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18) ]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18)

   2018/3/21

   我發覺我和毛澤東有一丁點兒關係。

   這個關係,是透過姚克先生建立的。

   姚克是誰﹖他是上世紀三十年代上海著名文人,和魯迅諗熟,翻譯魯迅小說介紹給西方世界。魯迅逝世時,他是扶靈者之一。他後來最著名的,是由他編劇的在香港拍攝的電影“清宮秘史”,受到大陸批判,認為是賣國電影。

   他1948年來了香港,由是和筆者結緣。在香港,他輾轉到了中文大學任教,成為筆者的老師,其時為1966年。他教筆者中國文學史,這科筆者考香港大學預科時已經修過,並考試及格,因而上課時不覺有新意,倒是他的一句題外話,讓筆者終身難忘。這也不是什麼金石良言,而是有一次在班上,不知有什麼感觸,姚克指著我們,而他的眼神是望著筆者的,說他年青的時候,頭髮比我們任何一個人的都密。

   姚克在我們中,是一個受歡迎的教授,原因是他為人隨和,而又風度翩翩。他一年四季都穿長袍,在有慶典時也是這樣。記得在開學典禮上,教授入場時個個都穿著學袍,五顏六色,做大戲一樣,看得我們這些新生眼花繚亂。姚教授排在隊末,穿的仍是他的招牌長袍,結果在介紹教授時,他獲的掌聲最多。

   姚克教了筆者一年,以後便不知去向了。原來他1968年去了美國夏威夷,在夏大教書,最後於1991年在美大陸終老。

   事實上我和姚教授的關係是很輕微的,有如蜻蜓點水。但為什麼又涉及毛澤東呢﹖原來姚克先後有三個妻子,其第二任妻子是電影演員上官雲珠,曾在電影“一江春水向東流”中演出。上官雲珠和姚克結合了四年,於1946年離婚。姚在48年避共來了香港,而上官雲珠繼續留在大陸。1957年上官雲珠在上海被淫魔毛澤東看中,成為御用‘按摩師’,被毛澤東收入內宮。她結局甚慘,在文革中被設專案小組審查,交代與毛澤東的關係。這自然是江青主使的事。她不堪折磨,於1968年跳樓自盡,死時只有48歲。

   我們廣東話有‘老契’一詞,就是說男男女女的霧水關係。姚克和毛澤東先後和同一個女人有一段不長不短的關係,廣義來說,他們也是契兄弟了。而我是毛澤東契兄弟的一個學生。所謂一丁點兒關係便是指此。

   順帶想到的是,姚克1968年離港赴美,恐怕是知悉上官雲珠被鬥及跳樓自殺有關。他在大陸變色前夕移居香港,是避共也。1967年香港左派暴動,姚克不能不懼怕,因為香港在大陸旁邊,姚克既是上官雲珠的前夫,上官雲珠被迫害慘死,他也不會好過,即使大陸不派兵來‘解放’香港,但每天看到新聞,他極可能是左共‘隔空批鬥’的一個對象,因此走為上著,也是可以理解的。

(2018/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