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谢选骏: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东海一枭(余樟法)《刘瑜的蠢话》说:
   
   有人推来《刘瑜:成圣又如何》(选自《观念的水位》)一文,略为浏览,不觉齿冷。作者是个昧于中华文化、文明和历史的三昧分子,短短千余字,蠢话连篇。例如,将曾国藩的道德自律等同于“斗私批修一闪念”的“思想改造”;认为曾国藩、海瑞、方孝孺们是“玩志丧智”,认为“他们用‘礼’制造了一个巨大的牢笼”,认为儒家成德成圣的追求就是不承认人的局限性,就会“把人逼到黑箱里自私自利”,所以“更多人在‘成圣’的压力下成了贪官”云云。

   
   特别愚蠢的是下面这段话:
   
   “虽然曾国藩做了一辈子的“日课”,今天为少读一本书、明天为多参加一个饭局而痛心疾首,他有没有为命丧湘军的成千上万人而痛心疾首过呢?我好奇的是,有没有一个月光之夜,他站在江南水军战船的船头,面对对面的太平军,突然“课”到这一层:老子在这里杀来杀去,有啥意思呢?其实那边也都是些穷困潦倒的老百姓,比紫禁城里那位少爷无辜多了,不如划船过去,一起划拳喝酒?”
   
   穷困潦倒不是作恶犯罪、杀人放火的理由,不是参加极权主义、恐怖主义邪恶事业的理由。老百姓参了军,就是军人;加入邪教,就是邪教徒;加入恐怖组织,就是恐怖分子。
   
   所谓的太平天国,就是邪教作乱,是集政治极权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为一体的双重恐怖主义恶势力,是百姓之大敌,文明之大敌,是任何负责任的政府必须征伐的对象。面对“太平天国”和“同治回乱”这些反中华、反人类的邪恶势力,清朝与中华文化、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的利益都有一致性。曾国藩剿灭太平天国,与左宗棠镇压同治回乱一样,是保卫清朝,更是保民卫道、保卫中华的必须,具有高度的正义性。
   
   谢选骏指出:上述论辩双方,其实都是影射史学——借古讽今。只是他和她所运用的讽喻工具正好相反,但是他和她所表达的意思,其实是出奇地一致。一个批评暴政,一个批评邪教,加了起来,岂不就是在批评现在流行的“暴政邪教”吗。
   
   
   影射史学的意思就是在文章或影视戏剧作品中,表面上说一个问题,实际上是借古讽今或是古为今用,说的和历史上的那个事件是同一个问题,同一个实质。这是一些对社会现实不满的人士、主要是历史学家,对抗现实社会所采取的一种手段。
   
   由来
   
   1976年“四人帮”倒台后,史学界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正如我们所了解到的,不仅“中国历史中的儒法斗争”的主旋律遭到摈弃,而且对孔子的批判也降了调。在“四人帮”控制下(特别是从1973年到 1976年),中国史研究的学术规范已完全遭到破坏,史实受到全面地、有组织地歪曲和篡改。“四人帮”的“那伙史学家们”对中国历史并无兴趣,他们是用历史来为当前的政治服务。孔子先是与周恩来挂钩,接着是邓小平,最后是华国锋。秦始皇与毛泽东,汉代的吕后和唐代的武则天与江青,法家与“四人帮”及其追随者,儒家与部分老一辈革命家,也都划上了等号。因此,“影射史学”一词被用来描述“四人帮”直接影响下所出版的“历史”著作的特征。
   
   发展
   
   后来人们写作,凡是遇到不能正面去揭露的历史,就用一些影射的方式写。这样明眼人一看就出来了,又不得罪权贵等等,能逃过一劫。后来这一写作手法演变为一种很通用的手法。去揭露历史和现实,但是又不说的过于露骨。
   
   相关人物
   
   1、一位中国作者披露,“儒法战线的斗争”这一论题最初是由杨荣国提出的,1972年底杨在共产党的机关刊物《红旗》上发表了题为《春秋战国时代思想领域两条路线的斗争》一文。从此这个论题被极度引申,以至于“文革”被解释为儒法斗争的延续。从《中国古代思想史》和《初学集》等早期著作的质量看,杨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三流的普及者和综合者。没有迹象表明他曾在钻研原著的基础上,从事过专题性研究。1973年他突然近乎神话似的成了国内(乃至于国际)中国史方面最富权威性的人物。在“四人帮”时期,由他主编的《简明中国哲学史》(人民出版社,1973年版,1975年修订版)比任继愈主编的《中国哲学史》更具正统性和权威性。而且广东、广西、湖北、河南、安徽、北京等许多地方邀请他去群众大会上作反孔演讲。然而,公允地说,杨后来的一些观点可以在他的早期著作中找到渊源。例如,春秋时期“礼”、“法”斗争的问题,孔子是没落奴隶主贵族代言人和韩非子是新兴地主阶级思想家的提法,都出现在《中国古代思想史》一书中。唯一的区别是早期这些论题没有因服务于政治目的而被扭曲到极点,可能因为他强烈反孔和赞成法家,所以“四人帮”选他充当官方史学家。据可靠消息说,他死于 1978年,那时他已名声扫地。
   
   2、赵纪彬与杨荣国不同,他是马克思主义“文献学家”。在反孔运动中,他尤以他的“发现”出名。他发现了历史上儒法路线斗争的最早证据—孔子在公元前498年杀了少正卯。在《关于孔子诛少正卯问题》的专题论文中,他试图大胆地证实最初出现于《荀子·宥坐》中的这个故事。通过多种形式的文献学歪曲和对原文的曲解,他声称已确证“史实”:孔子任鲁国司寇时,处死了少正卯,而少正卯是“法家先驱”。还有意思的是,在讨论此问题的众多作者中,赵称赞杨荣国最接近问题的真相。最近曝光了一些内幕,据说在反孔运动早期,江青和姚文元觉得需要找一个反孔的法家人物,以便全面展开从孔子时代到现代两条路线斗争的中心论题。法家直到战国才出现,时间太晚,无法适应政治需要。赵对少正卯问题的研究恰好填补了.‘四人帮”政治空论上的缺口。出于同样目的,1974年赵还修改了他的《论语新探》。正如他在修订本的后记中所讲,他抛弃了较早的看法。以前他认为孔子思想中有“进步”一面,也有“反动”一面。后来他得出结论,孔子思想完全是反动的,所有方面都趋向于“复辟”。这里,政治上的暗示和赵的评论中与现代的关联,都太明显了,不会被忽略。然而,由于赵的著作总是采用语言和原文分析的形式,所以可能从未得以流行。幸运的是(现在看来是不幸),他在“四人帮”团伙的青年人中发现了一个叫唐晓文的有力普及者。基于赵的“学术发现”,唐写了许多争鸣文章,借孔子攻击周恩来。例如,他对赵《论语新探》里的一个章节作通俗翻版的文章《孔子是全体人民的教育家?》,显然是把周的教育方针当作活生生的靶子。赵也是由唐于1973年6月引荐给江青的。
   
   3、周一良是哈佛培养的史学家,专门研究魏晋南北朝史。他在《哈佛亚洲研究学报》1945年卷八上发表的《中国密教》和《魏晋南北朝史论集》(北京,三联书店,1963年)充分显示了他渊博的学识。他是最受江青信赖的主要学术顾问之一和“四人帮”在北京的写作班子(即臭名昭著的梁效)里的重要成员。1974年他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关于诸葛亮的法家路线,另一篇关于柳宗元的《封建论》。据最近一位作者说,后一篇尤受江青赏识,因为文章正好包含了针对军区司令的信息,即他们必须服从“四人帮”的集中控制。对诸葛亮的研究也是为 “四人帮”的政治需要服务的,他得出的“教训”是:一群人只要遵循“法家路线”,就可以很快创建一个统一帝国,而他指的“法家路线”就是“四人帮”的“革命路线”。显然,在质而不是在量上,周的文章为“影射史学”的兴起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4、刘大杰是上海复旦大学的中国文学教授。“文革”以前,他一直是受人尊敬的非马克思主义文学史家。因为借武则天颂扬江青,他犯了影射的错误。《中国文学发展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76年)第二册是以儒法斗争的观点来系统阐释整个唐代文学发展的。第二章第二节则全部留给了武则天时代。很大程度上,作者将初唐的文学成就归功于女皇的法家政策,并且在唐代文学史上为她保留了极高的位置。在论述古文运动的第七章里,作者希望采用的理论框架是,“进步的法家”柳宗元(773-819)是运动最重要的领袖,而“保守的儒家”韩愈(768-824)只能被排斥在外。然而有些令人吃惊的是,作者采取歪曲事实的手段,企图证明柳宗元在一些政论文中声讨过周公。在这种情况中,周公无误地是指周恩.来。最近,刘大杰的著作作为“影射史学”的典型而受到严厉批判。
   
   评析
   
   影射史学深深地植根于中国的政治现实和理论中,中国共产党内部派别之争的激烈化使历史成为政治的武器。于是吴晗为彭德怀将军辩护,写了《海瑞罢官》。戚本禹借反对太平天国将领李秀成投降,攻击刘少奇和所有那些遭国民党逮捕后写“自白书”的党员。无论在中国历史上的其他时期,或者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历史被用作党派斗争的武器,显然不是什么特别新鲜的事。正如荷兰历史学家格尔讲17世纪的西欧:
   
   在那些政党分歧凌驾于公众生活之上的国家里——在英国,在荷兰共和国,确实是为了欧洲天主教和基督教之间斗争的目的—人们翻来.覆去地查找历史,以获得支持己方的材料,或怀疑对方过去的所作所为,或败坏对方已故领袖的名声。可以想到,没有一件事后世会不知道;但17世纪党争的政治混战中所采用的方式和历史影射、阐释所占的比例,今人看来仍似乎感到惊讶。
   
   当然,如果格尔能活到见识“四人帮”控制下的中国历史被当作武器的情况,他也许一点也不会认为17世纪的事情值得惊奇。
   思想根源
   
   影射史学的思想根源在于古为今用的观念,事实上,前者是由后者的实用方面产生的直接后果。但不幸的是用过头了,步入了歧途。另一方面,也应指出的是,古为今用的观念从1950年代产生以来,就未得到明确的解释。总的来说,为短期的政治目标服务的动机,促使史学家直接选择有用的事实,不可避免地会将历史的学问转变为政治的宣传。
   
   “四人帮”控制下的历史革命与美国1960年代新左派激进的史学非常相似,注意到这点很有趣。新左派激进的史学家也搜寻有用的历史,“但其结果既不合用,又违背历史”,费希尔的这个评论很恰当。费希尔关于美国新左派激进史学家的看法,同样适用于中国“四人帮”手下的那些“革命”史学家。
   
   总有许多史学家,他们更关注真理和他们在一起,而不是他们和真理在一起。这种态度不是任何流派或任何一代人的专利。但无论它出现在历史学术活动的什么地方,其内容都是可恨的,后果都是可怕的。将史学衍变成宣传工具,简直就是在毁灭它。利用史学的问题不解决,就将颠覆史学,因为由此产生的根本就不是历史……而且,“新左派”史学家现在出产的“有用”的历史不讨人嫌,因为它内容上是激进的,尽管其方法论上极其保守……许多新的好程序设计现在正处在发展过程中—这些设计会更接近于客观现实的理想。但在激进史学中很少看到它们,因为激进史学是印象式的,技术上不复杂,概念上也无原创性—旧概念只在细小的方面得到调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