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毕汝谐文集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关于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颂词谩骂,连篇累牍;笔者谨从个人角度缕述一二三,算是野人献曝。
   一,方励之。
   毫无疑问,笔者是海外最早公开批评方励之的非中共人士;因为这一缘故,我与方励之在民运圈的公开场合点点头,拉拉手,却不交一言。
   我赞同方励之宣讲的民主理念,反感其浮夸、矫情的作态;我来自文艺界,熟悉演员生活;方励之的言行带有明显的面对镁光灯的表演成分。方励之在物理上出小名,靠政治出大名。

   
   一次,某港刊记者采访方励之,恭维他是“中国萨哈罗夫”,方励之欣然受之,却不知这顶桂冠承载着巨大风险!
   他还骄狂地对记者说:“我讲几句话,政治局就得连夜召开紧急会议。”
   我尖锐地指出:方励之是在刺激当局与避免过度刺激当局之间寻找最大公约数;因而幼稚轻狂地认定,他在国内享有巨大声望,又有国际社会的有力声援,则不管他怎样以言论刺激当局,后者投鼠忌器,莫奈其何。然而,一旦时局有变,方励之将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我果然言中了!
   在八九民运的历史关头,方励之等人以保持学生运动的纯洁性为由,畏怯地远离天安门广场;他向明尼苏达大学新闻系教授李金全表白,自己跟运动没有任何关系。
   后来大兵清场,方励之却躲进美国大使馆,引起许多人的失望和物议;我愤然为文“鹰乎鸡乎方励之”,斥匿身美使馆的方励之是“鸡”!
    时任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对方励之的这种做法非常鄙视,离任后曾经写文章嘲讽方励之。
   方励之出国后,辗转来到大陆民运人士的大本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不久又节外生枝,方励之一个跟头翻到亚利桑那大学.
   再后来,方励之大不幸,晚年丧子;然读了广传于网上的方励之夫妇的“哲儿纪事二则”,我不禁摇头叹气: 方励之毕竟是方励之,写出悼念亡儿的奇文,千古未见!
    我撰文评曰: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人间之大不幸也!将近四十年的父(母)子之情,有多少难忘的细节、温馨的回忆;如能一一缕述,足令我等共洒同情眼泪!而方励之夫妇却别开生面,大谈特谈赴美国总统宴会被拒及入美国大使馆避难的种种旧事, 亲情少少,政治多多;沾沾自喜之态(与悼亡文章的基调完全不合拍!),溢于笔端;这两件事情,方励之夫妇都是主角,与其子并无重要瓜葛;同时,方励之夫妇又文过饰非,对于去国前发表迎合当局的软弱声明,不着一字!真正低估了我等的记忆力!
    如此行文,倒也罢了;不意,悼念亡儿的奇文在结束时又扫出豹尾——“离奇的车祸,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在保护爸爸妈妈”…… 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暗示我们:某方欲加害方励之夫妇不可得手,便退而求其次,成功地加害了方哲(父母的保镖?); 而方哲(父母的保镖?)的遇难,保护了方励之夫妇逃过劫难!老天爷,如此冷酷的生存法则,令我们不寒而栗! 人皆有呵护子女的天性,危险临头,挺身而出! 我们知道,当年杨杏佛、史量才遇刺时,均以身体掩护其子幸免于难;甚至,连动物都常常有护犊之举!而方励之夫妇却坦然地承受爱子(保镖?)作为替死鬼的牺牲;人心人性之不存,呜呼哀哉!
   方励之大为不满,委请中间人说项;我答曰:骨鲠在喉,不吐不快!闷在心里,必然受病!请方教授海涵。
   还有几句心里话未曾启齿: 以万民为刍狗的民主领袖,这一回将心比心,体验那些失去儿女的父母的痛苦了!
   方励之晚年体弱多病;据严家其先生说,方励之长期在亚利桑那大学任教,退休后,也没有搬家;他得的病是“亚利桑那山谷热”,此病由一种菌类引起。在炎热天气下,有时会冷得全身发抖,有时发烧,咳嗽不止,全身无力,严重时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关节处浮肿;全身的皮肤出现水痘样红斑。
   二,刘宾雁。
   
   昔在北京,我就与刘宾雁时有过从;1982年,刘宾雁赴美国参加中美作家会议前夕,我赶到位于工人体育馆附近的刘家,托他捎信给在美国的亲友;我希望他会晤苏俄异议作家索尔仁尼津,共商大计;他连连摇头,表示避之唯恐不及;这种坚定地站在体制内的态度,令我有些失望。他访美回国后,我去看他,刘宾雁说:“受骗了!受骗了!美国真好!过去的宣传都是假的。”然而,他坚定地站在体制内的态度依然不变。
   有一件小事,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当时,北京市政府号召节约用水;刘宾雁模范执行,刘家的规矩是两次小解冲一次水。
   1985年,我和本单位领导搞得很僵,便打算出国,一走了之;刘宾雁为我给文化部、美国大使馆写了热情洋溢的推荐信,溢美之词甚至让我这个脸皮不薄的人也感到不好意思;我就此欠了他一个人情;因此,后来我虽然对刘宾雁的某些做为颇有微词,却从未在媒体上公开批评他。
   出国后,我仍然关注刘宾雁的动向,1986年,他发表了报告文学“第二种忠诚”,轰动一时;我暗忖:刘宾雁其实是夫子自道,他本人虽然当过多年右派,却怀着第二种忠诚。
   89民运的盛大声势,使刘宾雁冲昏头脑,盲目乐观;他扬言李鹏将在10小时到三天之内下台;而我与裴XX预言武力清场;双方针锋相对。
   六四之后,刘宾雁又认为北京当局将在两年内垮台;而我在中国民主党发行的"民主中国"试刊号发表“大陆情势不容乐观”,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世人终将被迫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中共政权依然是坚不可摧的政治实体。
    我依然与刘宾雁针锋相对,政见相左。
   
    那一段时间,国内有人来美,刘宾雁就像青年毛泽东那样发问:“你从湖南来? 湖南的民运怎么样?”或者,“你从江西来? 江西的民运怎么样?”
   苏东波之后,剧作家哈维尔奇迹般地成为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最后一任总统(1989年至1992年),也是捷克独立(1993年1月,捷克和斯洛伐克分成两个独立国家)后第一任总统;刘宾雁竟然一度认为自己是中国的哈维尔,有可能成为民主中国的总统;这种虚妄的幻想,支撑着刘宾雁的流亡岁月。
   当然,随着时光流逝,刘宾雁的这种美好的幻想很快就落空了。
   进入新世纪,刘宾雁希望返回故国,但又不甘平平淡淡地回去,想要一个政协常委的位子,地位不低于王蒙;他的陈情信送达最高领导人的手上,却如石沉大海。中国从不缺当官的,官场早已人满为患,怎么可能接受一个从美国回来的桀骜不驯的异议作家呢。
   
   刘宾雁身在终南山,心寄长安城,郁郁不乐,志向难伸。
   
   三,王若望。
   我是通过一位好友X(化名S)认识王若望的;X眉清目秀,温文尔雅,却是国家安全部的秘密特工;早在上海交大求学时,X便奉命打入一个由上海青年工人组成的、企图劫持民航客机去台湾的小集团(其中一名骨干是X的童年伙伴);行动前夕,一网打尽;所有案犯都判处无期徒刑,只X一人平安无事。后来,X又合理合情地与王若望成为忘年交,关系密切;X的祖母过世,王若望是葬礼上的贵宾。王若望放言无忌,是闻名上海的“横竖横(上海话“豁出去”的意思)”,却对X言听计从。
   之后,X来美留学,即成为民运积极分子;有一次,我邀X一同踏青、野餐, X道:“去不了,明天亚特兰大有个民运集会,我一定要参加。”
   我笑了一笑,X也笑了一笑;我猜到他的秘密身份,他也知道我猜到他的秘密身份,彼此心照不宣,几十年不肯揭穿这层窗户纸。
   又一次, X神秘兮兮地透露:为了打击民运圈的某一派别,他们伪造了一份国家安全部的机密文件及乔石批示,通过旅居西班牙的一位民运老将泄露出去,从而将某人打成中共特务。
   我笑了一笑——我因为认识那位印制假文件的印刷厂老板,早知此事。
   
   
   言归正传。六四后,王若望被捕,公安给这位七十多岁的老翁戴上手铐,四、五个人拥着拍照和摄像,极尽羞辱之能事;他被关押了十四个月。
   
   王若望出狱后即出境;客观环境的巨大反差,令王若望一时不能适应;若干侨胞慕名给王若望捐款,王若望却怀着文人的清高婉言谢绝;一来二去,人们就不再捐款了。
   王若望周游列国,广受欢迎;王若望怀着文人难免的轻狂道:邓小平南巡,我是东西南北巡!
   笔者报以淡淡的一丝苦笑:老作家也像青年工人一样天真,所作所为皆在当局掌握之中,却毫无觉察!
   王若望文人习气浓重,进入政治圈,难免上当受骗。
   1993 年1月,几位民运野心家呼吁推举王若望为四分五裂的民运圈的共主,出面整合海外民运。王若望不虞有诈,从台湾搞来8万美元经费, 在华盛顿举办民联和民阵合并大会;但是没有想到,最初力推他出面担任主席的民运野心家们熟练地玩弄权术,大搞黑箱操作;最终图穷匕见,将王若望抛弃出局,还诬称王若望的夫人羊子是”民运中的江青”;王若望夫妇一下子伤了元气,被民运圈逐漸冷落,连日常生活都难以维持。
   
   后来,X决定筹款开办一家幼儿园,笔者也借给他一万美元;羊子担任司机,每天接送娃娃;王若望老两口自食其力,可敬可叹。
   好景不长;幼儿园这一行盈利丰厚,竞争激烈;X被竞争者告上法庭(记得理由是不符合多少个娃娃应当有一个洗手间的法律规定);只得关门大吉。
   
   王若望沒有任何组织可以依靠,成为“三不管”人物,日常生計要靠他太太;羊子60多岁了,给人家当保姆,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王若望在国内的时候家里有保姆,到了海外,为了生活,夫人替别人照顾小孩作保姆;羊子干活的那家是台湾人,王若望来美国时,媒体报道频繁,所以他们知道羊子是谁,很尊重她。王若望得了癌症,不愿一个人呆在家里,羊子就带他去主人家:羊子干活,王若望躺在沙发上休息。
   落魄如斯,王若望依然从事民运,矢志不渝;我有一次去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办事,严冬腊月,看见王若望与几个阿猫阿狗站在总领事馆前,打着横幅抗议;哈德逊河上的寒风吹来,王若望白发萧萧,瘦骨嶙峋的模样,让我觉得心酸,便闪身躲开了。
   王若望至死不知X的秘密身份,这是他的福气。
   王若望病故后走得不安生;王若望的葬礼上,民运人士男男女女,打成一团,完全不顾及地点、场合,没有基本礼仪、做人脸面;古今中外,堪称罕见!
     这出闹剧被在场采访的媒体迅速报道,从而引发舆论的一片哗然。
   
   2001年12月19日,被当局称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老祖宗”王若望,因患肺癌在纽约逝世,终年83岁。
   
   
   2005年12月5日,流亡美国十八年,被认为是“中国人民的良心”的刘宾雁,在普林斯顿离世,享年80岁。
   2012年4月6日,所谓“中国萨哈罗夫”方励之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溘然离世,终年76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