子,他便是重婚犯。
   
   惠娣问,孩子怎么办?我答,孩子无辜,也是你的亲骨肉。我大不了计划生育的一胎指标,被他抢去,我认命,无怨言,只当前世少他的债,你身体要紧,跟小郑流了一次,为了我再流,我不忍心。惠娣又流泪了。她喃喃说,我没脸跟你领结婚证,只要你不抛弃我,我发誓,愿意像佣人一样跟你一起过。你跟小圆结婚,我也不说什么。我说,我跟小朱八字没一撇,你不要放在心上,她连我插队在哪儿都不晓得,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从今你是我的妻子,你对小郑还有念头,我不说什么,你愿意做秘密夫人我也同意。不过孩子不能处理,我不愿你因我再次受到伤害。瞒不住,成了家,我做他的父亲好了。
   
   惠娣还是跟娘一块吃,我独自吃。只要娘过来,金娣出现,我俩就像没事一样。她也不到我房间扫地,收拾灶头上的碗筷。仍旧睡小郑那间,夜深人静,她放下花边活的时候,我才走进她房间。躺在床上,小声说话,甚至不说话,以防隔墙有耳。
   
   白天我大多到二师兄那儿,做他接手的活儿,有时油漆门窗,有时油漆轮船,漆家俱往往单干。耕了田,放了水,油漆活儿基本停止。二师兄蛮关心我,问我学到的生理知识,有没有学以致用。他说其实不难,万事开头难嘛。他坦言,新婚第一夜,也忙碌了一个时辰才有所进展,第一次还虎头蛇尾。我蛮感激,但不好意思炫耀成果。毕竟她不是原装货,这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再者,她的苦难,我也没有面孔向人诉说。
   
   江苏/陆文
   2018、3、30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8/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