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想请您一起探讨某些科学问题]
家庭教会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徐永海想请您一起探讨某些科学问题


   
   
   
   基督徒徐永海想请您一起探讨某些科学问题

   ——因2018年两会遭软禁者徐永海致信肢体亲友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3月30日
   
   
   1、因2018年两会我又不能出家门了,在这些日子里,我思考了一个科学问题
   
   因2018年的两会,我从2月26日开始遭软禁,不能出家门了,出去买菜也被跟着。两会都开完了,依旧还不能随意出家门,据说要到3月31日才结束,这次时间很长,前后一个多月。
   
   为此,我2、3天才出家门一次,去买菜。不能出家门,就在家修改我的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在两会开会的这十多天,突然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就是:“在导线中,电流是如何流动的”。
   
   如果,电流就是,导线内的电子(电子云)之间,依次地传递射电光波。那么,这些射电光波,为什么能够老老实实地在导线中让电子依次地传递,为什么不会在沿途中都发射出来?
   
   我先后想出了很多种解释,但一细想,逻辑都不通,很是痛苦。为此几次跪在十字架前,求主给开出路,来让我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两会结束的那两天,我经过痛苦的思考、探索、研究,终于得出了合理的解释,符合逻辑的解释,请看《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三章第4、5、6节。
   
   真是感谢主。
   
   感谢主,给了我这十字架道路,使我不能随意出家门。也使我没有被旅游,如果被旅游,我也就只想着玩了,没有这痛苦的思考、探索、研究了。
   
   
   2、30年前我就假设,电子云就是电子,电流就是电子依次传递射电光波
   
   我上初中时,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文革还没有结束,老师不能好好教,学生不能好好学。而且那年月,上学也不都是上课,尽干活了,每个学期都有一两个月的学工学农等。
   
   如我们班,初一上半学期学农,下半学期学工;初二整整一年和初三上半学期,都是在校办工厂里半工半读,是一周上课,一周干活。初三下半学期又有学农了。高一了,文革都结束了,还去挖防空洞。
   
   1976年7月16日我左臂骨折,7月28日地震时,我是打着石膏从楼上跑下来的。两个月后才拆石膏,不少人问我,是地震砸的吗。9月份初三下半学期开学后(那时春季是上半学期),我就没有去上课,更没有去参加学农。在家里,帮助母亲干加工活,给裤腿扦边。
   
   到了12月10多号,我才去上课。因这时候文革已经结束了(10月份文革结束),逐渐走向正规化,班主任毛云梅老师对我说,这些长时间不来上课,旷课,两个选择,一个处分,一个留级。
   
   好在,半个多月后,就期末考试了,数理化,我在班里两门第一名,一门第二名,其他科目也不错,也是前几名。班主任毛云梅老师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也没有给我处分,也没有让我留级。为此,我很是感谢毛老师。
   
   那年月,我都是自学,靠着课本自学。只是那年月,我家里很穷,除了课本,我仅仅买过几本书。那时家里的小书柜里有几十本书,其中有我大哥上大学时的课本,北医药学系的《无机化学》、《有机化学》等书,我也拿来看,拿来学。从中了解到:
   
   原子核外的电子,并不是像地球等行星那样围绕太阳转圈,而是以电子云的方式存在。即,在电子云内电子的位置是测不准的,电子同时在电子云内的任何位置上。对此,我当时感到很是奇怪,很是震惊,电子不是应当围绕原子核转圈吗?
   
   但是,从那时开始,从我的中学时代开始,“电子云”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1979年中学毕业我考上了北医(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无机化学的窦老师也曾是我大哥的老师,有机化学的刘老师是我大哥的大学同学,她让我当了课代表。大学化学,尤其是有机化学,学的仍然是“电子云”。即,电子并不是像地球等行星那样围绕太阳转圈,而是以电子云的方式存在。即,在电子云内电子的位置是测不准的,电子同时在电子云内的任何位置上。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就是电子本身,就是电子的体积,我一直存在着这个想法。出于这样的想法,这样的假设,我进行了一生的思考,探索,研究。
   
   电子、正电子,他们都应当具有较大的云状身体。他们相遇在一起,会发生涅灭,即连体积在内,都变成了光子。我们自然可以想到,可以设想到,电子(电子云)等粒子的体积应当是由光子组成的,宇宙空间的体积也应当是由光子组成的。
   
   电子(电子云)放出一些光子,光子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光波(类似水滴滴到水面上产生水波)。光波在空间——宇宙空间——中传导。另一些电子(电子云)可以接收到光波,此时相应的光波消失,这些电子(电子云)从自己的位置上,从宇宙空间中提取出并接收了相应的光子。
   
   放出、提取的只能是光子,不会是光波;在空间传递的只能是光波,不会是光子,如此才能解释“光的波粒二相性”。放出、提取的只能是整数的光子,不能是分数的光子,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量子论”。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就是电子本身,就是电子的体积。那么,电流就应当是导体内的电子(电子云)之间在依次地传递射电光波,电流应当是射电光波在导体内的流动。
   
   “光的波粒二象性”、“量子论”这些都是物理学的难题,一直在困扰着科学家们。在30年前,我就有了这样的假设,有点意思吧。出于这样的假设,我进行了这30来年的思考,探索,研究。并借着思考,探索,研究,逐渐在完成我的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现终于完成,有十多万字。
   
   如果您也感到有意思,有兴趣,我们可以一起来探讨。
   
   
   3、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可以让我们设想到,真的存在上帝,空间是个能量库
   
   在1987年,在北京图书馆,我读到了方励之先生的《宇宙的创生》。其中说到了“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在一百多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并说到,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当然你也可以管上帝叫其他的名字。从那时开始,我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我曾几次在北京城里寻找基督教教堂,但都没有找到。
   
   1989年2月,我路过西四丁字街。发现这里还有一个教堂,门口牌子上写着:缸瓦市基督教教堂,只是那时教堂外边还没有显著的十字架。缸瓦市教堂离我家的直线距离也就一公里,就在西四家具店边上。西四家具店我很是熟悉,经常路过,只是以前不知道边上还有个教堂。一定是以前一直不开放,这才开放没几年,并才允许挂个牌子。并且西四家具店完全挡住了教堂的礼拜堂,路人很难注意到。(2008年后,西四家具店被拆了,教堂的礼拜堂才被显露出来)。
   
   我走了进去,几乎都是些老年人。院子里的老太太们对我很是热情、耐心,引领我进到礼拜堂里。大家一起唱歌和读《圣经》,边上的人主动把歌本和《圣经》让我看。听牧师讲道,也很是吸引我。虽然我记不起来第一次听道,牧师讲的是什么,但讲的一定是爱,耶稣的爱。为此,耶稣很快进入到我的心灵里,使我成为了基督徒。
   
   我信主,是因为主耶稣给了我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使我心灵、生命发生了改变。
   
   我信主,并不需要去反对“进化论”,因为上帝完全可以通过“神导进化论”这智慧设计的方式,创造出所有生物及所有动物及人。我信主,更不需要去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反而恰恰是因为“宇宙大爆炸理论”,使我认识到是真的存在上帝。
   
   可是,在我们中国,很多信徒、教徒,是极力地反对“进化论”,反对“神导进化论”,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我们实在是应当告诉他们,大可不必那么极力地反对这些。尤其是“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实在不应当反对,它能够帮助人们认识到是真的存在上帝。
   
   “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告诉我们:“宇宙有个起始点,在宇宙起始点,没有时间、空间、物质,是个‘点’。在宇宙起始点,随着时间的诞生,也诞生了空间和物质。随着时间行驶,空间以光速膨胀。随着时间行驶、空间膨胀,星系之间彼此远离”。
   
   那么,为什么宇宙空间能够不停地膨胀?只能是,宇宙空间的“真空”不是真正的“空”,而应当是由一种“东西”构成的,并且这种“东西”一直是在不断地增加之中。
   
   宇宙中具有千亿数量的星系,银河系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星系。每个星系内又具有千亿数量的恒星,太阳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最普通的恒星。这千亿千亿数量的恒星,在每时每刻都在释放出巨大数量的光子,已经释放出了一百多亿年。
   
   那么,这些巨大数量、巨大数量的光子都到哪里去了?这些光子只能是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了。宇宙空间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而光子又是在不断地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所以宇宙空间能够不断地以光速在膨胀。宇宙空间的“真空”不应当是真正的“空”,而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由能量构成的。
   
   水波只能在水中(如水池中,如江河湖海中)传导。光波本身是能量,自然光波也应当只能在能量、能源中传导。宇宙空间的“真空”不应当是真正的“空”,而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由能量构成的。宇宙空间应当就是一个能量库,应当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库。
   
   为了使人们都来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为了使我们人类将来能够得到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我必须进行有关的思考,探索,研究。经过信主后近30年的思考,探索,研究,我终于告一段落,并完成我的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有十多万字)。
   
   在几十年后、几百年后,地球上的石油、煤炭等能源将会枯竭,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这方面的思考、探索、研究。我想每一个关心人类未来的人,有忧患意识的人,都应当对这个问题感兴趣,让我们一起来探讨吧。
   
   
   4、铜线切割磁力线,没有遇到阻力,却获得电能,那么电能是用哪里来的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我们的基督信仰与自然科学没有任何矛盾,没有任何冲突。为此,自1989年信主后,一方面我进行有关的科学研究,一方面积极为主传福音,维护信仰权利。
   
   为此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1995年至1997年)、行政拘留13天(2003年)、有期徒刑2年和监视居住2个多月(2003年至2006年)、剥夺权利2年(2006年至2008年)、刑事拘留1个月(2014年)。
   
   即使在坐牢期间,我也是依旧坚持我的科学研究。2003年至2006年,我在杭州西郊监狱坐牢,与我同在一个监区的田玉明(本文为化名),他原是大学物理学(电工学)讲师、教授,后当了党政高官(当过宣传部长、组织部长),最后因职务犯罪被判刑坐牢。他是个很有学问的人,还是个“歌唱家”,在监区春季联欢会上唱的“九妹”这首歌那叫一个好。我曾多次与他聊天,向他请教一些物理学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