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天路灵语
[主页]->[宗教信仰]->[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73期)]
天路灵语
·活水周报(第66期 13-16)
·活水周报(第67期 14-16)
·活水周报(第68期 15-16)
·活水周报(第69期 16-16)
·活水周报(第69期 16-16)
·活水周报(第69期 16-16)
·活水周报(第70期 17-16)
·活水周报(第71期 18-16)
·活水周报(第72期 19-16)
·活水周报(第72期 19-16)
·活水周报(第72期 19-16)
·活水周报(第72期 19-16)
·活水周报(第73期 20-16)
·活水周报(第74期 21-16)
·活水周报(第75期 22-16)
·活水周报(第76期 23-16)
·活水周报(第77期 24-16)
·活水周报(第78期 25-16)
·活水周报(第79期 26-16)
·活水周报(第80期 27-16)
·活水周报(第81期 28-16)
·活水周报(第82期 29-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4期 31-16)
·活水周报(第85期 32-16)
·活水周报(第86期 33-16)
·活水周报(第87期 34-16)
·活水周报(第88期 35-16)
·活水周报(第89期 36-16)
·活水周报(第90期 37-16)
·活水周报(第91期 38-16)
·活水周报(第92期 39-16)
·活水周报(第93期 40-16)
·活水周报(第94期 41-16)
·活水周报(第95期 42-16)
·活水周报(第96期 43-16)
·活水周报(第97期 44-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9期 46-16)
·活水周报(第100期 47-16)
·活水周报(第101期 48-16)
·活水周报(第102期 49-16)
·活水周报(第103期 50-16)
·活水周报(第104期 51-16)
·活水周报(第105期 52-16)
活水周报(2017年)
·活水周报(第106期)
·活水周报(第107期)
·活水周报(第108期)
·活水周报(第109期)
·活水周报(第110期)
·活水周报(第111期)
·活水周报(第112期)
·活水周报(第113期)
·活水周报(第114期)
·活水周报(第115期)
·活水周报(第116期)
·活水周报(第117期)
·活水周报(第118期)
·活水周报(第119期)
·活水周报(第120期)
·活水周报(第121期)
·活水周报(第122期)
·活水周报(第123期)
·活水周报(第124期)
·活水周报(第125期)
·活水周报(第126期)
·活水周报(第127期)
·活水周报(第128期)
·活水周报(第129期)
·活水周报(第130期)
·活水周报(第131期)
·活水周报(第132期)
·活水周报(第133期)
·活水周报(第134期)
·活水周报(第135期)
·活水周报(第136期)
·活水周报(第137期)
·活水周报(第138期)
·活水周报(第139期)
·活水周报(第140期)
·活水周报(第141期)
·活水周报(第142期)
·活水周报(第143期)
·活水周报(第144期)
·活水周报(第145期)
·活水周报(第146期)
·活水周报(第147期)
·活水周报(第148期)
·活水周报(第149期)
·活水周报(第150期)
·活水周报(第151期)
·活水周报(第152期)
·活水周报(第153期)
·活水周报(第154期)
·活水周报(第155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水周报(第173期)

   (2018-04-15)

   我的沉思默想(15)——

“始祖鸟”其实是一种恐龙

    中国古生物学家在权威的科学期刊《自然》上发表研究报告指出,他们对于从中国辽宁省所出土的新动物物种化石的研究成果表明,该化石源自1.55亿年前侏罗纪时代,其动物的大小差不多像一只鸡,重约800克。化石表明该动物有羽毛,前肢粗壮,并有成列的小排牙齿,属两脚兽足肉食恐龙。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仔细研究这种肉食恐龙化石的骨骼结构,并与在德国于150年前所发现的闻名遐迩的“始祖鸟”作了比较,发现两者有大量非常相似的特征,例如眼眶前有巨大孔洞、爪子能伸缩、第2只脚趾特别巨大而弯曲竖起等,均属恐爪龙下目的特征,为鸟类所无,说明这二者都应该是与鸟类接近的有羽恐龙,而非鸟类。

    事实上,我们并不相信“进化论”,但即使按照“进化论”的逻辑,人类也不可能找到所谓的“第一只鸟”。顾名思义,“第一只鸟”或称为“始祖鸟”必然是独一无二的,传统的进化论学者认为,牠是从恐龙进化而来。那么,这样的一只鸟生活在大约距今1亿5千万年前,死后很快就腐烂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怎么会让今天的人类找到呢?毕竟,牠成为化石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姑且算牠幸运,确实成了化石;但地球这么大,年代如此久远,更可能是深埋于地下,所以找到牠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无异于大海捞针。

    也就是说,假设!仅仅是假设,牠真的存在过,但牠成为化石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而找到这化石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所以,即使真的有“始祖鸟”存在过,人类也是不可能找到任何证据的。

    那么,为什么150年来人们公认,德国所发现的那化石就是“始祖鸟”呢?很简单:是因为笃信“进化论”的人们,实在太需要化石证据来支持自己所信的,于是就有人如获至宝般地将其称为“始祖鸟”,其他人也就乐见其成,以致以讹传讹,竟成为共识。

    现在中国古生物学家否定“始祖鸟”是鸟类,牠其实是一种肉食恐龙,这并不令人吃惊。近年来还有一些比“始祖鸟”化石更为古老的鸟类化石出土,这些更为古老的鸟,都拥有鸟类特征,例如有羽毛、叉骨及三指爪掌等,这些更古老的鸟反而比“始祖鸟”具有更多鸟的特征,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始祖鸟”的地位——即使把牠算为鸟,现在出土了具有更多鸟类特征的“老爷爷鸟”,牠也只能是“孙子”了,而且牠所具有的鸟类特征反而更少(因为牠是一种肉食恐龙)。

    讨论“第一鸟”的问题,永远都不会有终极结论;因为牠根本就没有存在过。我们相信:万有都是上帝的创造!看一看浩瀚无垠的宇宙,再想一想奥妙无穷的细胞,无不表明有一种远远超越人类理性的超然智慧的存在。虽然人的肉眼观察不到,但只要打开心灵的眼睛就不难察觉。在圣洁公义、全知全能的上帝面前,人是何等渺小!祂拯救我们,顾念、保守我们,只因为祂是满有慈爱和怜悯的伟大上帝!(吴兆君)

   

与主耶稣同行(15)

    我们必须记住这个事实:救赎是持续不断的工作。不错,它有个起点,因此,在某一刻,我们可以说「我得救了」。但是,因为救赎又是继续的工作,所以我们必须说:我已得救,但仍继续被拯救中。同样的道理也可应用在未得救的人相反的情况中。他们迷失了方向,而且继续在迷失,或者说他们继续走在通向毁灭的路上。

    一旦我们突破「一切都已解决」的错误观念,我们就可以开始成长了。很多福音派的信徒,是有名的肤浅基督徒,因为他们总是无法超越「万事都已解决」的救赎观,所以他们停滞不前,不再成长。

    我们的得救是每一天的神迹,而我们对上帝的期待,应当也是每一天的。我可以告诉你,上帝昨天为我做了什么;不只如此,我也可以连带告诉你,现在上帝正在为我做什么。继续进行的救赎,使得天国充满成熟的圣徒,而不是初信的属灵婴儿。基督徒生活中最高兴的事,是看上帝如何慢慢地、有条不紊地把我们从一个有瑕疵的器皿变成荣耀的、合祂使用的器皿。

   圣经说:“在上帝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1:27)

    当基督来住在我们心中,祂把上帝的一些特性,比如怜悯、仁慈、美善、慷慨、爱心等等也都一起带来。因此,一个完全为基督所拥有的人,没有不显出这些美德的,就好比一朵玫瑰花不可能没有颜色一样。

    我们在福音的事工上,要成为仆人,要甘心屈身为人洗去脚上的尘土。因为我们既已称祂为主人,我们就只能遵行祂的道。然而想到「祂如何,我们在地上也如何」时,那是多么令人欣喜的事啊!

    贪恋世界的人没有属灵的眼力。这种人主张「我看得见的才可靠」。所以他们把所有的时间、精力以及心志都用以追求具体可见的物质享受。结果呢?圣经说:「这世界及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约壹2:17),贪恋世界的人也将随同世界过去。我们当跟随圣徒的脚踪,追求肉眼看不见的福分。

   【吴兆君摘自—— 每日灵修良伴《日日与主同行》 Apr. 15

   (作者:爱闻思,译者:陈玲琇,出版:美国台福传播中心)】

   

慕安得烈:神的心意(15)

    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祂的门徒并没有能够完全认识祂。但是在天上,祂却可以使神的大能藉着门徒而工作,成就比祂在世上所作的更大、更多的事。耶稣基督在世上的时候,天父在基督的身上彰显了祂的大能,使祂可以行很多的神迹,甚至使祂从死里复活;同样,基督也能以祂神圣的大能,在祂的旨意里,成就我们一切所求的事。

    多花时间读经、祷告、敬拜主、亲近主是何等重要!这能够使我们坚定地依靠祂,相信祂能够照我们所盼望的,在我们里面作工;让这位我们所认识、所敬爱的救主,向我们显明祂是全能的神,让祂成为我们的依靠和力量。我们唯一的需要,是要有一个直接、肯定和持久的信心,相信基督的大能必在我们里面作工。

    主耶稣曾经说:“我来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们基督徒从祂那里领受的,不是祂肉身的生命,而是祂那胜过了死亡权势后复活的生命,和坐在父神右边的那荣耀的生命。耶稣基督的属天生命藉着圣灵已经充满我们,一切属祂的人都应该活出这荣耀的生命来。

    但是,有许多基督徒只满足于基本的基督徒生命,而不去追求更丰盛、更荣耀的生命。他们不愿意全然为主摆上,让自己完全被主的生命所充满。所有肯花时间与主亲近,并且相信神的大能会在他里面作工,使神奇妙的恩典得以彰显的人,都能经历到与主亲密联合所带来的那奇妙无比的属天力量和平安,使我们能够活出神的恩典、荣耀和大能。

    基督徒怎样才能时常活在基督里、完全为祂而活呢?除了要多花时间亲近祂以外,还要顺服祂,严格遵守祂的命令。爱祂、顺服祂、遵行祂的命令,同时也住在祂的爱里,实在是十分美好!我们既然是把自己从污浊的世界中分别出来归于基督的人,行事为人就当效法基督,也以基督的属天的眼光来判断世界上的事;我们不顺从世俗,而是以讨主的喜悦为念,以完成主所交托自己的使命为一生的最高追求,荣神益人。

   【吴兆君摘自《神的心意》(作者:慕安得烈,拾珍出版社)2018-04-15】

   

圣安的祷告使枯井充满了水

    加拿大有一妇人,名叫圣安,她活了一百多岁。这里说的是她年轻时候的事情。那时她在一个富人家作佣人,工作繁重,薪水微薄,雇主刻薄。除了其它的工作,她每天还必须走到1.5公里之外的小山丘的脚下去取水,这使她感到十分辛苦。

    本来雇主家的附近就有一口深井,但却已经干涸很多年了。有一天晚上,圣安辛苦了一整天,就感到十分疲倦,但她却还是跪下来向神祷告。她在祷告的过程中,想起来这样一节经文:“我要在……谷中开泉源,……使干地变为涌泉。”(以赛亚书41:18)于是她就针对附近的那口枯干的深井向神迫切祈求,求神赐下水来充满那口井。

    次日清晨,有人见圣安提着水桶走向那口枯井,就问她说:“你要做什么?”圣安回答说:“我要去那井里打水!”那人不解地说:“难道你不知道,那井已经枯干很多年了。”

    圣安没有停下脚步,因为她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谁。到了那里,她看见那口原本枯干的深井中充满了水。从此之后,这口井就再也没有枯干过,直到今日。

   【原载于《造就故事》(有改动),著者:张郁岚、林元度,台湾福音书房出版】

(2018/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