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女性邪教受害者如是说]
文学博
·翟岩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进行法庭调查 被告人当庭承认检方指控
·胡石根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当庭宣判 被告人被判刑七年半
·"推墙"思想如何蛊惑人心?聚焦胡石根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庭审辩论
·隔段时间就拿“活摘”说事,誓把谎言进行到底!
·这些证人让法轮功更加尴尬(图)
·张一军被“圆满”事件说明李洪志可以闭嘴了
·社评:造中国“活摘器官”谣,倒像丢心缺肺
·“活摘器官”谣言荒唐可笑 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
·法轮功支持者中国“伟哥之父”闫永明数千万资产被没收
·老虎伤人事件调查认定:不属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师父,这掌还怎么鼓?
·大学生们,请吸取她们的教训(图)
·哪些人最怕过中秋节?(图)
·李洪志寿命到底有多大(图)
·放过弟子一马,可好?
·法轮功重阳节这样待老人?
·李母之死是对李洪志的莫大讽刺
·骨干死亡戳穿法轮功不死谎言
·骨干死亡给予人们的警示
·假如李洪志说的“活摘”是真的?
·“大师”的追随者追的是什么(图)
·李洪志缺席美西法会引发三大猜想
·“剁手”何止“双11”
·“剁手”何止“双11”
·加拿大一法轮功成员抢劫被警方击毙
·看法轮功怎么抵赖温哥华抢劫枪击案
·江天勇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台手机、11张手机卡”,只有特工和诈骗团伙骨干才有这么多配备,他是哪
·爱心捐赠不是扔垃圾 整洁实用是基本尊重
·这是一扇什么样的门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秀”与“难”
·亵渎“神韵”的“神韵”
·拿什么拯救你,“神”的演出?
·四处碰壁的“神韵巡演”
·“神韵”演出为何遭人烦
·比一比,见分晓
·信不得、看不得与惹不得 ——海外观众眼中的“神韵”演出
·大陆文化演出VS“神韵”演出
·神韵是法轮大法的前线组织
·“神韵艺术团”是什么样的组织
·“神韵艺术团”连连招生背后的秘密
·神韵演出有政治和宗教背景
·神韵演出掩盖与法轮功关系
·宣传是推销某种思想的运作方式
·美国媒体质疑法轮功神韵的艺术性
·美媒:神韵演出是场“古怪组合”
·“神韵演出”为何不受欢迎
·美华裔夫妇杀死5岁女儿 凶手疑受李洪志邪说洗脑
·爱尔兰华人沈舒枪杀了邮政局长
· 加拿大一男性抢劫枪械被警方击毙
·师父,您的佛身好吗?
·肯尼亚一女子杀儿为教祭祀
·美上诉法院驳回司法部要求 维持暂停“限移令”裁决
·安全专家:肖建华全用女保镖不寻常,与卡扎菲「媲美」?
·港界“金融大鳄”肖建华:私生活极度糜烂,堪比古代昏帝!
·港媒曝光谷肖建华早在三年前就有多个私生子
·金融巨鳄肖建华的不法生意令人瞠目结舌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多次卷入争议性交易!“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内地巨富肖建华「神秘失踪」究竟有何黑幕
·肖建华的融资投资能力疑云重重,多宗交易或涉不法
·三家涉黄俱乐部或与“金融巨鳄”肖建华有关?
·马建被宣布立案侦查 习当局或一箭双雕
·肖建华涉嫌操纵中国大陆2015年股灾?
·“股市枭雄”玩控商业帝国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最神秘金融巨鳄”肖建华的女子保镖团队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谁是证监会主席要抓的“资本大鳄”?
·网传金融巨鳄肖建华被带回,郭文贵提心吊胆?
·习总棋高一招 特朗普终于认怂
·一则来自美国之音的报道,肖自白说明
·澳大利亚器官移植专家:中国帮助打击全球器官贩卖
·摩尔多瓦取缔FLG
·梵蒂冈举办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法轮功却说堕落
·摩尔多瓦共和国铁腕取缔邪教法轮功
·愿每个国家都有像摩尔多瓦议员赫列诺娃一样的反邪斗士
·摩尔多瓦取缔法轮功,又给了李洪志重重一击
·继中国之后,又一国家取缔法轮功   
·《纽约时报》这乱拳继续打下去还能办多久 
·《纽约时报》关于肖建华的报导用心良苦,路人皆知 
·《纽约时报》关于肖建华的报导捕风捉影,混淆视听
·法轮功企图合法化的图谋在摩尔多瓦被击碎
·给“滕彪们”的一点批判与忠告
·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系江天勇等人编造的谎言
·郭文贵在国外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 不要欺负穷人
·郭文贵消失一年再出声 爆料内幕为哪般?
·郭文贵:钱是买不来“佛祖”庇佑的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财新周刊》:权力猎手郭文贵
·财新传媒声明
·傅政华负责中国两会安保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信仰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重大意义
·王瑞敏:法轮功践踏我们人权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性邪教受害者如是说

   
   
   
   
    编者按:邪教残害生命、侵犯人权、危害社会,女性受害尤深。有关调查表明,全球约百分之七十的邪教组织成员为女性。现收集了一批中外女性邪教受害者的资料,看看她们脱离邪教后是如何说的。


   
     “法轮功”天安门集体自焚参与者:请远离邪教“法轮功”
   
     郝慧君、陈果母女是2001年1月23日“法轮功”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的主要参与者,母女二人被烧成重伤,落下终身残疾,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陈果说:“烧伤之后,那时候很痛苦地意识到‘法轮功’是邪教。烧伤成这样,我心里很痛苦,身体和心理上都承受着这种压力,开始后悔了。‘法轮功’把我害成这个样子,我已经没有正常人的生活了,我痛恨‘法轮功’。”郝慧君说:“我想借此机会告诫加拿大和美国的练习者不要再练法轮功了,我建议他们停止练习法沦功并且离开它。”
   
     郝慧君母女
   
   招远麦当劳杀人案凶犯:邪教“全能神”把我变成杀人犯
   
     2014年5月28日,山东省招远市麦当劳餐厅发生一起血案。因向受害人吴某索要电话号码遭拒绝,6名邪教全能神人员将其活活打死。涉案凶犯吕迎春在忏悔材料中写道:“我当初信邪教‘全能神’本来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好,让别人喜欢我,没想到走上邪道后,我求升反堕,成了残害生命、危害社会的杀人罪犯”。另一名罪犯张航写道:“长期浸泡在‘全能神’的歪理邪说中,我变得越发自私、冷漠。”
   
   
    招远麦当劳餐厅邪教杀人案庭审现场
   
     逃离邪教“上帝之子”的朱丽安娜•布赫姐妹:身心两伤,不堪回首
   
     2012年,世界上第一位骑自行车完成环球旅行的女性朱丽安娜•布赫灵出版回忆录,透露了她在邪教组织“上帝之子”的悲惨岁月。在逃离邪教组织后,布赫灵与两位姐姐一起出版了回忆录《不能没有我的姐妹》,揭露“上帝之子”的黑暗内幕。书中披露,该邪教成员不允许看书或者看报,也不允许收听来自外界的广播节目。而封锁信息,封闭环境,这就是邪教搞精神控制的套路!朱丽安娜•布赫本人自11岁起,就被迫与与成年男性发生性行为,并遭到体罚。女性邪教成员多数沦为性奴。也许换做别人,不会扒开自己的伤疤让别人看,但布赫灵虽然深感痛苦往事不堪回首,但为了警示世人,她和姐妹们不愿意沉默遮羞,而是勇敢地直面当年那段精神与肉体双重摧残的悲惨岁月,用自己的经历劝诫世人警惕邪教。
   
   
     朱丽安娜·布赫灵
   
     利厄•雷米尼:退出科学教,我自由了
   
     2015年11月,美国好莱坞影星利厄•雷米尼揭露科学教内幕的个人回忆录新著《麻烦制造者——好莱坞及科学教的生存》正式发行。书中首次详细披露了其在科学教成长以及她在好莱坞成名的经历。雷米尼打小受妈妈和姐姐的影响,接触到了科学教。因为梦想成为一名演员,最终雷米尼来到了洛杉矶,而她的生活也逐渐与科学教相互交织在一起。但当她开始质疑有关科学教的某些活动时,她发现自己成了科学教的靶子。被胁迫接受三个月的非法审问和“行为矫正”,直到她同意撤销对于教首密斯凯维基的不满抗议。这种人身限制和精神伤害还不是免费的,为这三个月非人的“矫正治疗”,雷米尼竟然支付了30万美金的费用。2013年,雷米尼退出颇具争议的组织“科学神教”(她已经加入此教派30年),退教后雷米尼一直遭到科学教派成员的骚扰和恐吓。雷米尼顶住了压力,她告诉读者,“退出科学教,我自由了”。为了自己,为了家庭,她有权利寻找情感和精神的自由。利厄•雷米尼的经历告诉人们,摆脱邪教,争取新生,需要勇气和坚持。
   
   
     利厄·雷米尼
     纳塔利娅•梅莉尼科:“法轮功”不是什么无害的保健操
   
     据“乌克兰邪教信息网”报道,纳塔利娅•梅莉尼科等三名乌克兰妇女在该网站控诉“法轮功”,称“法轮功”并不是什么和平的、对谁都无害的保健操。梅莉尼科是“法轮功”媒体的出版成员,她做隆胸手术后出现不良状况,需要重新手术,换掉已破裂的填充物。她的功友竟然阻止她手术,教她“发正念”治疗:“一个女学员对我说:当你达到开悟的境界的时候,你就可以用双手把它们从乳房里取出来了。我不能去治病,只能作‘冥想打坐以消除恶疾’。”好在梅莉尼科的丈夫硬拉着她去医院。醒悟后的梅莉尼科想想都后怕,她表示:“医生对我说,你只要稍微再来晚点,就会出现很严重的健康问题。他们给我作了手术,换了胸部的植入体,一切都很顺利,谢天谢地,一切都很好了。我于是醒悟了,这对我而言可不是儿戏。”熟悉“法轮功”的人都应该知道,“一个女学员”的话全是从李洪志的歪理邪说那儿来的。“法轮功”鼓吹拒医拒药,到哪儿都误病害人。
   
     萨布丽娜•泰兹纳:有意脱离邪教,报警解救孩子
   
     据天主教新闻网(Catholic.org)2015年4月8日报道,在最终获得孩子的监护权后,原摩门教基要派女信徒萨布丽娜•泰兹纳(Sabrina Broadbent Tetzner)从她原居住的犹他州社区带走孩子时,受到该邪教数百名信徒组成的“人墙”阻扰,不让她接近自己孩子,强行将孩子留在邪教。双方对峙七个小时后警方介入。报道说,当时大约有600名基要派信徒包围了泰兹纳,直到第二天早上。泰兹纳不敢下车,决定求助警方解救自己的孩子。治安官的助手们不得不签发搜查令,将孩子们从他们的姨妈家领走与母亲团聚。警方将泰兹纳母子一直护送到她位于北犹他那州的家中,但信徒一路跟随过去。泰兹纳是幸运的,她最终认清了邪教摩门教基要派的真面目,报警后成功得到了警方救助。这个案件告诉我们,邪教这条贼船,“上船容易下船难”。如果遇上无法摆脱的情况,一定要向警方求助,向法律求援。
   
     安娜贝尔•福斯特:母亲成邪教主性侵害帮凶
   
     据英国《每日邮报》2015年9月21日报道,英国威尔士女子安娜贝尔•福斯特(Annabelle Forest)日前出版回忆录,自曝从儿时起,其加入邪教的母亲就强迫她与男性发生性行为。福斯特称,她7岁时,就被迫观看邪教首领科林•巴特利(Colin Batley)与其母亲杰奎琳•马琳(Jacqueline Marling)发生关系。11岁时,福斯特被巴特利强奸两次。3年后,她开始与母亲一起参加邪教的群体性行为。邪教之不知羞耻,由此可见一斑。那之后,她开始被迫成为妓女,帮助巴特利的邪教教堂筹集资金。到18岁时,她已接客近2000人。显然,邪教主和母亲把福斯特当成“肉体摇钱树”了。福斯特在书中称,巴特利与母亲让自己相信,通过与其他人发生性行为,可以愉悦神明。真是荒唐无耻,明明是淫乱不堪,却要找出奇葩的理由。都说“虎毒不食子”,可入了邪教的母亲早已丧失了人性,连自己的亲闺女都要坑害。可见邪教之毒远胜虎啊!福斯特透露,18岁生下巴特利的孩子后,她趁夜逃离,此后再也未看到母亲和巴特利,直到2011年两人被判刑。福斯特说:“没有什么像母亲和那个男人给我的伤害那样深。我母亲是个邪恶女人,我永远不会原谅她。”福斯特现在住在北英格兰,她希望自己的恐怖童年经历能帮助其他孩子。
   
     米歇尔•法伊弗:邪教鼓吹不吃饭“依靠光生活”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55岁的美国著名电影女演员米歇尔•法伊弗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20岁时初到好莱坞,曾受蛊惑加入一“食气”邪教组织,其信徒宣扬“食气”或“依靠光生活”的理念,声称人类可以不依靠食物,仅从阳光中便能得到营养供给,吸收自然能量,只依靠空气和水生活。据《Seattle Globalist》透露,至少有4人因尝试依靠光生活而不幸丧生。可见,邪教对生命的戕害。米歇尔回忆,“当初与一对控制欲极强的夫妇来往,他们相信食气主义,并要求我节食。我先是被要求素食节食,只吃水果来保持身材苗条,渐渐地,他们便要求我开始食气。我虽不与他们同住,但依他们的要求经常去那儿,且每次都支付一定的费用,因此当时我经济上较为困难。而且,这对夫妇坚信,人们所能修炼到的最高境界便是食气。我曾想退出,却被劝说一旦离开他们就无法生活。”注意两点:一是“支付一定费用”,这说明主张“食气”者还需要钱;二是“被劝说一旦离开他们就无法生活”,这就是精神控制。好在米歇尔•法伊弗在别人的帮助下有幸逃过一劫,她的经历警示人们,远离邪教,才谈得上享有幸福人生。
   
     华藏宗门“妃子”:“假佛”糟塌女人,禽兽不如
   
     “华藏宗门”教首吴泽衡现已经被判处无期徒刑,可被他糟践的女性受到的伤害无法弥补。案发后多名女弟子醒悟,并写了“控诉书”控诉吴泽衡“禽兽不如”。珠海的一名女弟子控诉:在给吴泽衡当秘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在修行之名下被奸淫,此后随叫随到满足吴泽衡的性欲,并不让其采取避孕措施。当这位弟子第一次怀孕时,吴泽衡以时辰不对,孩子不能要,否则会把痛苦带给家人为由,让其打胎。有的受害女弟子控诉:吴泽衡对她说“男女双修,可以帮你马上在修行方面会有很大的提高,他还会说前世姻缘,说以前你是我什么妃子,然后再和他发生性关系”。有的受害女弟子控诉:基本上女弟子都跟他有过性关系,他会逼我们去做人流打胎。有的受害女弟子控诉:吴泽衡对当事人造成身心伤害,对社会带来巨大危害,是对佛法的践踏与污辱,令人不耻。妻子称吴泽衡是个大魔头,她说“自己的老婆都不管不闻,还能拯救别人?”“从佛法上讲,这就是邪淫,他这种行径是赤裸裸的诱骗。”“华藏宗门”女性受害者的控诉,字字血,声声泪,但愿从噩梦中醒来的女人们从此过上真正的“人的生活”。
   
     女弟子对吴泽衡的控诉书
   
     听到她们现身说法,你有什么想法?提醒女性朋友擦亮眼睛,远离邪教,避免伤害。
(2018/03/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