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怀念老卞):格陵兰游记——兼答社民党"逼宫"风波]
小平头夜话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老卞):格陵兰游记——兼答社民党"逼宫"风波


   
   
   
   

   
   
   
   
   
   
   
   
   
   
   
   
   
   
   
   
   
   
   
   
   
   
   
   
   
   
   
   
   
   
   
   
   (平头按:今天2018.3.11日,上午手机脸书跳出一行提示:卞和祥生日,平头一般不轻易给朋友祝寿,老卞患癌是个例外来日无多,好像是心灵感应赶紧写上生日贺词在线发去……下午即传来老卞蒙主诚招的消息,老卞早就受洗是神的仆人主内弟兄,我想我的电子生日贺卡正在他往天堂的途中。斯人驾鹤西去,往日的点滴却象电影蒙太奇一般回放而历历在目。我和老卞相识于2007年2月洛杉矶出席社民党二大;相知于2011年4月16、17日召开的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卞萧联手将汪岷、曾大军、吕易、金秀红、王亭芳等特务争夺和把持社民党的阴谋揭露曝光,顿时犹如桶了马蜂窝,遭致渗透社民党的特线的疯狂围攻。直接的后果是社民党分裂为三:曾大军的美东社民党、刘因全的美西社民党、卞和祥、小平头的社民革(社民党革命委员会)……后我俩又联手揭露盛雪、汪岷、唐柏桥等的特务行径。今年年初,我与老卞微信视频通话,他用微弱的话语嘱咐我“平头兄你的斗志我从来不怀疑,曾大军的暴露同时也足以证明其党羽盛雪、汪岷、唐柏桥、张健、陈泽超、曾节明(申曦)等都是一个特务团伙。证明当年社民党特务风波真理在我们这边!……任重道远,我走了以后,你要确保社民革这杆大旗不倒,继续揭批盛雪、汪岷、唐柏桥那些特务啊……”如今社民党特务事件尘埃落定:2016年年初曾大军潜逃回国归队后,作为潜伏补偿加官进爵官拜湖北国安厅副厅长退休;美东吕易、陈泽超潜伏折戟,元气大伤;美西刘因全则闷声扩充人马,将李洪宽、曾节明收编;特务把持的美东、美西社民党端的是“庙小鬼怪多,池浅王八大”;刘国凯从此神隐不露头;当下盛雪、汪岷又故技重演在钓鱼鼓动国内民众五一上街“全民共振”;老卞也蒙主诚招从此升天得大自在。特此重贴旧文,一方面作为民运史社民党某个历史阶段的见证,警示后来者不要重蹈覆辙;一方面纪念当事人老卞,愿老卞天堂之途一路走好!)
   

   
   格陵兰游记——兼答社民党"逼宫"风波

   格陵兰岛是一个由高耸的山脉、庞大的蓝绿色冰山、壮丽的峡湾和贫瘠裸露的岩石组成的地区。从空中看,它像一片辽阔空旷的荒野,那里参差不齐的黑色山峰偶尔穿透白色眩目并无限延伸的冰原。2007年2月,平头从欧洲大陆飞往北美洛杉矶出席社民党二大,洲际飞行即是从冰岛、格陵兰岛的北极上空飞过。机翼下可见格陵兰岛茫茫冰原,从那时起,平头就憧憬有一天能踏上格陵兰岛神奇的冰原。如今梦想成真,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的能让人达到宠辱皆忘的境界。
   
    夏天,海岸附近的草甸盛开紫色的虎耳草和黄色的罂粟花,还有灌木状的山地木岑和桦树。但是,格陵兰岛中部仍然被封闭在巨大冰盖上,在几百公里内既不能找到一块草地,也找不到一朵小花。该岛是一个无比美丽并存在巨大地理差异的岛屿,在此地老天荒的环境中,得以心平静气地“静观宇宙,默察人生”,反省得失。在千里冰冻、银装素裹的极圈极昼雪原转悠了十来天后,前天才返回格林兰最大的城市堪格尔路斯苏克大本营,才有条件上网。
   
    一打开邮箱,嚯,积压了几百封邮件。先前被大自然雄奇壮丽、冰清玉洁的冰川雪原震慑得物我两忘的境界,一下又被拉回到马勒戈壁的社民党邮组的骂战中。花了一个晚上边看邮件删邮件,边饮“万年冰”(格陵兰岛的冰块内含有大量汽泡,放人水中,发出持续的爆裂声,是一种非常好的冷饮剂。人们将其称为“万年冰”。这种冰既洁净,纯度又高,在严热的夏日喝上一口“万年冰”是种难得的享受)说来惭愧并具有讽刺意味,平头被从社民党中委邮组删除,被剥夺了知情权。要不是有人密送一些邮件,以致有些事实真相,还须到工党论坛看帖(以往平头从不去工党论坛的)才能一窥事实真相的全貌!被披露的“特委会”内幕所震撼,同时困惑已久的关于刘国凯对吕易、汪岷等前倨而后恭才得以释然。
   
    王希哲前辈点名要我答复,现在答复有点迟,有“事后诸葛亮”之嫌,在王希哲的“向前看,在国凯主席的领导下,拿出一个我们中国社会民主党如何应对国内即将到来新局势的可行计划来”也有点不尽时宜。算了,与社民党“团结一致向前看”,平头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正欲作罢,不要再纠缠那些鸡零杂碎的破事。忽又看到有人将刘国凯的翻案文章塞来平头的邮箱。本来,卞和祥回应王希哲的公开调查,明眼人已经看出问题的实质,只是在王希哲及陈钊兄的“和稀泥”之“國凱主席沒有主謀、主使、指使在社民黨裡大抓特務”。没有深挖国凯的责任,正欲“团结一致向前看”之际,刘国凯的翻案文章将责任一古脑地推卸得一干二净。那么平头“偷得浮生半日闲”,见缝插针码字急就章形成这篇迟到的文章就不算迟,反而歪打正着正其时也。
   
    毕竟也算平头的一家之言,可参照国凯的翻案文章来看。平头也在此扇一下情,秀一下在北极的“上班”之苦。人生能有几回游!能到北极圈的国人没多少个,(世界三级,平头去了北极、青藏高原,就差南极了)劳烦各位同仁耐心看完平头这篇一半是游记,一半是檄文(套用王朔的小说名“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平头本着还原事实真相,有一说一,不文过饰非,不带谩骂的情绪化言辞的原则,在此回应王希哲的公开调查。平头对过去、现在的文字文责自负。对于刘国凯主席,平头只陈述事实经过,但平头本着“难道党内之间的矛盾会超过我们同共产党专制政权之间的深仇大恨吗?我们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用于反专制,反独裁的斗争。”(日本党部林恩惠语)并且,目的不是为了打倒谁,而是为了帮助国凯主席,大家给他反省觉悟的时间,有错必纠,有错必改。而是为了响应国凯主席“不能在不讲事实,不分是非的基础上‘向前看’”,最终达到希哲前辈提出的“搁置争议向前看,团结重整社民党”的目标。正是基于这一点,平头在此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回归理性,切忌使用情绪化、谩骂的语句。以下平头在极圈冰川平心静气与各位同仁摆事实,讲道理,就教于各位同仁,有不对之处,欢迎拍砖,欢迎反驳,但拒绝“三字经”及马勒戈壁:
   
   

   
    一、关于二中全会抓特务吕易等的“4.16”事件

   
    1、王引用的萧、卞文字大致不错(只是把我文章的题目搞错了,已改正如下)。“吕易也是你(刘国凯)4月16日早上在给卞和祥的电话认定其‘共特’,并嘱咐我们在当天上午的选副主席时不投吕易的票,后见‘共特’势力占上风又180度向吕服软道歉。”(其实,平头只是披露了个大概,还没披露细节,已是给刘国凯很大面子了)。
   
(怀念老卞):格陵兰游记——兼答社民党逼宫风波

   图1:社民党七人中常委(由左至右):草庵(梅威廉)、蔡登文、曾大军、刘国凯、刘因全、吕易、卞和祥
   
    “2011年4月16日(二中全会开会当天)早晨六点二十分,刘气急败坏地打电话给卞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卞快起,情况紧急!吕易是特务!他巳把我们昨天改会址的决定告诉了汪岷(从此,可以清楚看出其实他内心明白汪是什么角色的,这也是他近日故意大书与汪四十余年交情,重修旧好,以行动示歉的原因),汪岷还说,吕易向他表示赞同金,王参加二中全会.他们与金,王一伙马上就要来酒店,你和萧虹赶快起床,商量如何应对!”。
    放下电话,卞马上就将刘的原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萧虹.于是,此后便发生了萧虹所述的《暗战过招‘共特’现行——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一)》的长文中所述的细节。”
   
    而刘国凯的说法“ 我负责地告诉大家,我不但没有主谋,主使,密令抓特务,就算授意也没有。无论书面口头都没有。”
   
    “卞和祥说我4月16日早上6点30分打电话给他说吕易是共特,这纯属捏造。4月16日早上我是7点钟醒来。八点半出门,九点十五分到达会议地点。我根本没有打那个电话。吕易被指控共特,对我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因几年来,社民党的文告几乎都出自于他的手,我对他很信赖”云云。
   
    平头证言:刘国凯顾此失彼,忘了一并否认汪岷4月16日早晨打给刘的电话!汪的电话是前因,刘给卞的电话是后果。没错,“吕易被指控共特,对我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正因为刘认定的汪岷是“共特”,所以从汪之口透露出吕易泄露更改会场,并让王亭芳、金秀红与会的信息,刘才判断吕是特务!
   
(怀念老卞):格陵兰游记——兼答社民党逼宫风波

   图2:金秀红在唐元隽(电视机前靠墙灰衣者)的政庇民主党“忆苦思甜”。金秀红,盛雪铁杆亲信,宁夏回民,住美国西雅图。在国内原解放军文工团背景。老民联,其招牌手段是在大会上,声泪俱下地控诉“共产党强迫回民吃猪肉”,其表演尺度拿捏十分到位,第一次听绝对感动。可惜使用过频,如是者三,每次都是那般套路,流于祥林嫂“忆苦思甜”之俗套。1993年民运华盛顿大会,金袖管暗藏录音机麦克风,被羊子(王若望之妻)发觉,当众置问她为何要暗地录音。金秀红人赃俱在被捉现场,只能当场嚎啕一哭二闹三上吊地滚地耍泼,搅得会议无法继续。自此之后匿迹长久,近年得盛雪收留鞍前马后异常活跃。加入各民运组织内,涉足法轮功,多种场合不请自到,积极穿梭活动。渗透民运内部事务之深,令人难忘。
   
    刘国凯4月16日前还是“很信赖”吕易的,副主席原定人选曾、吕、卞,后曾、吕在刘面前极力排挤卞。14日晚在曾大军家刘、曾、吕、我开四人碰头会,吕易支了一招,还是提名卞,但投票选举时,让卞不到法定票数落选“那他就怨不了谁啦!”——吕易自鸣得意地说。曾大军忙赞扬“还是吕易政治经验丰富!”具体分工是吕对泰国来美的周育田、宋雨轩打招呼(因吕刻意经营泰国最早),曾对纽约的代表,刘对香港的代表做工作。我当时还专门提出何为“法定票数”的问题,刘、吕铁口直言:中委选票不到半数或达到半数,但没超过半数以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