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十六.斗争继续
·《故国乡土》十七、结婚
·《故国乡土》十八、变/
·《故国乡土》十九、八哥鸟
·《故国乡土》二十、险中行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我的第一份工作,说得文明一点,是到市绿化委员会任职,说得通俗一点,则是去扛锄头种树;因为绿化委员会的工作,就是扛锄头去挖坑种树。我上任之后,便是与一帮中年妇女,到市内指定地点,按规格挖坑,种上椰子或木麻黄类的树木,外加浇水、修整、除草等杂务。这彷如又回到了我荷锄种田的日子,老是得紧握锄头。
   种了好一段日子树之后,领导才调我去学习绿化规划。原来那时的中学生,数量不多,算是有文化的人,还颇被重视呢!我是借了这个东风,爬上了一层楼。省里派来一个规划队,教导城市规划,绿化规划是其一。我自然很努力的学习了。其实,那也不过就是讲讲景观、规格、树种之类,然后便在图纸上划圆圈,一个圆圈便代表在那里种下一棵树或几棵树,如此而已,并没有甚么高深学问。我的学习成绩不错,得到赞赏。
   规划还规划,但是树还得种的,锄头还得扛的。
   其时正是处于严重大饥荒期,人人都吃不饱,饿得面黄肌瘦,走路无力,景况堪虑,因此,上边大概发了点慈悲,松了松,准许各单位生产自救。趁此,市内便提出在一片海滩湿地上修筑鱼塘养鱼,以鱼养身。那时从越南引入一种鲫鱼,称之为越南鱼,培育容易,生长迅速,几个月便可收获,给人很大期望。要修筑鱼塘,就得有个规划。也真想不到,这个规划工作,更落在我身上,说是修起鱼塘,再加上绿化,两者兼得,再好不过了。


   初生之犊不畏虎,我接到规划任务,约略的考虑挖地、筑堤、排水等问题之后,便在那片海滩湿地的图纸上,打方格划圈圈,然后交了上去。那些科长、局长、市长等领导人,不知有否看过,或者并不看懂,很快就打了回来,说行,就这么办,并要我即到工地上去布置好,准备开工。这可把我难住了:在纸上划圈我尚可,到实地上去做具体的工作我可全无经验,做不来呀同志。可我又不敢说,不能不做,结果只好硬着头皮上。
   依规划,是修筑六十个鱼塘,每个一至两亩大,中间还有行人道、排水沟等等,真可谓错综复杂、纵横交错的。我获派一个也是全无勘测知识的助手,两人到了那海滩湿地边,望着一大片泥泞地,手上既无仪器,也无其他设备,真不知怎办。最终,我们硬是靠目测,靠双手,依着地势,用竹签,用绳索,于几天之内,在那里圈出几十个鱼塘来;至于图纸不图纸,偏离了图纸多远,那就管不上了。
   开工那一天,二、三十个单位的领导人,带领了合共几千上万人扛着锄头等工具到来,黑压压的一片,等着吩咐工作。那些厂长、书记都跑来问我,要我的指导。这可把我搞得顾了东顾不了西,昏头转向了,一天下来,连一口水都喝不上,回到住处,躺下就起不来了。
   不过,我倒是有点扬名了。许多厂长、书记都说,这嘴上无毛的家伙,是哪个学院出来的,还有点本事呀!事实也是,那些厂长、书记,都得听我的指挥,我说怎干就怎干,不得有误。我是个在厂长、书记之上的指挥官呢!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根本无机会上更高的学校,并未沾过甚么学院的边。
   几个月之后,那海滩湿地上,出现了几十个鱼塘,居然似模似样的,这也真始料未及,出于意外。 年终,由于我干得出色,被评为市劳动模范。这可使我高兴了。我的高兴不在于当了劳动模范,而是在于开劳动模范会时有优待,会招呼吃几餐可以饱肚子的饭。那时人人饿得发慌,吃饱肚子才是最主要的。这样,我便天天盼着开劳动模范会好开餐了。
   我一个乡里,也在那里做工。他见我出了头,很不忿,很忌妒,于是便跑去向领导揭发,说我是地主出身,无资格当劳动模范。他的揭发果然效力宏大,效果卓显:我的劳动模范名衔瞬间被取消了。呜呼!
   到头来终是一场空,不怪天,不怪地,只怪出身是地主。最为可惜的是,我垂涎已久的、可以吃饱肚子的那几餐饭,也丢失了──丢失了几餐可以饱肚的饭,才是我的最大的损失!
   第一份的工作,就这样的起伏不定,似上了天堂,却是落入地狱,打了个大筋斗,也不知是可笑,还是可啼,怎样评说?
(2018/03/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