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穿越精神的戈壁
[主页]->[宗教信仰]->[穿越精神的戈壁]->[盧維溢:避免步英國的後塵]
穿越精神的戈壁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四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五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六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七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八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九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二十
·泉源中的一股细流
·祂亲手挑旺的灵火
·苦难面前的抉择:归向神
·中国知识分子的转机
·愿文字工作重现荣景
·贺新年:切盼主再来
·人心的预备(一)
·人心的预备(二)
·人心的预备(三)
·教会是神亲手造的
·景教在中国的传播 (一)
·杨光:随时儆醒等待祂再来(中英文)
·景教在中国的传播 (二)
·元代的景教和天主教
·明代天主教在中国
·利玛窦的宣教活动
·明末清初的天主教宣教活动
·康熙时期天主教的发展
·所谓「礼仪之争」及其后果
·关于康熙的天主教信仰
·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发端(一)
·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发端(二)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一)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二)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三)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一)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二)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三)
·二百年基督教如何首次在中国扎根
·洪予健:试述“基督教第五波”在当今中国的意义
·李万兵:不作灵性的瞎子
·《真理报》创刊十五周年感言
·刘王玛丽:信心的祈许
·一个爱与接纳的服事--记新加坡“突破宣道之家”福音戒毒事工
·家庭教会为何不能有合法身份?
·"三自运动"的真相
·余杰:华人教会如何作盐作光?
·宁萱:真光照亮了我们
·“家庭教会”的合法化无可回避
·黄艳芳:出幽暗,入光明
·远志明:“六.四”的诉求与中国的出路
·洪予健牧师:华人教会如何面对历史的伤口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一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二
·余杰: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三十年东,三十年西——回顾中共立国60年及“改革开放”30年
·余杰:有道德、有爱及有远景的教会
·先知性的呼喊
·以灵命爱中华:纪念英国传教士柏格理、富能仁艺术展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机遇与障碍
·梁永康主教:这条未走过的路
·王维芳:一个经历苦难的见证
·“基督信仰与言论自由”讲座演示文稿
·读赵锐女士《祭坛上的圣女:林昭传》
·从柴玲信主看“6.4”这一代
·卢健恒牧师:努力作个更好的父亲
·洪予健解析《蜗居》现象
·爱心行动,彰显神恩--访“湖北爱心行动志愿者服务中心”秘书长黄磊弟兄
·《宗教蓝皮书》局限性大:家庭教会未被认可
·问题与回应
·中国基督徒当如何看孔子?
·祈望和平,推进政改—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袁幼轩曲折的归家之路—从同性恋者、毒品犯转变为神学教授
·最知心的朋友——周雁羽的见证
·中国基督徒如何看道家?
·杨赋立:迷途知返,全赖主恩
·“从圣经真理看爱国主义”讲座简报
·伍叶青:从破碎到重整的爱
·温市基督徒举行户外晨祷会
·李健明牧师:昔日大盗,今日传道
·洪予健:容我的百姓去——守望信仰自由之路
·胡孔雪仪:无奈、无悔、无憾的人生
·陆国城:九十八岁母亲归主!
·「70亿人口日」与圣经的末世预言
·洪予健:辛亥革命百年回顾——华人教会该当何说
·林书豪为荣耀上帝而打球
·梁汉华:救救孩子,阻止混乱性别的教育!
·洪予健牧师:从基督信仰看专制统治与国民素质的因果之谜
·北京守望教会会友LQM:户外敬拜一周年纪念感想
·陈淑美姊妹:父母双亡,谁来眷顾?
·赵泰和:松开的捆绑—赵泰和的见证(中英对照)
·王旭红:骄傲与谦卑
·李育南:南南自语
·李宾来:新造的人——瘾君子成为传道人
·洪予健:教育与洗脑之争
·中流砥柱,福音禾场—采访西三一大学校长余民德博士
·葛大同:一世冰雪瞬间融
·基督徒岂可轻忽“文化使命”?
·卢维溢:从毒品和灾难反思教会的角色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义工颂—《真理报》创刊20周年感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盧維溢:避免步英國的後塵

   避免步英國的後塵
   
   盧維溢
   
   盧維溢:避免步英國的後塵


   
   土耳其一些跟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有關的伊斯蘭教徒正在向政府施壓,要求把著名的聖索非亞大教堂從博物館重新改造為伊斯蘭清真寺﹐然而如今歐洲大陸有不少教堂已經被改造成了清真寺!
   
   在過往 15 年,英國大倫敦地區有合計約 500 間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堂被關閉﹐與此同時,伊斯蘭清真寺卻增加了 423 間,增加的主要原因當然是穆斯林移民的數量大幅度增加所致。今天,擁有穆斯林人口接近或超過總人口 20﹪ 的英國城市,除了倫敦之外,還有曼撤斯特(Manchester)、百明翰(Birmingham)和布拉得福(Bradford)等等。在這些城市裡,來自穆斯林家庭的學童超過半數的公立學校比比皆是。不難想象再過 15 年 ,在英國社會文化領域中將會極大地被伊斯蘭教所影響﹐甚至被重新塑造了。
   
   這是很多英國人在 40 年前從來未有想象過的境況,雖然當時很多人都感受到基督教在該國的式微,卻沒有人認為在短短一兩代人的時光內,英國民間的「伊斯蘭化」竟然如此突出地顯露於眼前。由此可見,政府的移民政策促進了英國社會文化的改變,助長了伊斯蘭在英國的勢力之興起。以此為鑒,加拿大人不能不加以關注!
   
   有些加國人們以為推行「多元文化」就一定可以避免這樣的情形發生,但英國過往三、四十年的歷史顯示,這種一廂情願的想法實在是幼稚的。我們可以藉著兩位英國人的評論略見端倪,一位曾經是伊斯蘭極端分子,另外一位是前首相(國家領導人)。
   
   首先一位是在英國長大的穆斯林,他曾經在思想上趨向極端主義、名叫 Ed Husain,他寫了一本書 "The Islamist: Why I Joined Radical Islam in Britain, what I Saw Inside and why I Left",其中他寫下了如下的評語:
   
   「推行了 25 年的『多元文化』政策所產生的後果不是多元文化社區,卻是眾多的單元社區、、、、、、﹐伊斯蘭社區是與英國主流社會是分割的。雖然政府致力於幫助他們(穆斯林融入主流社會),可是,我沒有一個白人朋友,因為我所就讀的學校幾乎都是穆斯林(移民子弟)。我沒有那種『英國式生活』的體驗,所以,當極端分子向我說『你永遠不能成為英國的一份子,你只屬於伊斯蘭社會的一份子』時,我不期然地認同這說法。」
   
   另外一位發表關於「多元文化」失敗的是前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他於 2015 年在國會內這樣宣言:「雖然在多種族和宗教方面略有成就,我們必須面對一個可悲的事實,就是許多在本國出生或成長的人不認同其英國人的身份,他們對本國其他人的關係之感覺是極少或甚至完全沒有。真的,在某些社區,你可能一生都沒有與其他背景或宗教的人有任何接觸!」
   
   不少心懷好意的英國人曾經相信穆斯林會好像過往無數移民一樣,經過一兩代就擺脫原居地的文化和風俗之影響,逐漸融入本國,成為道地的英國公民。然而,這些人經過二、三十年才明白,這樣的一廂情願在很多穆斯林身上是一種妄想,因為現今不少英國的穆斯林抱著在歐洲推行原教旨伊斯蘭主義的盼望,其目的就是要歐洲「伊斯蘭化」。
   
   更令不少英國人吃驚和擔憂的是,一些政府官員姑息那些曾經參與中東「伊斯蘭國」(ISIS)而返回英國的極端分子。例如擁有「女皇顧問」(Queen's Counsel)職銜的 Max Hill,在上呈給國會的一份針對恐怖分子的立法建議書上,建議那些從中東回歸的人士不應被視為恐怖分子而受審判入罪,反而應該為他們提供美好的居住條件,「以安定他們的心,讓他們能融入社會,因為他們以前是一時之間的幼稚而已」。有些人更進一步,提議那些教唆恐怖分子的伊斯蘭宗教領袖也應該受到同樣待遇!
   
   這種以為優待那些同情甚至參與過恐怖活動的人便能轉化他們感恩圖報的想法,正好與 2015 年當時的首相卡梅倫和內政部長 Theresa May (現任首相)所部署的反恐法背道而馳。當時的內政部長初步建議修改法律,禁止和取締所有鼓吹仇恨和引導人走向極端行動的組織。然而不久,這位掌管反恐立法的 Max Hill 卻唱反調,而直至 2017 年底,2015 年的內政部草議仍然懸而未決,可見現今英國朝野兩面都承受國家「伊斯蘭化」的壓力是何等巨大!
   
   2017 年 10 月,接任的內政部長 Amber Rudd 公佈劃時代新措施,政府嘗試讓一些沒有家庭支援的、曾經往中東為 ISIS 打仗的回歸穆斯林豁免輪候公屋,使 350 個曾經支持 ISIS 者不用擔心「無家可歸」。她以為有了安身居所,那些人就立刻放棄過往的極端思維而效忠英國,政府官員中所存著的姑息主義是顯而易見的。
   
   還有,一般英國人不可重婚,否則犯法。然而,一夫多妻的穆斯林卻不單沒有被政府起訴重婚,反而得到一般家庭享有的福利。根據一些記者報導,有些這樣的穆斯林家庭每年可獲得政府的福利金達一萬鎊(約 2 萬加元)。這真是不折不扣的雙重標準,英國法律中的婚姻法不能應用於穆斯林身上,因此實際上已經讓「伊斯蘭法」(Sharia)的某些固有內容在英國社會上公開行使,使英國已成為另類的「一國兩制」!
   
   你覺得這種雙重制度對英國社會是好是壞?假如你覺得這議題與你無關,不用緊張,我會提醒你,總有一天,你會在生活上有機會與穆斯林人在租屋、商業買賣、學校教育、公共秩序、社會服務、甚至下一代的婚姻問題上和他們相遇,屆時你會發覺這樣的雙重制度絕對不是好事。
   
   故此,作為基督徒,我們須要留意並且重視政府選舉,屆時要投票給那些看到這種危機、慎重研究移民政策的參選者,希望藉此攔阻加國「伊斯蘭化」的急劇趨勢。更好的方法是有年輕(40 歲以下)的基督徒看到這趨勢而參政,以便為未來 20 年加國的前途貢獻心力。這樣的參與雖然是十分艱苦的,但對教會和加國整體卻是值得的美事。
   
   基督徒都應該慎重地思考這問題,並且常常放在禱告中:加國能否繼續容許基督徒在公眾領域自由地傳揚福音和聖經真理?盼望神的話語激勵我們重視這問題,因為「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箴言9:10)「敬畏耶和華﹐就是生命的泉源﹐可以使人離開死亡的網羅。」(箴言14:27)
(2018/04/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