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怀念老卞):格陵兰游记——兼答社民党"逼宫"风波]
小平头夜话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盛张淫乱实证——张晓刚的加拿大狗血难民剧(多图)
盛张“淫照门”
·浅议盛雪、张小刚淫乱裸照之真假(多图)
·从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说开去(完整版)
·“做特殊工作的人,怎么能把生殖器暴露在外呢?”——回应张健的栽赃
·回应陆文禾有关反共立场的信(图)
·盛、张“淫照”乎“行为艺术照”乎?(多图)
·彭小明:盛雪的淫秽照片和主席头衔(多图)
·黑客攻击——盛雪团伙赵家背景穿帮记(图)
·ZT: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盛雪色骗江湖记
·陈卫珍:性贿赂是宪政民主的大敌
·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陈卫珍:向盛开的雪莲“致敬”——扒一扒盛雪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识人走眼的郭国汀
·盛雪拿诺贝尔政客“淫照奖”众望所归(图)
·民运圈"黄艳"盛雪骚扰郭文贵受辱记(图)
·秦盛挟洋外交出击 遭立法院当头棒喝
·王龙蒙:揭穿巴黎骗子张健的欺骗史
·袁建斌: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盛雪篇(一)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唐柏桥篇(二)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辛灏年篇(三)
·纽约钓鱼大会的特线“三个代表”——“香港三陈”素描
·李伟东把六哥给卖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老卞):格陵兰游记——兼答社民党"逼宫"风波


   
   
   
   

   
   
   
   
   
   
   
   
   
   
   
   
   
   
   
   
   
   
   
   
   
   
   
   
   
   
   
   
   
   
   
   
   (平头按:今天2018.3.11日,上午手机脸书跳出一行提示:卞和祥生日,平头一般不轻易给朋友祝寿,老卞患癌是个例外来日无多,好像是心灵感应赶紧写上生日贺词在线发去……下午即传来老卞蒙主诚招的消息,老卞早就受洗是神的仆人主内弟兄,我想我的电子生日贺卡正在他往天堂的途中。斯人驾鹤西去,往日的点滴却象电影蒙太奇一般回放而历历在目。我和老卞相识于2007年2月洛杉矶出席社民党二大;相知于2011年4月16、17日召开的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卞萧联手将汪岷、曾大军、吕易、金秀红、王亭芳等特务争夺和把持社民党的阴谋揭露曝光,顿时犹如桶了马蜂窝,遭致渗透社民党的特线的疯狂围攻。直接的后果是社民党分裂为三:曾大军的美东社民党、刘因全的美西社民党、卞和祥、小平头的社民革(社民党革命委员会)……后我俩又联手揭露盛雪、汪岷、唐柏桥等的特务行径。今年年初,我与老卞微信视频通话,他用微弱的话语嘱咐我“平头兄你的斗志我从来不怀疑,曾大军的暴露同时也足以证明其党羽盛雪、汪岷、唐柏桥、张健、陈泽超、曾节明(申曦)等都是一个特务团伙。证明当年社民党特务风波真理在我们这边!……任重道远,我走了以后,你要确保社民革这杆大旗不倒,继续揭批盛雪、汪岷、唐柏桥那些特务啊……”如今社民党特务事件尘埃落定:2016年年初曾大军潜逃回国归队后,作为潜伏补偿加官进爵官拜湖北国安厅副厅长退休;美东吕易、陈泽超潜伏折戟,元气大伤;美西刘因全则闷声扩充人马,将李洪宽、曾节明收编;特务把持的美东、美西社民党端的是“庙小鬼怪多,池浅王八大”;刘国凯从此神隐不露头;当下盛雪、汪岷又故技重演在钓鱼鼓动国内民众五一上街“全民共振”;老卞也蒙主诚招从此升天得大自在。特此重贴旧文,一方面作为民运史社民党某个历史阶段的见证,警示后来者不要重蹈覆辙;一方面纪念当事人老卞,愿老卞天堂之途一路走好!)
   

   
   格陵兰游记——兼答社民党"逼宫"风波

   格陵兰岛是一个由高耸的山脉、庞大的蓝绿色冰山、壮丽的峡湾和贫瘠裸露的岩石组成的地区。从空中看,它像一片辽阔空旷的荒野,那里参差不齐的黑色山峰偶尔穿透白色眩目并无限延伸的冰原。2007年2月,平头从欧洲大陆飞往北美洛杉矶出席社民党二大,洲际飞行即是从冰岛、格陵兰岛的北极上空飞过。机翼下可见格陵兰岛茫茫冰原,从那时起,平头就憧憬有一天能踏上格陵兰岛神奇的冰原。如今梦想成真,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的能让人达到宠辱皆忘的境界。
   
    夏天,海岸附近的草甸盛开紫色的虎耳草和黄色的罂粟花,还有灌木状的山地木岑和桦树。但是,格陵兰岛中部仍然被封闭在巨大冰盖上,在几百公里内既不能找到一块草地,也找不到一朵小花。该岛是一个无比美丽并存在巨大地理差异的岛屿,在此地老天荒的环境中,得以心平静气地“静观宇宙,默察人生”,反省得失。在千里冰冻、银装素裹的极圈极昼雪原转悠了十来天后,前天才返回格林兰最大的城市堪格尔路斯苏克大本营,才有条件上网。
   
    一打开邮箱,嚯,积压了几百封邮件。先前被大自然雄奇壮丽、冰清玉洁的冰川雪原震慑得物我两忘的境界,一下又被拉回到马勒戈壁的社民党邮组的骂战中。花了一个晚上边看邮件删邮件,边饮“万年冰”(格陵兰岛的冰块内含有大量汽泡,放人水中,发出持续的爆裂声,是一种非常好的冷饮剂。人们将其称为“万年冰”。这种冰既洁净,纯度又高,在严热的夏日喝上一口“万年冰”是种难得的享受)说来惭愧并具有讽刺意味,平头被从社民党中委邮组删除,被剥夺了知情权。要不是有人密送一些邮件,以致有些事实真相,还须到工党论坛看帖(以往平头从不去工党论坛的)才能一窥事实真相的全貌!被披露的“特委会”内幕所震撼,同时困惑已久的关于刘国凯对吕易、汪岷等前倨而后恭才得以释然。
   
    王希哲前辈点名要我答复,现在答复有点迟,有“事后诸葛亮”之嫌,在王希哲的“向前看,在国凯主席的领导下,拿出一个我们中国社会民主党如何应对国内即将到来新局势的可行计划来”也有点不尽时宜。算了,与社民党“团结一致向前看”,平头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正欲作罢,不要再纠缠那些鸡零杂碎的破事。忽又看到有人将刘国凯的翻案文章塞来平头的邮箱。本来,卞和祥回应王希哲的公开调查,明眼人已经看出问题的实质,只是在王希哲及陈钊兄的“和稀泥”之“國凱主席沒有主謀、主使、指使在社民黨裡大抓特務”。没有深挖国凯的责任,正欲“团结一致向前看”之际,刘国凯的翻案文章将责任一古脑地推卸得一干二净。那么平头“偷得浮生半日闲”,见缝插针码字急就章形成这篇迟到的文章就不算迟,反而歪打正着正其时也。
   
    毕竟也算平头的一家之言,可参照国凯的翻案文章来看。平头也在此扇一下情,秀一下在北极的“上班”之苦。人生能有几回游!能到北极圈的国人没多少个,(世界三级,平头去了北极、青藏高原,就差南极了)劳烦各位同仁耐心看完平头这篇一半是游记,一半是檄文(套用王朔的小说名“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平头本着还原事实真相,有一说一,不文过饰非,不带谩骂的情绪化言辞的原则,在此回应王希哲的公开调查。平头对过去、现在的文字文责自负。对于刘国凯主席,平头只陈述事实经过,但平头本着“难道党内之间的矛盾会超过我们同共产党专制政权之间的深仇大恨吗?我们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用于反专制,反独裁的斗争。”(日本党部林恩惠语)并且,目的不是为了打倒谁,而是为了帮助国凯主席,大家给他反省觉悟的时间,有错必纠,有错必改。而是为了响应国凯主席“不能在不讲事实,不分是非的基础上‘向前看’”,最终达到希哲前辈提出的“搁置争议向前看,团结重整社民党”的目标。正是基于这一点,平头在此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回归理性,切忌使用情绪化、谩骂的语句。以下平头在极圈冰川平心静气与各位同仁摆事实,讲道理,就教于各位同仁,有不对之处,欢迎拍砖,欢迎反驳,但拒绝“三字经”及马勒戈壁:
   
   

   
    一、关于二中全会抓特务吕易等的“4.16”事件

   
    1、王引用的萧、卞文字大致不错(只是把我文章的题目搞错了,已改正如下)。“吕易也是你(刘国凯)4月16日早上在给卞和祥的电话认定其‘共特’,并嘱咐我们在当天上午的选副主席时不投吕易的票,后见‘共特’势力占上风又180度向吕服软道歉。”(其实,平头只是披露了个大概,还没披露细节,已是给刘国凯很大面子了)。
   
(怀念老卞):格陵兰游记——兼答社民党逼宫风波

   图1:社民党七人中常委(由左至右):草庵(梅威廉)、蔡登文、曾大军、刘国凯、刘因全、吕易、卞和祥
   
    “2011年4月16日(二中全会开会当天)早晨六点二十分,刘气急败坏地打电话给卞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卞快起,情况紧急!吕易是特务!他巳把我们昨天改会址的决定告诉了汪岷(从此,可以清楚看出其实他内心明白汪是什么角色的,这也是他近日故意大书与汪四十余年交情,重修旧好,以行动示歉的原因),汪岷还说,吕易向他表示赞同金,王参加二中全会.他们与金,王一伙马上就要来酒店,你和萧虹赶快起床,商量如何应对!”。
    放下电话,卞马上就将刘的原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萧虹.于是,此后便发生了萧虹所述的《暗战过招‘共特’现行——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一)》的长文中所述的细节。”
   
    而刘国凯的说法“ 我负责地告诉大家,我不但没有主谋,主使,密令抓特务,就算授意也没有。无论书面口头都没有。”
   
    “卞和祥说我4月16日早上6点30分打电话给他说吕易是共特,这纯属捏造。4月16日早上我是7点钟醒来。八点半出门,九点十五分到达会议地点。我根本没有打那个电话。吕易被指控共特,对我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因几年来,社民党的文告几乎都出自于他的手,我对他很信赖”云云。
   
    平头证言:刘国凯顾此失彼,忘了一并否认汪岷4月16日早晨打给刘的电话!汪的电话是前因,刘给卞的电话是后果。没错,“吕易被指控共特,对我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正因为刘认定的汪岷是“共特”,所以从汪之口透露出吕易泄露更改会场,并让王亭芳、金秀红与会的信息,刘才判断吕是特务!
   
(怀念老卞):格陵兰游记——兼答社民党逼宫风波

   图2:金秀红在唐元隽(电视机前靠墙灰衣者)的政庇民主党“忆苦思甜”。金秀红,盛雪铁杆亲信,宁夏回民,住美国西雅图。在国内原解放军文工团背景。老民联,其招牌手段是在大会上,声泪俱下地控诉“共产党强迫回民吃猪肉”,其表演尺度拿捏十分到位,第一次听绝对感动。可惜使用过频,如是者三,每次都是那般套路,流于祥林嫂“忆苦思甜”之俗套。1993年民运华盛顿大会,金袖管暗藏录音机麦克风,被羊子(王若望之妻)发觉,当众置问她为何要暗地录音。金秀红人赃俱在被捉现场,只能当场嚎啕一哭二闹三上吊地滚地耍泼,搅得会议无法继续。自此之后匿迹长久,近年得盛雪收留鞍前马后异常活跃。加入各民运组织内,涉足法轮功,多种场合不请自到,积极穿梭活动。渗透民运内部事务之深,令人难忘。
   
    刘国凯4月16日前还是“很信赖”吕易的,副主席原定人选曾、吕、卞,后曾、吕在刘面前极力排挤卞。14日晚在曾大军家刘、曾、吕、我开四人碰头会,吕易支了一招,还是提名卞,但投票选举时,让卞不到法定票数落选“那他就怨不了谁啦!”——吕易自鸣得意地说。曾大军忙赞扬“还是吕易政治经验丰富!”具体分工是吕对泰国来美的周育田、宋雨轩打招呼(因吕刻意经营泰国最早),曾对纽约的代表,刘对香港的代表做工作。我当时还专门提出何为“法定票数”的问题,刘、吕铁口直言:中委选票不到半数或达到半数,但没超过半数以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