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谢选骏文集
·9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2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3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谢选骏: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为什么“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因为共产党的祖宗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开头处写道:“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 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马克思这篇文章的主角路易·波拿巴,是拿破仑的侄子。 他是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总统,后来又通过政变,成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也即拿破仑三世。 但是,这位皇帝的结局有点可悲可笑,在1870年的普法战争中,不懂军事的“21世纪的拿破仑”御驾亲征,并亲自指挥作战,结果屡战屡败,自己被敌军活捉了去,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灭亡敲响了丧钟。在马克思看来,路易·波拿巴虽然借用老拿破仑的“名字、战斗口号和衣服”,像一个初学外语的人那样“勉强模仿”着拿破仑,但他的所作所为只是一幅“拿破仑的漫画”。所以,波拿巴特·拿破仑在历史上演出的是正剧或悲剧,而路易·波拿巴上演的却是喜剧、笑剧,甚至闹剧。现在,德国之声称呼习近平为“21世纪的毛泽东”,除了诅咒之外,还有什么意思?作为战胜了拿破仑三世的德国人,自然深知其中之味——看来,德国真的巴不得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蹈法兰西帝国的覆辙。
   
   


   《要做21世纪的毛泽东,还有两大派系阻力》(2018年2月27日 转载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
   
   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兼任教、时政评论人以及《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政治》的作者林和立认为,习近平为了继续巩固权力,会进一步实行思想的箝制,公民社会的自由度将会越来越收紧。
   
   中共中央即将向全国人大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其中提出要废除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成为全球关注焦点。拥有40年研究中国经验的政治评论员、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兼任教授林和立接受专访,剖析修宪取消任期限制,让习近平2023年后继续任国家主席;源于习是毛泽东的忠实信徒,帝皇思想浓厚,希望成为“21世纪的毛泽东”。林又分析自习近平上台开始,已经部署中央集权的道路、要作“中国式的普京”。林又预计修宪取消任期限制后,习为了继续巩固权力,会进一步实行思想的箝制,公民社会的自由度将会越来越收紧。
   
   记者:为什么中共中央会在即将举行的人大提出修改宪法取消任期限制的建议?
   
   林和立:事实上习近平他是毛泽东的忠实信徒,从政开始,他就希望成为21世纪的毛泽东,个人帝皇思想浓厚,他希望权力可以千秋万世。过去五、六年,习近平的中央集权可说非常成功的,在党的领导层成立了许多新的领导小组、如改革经营小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等等,把权力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十九大之后,习𢦓功地把自己心腹及爱将,主要是在福建及浙江工作时的亲信、亦包括解放军的人马安放在党政军的高位。目前尽管他的政治敌人也不少,例如以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或以胡锦涛为首的共青团;然而,习已经成功地把权力转移到自己为首的习近平帮派。因此相信他认为时机成熟,所以进一步修改党章及宪法,来巩固他的长治久安的地位。
   
   照目前来看,宪法取消了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后,毫无疑问,本来他当国家主席的任期由2013年至2023年,看来他似乎最少会多做一至两届。换句话说,他合共会当国家主席10年至20年。同一个逻辑显示,他担任含金量最高的位置,即党的总书记和党的军委主席,也是不会甘于担两任便退休,所以他至少会担任至党的21届大会,即2027年。假设他健康的话,他甚至会当总书记及军委主席至2032年。
   
   记者:你认为习近平是否一开始便积极部署这个长治久安的方向?
   
   林和立:其实在2007年召开的17大,习近平意外地击败了劲敌即胡锦涛系李克强,作为总书记的接班人,李克强只得到总理“安慰奖”。2007那年,习做了六个月上海书记晋身排名第六名政治局常委的时候,他已经部署中央集权的道路,部署高度集权于一人的政治同谋。当然,他在十九大时候已经修改了党章、把习近平思想放在党章内;而即将在3月5日举行的人大也会修改国家宪法,把习近平思想放在国家宪法之内。当然,中国是一个独裁国家,他是不需要向人民解释的。但是,根据亲政府的知识分子解释说,习近平在18大2012年上台之后,引进了一些新的思维、定调了一些跨时代的大方案:如“中国梦”、“一带一路”、在十九大提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时代”,这些庞大计划是要横跨二三十年的;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达标年是2049年或2052年,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所以他可以自圆其说的解释,他倡导的新政策需要他在未来继续亲自督导的。
   
   而习近平是一个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帝皇式领导,他应该是充分相信,中国缺了他是不行的,即是中国需要一个这么有远见、有能力的人,类似中国封建时代帝皇人物才可以达到一些如中华民族复兴的大宏图或大政策。所以无论在公开场面或心底里,他毫无疑问地认为可以作一个“中国式的普京”,在他执政的年代,起码他主观愿望是可以与普京总统媲美的。
   
   记者:你认为这个修宪取消任期限制的建议,习近平是否已经胜券在握,还是会受到很多阻力?
   
   其实在几个星期前,中共中央召开的二中全会第二次中央全体委员会会议时,主要的主题是讨论这个修改的宪法,当时对于是否取消主席及副主席的任期限制是有争议的,所以二中全会结束时新闻稿并没有提出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可能的解释是二中全会在国家主席任期方面是有争论的,并设有达到共识。但是二中全会之后,习近平的权力已经大权在握,有理由相信他已经克服了一些阻力,在今天二中全会后几过星期才宣告这个举世瞩目的新举动。
   
   记者:你认为修宪取消任期的阻力主要来自那一方面?
   
   我们不要忘记,习近平权力的积累,包括习近平帮派在党政军占据重要位置,只不过是4、5年间的事,直至到十八大开会的时候,党外两股最大的势力,以前总书记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及胡锦涛为首的共青团派。习近平上台后,把这两股势力打散了,目前上海帮及共青团都是靠边站的,然而,这班和习近平矛盾比较深的所谓反对派仍然建在的,虽然目前他们因惧怕习近平强大力量而不敢公开反对或挑战习的决定。
   
   习目前大权在握,若回复毛泽东时代的执政基制,即是一言堂治国,一个人在政治、经济、外交说了算。这个政治体制模式是非常危险的,例如在毛泽东时代,毛是全世界都承认的一个天才,但正正因为没有制衡,在1949年上台之后屡次犯了滔天大祸,包括三年饥荒,全中国起码饿死了三千多万人,所以没有制衡的权力是非常危险的。目前习近平让我们看到了一些重蹈覆彻的危险,他可能心里认为自己是“21世纪的毛泽东”,作出的重大决策亦是他一个人负责,而就是他的心腹、非常信任的智囊也只会向他说一些他喜欢听的说话,绝对不会挑战他的权威。
   
   这种统治决策非常危险,等于恢复毛泽东时代。将来偌若习无论在经济上内政或外交上犯了重大错误时,他的党外敌人如现在几近消声匿迹的上海帮,可能会利用机会去挑战他,甚至粉碎习近平的权力。因为他犯了重大错误,他一定要付最大责任,可能被迫宫或甚至下台的。
   
   记者:你认为修宪取消任期限制是否会获得通过?是否会得到中国广大民众的支持?
   
   林和立:当然国家宪法修定议案毫无疑问是会在三月的人大通过的,因为人大是一个投票机器。我相信,97%、98%甚至99%的人大代表都会举手通过的。但是全中国,尤其是思想开明的知识分子,专业人士甚至企业家,他们都应该会认为,于21世纪2018年推行封建复辟行动、恢复毛泽东基制是一个大倒退。当然目前没有人走出来公开反对,但实际上知识水平较高的、认识西方世界或曾经支持改革的知识分子,或专业人士对这个大倒退,相信反对的人数是不少。然而,表面上习近平大权在握,所以在公开媒体上不会听到明显的反对声音。
   
   记者:你认为修宪取消任期限制,会对习近平执政中国的政策有什么影响?
   
   林和立:当然习近平作为21世纪的“帝皇”,为了继续巩固权力,他一定会实行一些思想的箝制,无论中小学,对于年轻一代,灌输个人崇拜的思想,一些所谓奴化的思想;而公民社会𥚃,包括宗教、维权律师及其他非政府组织的人士,相信他们会受到非常严苛的打击。其实打压及噤声的运动早在习执政没多久已经开始了,如2014年在浙江把千余所敎堂强烈破坏、2015年发生维权律师大搜捕;以及最近大这几年大规模的大学讲师敎授,只要他们思想上支持西方改革或稍为同情西方制度的,便受到开除或甚至逮捕。因此,这种类似警察国家的制度会越来越收得紧,在可见将来,中国的公民社会的自由度是会越收越紧。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因为共产党的祖宗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开头处写道:“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 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马克思这篇文章的主角路易·波拿巴,是拿破仑的侄子。 他是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总统,后来又通过政变,成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也即拿破仑三世。 但是,这位皇帝的结局有点可悲可笑,在1870年的普法战争中,不懂军事的“21世纪的拿破仑”御驾亲征,并亲自指挥作战,结果屡战屡败,自己被敌军活捉了去,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灭亡敲响了丧钟。在马克思看来,路易·波拿巴虽然借用老拿破仑的“名字、战斗口号和衣服”,像一个初学外语的人那样“勉强模仿”着拿破仑,但他的所作所为只是一幅“拿破仑的漫画”。所以,波拿巴特·拿破仑在历史上演出的是正剧或悲剧,而路易·波拿巴上演的却是喜剧、笑剧,甚至闹剧。现在,德国之声称呼习近平为“21世纪的毛泽东”,除了诅咒之外,还有什么意思?作为战胜了拿破仑三世的德国人,自然深知其中之味——看来,德国真的巴不得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蹈法兰西帝国的覆辙。

此文于2018年02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