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名誉权纠纷,安利只敢打“苍蝇”不敢打“老虎”?]
刘逸明文集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马斌,裸就裸了,怎么能不认账?
·心怀不轨却又见义勇为,他到底是嫖客还是侠客?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感恩节
·中宣部是阻拦中国社会进步的拦路虎
·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蜗居》照出了部分中国女人的丑恶嘴脸
·“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中国的年轻一代应当勇敢地践行《零八宪章》
·“中星九号”升级凸显广电总局的霸道与癫狂
·应当解散中国的各级地震局
·深圳火车站何不公布900多位未上座乘客名单?
·脚踢农妇,县政府的保安为什么这样狠?
·诈捐门进一步暴露了中国女明星的低劣品质
·就诈捐门事件致尚雯婕的忠实歌迷
·毒奶粉重出江湖,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出语惊人,“脑残教主”杨丞琳真的“脑残”?
·“80后”干部集体上任为何如此吸引眼球?
·别让“喝水死亡”论为酷刑逼供的替罪羊
·官方才是山西地震谣言的始作俑者
·日理万机的刘翔何不找个替身参加“两会”?
·召开“两会”,中共当局何必如临大敌?
·“八零后”是中共专制体制掘墓人
·暴力拆迁与血染的GDP
·疫苗事件,山西省卫生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离别的谷歌明日还会更好地重逢
·降半旗致哀掩盖不了玉树地震的人祸本质
·名酒专卖店卖假烟,传说中的挂羊头卖狗肉?
·体操运动员董芳霄年龄造假只是冰山一角
·中国又进入了乱伦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名誉权纠纷,安利只敢打“苍蝇”不敢打“老虎”?

   名誉权纠纷,安利只敢打“苍蝇”不敢打“老虎”?

   
   美国安利总裁德狄维士
   
   3月14日,鄂州在线科技有限公司收到了广州市黄埔区法院快递过来的关于和安利(中国)日用品有限公司纠纷一案管辖权异议的裁定书,结果不出所料,异议被驳回。


   
   一个入不敷出的地方自媒体,转载一篇文章竟然惹来官司,遭索赔20万元,这无论是对于被告还是对于公众而言,都有些令人震惊。诡异的是,安利公司不敢状告首发媒体今日头条,却柿子捡软的捏,拿小媒体开刀,是不是有吃软怕硬的味道?
   
   众所周知,安利作为“直销”行业的鼻祖,虽然一度大红大紫,但是,在“直销”行业品牌林立的今天,其市场份额已经大不如前,这大概也是安利不惜动用强大的律师团队,四面出击的原因之一。由起初的索赔一元到动辄索赔数十万元,倘若宗宗胜诉的话,的确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安利在中国大陆经营20多年以来,且不说其产品质量如何,仅就其经营模式而言,口碑甚差。很多人都知道,安利一开始就是以传销企业自居的,只不过,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传销行业被取缔,安利不得不以“直销”的名义延续企业生命。
   
   什么才是直销?顾名思义,是没有中间环节的销售活动。而安利的经营模式,层级数不胜数,这样的销售简直就是在玷污“直销”这一名词。另外,为何在大陆语境当中,对于被取缔的传销企业,警方和媒体在进行通报时,总爱称其“非法传销”?这正从一个侧面说明合法传销在大陆的广泛存在。
   
   对于传销行业的取缔,相关部门并不彻底,而是允许一部分在办理直销牌照过后,通过正常纳税而继续生存。表面上看,这些企业的确为推动经济作出了贡献,可是,在这背后,有太多家庭破产,亲人反目。将部分“直销”企业称之为“经济邪教”毫不夸张。
   
   不得不承认,一些“直销”企业的产品质量比市面上的同类商品要过硬,但是,其价格过高,一旦摆上超市货架,性价比并不高,缺乏竞争力,所以,只得通过亲朋好友这种渠道进行销售。亲朋好友之间信任度比较高,可一旦血本无归,再好的关系可能也会灰飞烟灭,很多“直销”者最后成了孤家寡人。
   
   曾几何时,笔者也曾参加过安利的活动,和非法传销相比较,其讲课的内容并无多大区别,除了将自己的产品功效吹得天花乱坠之外,就是让所谓的“成功人士”上台现身说法,用高收入、免费出国旅游等吸引你的加入。当然,跟那些“非法传销”相比,安利高明在绝不强迫你做这行,你随时可以金盆洗手。
   
   在“直销”行业,一般的人游说能力并不强,所以,在自己加入过后,就不遗余力地拉其他人去听课,了解产品和感受那种氛围。不少人开始并不感兴趣,但听过几天课过后就欲罢不能了,开始做起了坐地取利和一夜暴富的美梦。只不过,到一定的年限,大多数人都会梦碎。
   
   在鄂州,一个姓朱的女士加入安利多年,原本在华容商品大世界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他人的鼓动下,最终夫妻俩双双加入,在前年,其丈夫病逝,在病逝前曾大量服用安利的保健品,尚不清楚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那之后,朱女士开始对安利心灰意冷,加入了其它的“直销”公司。
   
   因为其它国内“直销”品牌的横空出世,安利公司最近这些年每况愈下,在部分省会城市甚至还遭到警方的调查。不过,安利能够拿到“直销”牌照,能量不可小觑,即使再怎么遭人诟病,也还能岿然不动。
   
   安利这些年可谓赚钱无数,财大气粗,所以,对于负面消息,安利公司组织了律师团队,除了要求各大平台删除之外,就是动用法律手段,对相关媒体或个人展开诉讼。最开始,1元的索赔额度并不顶用,所以,狮子大开口,索赔数十万已成常态。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黄埔区法院公然违法受理安利公司的诉讼,可谓冒天下之大不韪,一个在诉讼程序上越俎代庖的法院,很难相信能在办理日常案件的时候做到公平公正。
   
   另外,安利公司不敢去状况文章首发地今日头条,显然是知难而退,其律师团队深谙今日头条的影响力,所以只能是对其视而不见。凤凰卫视评论员、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院王冲在得知此事后,也认为安利是欺人太甚。在此,希望鄂州在线做好充分的应诉准备,要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2018年3月14日
(2018/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