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张杰博闻
·大师们是如何在文化大革命中活下来的?
·为什么毛泽东要重用和杀害林彪?
·谁是习近平身边的王立军?
·胡平:习近平集权之路
·最高法院周强院长的司法公正白日梦:荒诞还是真实?
·十九大后,斯大林时代的大清洗会在中国发生吗?
·夏业良教授论中国知识分子犬儒化
·一个淫乱官员的泣血自白
·一个精致的利益主义者的人生
·张维迎解答为什么中国近500年对人类贡献为零
·别无选择:中国海外民主运动需要一次鹰的重生
·习王联盟和海外爆料
·宪政转型无望 习近平执迷不悟走邪路
·为什么习近平要召开世界政党会议?
·美国枪击案多 中国比美国更安全吗?
·习近平与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和温家宝的真实关系
·王岐山去向和习近平新极权主义路线图
·为什么原司法部长吴爱英被整肃?律师业严冬已经来临
·揭开海航股权转让之谜:习王在下一盘郭文贵看不懂的大棋
·中共的新时代是木头人和僵尸觉醒的时代
·北京打响了十九大后中共全面流氓化的第一枪
·安慰剂将会使习近平和中国走进灾难
·为什么我既反对中共又反对郭文贵?
·监察法草案遭遇法律阻击战
·李克强为什么要留任总理?软弱无能还是隐忍?
·习近平开展“扫黑除恶”严打,公共知识分子将因言获罪
·中印冲突会引发战争?为什么习近平需要一场战争?
·扯下郭七条画皮 郭文贵爆料的真实动机?
·王岐山反腐红色娘子军团损失惨重
·朝鲜变脸会对中国哪些战略目标下手?
·回首十八届第七次会议公报 习近平新时代呼之欲出!
·“保卫改革开放”已成人民心声 习近平对手终于现身了
·揭秘郭文贵侮辱、强奸妇女的异常心理
·撩裙子撩出了两个共产党 孙政才和栗战书的命运
·保卫改革开放:两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碰撞
·王沪宁入常仕途凶险 这杯苦酒难喝
·郭文贵的代言与北京之春的底线
·杨舒平辱华了吗?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谁是习近平真正的敌人?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郭文贵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道理
·习近平视察 政法大学表演 无意间破解了钱学森之问
·习近平任用官员的新规则是什么?
·十九大后,中共将会发动新的反右运动吗?
·党领导司法 中国已进入司法黑暗时代
·王歧山阴险巧施连环计 郭文贵中招害惨孙政才
·扯掉郭文贵最后一条底裤 与郭文贵铁杆支持者谈心
·十九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意欲何为?
·为什么博讯能战胜郭文贵?
·为什么习近平要安排王岐山见班农?
·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说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善良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习近平在干一件惊天大事 特使赴朝鲜的秘密使命
·十九大前,习近平最想干掉的三个人是谁?
·郭文贵已成为笑谈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
·女助理王雁平现身戳穿了郭文贵的谎言
·乱世中,如何识别政治骗子?
·从习近平、王岐山性格分析 看习王再度联手的结局
·郭文贵爆料的致命缺陷是逻辑混乱
·郭文贵为何要侮辱范冰冰和许晴?
·十九大后,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对手!
·习近平九大性格特征
·郭文贵应尽快进行精神检查
·杀害刘晓波的真凶是谁?
·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
·十九大后,中国将告别改革开放,再次走近腥风血雨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江歌之死带来的拷问
·大国外交不是霸道 王毅外长失礼节
·蒂勒森访华是否涉及斩首金正恩和遣返郭文贵?
·触目心惊的法官淫乱现象
·习近平为何成为习仲勋的背叛者?
·为了保护你的辩护权所以剥夺你的辩护权
·大学教授上街当访民 老百姓为何冷漠如冰?
·中国人何时告别毒食品?
·郭文贵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说川普落入了习近平的圈套?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真相是什么?
·马斯克与胡鞍钢的牛皮 钱学森之问的诡异
·爱中共还是爱中国,为何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淫乱男女学生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有朋友问我,政治智慧有什么用?我一不当官,二不惹事,就想平平安安过生活。这话糙理不糙,也是要政治智慧干嘛?其实,政治与哲学有点相似,你说哲学有什么用?哲学是有关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学问,大而无用。你关不关心地球,地球也会运转,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但政治和哲学真的没用嘛?政治和哲学没有小用,但有大用,是解决人生方向性大问题的。何以见得?我们先讲讲马思聪的故事。
   
    马思聪出生于1912年5月,享年75岁,广东海丰县人。中国著名的作曲家、音乐教育家,被誉为中国小提琴第一人。早年留学法国,考入法国巴黎音乐学院。1932年回国,成名曲有《摇篮曲》、《绥远组曲》和《西藏音符》,其中大家耳熟能详的就是他的《思乡曲》。1949年马思聪被任命为中央音乐学院的院长。1967年马思聪率全家偷渡到香港,后由美国驻香港领事陪同飞抵美国。马思聪成了叛国者。马思聪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是音乐家,我珍惜恬静、和平的生活,需要适宜工作的环境。况且我作为一个中国人非常热爱和尊敬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当然,我个人所遭受的一切不幸和中国当前发生的悲剧比起来,全是微不足道的。文化大革命在毁灭中国的知识分子。去年夏秋所发生事件,使我完全陷入绝望,并迫使我和我的家庭成为逃亡者,成了漂泊四方的“饥饿幽灵”,如果说我的行为在某种意义有什么越轨的话,那就是我从中国逃跑了。马思聪为什么要逃亡?因为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了,中央音乐学院的革命激情像纸一样被点燃了。马思聪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被关进了牛棚。8月3日,一辆贴有“黑帮专用”标语的卡车将马思聪和10余名黑帮押回学院,接受红卫兵面对面你的批判。有一个红卫兵将一桶浆糊扣在马的头上,大字报贴在他的身上,“牛鬼蛇神”的高帽子被戴在头上,脖子上挂了两块牌子,前写“资产阶级音乐权威”,后写“吸血鬼”,一个破搪瓷盆和一根棍塞在他的手里,让他一边走,一边敲。马思聪感到万念俱灰。后在女儿马瑞雪的帮助下化妆出逃到广州。1967年1月15日,马思聪将身上所有的5万港币都给了蛇头,带着妻子、儿子和女儿乘坐一条拖船在大雨中偷渡。1月16日抵达香港。1月19日飞抵美国。后长期在费城居住,恢复了其音乐生涯。马思聪1949年留在大陆是错误的,因为他不懂政治,不知道共产党是一个极权主义政党。毛泽东在建国初期曾对从海外归来的学术精英说:欢迎你们上了共产党的贼船。一语成谶。马思聪就像森林中的猎物不知不觉走进了陷阱。马思聪有两个选择,一是放弃成了猎物,二是挣破罗网逃出去。这是一个政治选择,是考量政治智慧的时刻,它充满了风险。如果船被劫住了或者边防军人开枪,被击毙了。这些风险都存在,但它有一线生机,那就是可能逃出去。马思聪选择了逃,他侥幸成功了,他赢得了20年自由的生命。
   


    1949年马思聪身居大陆,陷入罗网,但巫宁坤与马思聪不同。巫宁坤,翻译家,1920年9月生,江苏扬州人。今年98岁,现居住在美国。1951年,正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英美文学博士的巫宁坤,接到燕京大学校长邀请他回国任教的急电。接到电报之后,巫宁坤很激动,他感到“一个新时代、一个崭新的社会,似乎随着一个新政权的建立已经来到了”。巫宁坤决定放弃他的博士学位,回去为“新中国”效力。当时,比巫宁坤小六岁的李政道,与巫宁坤是好兄弟。巫宁坤问李政道:“你为什么不回去为新中国工作?”李笑着回答说:“我不愿让人洗脑子。” 李政道的话让巫宁坤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洗脑”?脑子还能洗?巫宁坤回国后从事英语教学。先后在北京燕京大学、天津南开大学、北京国际关系学院等校任英美文学教授。1954年起,巫宁坤开始受到批评批判,1957年反右运动中被打成极右派,1958年4月,被劳教。文革开始后继续受到各种批斗、批判。1978年,被“平反”的巫宁坤,去北京饭店拜访到中国访问的李政道。久别重逢,让巫宁坤无限感慨:分别二十七年后,他们生活在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李政道留在美国,功成名就;巫宁坤回到祖国,却历尽劫难和凌辱。李政道回国受到最高领导的接见和宴请,作为国宾;巫宁坤回到祖国,却成为了人民公敌,遭受劳动改造和“牛棚”的煎熬。1991年,巫宁坤离开了中国,到美国定居。后来,巫宁坤将他的苦难人生和共产极权的罪恶写成了一本书《一滴泪》。余英时先生说:王国维曾引尼采的名言:“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一滴泪》便是“以血书者”,巫先生以“受难”的全部人生为中国史上最黑暗时代作见证,这是他个人的不朽的盛业,然而整个中华民族所付出的集体代价则是空前巨大的。巫宁坤年轻时思想偏左,对共产党有好感。抱着满腔爱国热情自投罗网,不仅学业荒废,而且遭受无尽的苦难。对比李政道可谓天壤之别。但巫先生将自己的苦难和对中共极权的控诉写成一部血泪史,警示后人。
   
    但还有一位大师的命运值得我们关注,他就是法学家瞿同祖先生。瞿同祖出生于1910年7月,享年98岁。瞿同祖的著作《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英文版1961年在巴黎出版。此书从法律和社会的角度研究中国历史,被誉为开创性的著作,成为西方研究中国法律和中国社会的必读参考书。1945年春,应魏特夫之邀赴美,任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历史研究室研究员,从事汉史研究。1955年,被聘为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并开设“中国法律”课程。1965年,也就是文化大革命爆发的头一年,瞿同祖辞职回国了。因没有工作,只好返回原籍。直到1978年才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1965年是瞿同祖先生学术生涯的转折点。瞿同祖先生为何要回国呢?并且是在文革的前夜回来的,那时中国早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2004年瞿先生曾谈及这段经历,他说:“国内发生文化大革命,我怎么知道呢?连刘少奇都不知道要发生文化大革命,我怎么知道呢?而且我不了解国内情况,我回国,事先没有跟国内联系过。”瞿同祖先生不懂政治,也不关心政治,可谓两耳不闻窗外事,埋头只读圣贤书。与自己的命运开了个玩笑,回国就失业,从此,再无佳作问世。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三位大师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我们可以发现他们的人生有相似也有不同。相同点是都落入罗网。不同点是马思聪拼死挣脱,重获自由,他得益于醒悟和勇气;巫宁坤在罗网张开后,定居美国,写出了《一滴泪》,他得益于醒悟。可见,在乱世中,人应有政治智慧,一是要有政治敏感性。如果他们关心政治,了解中共的极权本质,1949年前马思聪离开大陆,巫宁坤和瞿同祖也留在美国,则他们都有精彩人生和大的作为。二是落入罗网后要醒悟。人很难识别罗网,但掉入罗网后要醒悟,要寻求办法逃脱。三是要有勇气逃脱。在罗网中要冷静、智慧和有勇气,拼死一搏,寻求生机。四是无法逃脱要顺其自然,调整心态,努力生存下去。
(2018/0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