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想请您一起探讨某些科学问题]
家庭教会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7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为中国的书店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葛培理及其东门机构
·关于中国书店不能公开销售《圣经》一事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沈中厚受洗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鞠鸿怡姊妹7月13日受洗
·为圣经在中国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教之《圣经》“乃天下之大经也”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10-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89学生领袖陈章宝(陈天石)采访录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家庭教会聚会中警察进来查身份证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2013-10-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出狱不久的维权人倪玉兰受洗归入耶稣
·2013-1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就从科学来推动精神文明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
****************
***********
***********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
·发达的前额叶使人类具有精神的天性
·只要崇拜效法英雄就会具有英雄精神
·效法耶稣甘愿受苦才会具有基督精神
·基督精神能够带来健康的心身
·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灵与魂
·真的存在上帝灵魂千禧年
***************
·2013-1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1-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1-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在一个六四人士参加的家庭教会中的讲道
·基督徒必须肉身受苦
·基督徒必须肉身受苦
·就现在警车已经停在我家院门口
·为大院门口外监视我们聚会的警察祈祷
·圣经非法是当今中国重大人权问题
·河南省南乐县基督教会同工与信徒被抓捕、失踪的经过
·为到我们教会潜伏听圣经的警察祈祷
·为到我们教会潜伏听圣经的警察祈祷
·为到教会给访民送棉衣的爱心人士祈祷
·2013-12-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诞节基督徒将到美驻华大使馆前祈祷
·为5天后圣诞节的传福音事工祈祷
·为5天后圣诞节的传福音事工祈祷
·我们中国太需要爱心耶稣圣经了
·今天圣诞节我一个基督徒被警察软禁在家
·2013-12-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2-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2-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圣爱团契明年的福音事工祈祷
·请为圣爱团契明年的福音事工祈祷
·2014首个主日奥运劳教老人等6人受洗
·为在寒冷中的挨冻受饿、露宿街头的访民祈祷
·2014-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4-1-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徐永海想请您一起探讨某些科学问题


   
   
   
   基督徒徐永海想请您一起探讨某些科学问题

   ——因2018年两会遭软禁者徐永海致信肢体亲友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3月30日
   
   
   1、因2018年两会我又不能出家门了,在这些日子里,我思考了一个科学问题
   
   因2018年的两会,我从2月26日开始遭软禁,不能出家门了,出去买菜也被跟着。两会都开完了,依旧还不能随意出家门,据说要到3月31日才结束,这次时间很长,前后一个多月。
   
   为此,我2、3天才出家门一次,去买菜。不能出家门,就在家修改我的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在两会开会的这十多天,突然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就是:“在导线中,电流是如何流动的”。
   
   如果,电流就是,导线内的电子(电子云)之间,依次地传递射电光波。那么,这些射电光波,为什么能够老老实实地在导线中让电子依次地传递,为什么不会在沿途中都发射出来?
   
   我先后想出了很多种解释,但一细想,逻辑都不通,很是痛苦。为此几次跪在十字架前,求主给开出路,来让我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两会结束的那两天,我经过痛苦的思考、探索、研究,终于得出了合理的解释,符合逻辑的解释,请看《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三章第4、5、6节。
   
   真是感谢主。
   
   感谢主,给了我这十字架道路,使我不能随意出家门。也使我没有被旅游,如果被旅游,我也就只想着玩了,没有这痛苦的思考、探索、研究了。
   
   
   2、30年前我就假设,电子云就是电子,电流就是电子依次传递射电光波
   
   我上初中时,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文革还没有结束,老师不能好好教,学生不能好好学。而且那年月,上学也不都是上课,尽干活了,每个学期都有一两个月的学工学农等。
   
   如我们班,初一上半学期学农,下半学期学工;初二整整一年和初三上半学期,都是在校办工厂里半工半读,是一周上课,一周干活。初三下半学期又有学农了。高一了,文革都结束了,还去挖防空洞。
   
   1976年7月16日我左臂骨折,7月28日地震时,我是打着石膏从楼上跑下来的。两个月后才拆石膏,不少人问我,是地震砸的吗。9月份初三下半学期开学后(那时春季是上半学期),我就没有去上课,更没有去参加学农。在家里,帮助母亲干加工活,给裤腿扦边。
   
   到了12月10多号,我才去上课。因这时候文革已经结束了(10月份文革结束),逐渐走向正规化,班主任毛云梅老师对我说,这些长时间不来上课,旷课,两个选择,一个处分,一个留级。
   
   好在,半个多月后,就期末考试了,数理化,我在班里两门第一名,一门第二名,其他科目也不错,也是前几名。班主任毛云梅老师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也没有给我处分,也没有让我留级。为此,我很是感谢毛老师。
   
   那年月,我都是自学,靠着课本自学。只是那年月,我家里很穷,除了课本,我仅仅买过几本书。那时家里的小书柜里有几十本书,其中有我大哥上大学时的课本,北医药学系的《无机化学》、《有机化学》等书,我也拿来看,拿来学。从中了解到:
   
   原子核外的电子,并不是像地球等行星那样围绕太阳转圈,而是以电子云的方式存在。即,在电子云内电子的位置是测不准的,电子同时在电子云内的任何位置上。对此,我当时感到很是奇怪,很是震惊,电子不是应当围绕原子核转圈吗?
   
   但是,从那时开始,从我的中学时代开始,“电子云”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1979年中学毕业我考上了北医(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无机化学的窦老师也曾是我大哥的老师,有机化学的刘老师是我大哥的大学同学,她让我当了课代表。大学化学,尤其是有机化学,学的仍然是“电子云”。即,电子并不是像地球等行星那样围绕太阳转圈,而是以电子云的方式存在。即,在电子云内电子的位置是测不准的,电子同时在电子云内的任何位置上。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就是电子本身,就是电子的体积,我一直存在着这个想法。出于这样的想法,这样的假设,我进行了一生的思考,探索,研究。
   
   电子、正电子,他们都应当具有较大的云状身体。他们相遇在一起,会发生涅灭,即连体积在内,都变成了光子。我们自然可以想到,可以设想到,电子(电子云)等粒子的体积应当是由光子组成的,宇宙空间的体积也应当是由光子组成的。
   
   电子(电子云)放出一些光子,光子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光波(类似水滴滴到水面上产生水波)。光波在空间——宇宙空间——中传导。另一些电子(电子云)可以接收到光波,此时相应的光波消失,这些电子(电子云)从自己的位置上,从宇宙空间中提取出并接收了相应的光子。
   
   放出、提取的只能是光子,不会是光波;在空间传递的只能是光波,不会是光子,如此才能解释“光的波粒二相性”。放出、提取的只能是整数的光子,不能是分数的光子,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量子论”。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就是电子本身,就是电子的体积。那么,电流就应当是导体内的电子(电子云)之间在依次地传递射电光波,电流应当是射电光波在导体内的流动。
   
   “光的波粒二象性”、“量子论”这些都是物理学的难题,一直在困扰着科学家们。在30年前,我就有了这样的假设,有点意思吧。出于这样的假设,我进行了这30来年的思考,探索,研究。并借着思考,探索,研究,逐渐在完成我的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现终于完成,有十多万字。
   
   如果您也感到有意思,有兴趣,我们可以一起来探讨。
   
   
   3、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可以让我们设想到,真的存在上帝,空间是个能量库
   
   在1987年,在北京图书馆,我读到了方励之先生的《宇宙的创生》。其中说到了“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在一百多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并说到,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当然你也可以管上帝叫其他的名字。从那时开始,我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我曾几次在北京城里寻找基督教教堂,但都没有找到。
   
   1989年2月,我路过西四丁字街。发现这里还有一个教堂,门口牌子上写着:缸瓦市基督教教堂,只是那时教堂外边还没有显著的十字架。缸瓦市教堂离我家的直线距离也就一公里,就在西四家具店边上。西四家具店我很是熟悉,经常路过,只是以前不知道边上还有个教堂。一定是以前一直不开放,这才开放没几年,并才允许挂个牌子。并且西四家具店完全挡住了教堂的礼拜堂,路人很难注意到。(2008年后,西四家具店被拆了,教堂的礼拜堂才被显露出来)。
   
   我走了进去,几乎都是些老年人。院子里的老太太们对我很是热情、耐心,引领我进到礼拜堂里。大家一起唱歌和读《圣经》,边上的人主动把歌本和《圣经》让我看。听牧师讲道,也很是吸引我。虽然我记不起来第一次听道,牧师讲的是什么,但讲的一定是爱,耶稣的爱。为此,耶稣很快进入到我的心灵里,使我成为了基督徒。
   
   我信主,是因为主耶稣给了我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使我心灵、生命发生了改变。
   
   我信主,并不需要去反对“进化论”,因为上帝完全可以通过“神导进化论”这智慧设计的方式,创造出所有生物及所有动物及人。我信主,更不需要去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反而恰恰是因为“宇宙大爆炸理论”,使我认识到是真的存在上帝。
   
   可是,在我们中国,很多信徒、教徒,是极力地反对“进化论”,反对“神导进化论”,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我们实在是应当告诉他们,大可不必那么极力地反对这些。尤其是“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实在不应当反对,它能够帮助人们认识到是真的存在上帝。
   
   “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告诉我们:“宇宙有个起始点,在宇宙起始点,没有时间、空间、物质,是个‘点’。在宇宙起始点,随着时间的诞生,也诞生了空间和物质。随着时间行驶,空间以光速膨胀。随着时间行驶、空间膨胀,星系之间彼此远离”。
   
   那么,为什么宇宙空间能够不停地膨胀?只能是,宇宙空间的“真空”不是真正的“空”,而应当是由一种“东西”构成的,并且这种“东西”一直是在不断地增加之中。
   
   宇宙中具有千亿数量的星系,银河系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星系。每个星系内又具有千亿数量的恒星,太阳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最普通的恒星。这千亿千亿数量的恒星,在每时每刻都在释放出巨大数量的光子,已经释放出了一百多亿年。
   
   那么,这些巨大数量、巨大数量的光子都到哪里去了?这些光子只能是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了。宇宙空间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而光子又是在不断地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所以宇宙空间能够不断地以光速在膨胀。宇宙空间的“真空”不应当是真正的“空”,而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由能量构成的。
   
   水波只能在水中(如水池中,如江河湖海中)传导。光波本身是能量,自然光波也应当只能在能量、能源中传导。宇宙空间的“真空”不应当是真正的“空”,而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由能量构成的。宇宙空间应当就是一个能量库,应当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库。
   
   为了使人们都来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为了使我们人类将来能够得到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我必须进行有关的思考,探索,研究。经过信主后近30年的思考,探索,研究,我终于告一段落,并完成我的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有十多万字)。
   
   在几十年后、几百年后,地球上的石油、煤炭等能源将会枯竭,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这方面的思考、探索、研究。我想每一个关心人类未来的人,有忧患意识的人,都应当对这个问题感兴趣,让我们一起来探讨吧。
   
   
   4、铜线切割磁力线,没有遇到阻力,却获得电能,那么电能是用哪里来的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我们的基督信仰与自然科学没有任何矛盾,没有任何冲突。为此,自1989年信主后,一方面我进行有关的科学研究,一方面积极为主传福音,维护信仰权利。
   
   为此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1995年至1997年)、行政拘留13天(2003年)、有期徒刑2年和监视居住2个多月(2003年至2006年)、剥夺权利2年(2006年至2008年)、刑事拘留1个月(2014年)。
   
   即使在坐牢期间,我也是依旧坚持我的科学研究。2003年至2006年,我在杭州西郊监狱坐牢,与我同在一个监区的田玉明(本文为化名),他原是大学物理学(电工学)讲师、教授,后当了党政高官(当过宣传部长、组织部长),最后因职务犯罪被判刑坐牢。他是个很有学问的人,还是个“歌唱家”,在监区春季联欢会上唱的“九妹”这首歌那叫一个好。我曾多次与他聊天,向他请教一些物理学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