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毕汝谐文集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破除先皇旧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晓波之死将引发寒蝉效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共九大、十九大前夕的战争阴云 毕汝谐(纽约
·程序正义重于实质正义 毕汝谐(纽约 作
·习主席穿上迷彩服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与莫迪是针尖对麦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商人川普为强人习近平站台 毕汝谐(纽约
·十九大在即,王岐山留不留?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王岐山必将成为刺猬! 毕汝谐(纽约作家)
·杀人立威 习总何妨习之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文北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降将之死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党内腐败的天字第一号受益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的一次绝无仅有的离奇艳遇 毕汝谐(纽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关于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颂词谩骂,连篇累牍;笔者谨从个人角度缕述一二三,算是野人献曝。
   一,方励之。
   毫无疑问,笔者是海外最早公开批评方励之的非中共人士;因为这一缘故,我与方励之在民运圈的公开场合点点头,拉拉手,却不交一言。
   我赞同方励之宣讲的民主理念,反感其浮夸、矫情的作态;我来自文艺界,熟悉演员生活;方励之的言行带有明显的面对镁光灯的表演成分。方励之在物理上出小名,靠政治出大名。

   
   一次,某港刊记者采访方励之,恭维他是“中国萨哈罗夫”,方励之欣然受之,却不知这顶桂冠承载着巨大风险!
   他还骄狂地对记者说:“我讲几句话,政治局就得连夜召开紧急会议。”
   我尖锐地指出:方励之是在刺激当局与避免过度刺激当局之间寻找最大公约数;因而幼稚轻狂地认定,他在国内享有巨大声望,又有国际社会的有力声援,则不管他怎样以言论刺激当局,后者投鼠忌器,莫奈其何。然而,一旦时局有变,方励之将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我果然言中了!
   在八九民运的历史关头,方励之等人以保持学生运动的纯洁性为由,畏怯地远离天安门广场;他向明尼苏达大学新闻系教授李金全表白,自己跟运动没有任何关系。
   后来大兵清场,方励之却躲进美国大使馆,引起许多人的失望和物议;我愤然为文“鹰乎鸡乎方励之”,斥匿身美使馆的方励之是“鸡”!
    时任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对方励之的这种做法非常鄙视,离任后曾经写文章嘲讽方励之。
   方励之出国后,辗转来到大陆民运人士的大本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不久又节外生枝,方励之一个跟头翻到亚利桑那大学.
   再后来,方励之大不幸,晚年丧子;然读了广传于网上的方励之夫妇的“哲儿纪事二则”,我不禁摇头叹气: 方励之毕竟是方励之,写出悼念亡儿的奇文,千古未见!
    我撰文评曰: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人间之大不幸也!将近四十年的父(母)子之情,有多少难忘的细节、温馨的回忆;如能一一缕述,足令我等共洒同情眼泪!而方励之夫妇却别开生面,大谈特谈赴美国总统宴会被拒及入美国大使馆避难的种种旧事, 亲情少少,政治多多;沾沾自喜之态(与悼亡文章的基调完全不合拍!),溢于笔端;这两件事情,方励之夫妇都是主角,与其子并无重要瓜葛;同时,方励之夫妇又文过饰非,对于去国前发表迎合当局的软弱声明,不着一字!真正低估了我等的记忆力!
    如此行文,倒也罢了;不意,悼念亡儿的奇文在结束时又扫出豹尾——“离奇的车祸,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在保护爸爸妈妈”…… 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暗示我们:某方欲加害方励之夫妇不可得手,便退而求其次,成功地加害了方哲(父母的保镖?); 而方哲(父母的保镖?)的遇难,保护了方励之夫妇逃过劫难!老天爷,如此冷酷的生存法则,令我们不寒而栗! 人皆有呵护子女的天性,危险临头,挺身而出! 我们知道,当年杨杏佛、史量才遇刺时,均以身体掩护其子幸免于难;甚至,连动物都常常有护犊之举!而方励之夫妇却坦然地承受爱子(保镖?)作为替死鬼的牺牲;人心人性之不存,呜呼哀哉!
   方励之大为不满,委请中间人说项;我答曰:骨鲠在喉,不吐不快!闷在心里,必然受病!请方教授海涵。
   还有几句心里话未曾启齿: 以万民为刍狗的民主领袖,这一回将心比心,体验那些失去儿女的父母的痛苦了!
   方励之晚年体弱多病;据严家其先生说,方励之长期在亚利桑那大学任教,退休后,也没有搬家;他得的病是“亚利桑那山谷热”,此病由一种菌类引起。在炎热天气下,有时会冷得全身发抖,有时发烧,咳嗽不止,全身无力,严重时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关节处浮肿;全身的皮肤出现水痘样红斑。
   二,刘宾雁。
   
   昔在北京,我就与刘宾雁时有过从;1982年,刘宾雁赴美国参加中美作家会议前夕,我赶到位于工人体育馆附近的刘家,托他捎信给在美国的亲友;我希望他会晤苏俄异议作家索尔仁尼津,共商大计;他连连摇头,表示避之唯恐不及;这种坚定地站在体制内的态度,令我有些失望。他访美回国后,我去看他,刘宾雁说:“受骗了!受骗了!美国真好!过去的宣传都是假的。”然而,他坚定地站在体制内的态度依然不变。
   有一件小事,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当时,北京市政府号召节约用水;刘宾雁模范执行,刘家的规矩是两次小解冲一次水。
   1985年,我和本单位领导搞得很僵,便打算出国,一走了之;刘宾雁为我给文化部、美国大使馆写了热情洋溢的推荐信,溢美之词甚至让我这个脸皮不薄的人也感到不好意思;我就此欠了他一个人情;因此,后来我虽然对刘宾雁的某些做为颇有微词,却从未在媒体上公开批评他。
   出国后,我仍然关注刘宾雁的动向,1986年,他发表了报告文学“第二种忠诚”,轰动一时;我暗忖:刘宾雁其实是夫子自道,他本人虽然当过多年右派,却怀着第二种忠诚。
   89民运的盛大声势,使刘宾雁冲昏头脑,盲目乐观;他扬言李鹏将在10小时到三天之内下台;而我与裴XX预言武力清场;双方针锋相对。
   六四之后,刘宾雁又认为北京当局将在两年内垮台;而我在中国民主党发行的"民主中国"试刊号发表“大陆情势不容乐观”,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世人终将被迫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中共政权依然是坚不可摧的政治实体。
    我依然与刘宾雁针锋相对,政见相左。
   
    那一段时间,国内有人来美,刘宾雁就像青年毛泽东那样发问:“你从湖南来? 湖南的民运怎么样?”或者,“你从江西来? 江西的民运怎么样?”
   苏东波之后,剧作家哈维尔奇迹般地成为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最后一任总统(1989年至1992年),也是捷克独立(1993年1月,捷克和斯洛伐克分成两个独立国家)后第一任总统;刘宾雁竟然一度认为自己是中国的哈维尔,有可能成为民主中国的总统;这种虚妄的幻想,支撑着刘宾雁的流亡岁月。
   当然,随着时光流逝,刘宾雁的这种美好的幻想很快就落空了。
   进入新世纪,刘宾雁希望返回故国,但又不甘平平淡淡地回去,想要一个政协常委的位子,地位不低于王蒙;他的陈情信送达最高领导人的手上,却如石沉大海。中国从不缺当官的,官场早已人满为患,怎么可能接受一个从美国回来的桀骜不驯的异议作家呢。
   
   刘宾雁身在终南山,心寄长安城,郁郁不乐,志向难伸。
   
   三,王若望。
   我是通过一位好友X(化名S)认识王若望的;X眉清目秀,温文尔雅,却是国家安全部的秘密特工;早在上海交大求学时,X便奉命打入一个由上海青年工人组成的、企图劫持民航客机去台湾的小集团(其中一名骨干是X的童年伙伴);行动前夕,一网打尽;所有案犯都判处无期徒刑,只X一人平安无事。后来,X又合理合情地与王若望成为忘年交,关系密切;X的祖母过世,王若望是葬礼上的贵宾。王若望放言无忌,是闻名上海的“横竖横(上海话“豁出去”的意思)”,却对X言听计从。
   之后,X来美留学,即成为民运积极分子;有一次,我邀X一同踏青、野餐, X道:“去不了,明天亚特兰大有个民运集会,我一定要参加。”
   我笑了一笑,X也笑了一笑;我猜到他的秘密身份,他也知道我猜到他的秘密身份,彼此心照不宣,几十年不肯揭穿这层窗户纸。
   又一次, X神秘兮兮地透露:为了打击民运圈的某一派别,他们伪造了一份国家安全部的机密文件及乔石批示,通过旅居西班牙的一位民运老将泄露出去,从而将某人打成中共特务。
   我笑了一笑——我因为认识那位印制假文件的印刷厂老板,早知此事。
   
   
   言归正传。六四后,王若望被捕,公安给这位七十多岁的老翁戴上手铐,四、五个人拥着拍照和摄像,极尽羞辱之能事;他被关押了十四个月。
   
   王若望出狱后即出境;客观环境的巨大反差,令王若望一时不能适应;若干侨胞慕名给王若望捐款,王若望却怀着文人的清高婉言谢绝;一来二去,人们就不再捐款了。
   王若望周游列国,广受欢迎;王若望怀着文人难免的轻狂道:邓小平南巡,我是东西南北巡!
   笔者报以淡淡的一丝苦笑:老作家也像青年工人一样天真,所作所为皆在当局掌握之中,却毫无觉察!
   王若望文人习气浓重,进入政治圈,难免上当受骗。
   1993 年1月,几位民运野心家呼吁推举王若望为四分五裂的民运圈的共主,出面整合海外民运。王若望不虞有诈,从台湾搞来8万美元经费, 在华盛顿举办民联和民阵合并大会;但是没有想到,最初力推他出面担任主席的民运野心家们熟练地玩弄权术,大搞黑箱操作;最终图穷匕见,将王若望抛弃出局,还诬称王若望的夫人羊子是”民运中的江青”;王若望夫妇一下子伤了元气,被民运圈逐漸冷落,连日常生活都难以维持。
   
   后来,X决定筹款开办一家幼儿园,笔者也借给他一万美元;羊子担任司机,每天接送娃娃;王若望老两口自食其力,可敬可叹。
   好景不长;幼儿园这一行盈利丰厚,竞争激烈;X被竞争者告上法庭(记得理由是不符合多少个娃娃应当有一个洗手间的法律规定);只得关门大吉。
   
   王若望沒有任何组织可以依靠,成为“三不管”人物,日常生計要靠他太太;羊子60多岁了,给人家当保姆,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王若望在国内的时候家里有保姆,到了海外,为了生活,夫人替别人照顾小孩作保姆;羊子干活的那家是台湾人,王若望来美国时,媒体报道频繁,所以他们知道羊子是谁,很尊重她。王若望得了癌症,不愿一个人呆在家里,羊子就带他去主人家:羊子干活,王若望躺在沙发上休息。
   落魄如斯,王若望依然从事民运,矢志不渝;我有一次去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办事,严冬腊月,看见王若望与几个阿猫阿狗站在总领事馆前,打着横幅抗议;哈德逊河上的寒风吹来,王若望白发萧萧,瘦骨嶙峋的模样,让我觉得心酸,便闪身躲开了。
   王若望至死不知X的秘密身份,这是他的福气。
   王若望病故后走得不安生;王若望的葬礼上,民运人士男男女女,打成一团,完全不顾及地点、场合,没有基本礼仪、做人脸面;古今中外,堪称罕见!
     这出闹剧被在场采访的媒体迅速报道,从而引发舆论的一片哗然。
   
   2001年12月19日,被当局称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老祖宗”王若望,因患肺癌在纽约逝世,终年83岁。
   
   
   2005年12月5日,流亡美国十八年,被认为是“中国人民的良心”的刘宾雁,在普林斯顿离世,享年80岁。
   2012年4月6日,所谓“中国萨哈罗夫”方励之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溘然离世,终年76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