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耍花招写出无法律效力的《承诺函》]
江中学子
·徐氏(B)
·徐氏(C)
·徐氏(D)
·徐氏(E)
·徐氏(F)
·徐氏(G)
·徐氏(H)
·徐氏(I)
·徐氏(J)
·徐氏(K)
·徐氏(L)
·徐氏(M)
·徐氏(N)
·徐氏(O)
·徐氏(p)
·徐氏(Q)
·徐氏(R)
·徐氏(S)
·徐氏(T)
·徐氏(u)
·徐氏(15)
·徐氏(16)
·徐氏(17)
·徐氏(18)
·徐氏(19)
·徐氏(20)
·徐氏(21)
·徐氏(22)
·徐氏(23)
·徐氏(24)
·徐氏(25)
·徐氏(26)
·徐氏(27)
·徐氏(27A)
·徐氏(27B)
·徐氏(27C)
·徐氏(27D)
·小老头(图)(28)
·小老头(29)
·小老头(30)
·小老头(31)
·小老头(32)
·小老头(33)
·小老头(34)
·小老头(35)
·小老头(36)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耍花招写出无法律效力的《承诺函》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耍花招写出无法律效力的《承诺函》
   
   作者:邹引娇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耍花招写出无法律效力的《承诺函》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耍花招写出无法律效力的《承诺函》

   4月2日下午,几名县拆迁办工作人员送来一份《承诺函》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耍花招写出无法律效力的《承诺函》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耍花招写出无法律效力的《承诺函》

    2018年4月1日上午,几名县拆迁办工作人员上门叫我开门谈房屋拆迁。我说:“县里把邹怀刚房产证档案藏起来欺骗说邹怀刚没办房产证,土地证也想一笔勾销,说邹怀刚只填写了土地登记卡,并未办理土地证。要把我家证件齐全的房屋作为违建无证房屋予以征收,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关上大门把你们挡在门外。如果县里合理合法、公平公正搞拆迁,我会支持。希望县里实事求是拿出诚意解决我房屋拆迁。”这几名县拆迁办工作人员依旧睁眼说瞎话,说邹怀刚没办房产证也没办土地征只填写了土地登记卡。我说你们一直狡辩没什么好谈的。当天下午,几名男子站在邹怀刚前屋废墟上,其中一名男子指手画脚说要拆除邹怀刚后屋残留的房间。该男子自称是县拆迁公司负责人,说:“我和县里签了拆房工程合同,县里多次要求我加快拆房进度。邹怀刚和县里签了拆迁补偿协议并拿到了拆迁补偿款,邹怀刚这处房屋已收归县里所有,我叫人拆这处已征收的房屋跟你们无关。这一带马路边已征收的房屋都拆除了。”小南关片区棚户区改造首批计划拆除78户,目前大多数拆迁户已签拆迁补偿协议并搬离,但这些已征收的房屋只拆除了小部分,多处比邹怀刚后屋更靠近马路的已征收房屋也未拆除。该男子说“这一带马路边已征收的房屋都拆除了”完全是胡说八道。我和丈夫站在前屋楼顶阳台上对他们说:“我家这一带已征收的房屋只拆除了小部分。邹怀刚后屋离马路有十多米,我家两边多处比邹怀刚后屋更靠近马路的已征收房屋都未拆除。邹怀刚后屋和我后屋均为砖木结构,两家共用一面超过二层楼高的砖墙,两家二楼楼板承重横梁都有一端插在这面共用的砖墙里,两家屋顶承重横梁有一端也交叉搭在一起,拆除邹怀刚这间共墙的后屋会毁坏我后屋,甚至导致我家屋毁人亡。你们不抓紧时间拆除这一带已征收的房屋,反而几次三番要拆邹怀刚残留的后屋,这明显是县里派你们来搞破坏,要损毁我房屋。”该男子临走时扬言:“咱们走着瞧,你们白天阻挠我派人拆邹怀刚这间房屋,我可以半夜派人来拆这间房屋,万一你房子倒了和我无关,到时你也找不到我……”
   
    4月2日下午,几名县拆迁办工作人员送来一份《承诺函》。县里组织相关人员费尽心机弄了这份《承诺函》,《承诺函》内容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暗藏玄机,堪称当局笔杆子杀人不见血的“杰作”。下面,我就该《承诺函》中内容进行公开回应:
   
   一、《承诺函》和《承诺书》是二种截然不同的文体,就法律效力和有效期限而言,两者差距甚大。百度百科对《承诺函》的解释为“承诺函是贷款人承诺向借款人提供资金的信函。如果贷款人决定发放贷款,就向申请人发出一份承诺函,承诺函在30—60天内有效”,宜黄县官员在拆迁前向拆迁户下发《承诺函》明显有悖法理,有偷梁换柱恶意坑害拆迁户之嫌。其次,《担保法》规定的担保方式有5种,包括保证、抵押、质押、留置和定金。承诺函并不属于以上担保方式之一,本身不具有担保的法律效应,实务中更多是抽屉协议形式存在,成为一种安慰函。因此,承诺函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担保无效。国内有过不少《承诺函》被作废的事件,2015年最高法还判决辽宁省人民政府《承诺函》不构成保证担保。从财政部门、最高法院的相关处置行动来看,《承诺函》并不具备法律效力,甚至存在“违规”的嫌疑;
   
   二、该《承诺函》中“视你房屋(主房)为砖混结构”暗藏玄机。我家县城凤冈镇小南关19号房产由前后二栋房屋组成:前屋系由原砖木结构旧屋(建于1985年)于1996年县里扩马路拆除我马路边厨房后跨坑扩建而成,二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后屋建于1984年,为二层砖木结构,第二层木质楼板上也铺了混凝土地面。《承诺函》中未注明我前后二栋房屋都属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反而把我县城房屋分为“主房”和“无产权的搭建房、临时建筑”,有混水摸鱼巧取豪夺之嫌。请问宜黄县官员,我前后二栋房屋哪栋是“主房”?哪栋是“无产权的搭建房、临时建筑”?对于此关键问题,宜黄县委县政府务必给出明确的答复。
   
   ……(未完待续)……
   
   附文:承诺函
   
   李佑昌、邹引娇:
   
   鉴于你小南关19 号房屋在县政府棚改征迁范围之内,你夫妇就该房屋征迁事宜要求县政府给予相关承诺、现将有关问题函复如下:
   
   一、认定该房屋符合《宜黄县2017 年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与补偿方案》的房屋征收补偿与安置规定,在本次征迁中按有产权证房屋进行补偿。
   
   二、补偿办法: 你可选择货币补偿方式和产权置换方式中的一种。如选择货币补偿方式,视你房屋(主房)为砖混结构,面积按相关部门出具的测绘面积(即实际面积)为准,征迁协议履行的征收单价为4487 元/㎡(其中含主房评估单价3205 元/㎡、按期签约再按主房评估价奖励20%、签约后一个月之内腾空再按主房评估价奖励20%)。无产权的搭建房、临时建筑、构筑物及附属设施等参照《无产权的搭建房、临时建筑、构筑物及附属设施等补偿标准》计算补偿金额给予补偿,室内装修按评估报告给予补偿。如选择产权置换方式,详见《宜黄县2017 年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宣传手册》9—11页。
   
   三、房屋征收协议经各方协商签订后,各方必须按时履行协议内容,被征收人按时腾空,征收补偿部门应在房屋腾空完后15 个工作日之内及时将补偿款全部金额汇入被征收人提供的银行账户内。
   
   

此文于2018年04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