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移民秘笈
[主页]->[百家争鸣]->[移民秘笈]->[庇护指南和案例分析 第三章真实合理的恐惧]
移民秘笈
·康州夫妇被迫递解的原因分析和可能解决办法
·庇护过程中的结婚问题
·关于最新庇护面谈政策的工卡问题
·移民局最新的优先面谈政策无济于事
·庇护优先面谈政策不是针对中国人
·“10年绿卡”能使康州华裔夫妇免遭递解?
·纪先生被ICE抓捕的可能原因分析
·庇护法庭失败的主要原因——“不可信”详解
·庇护申请高度雷同——移民法庭开始调查庇护欺诈
·刚刚面谈批准的庇护案例分析
·刚刚面谈批准的庇护案例分析
·庇护身份被取消雷同模板害死人:附移民局的分析点评
·ICE扫荡南加 为何抓合法庇护华人
·政治庇护的误区之一:一定要受到过迫害
·政治庇护误区之二:超过一年不能办理
·政治庇护误区之三:面谈不需要证据
·政治庇护面谈的另外几个“悟区”
·公民合法华裔配偶 为何被ICE逮捕
·证明信被移民局鉴定为造假:最终获得庇护
·没有面谈的华人愿意站出来“维权”吗?
·关于近期L1申请的补件说明
·I-140批准后绿卡申请要注意的一个问题
·一个案例可以学到的教训
·美国起诉加州——三项有关非法移民的州法违宪
·庇护指南及案例分析 第一章:庇护法律概要
·庇护指南及案例分析 第二章 谁可以申请
·庇护指南和案例分析 第三章真实合理的恐惧
·庇护指南及案例分析第四章 过去的迫害
·留学生申请庇护批准率为什么很高?
·L1签证成功上诉——移民局也常犯错误
·L1签证成功上诉——移民局也常犯错误
·安徽、河南 、新疆等地再次迫害“呼喊派”基督徒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庇护指南和案例分析 第三章真实合理的恐惧

   “Well-founded Fear”,这里简单翻译成“真实合理的恐惧”。Well-founded, 即有事实根据的,不是凭空想象的。恐惧,即恐惧未来会受到迫害。这条术语是整个政治庇护的核心,也是是否符合政治庇护的判断标准。有了真实合理的恐惧,才符合政治庇护的要求,最终获得批准,得到美国的合法身份。

   真实合理的恐惧,有两个基本的要求:1)主观上真实,2)客观上合理(sincere subjective and objectively reasonable)。达到这两个要求就符合庇护的标准,并不要求一定要过去受到过迫害,也并不要求自己已经被发现,一定会受到迫害。只要有这种迫害的可能性就足够了。

   主观上真实的恐惧,比较容易做到。任何一位申请人只要说出来自己害怕,就可以了。

   有的时候虽然自己说了出来,但是移民官或者法官会从其他的因素得出申请人主观上并不害怕的结论。比如,有一个案例,法官最后问申请人:你有一个孩子在中国,如果我批准你庇护,你会不会回国把小孩带回美国。申请人没有多想,就回答说“是”。正是这一个愚蠢的回答,让法官拒绝了她的庇护申请。拒绝的理由,明确指出申请人并不害怕回到国内。另外一个案例,一位申请人是留学生,英文很好。面谈结束后,他说感觉很好,因为他和移民官有说有笑,可谓是“谈笑风生”。结果移民官没有批准,因为申请人“主观上”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恐惧”。

   相反,有的申请人在面谈的时候提交了一份精神科医生的鉴定,证明自己情绪低落,失眠,原因是经常处于“恐惧”之中。这样的证明信具有举足轻重的加分作用。有的申请人在面谈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哭出来,这也是主观恐惧的表现,更容易得到移民官的同情。因此,这样的申请人面谈的通过率很高。于是一些律师楼就开始培养申请人的表演才能,要求一定要在面谈时“流出眼泪”,你还别说,这招还真的有用。

   主观上的恐惧,也是申请人离开(逃出)自己的国家的主要原因。比如当政府开始镇压某个特殊的团体的时候,作为这个团体的成员肯定会有主官的恐惧而逃离。但是,并不要求这是厉害自己国家的唯一原因,基于祖法的原因,包括经济上追求高收入的动机,并不会成为申请庇护的障碍。

   第二条是客观上合理,即这种恐惧必须是现实世界有事实依据的,而不是凭空想象的,也就是说,这种恐惧是有证据来证明的。移民局的条列,根据法院的案例,规定“百分之十”的可能性,即达到客观上合理的要求,而并非百分之百一定会受到未来的迫害,只要有1/10的可能性即可。一般来说,只要你举出和你一样的人在你的国家受到过迫害,那么就已经符合了“客观上合理”的要求。加州的第九巡回法庭,曾经有一个“真实合理的恐惧”的案例,从四个方面详细论证这条标准。这四条标准是:1)属于被迫害的对象(打击的目标)。比如,你是家庭教会的教徒,你是某个被禁止的气功组织的成员。这些都是目前中国政府打击的目标。

   2)家庭的成员。如果你的父母受到迫害,那么小孩就可以是申请庇护。正是基于这个理由,来自中国的政治犯的家属和子女,包括兄弟姐妹,来到美国后都顺利获得了政治庇护。这里有一个例外,即原来丈夫可以以妻子受过计划生育的迫害而申请庇护,但是最新的案例排除了这个理由。计划生育不能以对方的迫害为申请理由,只能是本人也受到迫害才可以申请。

   3)Pattern and Practice. “Pattern”是指迫害不是一两次偶发事件,而是形成了迫害的模式,即对待打击对象,各地都会采取相同的手段来打压。比如计划生育政策,不允许超生,一旦发现就会强迫流产。“Practice”是指确确实实正在发生的迫害,而不是想象的,或者是很久以前的,目前已经不再发生的迫害。只要证明有这样的“Pattern and Practice”的迫害存在,不需要证明自己已经被发现成为打击对象,也是符合庇护的申请的。

   4)“Disfavored Group”的成员。“Disfavored Group”即是政府不喜欢的组织或团体,比如共产党国家的反对派组织,反政府的民间组织,某个气功组织,某个基督教“邪教”组织。只要是这些组织的成员,受到“Pattern and Practice”的迫害,即符合庇护的要求。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美国的庇护法律有一个很重要假设或者推定:如果你过去曾经受到过迫害,美国的法律便“假设推定”(presume)你有“真实合理的恐惧”。因此,只要你过去受到过迫害,你就不需要证明自己有“真是合理的恐惧”了。这就是很多庇护申请人,并不能证明自己有对未来迫害的“真实合理的恐惧”,采取编造虚假的“过去的迫害”故事来申请庇护的原因。目前,估计超过90%的庇护申请人,是以曾经遭受过或真或假的迫害来申请庇护的。我们下一章的主题便是关于“过去的迫害”。

(2018/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