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曾节明文集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现今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中,尤其是理工科出身的异议人士中,好些人有一种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观念,而此种歧视在美国社会是闻所未闻的:
   
    比如,认定出身理工科的人就是智商优等,出身文科的人就是智商低等;理工科就是真学问,文科就是假学问;理工人就是有头脑有判断力,文科人就是共产党洗出来的脑残、、.
    带着这种观点,这类人常常自命不凡,或在政治异议的网站上,显摆数理知识,借以抬高政治异议的份量,或在网上以“理工男”自矜,莫名其妙地对出身文科的异议人士,极尽偏见挖苦贬损之能事。
   
    这类人以螺杆、踏并和某教授为代表。
   
   
    此种文科歧视的观念是完全荒谬的:因为“隔行如隔山”,一个人擅长理工科,并不表示他(她)就擅长人文社会学科(反之亦然),更何况,同样是学理工科的,擅长化学的人,不见得就擅长物理、、.甚至一个理工科的天才,在政治上却是白痴,也并不稀罕,物理学天才爱因斯坦就是一个典型:
    “十月革命”后,爱因斯坦曾狂热赞颂这个“伟大的革命”,赞扬它是一次对全世界将有决定性意义的、伟大的社会实验,表示:“我尊敬列宁,因为他是一位有完全自我牺牲精神,全心全意为实现社会正义而献身的人。我并不认为他的方法是切合实际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象他这种类型的人,是人类良心的维护者和再造者。”(见《爱因斯坦全集》第一卷)爱因斯坦对列宁的尊敬,至死未变。
    可见,理工科天才爱因斯坦,在政治上完全是白痴。
   
   
    文科歧视者闭着眼睛竭力捧抬“理科男”,贬低“文科生”,但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出身理工科的异议人士或从政人士,要比出身文科的人来得优秀,而相反的例子倒比比皆是:
   
    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反对派人物,几乎都是“文科生”:伟大的反共异议人哈维尔是学戏剧出身的,典型的“文科生”,南非杰出反对派领袖曼德拉是文学学士、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是神学院毕业生、昂山素姬是文学学士、中国诺奖得主刘晓波是文学博士、异议人士中的拔萃者高智晟、许志永均为律师出身、、.这些人都是“文科生”。
   
    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家,都是“文科生”:
    破天荒地把自由民主的阳光带给俄国人,主动拆毁前苏东共产极权铁幕的戈尔巴乔夫,是法学学士;
    公认的美国最伟大的总统林肯,只上过三个月的学,自学法律成为律师,当然算“文科生”;
    引领新自由主义潮流,加速“苏东”极权阵营覆亡的美国总统里根,学的是社会学;
    卑斯麦之后最伟大的德国总理科尔,学的是法律和历史、、.
    他们都是“文科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前德国总理科尔,科尔数学很差,高中时曾创下全班数学最低分纪录,但是就是这样一位螺杆之流深为蔑视的“文科生”、“数学盲”,却演绎了一道高难度的“数学”大题,那就是“1+1=1”:
    科尔出色地把西德和东德,合并为一个国家,以至于一心阻挠两德统一的极右种族主义反德分子撒切尔惊呼:“德国又卷土重来了!”
   
    不知,螺杆、踏并之流,如何解释科尔现象?
   
   
    见此,文科歧视者类顾左右而言他说:西方国家的文科,与中国的不一样!
    那请问:戈尔巴乔夫和哈维尔,拿的是西方国家的文凭么?(当年的共产捷克斯洛伐克,算西方阵营么??)
   
   
   
    螺杆、踏并之流大搞文科歧视、以“理工男”自矜的同时,不知如何面对一个讽刺的事实:
    李鹏、江泽民、胡锦涛、周永康、罗干、、.都是“理工男”,罗干还是东德弗莱贝格矿山工业大学镀了金的“理工男”。
   
   
   
    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一个人在反对派事业或政界是否优秀,是完全不能凭他(她)学的是文科,还是理工科来判断的,因为知和行,不是一码事。
    更兼,为学文科的人,有许多庸才和蠢材,学理工科的人,也有许多庸才和蠢材,难道理工科的庸才和蠢材,就不是庸才和蠢材,比起所有的文科人来说,就是英才或天才了?
   
    螺杆之流以其特有的脑残思维,咋咋呼呼地说:中国的文科生,都是因为理工科不行,才去读文科的,因此文科生的智商比理科生低一等!
    那么同样的话不可以反过来说么?即:中国的理科生,都是因为文科不行,才去读理科的!(试问,如果不是学文科吃力,多数人愿去学作业更多的理科么?)但是,能因此说理科生的智商比文科生第一等么??
   
    螺杆之流造谣说:中共偏爱“智商更低”的文科生!
    事实完全相反,因为人文领域更薄弱的理工科生,更容易被中共洗脑,而且理工科生对具有工具的实用性质,因此中共向来更偏爱理工科人。中共向来刻意压制文科生的招生编制,招考一贯向理科生倾斜,且一度大力鼓吹:
    “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文革”中,被整得最惨的也是社科院及大学的文科系,中科院及科学家群体受的冲击就相对小得多。
   
    螺杆之流犯浑说:理工科是真学问,文科生受共产党洗脑更严重!
    试问:理工科是真学问,社会人文学科就不是真学问?你难道能因为中共的社会人文学科遭到中共的扭曲,就把社会人文学打成“伪科学”?
    再则,中共国的理科生就不需要上政治课么、考政治考试么?理科生的政治课课程,就比文科生少么?
    事实恰恰相反,理科生因为大部分时间用于与社会、政治完全无关的理工课程,很少时间来进行社会人文思考,所以普遍更容易受共产党政治洗脑;
    而文科生由于课业较少,比较悠闲,所以有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广泛的涉猎、思考社会、政治问题,因而反而容易对中共的体制和意识形态产生质疑、对中共洗脑产生逆反心理,尤其是新闻、法律和外语专业的人。
   
    所以“六四屠杀”后,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咬牙切齿地骂道:这些动乱学生,以新闻系和外语系的最反动!
    这的确是事实。如,广西大学新闻系因为参加“八九”游行的学生人数最多,“六四”后遭停招一年的惩罚。
   
   
    综上可见:那种以文、理科出身论政治反对者优劣的观念,极其荒谬,且与事实完全不符。以文、理科出身论政治反对者优劣的观念,就和“文革”的“老子英雄儿好汉”血统论观念一样荒谬绝伦。
   
    虽然出身文科还是理工科,与政治反对者和从政者的优劣没有直接关系,但因为人文学科与社会政治的关系,要比理工科密切得多,因此,文科出身的从政者,要比理工科出身的从政者多得多——美国和西方众多的总统和政客,都是律师出身,便是明证。而数量是质量的基础,因此,最杰出的大政治家和反对派领袖,几乎清一色是文科出身,也就不足为奇了。
   
   
   
    螺杆、踏并等人为什么竭力兜售文、理科出身论歧视?这其实是他们在社会、政治、历史、经济等人文领域不学无术、底气不足的反映,他们生怕被人瞧不起,于是只好拉大旗做虎皮、打肿脸充胖子,竭力冲外行晃荡他们所学专业的半瓶子醋。
   
    近来某教授煞有介事、乐此不疲地在政治异议论坛上显摆其数学知识,也是类似的心理:
    由于在社会、政治领域向来缺乏眼光、评论乏善可陈,甚至挺谁谁倒、赞谁谁死、预测什么,什么就不会发生、、.无奈,只好利用其教授头衔,特意向外行卖弄自己高深的数理知识,以曲线获取政论的“权威”。
    这就好比一个被同行瞧不起的庸医,特意跑到一群裁缝面前显摆自己的"妙手回春"医术,已获得几分成就感. 
   
   
    这也反映出当今华人,尤其大陆华人,普遍的无神论拜科学教迷信,好像谁只要懂了“科学”(理工),其他的都无师自通了;任谁只要在“科学(理工)”上能够舞几个把式,也不管是真功夫还是花架子,更不管这与反对派事业、与社会、政治领域的真知灼见有毛关系,就立马刮目相看,甚至当作泰斗北极星来供奉。
    更没有几个华人注意到:理工男即便天才如爱因斯坦,在政治上仍然是白痴。
   
    这是华人亟需克服的顽症。
   
   
   
   
   
   曾节明 于2018.2.20戊戌甲寅癸未深夜冷雨纽约上州
   
   
(2018/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