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谢选骏: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安邦董事长吴小晖案开庭 邓小平外孙婿身份惹关注》(2018年3月29日 转载RFA)报道:
   
   2018年3月2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集资诈骗案。吴小晖被指控犯有“集资诈骗罪”和“职务侵占罪”。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开始整治国内大型企业,是为了规范国内金融市场,但中国政府接管安邦集团的做法似乎不大明智。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星期三在其官方微博上透露, 安邦集团 (Anbang Insurance Group)前董事长吴小晖案开庭审理。吴小晖被当局指控犯有“集资诈骗”以及“职务侵占”等罪行。
   
   法新社3月28日的有关报道说,在法庭上,吴小晖被指控诈骗安邦集团652.48亿元人民币。据上海第一中院的有关声明,吴小晖将这些从安邦诈取的资金转移到他个人管控的公司里,以便用于进行海外并购或投资、或偿付债务、或干脆个人挥霍。
   
   法院得知,安邦出售的投资产品超越国家允许限度7239亿元人民币。法院的消息说,被告称因自己不懂法律, 因此不知道他的行为构成了犯罪活动。
   
   报道说,上海中院没有给出该审判何时结束,但中国类似的审理通常在一天内就完成。中国政府尤其没有理由让敏感案例拖延太久。
   
   报道说,随着中国政府开始采取强硬措施来防止债务累累的大型私营企业的垮台并引发金融危机,为此,中国保险业监管机构今年2月透露,吴小晖因犯经济罪行而被带走并将受到起诉。中国保险业监管机构随后对安邦实行了前所未有的接管。
   
   美国纽约的“美中科技文化交流中心”总裁谢家叶认为,中国政府开始整治国内一些大型公司是为了规范金融市场,但政府接管安邦公司的做法可能不大明智;
   
   “中国政府开始整治安邦这一类的公司是为了规范中国的金融市场,因为如果中国想使其金融市场将来向世界开放和与国际金融市场接轨的话,那么它国内金融市场存在的许多问题需要规范化。但我认为, 政府接管安邦的做法并不对,因为你接管一家私营公司后, 类似股权,资金属于谁的问题就更麻烦了。”
   
   法新社的报道说, 中国政府对安邦的接管,是它对那些有官方背景、近年来迅速扩张的大型商业型集团迄今为止所采取的最强力手段。中国的类似大型商业集团近年来迅速增长和扩大, 并在海外进行了一系列耀眼的数十亿美元的并购或投资。而这些投资或并购都是用大举借债得来的资金进行的。
   
   报道说,权力得到大幅度稳固的习近平政府已表明, 它将把清理金融市场的风险当作国家头等大事来抓。当局对安邦的戏剧性接管清楚地显示了中央政府对安邦金融状况的担忧。同时,中国政府的这个举措似乎也揭示了中国经济的确面临着潜在的金融风险。
   
   在英国一家金融咨询公司任顾问的吴克刚认为,中国政府将治理的公司不仅限于私营公司,国有公司也将被整治:
   
   “中国政府近一两年来的有关政策都把规范金融市场当作头等大事儿。因此,民营企业国有企业的金融问题都要抓。”
   
   法新社的报道说,中国一些公司近几年在海外斥巨资大举投资或并购的做法,最初是政府鼓励的行动。 但后来中国当局开始对类似安邦、 海航、复星、万达等大型公司和其模糊复杂的诸多子公司,以及他们的庞大债务, 对中国经济构成的严重威胁感到警觉。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当天的有关报道说,此前中国当局并未披露吴小晖案审理日期,因此,上海第一中级法院星期三突然宣布已经开庭,令人颇感意外。报道说,诉讼过程有望揭示出中国政府指控吴小晖有关罪行的更多细节。
   
   安邦保险集团原董事长兼CEO 吴小晖是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安邦于2004年在宁波成立,当时经营汽车保险。如今,其资产价值已迅速增长至超过3000亿美元,因财务和公司结构不透明而受到争议。
   
   谢选骏指出:邓小平外孙婿自称不懂法律,难道他没有重金聘请法律顾问吗。邓小平外孙婿不懂法律,因为不需要懂得法律,法院就是他家开的,要不是习近平拿邓小平开刀,谁敢动邓小平家族一根汗毛?
   
   《6152亿元罪状砸向吴小晖!他怂了哀求轻判》(Creaders.NETLee综合)报道:
   
   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长兼总经理,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的前外孙女婿吴小晖涉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一案,3月28日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吴小晖身穿深色西装出庭应讯,人大代表、媒体记者、社会各界群众及吴小晖部份家属等50多人到庭旁听。
   
   据法新社报道,吴小晖被控实际骗取652.48亿元,又将另外100亿元转至其自己控制的公司。上海第一中院公布的案情指出,吴小晖于2011年起隐瞒股权实控关系,在实际控制安邦财险、安邦集团后,无视监管规定,强行分派大规模销售指标,并以安邦财险为融资平台,指令公司开发投资保险等产品,骗取中国保监会的销售批准,并通过虚构偿付能力,披露假讯息,非法募集了巨额资金。
   
   案情还披露,截至今年1月5日,安邦出售的投资产品远超了国家允许限度7239亿元人民币,并将部分超募资金转移至吴小晖自己控制的产业公司。法院指出,吴小晖将这些从安邦诈取的资金用于进行海外并购或投资、或偿付债务、或干脆个人挥霍。故已涉嫌集资诈骗罪。
   
   案情还同时指出,在职务侵占罪方面,吴小晖于2007年和2011年两次利用担任安邦财险副董事长,指使他人将保费资金共100亿元,转至吴小晖实际控制的公司。吴小晖妹妹的证词还证实,吴小晖将其安排到产业公司工作,帮助设立和管理公司;吴小晖还让她多次借用老乡或亲戚的身份证注册大量空壳公司,用于增资入股安邦。
   
   而据香港东方日报报道,在庭审中,吴小晖一度表示自己不懂法律,不知道其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然而当吴小晖作最后陈述时,他表示知罪悔罪,深刻反省,对自己的行为深刻忏悔,请求从轻处罚。上海中院没有给出该审判何时结束,但中国类似的审理通常在一天内就完成。中国政府尤其没有理由让敏感案例拖延太久。该案件也将择期宣判。
   
   纽约时报指出,吴小晖曾是一名汽车推销员,娶了1980年代的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为妻。和许多中国大亨一样,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后,在中国信贷刺激大潮的推动下,他靠国有银行的低息贷款,在海外大量收购酒店、电影院和足球俱乐部。安邦在金融危机爆发的几年前刚刚起步,最初是在宁波销售汽车保险,后来发展成为中国最雄心勃勃的保险公司之一。报道分析认为,从去年开始,中国政府出于对不断攀升的债务的担心,开始对做大笔交易的企业进行仔细审查;并试图控制国内理财产品行业的增长,担心过高的债务水平可能会使中国经济爆发危机。此后,吴小晖的命运发生了逆转。
   
   据华尔街日报透露,2017年6月9日,吴小晖被调查经济犯罪的一支特别调查小组带走,调查的重点是吴小晖在安邦期间是否涉嫌贿赂等经济罪行。2018年2月23日,中国政府宣布正式接管安邦集团。
   
   法新社报道说, 中国政府对安邦的接管,是它对那些有官方背景、近年来迅速扩张的大型商业集团所采取的最强力手段。中国类似的商业巨头近年来迅速增长和扩大,它们在海外大规模并购或投资的资金,都是用大举借债得来的。
   报道称,中国一些公司近年在海外斥巨资大举投资或并购的做法,最初是政府鼓励的行动。 但后来当局开始对安邦、海航、复星、万达等大型公司和其模糊复杂的诸多子公司,以及他们的庞大债务, 对中国经济构成的严重威胁感到了警觉。报道指出,权力稳固的习近平已表明, 将把清理金融市场的风险当作国家头等大事来抓。当局对安邦的戏剧性接管清楚地显示了中央的担忧,也揭示了中国经济的确面临着潜在的金融风险。
   
   谢选骏指出:这不是什么“金融风险”的问题,而是政权风险的问题。“打狗还要看主人”,现在,邓小平家族成员吴小晖怂了哀求轻判,就是代表邓小平在接受历史的审判的时候下跪求饶了吗。至少,这是一个开始吧。
(2018/03/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