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谢选骏文集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谢选骏: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人类简史>作者:我们是最后一代智人》(2018-03-07 综合新闻)报道:
   
   导读:我们应该是最后一代智人。再过一两百年,世界将被完全不同的实体统治。它们和我们的差距,也许比我们和黑猩猩的差距还要大。未来几代人会学着改造人体、大脑、思维。这是21世纪经济运作的结果。21世纪经济的产物不是工厂、车辆、武器,而是人体、大脑、思维。


   
   这个星球未来的主人会是什么样呢?这完全取决于今后拥有数据的人。控制数据的人,不仅控制了未来,也控制了生命的未来。因为数据会是未来世界上最宝贵的资产。
   
   在古代,土地是最贵重的资产。因为太多的土地集中在太少数人手中,所以人被分化为平民和贵族。在前几个世纪,机器取代了土地变成了最贵重的资产。太多机器又被集中在太少数人手里,人类又被分化为阶级,于是有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TED演讲
   
   现在数据取代了机器,成为了最贵重的资产。如果太多数据又开始向少数人手中集中,人不会再分化为阶级,而是被分化为不同的物种。
   
   为什么数据会如此重要?
   
   因为我们即将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不仅可以Hack电脑,也可以Hack进活生生的人,以及其他生物。很多人今天在讨论Hack电脑、手机、邮件账户、银行账户,但实际上我们正在获得Hack人的能力。
   
   想要Hack人需要两个东西:一是大量的计算能力,二是大量的数据,特别是生理相关的数据。不是关于你买了什么、去哪儿了的数据,而是关于你的体内、大脑内发生了什么的数据。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拥有足够的算力和足够的数据来Hack人。即便是苏联的克格勃、西班牙的宗教法庭,跟随你到天涯海角,一天24小时观察你的行为、记录你的言论,他们也没有足够的算力,足够的生物学知识,来理解你这个人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也就没法搞明白你感受到什么、思考到什么,以及想要做什么。
   
   但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因为现在有两种进化在同时进行:
   
   一方面,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的发展,可以赋予我们足够的计算能力。同时,生物学的进步,尤其是脑科学的进步,又提供给了我们足够的生物学数据。
   
   达尔文之后100多年的生物学研究其实可以总结为三个词:生物即算法。这是现代生命科学中很重要的一个思想。不管是病毒、香蕉,还是人类,生物其实都是有机化的算法,而我们正在学习如何解析这些算法。
   
   当信息科技与生物科技一起进化,你就得到了Hack人体的能力。这种趋势最重要的产物或许就是生物传感器,能够把大脑和身体发出的信号转化为电脑可以存储分析的电讯号。
   
   当这样的生理数据足够多,算力足够大,就可以创造出比人本身更了解自己的算法。说实话,我们人类对自己的了解真是相当有限。所以说算法在了解人上非常有胜算。
   
   举个例子,我到21岁才发觉自己是个同性恋,之前曾否认了好几年。和我一样的人还有很多,一旦涉及到自身,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想象一下,在10到20年里,算法可以清楚地告诉任何青少年,他或她的性取向到底是什么。算法可以追踪你眼球的移动、你的血压、你大脑的活动,然后告诉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或许你个人不喜欢这样。但是想象一下,如果你去了某个无聊的生日聚会,有人突发奇想,说我找到一个很酷的算法可以测算你的性取向。等所有人都跑过去测试自己,都在评论的时候,你该怎么办呢?走开还是躲起来?即便你躲开同学,不正视自己,你也躲不开亚马逊、阿里巴巴,也躲不开秘密警察。
   
   1、最伟大的革命
   
   尤瓦尔·赫拉利表示AI将是21世纪最伟大的革命,这次革命将在宇宙范围内带来极大影响,权威会从人类身上转移到算法上。固守在地球四十亿年之后,生命将第一次能离开地球并开始在银河和宇宙中散播。但人工智能革命影响最迅速的不仅仅是银河系,还有人类的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体系。人类转向算法,是权威的转移,越来越多的决策会由计算机和大数据算法做出。尤瓦尔·赫拉利表示“一个拥有足够多的关于我的数据、也有足够算力的算法能理解我的欲望、情绪、想法、决策,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控制我、操纵我。”人类慢慢会失去自主决策能力。
   
   人工智能革命的另一个重要影响是它会彻底改变经济,尤其是就业市场,因为人工智能在越来越多的任务上表现的比人类更为出色。随着人工智能在越来越多的领域超过人类,人类会面临更多的失业,并且我们可能会见证一个新的全球阶级的诞生——无用阶级,无用阶级的人类在所有方面都无法超越人工智能。随之而来的是,大多数人手中的经济、政治力量会转移到少数控制并拥有算法、计算机和网络的精英手中。
   
   因为人工智能没有情感和身体,所以不会犯人类精力不集中、情绪低落、生气等错误,它们只会根据看到的数据做出决策。所以在未来几十年,很可能越来越的金融决策会由人工智能而非人类来做,而金融市场的竞争由人与人的竞争转变成算法之间的竞争。事实上,人工智能处理信息的速度要比任何人类都快得多,也高效得多。
   
   2、新的阶级兴起
   
   尤瓦尔·赫拉利指出,这些过程的最终结果会导致一个新的阶级兴起——无用阶级。就如同十九世纪的工业革命创造了一个新阶级——城市无产阶级,即工人阶级。也许二十一世纪最大的经济、社会、政治问题之一将是数亿无用的人该怎么办。
   
   人工智能时代所有车辆驾驶、服装生产、甚至医药或金融领域的工作会消失,新的工作很可能会出现、被创造出来。但现在无法确定将创造出足够多的新工作。另外还有两个很大的障碍可能会使这些新工作无法解决无用阶级的问题。
   
   在尤瓦尔·赫拉利看来,即使出现了新的工作,人们也将需具备非常高的技能才能胜任。大多数专家认为流水线作业的工作,如衬衫生产或出租车驾驶将会被机器人或电脑接管。新的工作将要求人们善于创造,心灵手巧,灵活善变。新的工作则可能是软件工程这类的工作。更糟糕的是人工智能革命将不会是孤立的分水岭事件。人工智能革命的浪潮将一浪高过一浪。
   
   其次,所以不管什么新的工作出现,在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内,这些新工作本身也可能消失,被新版本、新一代的计算机和算法取代。想要拥有能做一辈子的工作或者专业,将变成过去时。
   
   3、生命也会被改造
   
   Hack了有机生物,精英们或许有机会重新改造未来的生命形态。因为一般来说,能Hack就意味着能改造。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那么这就不只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大的革命,而是生命诞生40亿年以来最大的革命。
   
   在40多亿年里,没有什么重大的事件发生能跳出生命的博弈法则。恐龙、变形虫、西红柿、人,所有生物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所有生物都听从生物化学的法则。
   
   但这一切即将发生变化,自然选择驱动的进化,将被智能设计的进化所取代。这里的智能,并不是“站在云端的上帝”创造出来的,而是我们人类设计的,是微软云、IBM云设计的。进化的驱动力就此改变了。
   
   谢选骏指出:上述作者并未意识到,所谓“数据”其实不过是思想的一种体现。新人类由人类创造的数据所缔造,这不过是一种表面现象,其实质是——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也就是说,思想主导一切的时代,而非资源主导一切的时代,已经降临了。
(2018/03/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