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金光鸿文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果敢危急!强烈呼吁中国军人反出云南
·這是誰帶的兵?蠢才!
·守土有责(二)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擒賊先擒王
·祭刘晓波文
·主上所重是将士用命之所在 --二零一六新年再向习近平夫妇進一言
·要做孙中山,不做谭嗣同 --兼答胡佳兄弟问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二)
·建议美军对朝鲜实施“斩首“行动
·如何训练开放性思维(转)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我要競選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
·台湾的律师同仁们都在忙着挣钱吗?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当前的主要问题是… —告台湾同胞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金光鸿
   
   

   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论语 子张第十九》
   
   一 引子
   
   我那篇《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http://goo.gl/k0tcr0)最后定稿时,实际上留下了一个个大大的尾巴,没有跟读者交代。
   
   就是:我那篇文章只是解读了这句《论语》的表面涵义,而我自己悟到的更深一层的内涵没有跟读者分享。
   
   没有分享的原因一是目前整个社会日趋下流,从本句《论语》的表面涵义去解读孔子的学生子贡说的“君子恶居下流”,从针对当前的时弊来说,是有警示作用和教化意义的,最起码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但这却不是我自己从子贡这句话里面悟出来的另一层内涵。
   
   没有跟读者作深一步探讨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也一时找不到什么契机来说这个话题,中国文化凡事是最讲究契机的。
   
   大概是机缘巧合吧,现在刚好遇到一件事,来促成我完成这个补记,跟读者分享我从子贡的“君子恶居下流”悟到的另一层内涵。
   
   一件什么事呢?
   
   就是习近平称赞周小平、花千芳之事!
   
   说实在的,我对周、花两人并不了解,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媒介称之为“五毛党”并且将这件事与余英时的著作在大陆被禁联系在一起,张雪忠教授更是说:周小平這類不學無術者被樹立為文藝典型,與文革中的張鐵生(考大學交白卷仍獲錄取並重用)是同一現象:政治上集權和個人崇拜需營造愚昧、蠻橫和下作的知識氛圍。(http://goo.gl/wIlFfm)
   
   习政权查禁良心学者余英时等人的书籍,同时公开赞赏为时人所诟病的“五毛”文人,在我看来,决非偶然,这使我联想到习近平的另外一件事,就是习近平上任之前,有过神遁半个月的经历,我早先看到的传说,是说让习近平公布个人财产,结果习不干,后来是彭丽媛代夫出面,才保住了王储的地位,这件事真假咱们先不论,单说这次习近平这次称赞五毛及习近平上任之初的一系列所为:
   
   比如习一面倡导正能量,一面又死抱着毛的阴魂不放;一面说求名当求万世名,一面又说我们不做李自成;一会儿祭毛,一会儿又崇邓,什么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还把共产主义的歪理邪说跟中国传统的儒家学说混在一起,被网友戏称为“牛屎里掺了米粒”;一边大力反腐,一边又拼命打压良心异见人士;一面倡导宪政(宪政就是分权制衡),一面又拼命集权……
   
   现在又干了两件令国人更为瞠目结舌的事,就是封杀良心学者余英时的著作,而称道被张雪忠教授称之为“不学无术”的周小平。
   
   所有这些事情我给习近平的为人概括为:不问是非,不察忠奸,不识贤愚,放纵邪党匪类为祸中华,如果再加上传说中的彭丽媛代夫出头,这样说来,习这个人那简直跟商纣王没什么两样了!
   
   记载在《尚书 牧誓》里的武王伐纣的檄文里是这样列举纣王的罪行的: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
   
   用白话文来说,就是:纣王这个人,听命于妇人、不祭祀祖先和上天、不重用同宗同族贤德的叔父和兄弟、与匪类结交、并且让他们办正事、甚至干脆让他们当官,这且不说,还放纵他们欺压百姓、谋骗商人之财,武王会诸侯伐纣说自己是“恭行天之罚”……
   
   本律师高度概括之,就是,纣王这个人,不辨是非,不辨忠奸,不辨贤愚,放纵匪类为祸国人,且偏听内言(就是宠老婆宠得不像话)。
   
   要让本律师说,这样的人,要是个一般的愚夫也就罢了,最多就是,这个人不是个好丈夫,不是个好父亲,不是个好儿子,不是个好朋友……
   
   可是你要是个一国之君,问题就严重了,哪个国家摊上这样的国君,都是件很头疼的事,如果是专制极权国家,那更是要命的事,那一定是遍地是灾,所以,有识之士若要救民于水火,这样的国君任事,非伐不行,我若是武王,也是要伐纣的!
   
   可是,后世居然还有人为纣王这样的无道昏君叫屈的,子贡是不是最早的,我不知道,毛泽东是不是最后一个(毛说纣王“很有本事、能文能武” ),我也不知道。顺便说一句,纣王是昏君,毛泽东不是昏君而是暴君,纣王只是糊涂,毛泽东则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不过,要让我来说,子贡为纣王鸣不平,毛泽东神赞纣王,那都是有原因的,用心理学上的话来说,我把这种现象称之为人物投射或角色代入,我们一般人看小说或者看电影都会有这种现象的,就是把自己跟小说或电影中的人物替换,神入场景,从虚构的人物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二 子贡为纣王叫屈的背后
   
   我们先来看看子贡从纣王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什么影子?
   
   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论语·子张第十九》
   
   子贡说,纣王这个人也没干什么坏事,比传说中的好多了,最多就是不能用高标准来约束自己,所以,大人物一定要用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否则,所有的坏事都会算到你头上的!
   
   第一、子贡说纣王这个也没干什么大坏事,都是后人添枝加叶的结果,如果他按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就不会出现这个结果了,其隐含的意思是,我子贡可得小心了,因为我子贡也跟纣王一样,大小也是个“君子”,用今天的话来说,也是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如果我不注意检点自己的言行,跟纣王一样放纵,那说不定我也会落得跟纣王一样的下场,后世天下会把所有的坏事都算到我头上来的。
   
   子贡这样感叹纣王的结局,然后又顾影自怜,其实那是跟子贡的个人修为联系在一起的,君子修学,要学会从任何消极不好的事件中,从积极的、正面的一面去看问题,获取正面的教训和经验才对呀,唐太宗说,“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子贡但知纣王之失,却不知道自己该从中得到什么,他得到的是一个负面的教训,就是我如果不按高标准要求自己、放纵自己的话,那说不定也会象纣王一样,落得个“天下之恶归焉”的结局,就是所有天下不好的事都会算到我子贡头上,意思是,我子贡可得小心了,我要按高标准要求自己,不然,说不定也会落得个纣王的结局,别人把天下所有的坏事都算到我头上。
   
   要让本律师来说,这也未免太消极了,孔子说,“我欲仁,斯仁至矣”,又说,“当仁不让于师”,“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君子人与? 君子人也”,“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何等勇猛的君子形象跃然纸上,怎么出了个子贡这样的弟子,如此谨小慎微呢?!
   
   从子贡这句话,我看得出来,子贡修学,未得孔门儒学之髓,就是得了一张“君子”的皮!
   
   从这句话我们还可以看出,子贡修学做好人动机不是很纯,即:他用高标准要求自己的动机不是想使自己成为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而是害怕别人把天下不好的事都算到自己头上,反过来说,就是希望别人都说自己好,或者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好人,而不是把自己真正修好。
   
   只是我不知子贡师从孔子是不是这个目的,如果是的话,那是永远也不会有长进的,这是其一。
   
   其二,子贡说,纣王这个人远不如传说中的那么坏,别人夸大其辞的原因主要是纣王这个人不能按高标准要求自己,所以大人物一定要按高标准要求自己,否则,天下的坏事别人都会算到你头上的。隐含的还有一层意思是,我子贡也是大人物,可是我就能按高标准要求自己,那意思是,我比纣王强多了,多少有点自鸣得意吧,我想!
   
   如果是这样,要让我说,这其实就是子贡在显示自己、标榜自己了,我称之为自标高洁!
   
   顺便说一句,据我分析,子贡是AB血型,所有这类气质类型的人都多少有点自标高洁,自鸣得意,如诸葛孔明先生也是一例!
   
   三 君子不器
   
   按《维基百科 子贡》词条:
   “子贡利口巧辞,善于雄辩,且有干济才,办事通达。曾任鲁、卫两国之相。他还善于经商之道,曾经经商于曹国、鲁国两国之间,富致千金,为孔子弟子中首富……后世,题辞挽商界有成就之人逝世,常以‘端木遗风’等。
   
   就说子贡当过鲁国和卫国两国的总理,办事干练、通达,就是精明、会处理人际关系的意思,还有口才,会做生意,这确实了不得,按我们今天的标准来看,在一般人眼里,那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人了!
   
   所以,子贡自标高洁也好,自鸣得意也好,那还是有点本钱的!
   
   可是这么出色的弟子,孔子对他的评价却不高,还有子贡在这句话里,有自封“君子”之嫌,孔子可没有这样教学生的,哪有自封君子的?!孔子是有孔子的君子标准的。
   
   那么什么是孔子的“君子”标准呢?
   
   《论语》里面有很多描述,读者可以自己去查阅,我这里讲一个故事,来看看什么是孔子的君子的标准以及孔子对子贡是如何评价的。
   
   《论语 公冶长第五》:
   1、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
   2、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汝器也。”曰:“何器也?”曰:“琏瑚也。”
   
   这两句《论语》讲的是这么一个故事,载于《孔子家语》,我曾在我的《如何修证儒学之我见》里面提到过这个故事,这里用白话跟读者分享:
   
   话说有一次,孔子分别去拜访了孔子兄长的儿子孔蔑与孔子的学生宓子贱,他们都在做官。
   
   孔子先去看望孔蔑,想看他修学修得怎么样,就问,自你做官以来,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孔蔑回答说,叔啊,自我做官以来,什么收获也没有,还失去了三样东西,一是因为公务繁忙,没有机会实践所学,所以不能更好地理解书上学到的东西;二是由于工资太低,不能周济亲戚,骨肉也疏远了;三是工作忙,朋友来往也比较少了。
    孔子听了很不高兴。
   
    然后孔子又去看望子贱,问他同样的三个问题,子贱回答说,老师啊,我做官以来,修学上不仅没有丢掉任何东西,还有三个方面的收获,一是从老师那学到的并且背下来的东西,现在有机会在工作中实践了,所以理解得更深了;二是有了工资收入,还可以适当救济亲戚,骨肉更加亲了;三是虽然公事繁忙,还能兼顾朋友之间的往来,增加了朋友间的互信。
   
    孔子听了,感叹地说,君子啊,子贱!君子就是像子贱这样的人!如果有人说鲁国没有君子,那子贱为什么做得这么好呢?
   
   这就是我前面引用的《论语 公冶长第五》的第一句话的来历。
   
   话说子贡听到老师说子贱是君子,就坐不住了,也想知道老师对自己是如何评价的,就问孔子,老师啊,你看我怎么样?(隐含的意思是,老师,我是不是也是君子?)孔子说,你是个器皿。子贡问,什么器皿?孔子说,瑚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