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高格非:寻找中医失落的传承]
江中学子
·王明41
·王明42
·王明43
·王明44
·王明45
·王明46
·王明47
·王明48
·王明49
·王明50
·王明51
·王明52
·王明53
·王明54
·王明55
·王明56
·王明57
·王明58
·王明59
·王明60
·王明61
·王明62
·王明63
·王明64
·王明65
·王明66
·王明67
·王明68
·王明69
·王明70
·王明71
·王明72
·王明73
·王明74
·王明75
·王明76
“一千块”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一千块”监控1
·“一千块”2
·“一千块”3
·“一千块”4
·“一千块”5
·“一千块”6
·“一千块”7
·“一千块”8
·“一千块”9
·“一千块”10
·“一千块”11
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1
·女失业2
·女失业3
·女失业4
·女失业5
·女失业6
·女失业7
·女失业8
·女失业9
·女失业10
·女失业11
·女失业12
·女失业13
·女失业14
·女失业15
·女失业16
·女失业17
·女失业18
·女失业19
·女失业20
·女失业21
·女失业22
·女失业23
·女失业24
·女失业25
·女失业26
·女失业27
·女失业28
·女失业29
·女失业30
·女失业31
·女失业32
·女失业33
·女失业34
·女失业35
·女失业36
·女失业37
·女失业38
·女失业39
·女失业40
·女失业41
·女失业42
·女失业43
·女失业44
·女失业45
·女失业46
·女失业47
·女失业48
·女失业49
·女失业50
·女失业51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52)(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格非:寻找中医失落的传承

古人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事实上,省内各医学院(南昌大学医学院、江西中医学院、赣南医学院等)均客观存在学生到实习医院实习一阵子后(也有不去实习的),因对实习医院不满意、或提前找工作、或准备考研、或决定改行等原因放弃临床实习的情况。学院和实习医院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未完成教学大纲规定实习天数的学生同样拿得到毕业证。因未完成毕业前临床实习而被扣留毕业证的,可以说,李永强是省内医学院第一个。宜黄县官员和井大医学院串通一气截访我母子俩并扣留李永强毕业证,其目的主要有:打击报复迫害我全家和欲敲诈我家数万元(当局先后多次派人游说我母子俩托人找关系送几万元取回李永强毕业证)。宜黄县信访局一位女工作人员接待我母子俩听说李永强因未完成毕业临床实习导致毕业证被扣留,脱口而出:“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找个医院开张实习证明就行了。”该女工作人员由县里其它部门调至县信访局不久,不了解县里和井大医学院互相勾结扣留李永强毕业证的真实意图,直言不讳说了这句实话。我母子俩赴京上访后,向省驻京办工作人员述说此事,他们也说这件事很容易解决补实习就可以。
   
    网上有篇名为《高格非——寻找中医失落的传承》的文章,详细介绍了江西中医学院(2013年9月26日更名为“江西中医药大学”)2008届本科毕业生高格非的求学和从医经历。高格非在大学就读期间“每每放弃了西医课程,逃去跟随中医老师抄方”、“和中医无关的东西一概置之不理,一心只读《伤寒杂病论》、《温病条辨》,西医科目全部蒙混过关”,而且“放弃了学校安排的西医化的实习,到上海寻找工作”。按照井冈山大学医学院“至今共计16周未到进行临床毕业实习”等校规来处理的话,高格非将被开除好几次。然而,高格非顺利从江西中医药大学本科毕业,目前在上海某中医门诊部等地点坐堂行医,开通了“格非中医”微博,在网上也比较活跃。论省内医学院排名,井冈山大学医学院还排在江西中医药大学之后,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是否也该学习江西中医药大学的“因材施教”、“不拘一格降人才”及“常格不破,人才难得”?再说,李永强未完成毕业前临床实习一事,井冈山大学医学院和宜黄县官员串通跨市截访后未妥善处理导致这种后果,均难辞其咎理应采取相关补救措施,正所谓“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井冈山大学医学院肩负教书育人和救死扶伤的双重使命,宜黄县委县政府则承担服务百姓和匡扶正义的义务,从社会道义和责任来说,井冈山大学医学院和宜黄委县政府都应该责无旁贷妥善解决此事。
   
   
高格非:寻找中医失落的传承

   
高格非:寻找中医失落的传承

   高格非:寻找中医失落的传承
   
   晔问仁医2016-04-18 13:22
   
   医生简介:高格非,中医执业医师。 2008年毕业于江西中医学院(现江西中医药大学),获得中医学学士学位。医学得自父亲启蒙并跟诊多位名师,擅长中医内科全科治疗各种常见病多发病。
   
   采访 唐晔 编辑 刘彦杰
   
   采访笔记
   
   “到处寻活的那段日子,路过那些三甲中医医院,我会控制不住脚步,走进去,坐在候诊室的长凳上,看那些白大褂进进出出,忙忙碌碌,我羡慕他们,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假如我能做医生,那该多美好,这可是我一辈子追求和向往的生活.这一坐,就是大半天。”
   
   中医执业医师高格非,八零后,擅中医内科,疑难杂症。他自己的签名是:擅治感冒。“伤寒第一症,真正能治感冒的,便是好医生了。”
   
   现在每个月,他的门诊量是1000多人,“在医院里时,是2000号。都是口碑,人传人,人荐人。复诊率80%左右。”
   
   他没有更多爱好,除了中医,他在其他方面的技能相当有限,“我是为中医而生,我站在伟大先人的肩上,就要对得起那些前辈,寻找失落的传承,让它们泽被后世。”
   从内心,他抵触披着文化,哲学,玄学外衣的所谓中医,“中医就是治病,疗效为王,嘴上能忽悠的,未必是好中医。我只管看病,说得再好,不如把病看好。”
   
   至今,他对在上海那段漂泊无定的两年,记忆犹新,做过厨子,做过工厂讲师,甚至混迹过足浴店,他说,他是个目标感极强的人,尽管诸般磨难,也不改初心。“那是秦琼卖马,杨志卖刀,对一个中医人来说,一身武艺无处施展,是痛苦迷茫的,好在,有黄煌经方沙龙,寒夜里很温暖,老师和同道的扶持,帮我撑下来了。”
   
   他终于还是破茧而出,一旦利剑出鞘,就不再收回,从社区医院到自立门户,他完成了一个中医人的浴火重生。
   
   “经方,成方,我之最爱,我的案头总是《伤寒杂病论》《脾胃论》《温病条辨》,我的脑子里,总有几百个方子,中医不仅要创新,更要继承,这些经过千锤百炼的临床实证,继承好了,用会了,用巧了,有必要自拟方吗?”
   
   我想,午夜梦回时,他一定会孤独于生于这个时代,“格君心之非,这是一种抱负,医生也一样,涤荡身体之不合。如果可以穿越,我想去做张仲景的书童,去跟张仲景抄方,看看他是如何观察这么仔细,如何创造出这些名方,历经千年而不衰,成为永恒。”
   
   为中医而生
   
   高格非是一名年轻的中医,年轻得令人惊异:他是八零后,2008年才从江西中医学院毕业。可是他眉宇之间,分明是不输于任何同行的成熟与自信。经他之手治愈的病人一传十,十传百,名声在外,找他看病的总是人络绎不绝。
   
   在很多人眼里,他的经历很传奇,在短短的七年里,就从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变成了一位颇具人气,同行中评价较高的中医内科专家。
   
   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
   
   高格非的老家在江西,父亲是当地农村的中医。其名“格非”,取《孟子》中“格君心之非”之意,显示了老父亲远大的抱负。虽然在政治上受到打压,可是在儿子的眼中,父亲始终是一位好医生。高格非也是从小耳濡目染,对中医心向往之。
   
   可是,少年时代的他,并没有在中医方面得到特别的指导,只是单单读熟了药性赋、汤头歌诀,后来更因困辍学,他就只能在家里读书备考,高考时,如愿被江西中医学院录取了。
   
   之所以要来这所大学,不仅仅是因为离家近,更因为高格非为自己立下的宣言:“我就是为中医而生的。”他决心先潜心跟随一些江西名医学习,做一名纯正的中医。
   
   大学时光,高格非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中医的机会,每每放弃了西医课程,逃去跟随中医老师抄方。龚子夫、陈瑞春、刘英锋,毕业之后又返回母校去跟诊伍炳彩、姚椿龄,刘英锋这些老先生的身后,总有一个瘦弱的身影。高格非并没有把老先生们的方子用笔记记下来,而是当场探究每一个药方的用意,揣摩老师的思路。
   
   其中刘英锋老师,高格非第一次去抄方时,站在最后面,一站就是半天;第二次再去,刘老师看了看他,让自己的研究生把身边的座位让给了他。这个细节,一直被高格非记在心里。
   
   “老师知道这个学生,是来学东西的,让你坐在身边,是因为他也希望中医能够得到传承和发展。”
   
   中医的坚韧
   
   高格非的父亲曾经对他说,人一定要有一技之长,他不羡慕帝王将相,羡慕的是青浦的何氏医学,能够历经800多年,传承二十多代而不断绝。这期间,历代有多少帝王将相化作了一抔黄土?但是医术一直代代相传,历久弥新。这才是中医的坚韧。
   
   高格非在大学期间,和中医无关的东西一概置之不理,一心只读《伤寒杂病论》、《温病条辨》,西医科目全部蒙混过关。他觉得自己并不够聪明,如果中西医并行的话,很难同时去接受两种不同的理论。为了实现成为一名纯正的中医人的理想,他选择了完全放弃西医。甚至连之前下象棋,写书法的爱好,都丢弃了。
   
   他始终有自己的目标:四十岁以前,尽读医书,博采众长,四十岁以后,就只看《伤寒杂病论》,《温病条辨》,《脾胃论》了。
   
   跟龚子夫老师抄方的时候,老师问高格非,对自己的未来怎么规划?他回答说,不想在大医院里面工作,也不想去考各种各样的职称,浪费时间做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职称皆为身外浮云,作为医生,只要看病有疗效足矣。
   
   后来,陈瑞春老师对他说:“中医是个金饭碗,我们干中医的人,不可能捧着金饭碗去讨饭吃,只要你看得好病,不会没有饭吃的。”
   
   这句话被高格非引为圭臬,后来他放弃了学校安排的西医化的实习,到上海寻找工作不断碰壁时,正是这个信念支撑着他一直走下去。陈老对他说,你在上海,看感冒就能出名,因为现在很多人都看不好感冒。所以,高格非的简历上就明确写了“能治感冒”。
   
   有一种说法叫“先就业后择业”,不过高格非并不同意。“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一生只做一件事,我就做中医。我学了这么多,不会没有用武之地的。有人问我,我为什么能够坚持?我说为了一个目标,不能急于求成,要做中医,至少要坐三到五年的冷板凳。”
   
   虽然没有等上三五年,但是高格非的求职之路,的确充满了坎坷。
   
   千磨万击还坚劲
   
   大学毕业后,高格非到浙江的一家中医院实习,但是被分到外科,想要跟随老中医抄方而不可得,索性半途而废,跟女朋友一起来到了上海,开始了他的“漂泊”。
   
   初出茅庐的高格非,未曾想到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遍寻虹口和宝山两区所有大小门诊,却都因没有一纸证书而被拒绝。无奈之下他做过很多其他的工作:做药膳、做讲师,甚至到足浴店做产品设计。他想想都觉得荒唐:一个为中医而生的人,怎么能苟且委身于厨下、足浴店呢?
   
   有时候到了周末,他会按耐不住渴望,跑到大医院去 ,坐在候诊区,看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来来往往,忙忙碌碌。那是他向往的生活,他仿佛从中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的影子。
   
   那段苦闷的日子里,他唯一的安慰是一个论坛:黄煌经方沙龙。在那里面,黄煌老师不遗余力,提携后学,高格非在其中结交了很多朋友。每个完成日常工作结束后的晚上,他都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这个沙龙里。就这样两年过去,虽然工作并不顺利,可是通过黄煌经方沙龙,高格非不断地与海内外同道交流,医术有了长足的进步。
   
   后来在无奈之下,高格非还是做出了一项妥协:他回乡考取了执业医师证,之后终于谋到了江南造船集团职工医院的一个门诊点工作。“我就是一匹千里马,别人发现不了,我需要自己去跑给他们看。”
   
   门诊部虽然很偏僻又很小,但是高格非只需要一个起点。甚至第一天上班有人就讲,“我们这里来了个童工哎,还是看中医的!”。他也不以为意。门诊部的另一位针灸医生对他帮助很大,有时把病人介绍给他。渐渐地,他的病人多起来了。三个月以后,病人量就超过了干了一辈子的老医生。
   
   九个月之后,高格非辞职而去,到了江浦社区医院工作。他虽然被安排在偏僻的分院,但是两三个月之后,甚至医院本部的医生护士,都会趁着午休时间去找他看病了,那之后的一年,他的月诊量已经达到了2000人。
   
   自由执业之路
   
   医生的自由执业道路,在国内尚属探索阶段,但无疑是最适合中医的。在古代,中医一个人就是一家医院。高格非说,他未来要走的,正是自由执业的道路。所以他一直是“两条腿走路”,在体制内,不去计较待遇,积累众多的病人资源,同时,也在君和堂等机构的门诊坐堂。
   
   他在江浦社区医院工作两年多,就辞职了。当时院长挽留他,两个人促膝长谈四个多小时,院长受到他的感染,反而在不久后也辞去了职位,开始尝试自由执业。
   
   高格非最初以看妇科成名,后来治疗的病种渐杂,各种各样的常见病都治,疑难杂症也见了不少。在总结成功经验的同时,他也特别看重失败。他觉得,自己没有看好的毛病,就是自己的短板,不能回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