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谢选骏文集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谢选骏: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你们还在等什么!此时不反更待何时?/胡平》(2018年2月27日 转载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中共中央建议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这条新闻一发布,举世哗然。论者纷纷对中共当局的这一倒行逆施大张挞伐,指出此举意味着改革开放的终结,意味着毛时代极权政治的回归,比当年袁世凯称帝还丑恶,是没有帝制之名的帝制复辟。这些批评都很正确。我这里要补充的是,习近平要建立的无限期个人独裁,是当年斯大林、毛泽东式的独裁,是共产专制特有的独裁,是比传统的帝制更坏的独裁,是最坏的一种独裁。


   
   第一、传统的帝制,皇帝的权力至高无上,皇帝在理论上就是独裁的。但是皇帝之所以为皇帝,是靠那套君权神授的神话。皇帝并不被认作是真理的化身、正确路线的代表。皇帝也可能说错话做错事,因此是可以批评的,这就为臣民发表异议留下一定的空间。共产党伟大领袖却不同。伟大领袖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被视为真理的化身、正确路线的代表,而这一点是写进党章、写进宪法的。这也就意味着,任何不同于伟大领袖的观点见解,按定义就是错误的。谁要是坚持不同政见,按定义就是反党,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第二、在传统的帝制下,皇帝的权力来自神话、来自世袭,皇帝和群臣的分际是明确的,因此皇帝犯了错误可以承认错误,可以下罪己诏而仍然继续当他的皇帝。共产党伟大领袖则不然,因为伟大领袖被视为正确路线的代表,按定义就是不会犯错误的,一旦犯了错误就不是正确路线代表,也就没资格继续当伟大领袖了。这就是说,伟大领袖犯了错也绝不敢认错,因为一旦认错就会下台,所以伟大领袖永远不认错,永远不下罪己诏;而为了维护永远正确的谎言,伟大领袖必须用另一个错误去掩盖前一个错误,因而必然会犯更大的错误。
   
   第三、传统的帝制是终身制,皇帝一辈子不需要定期改选。伟大领袖却不然。认真说来,取消任期限制并不等于终身制。所谓终身制,是指从制度上明文规定终身执掌最高权力,不需要定期改选。伟大领袖没有任期限制,但是在名义上在形式上还是要定期改选的。皇帝从不担心自己被别人改选掉,伟大领袖却不能不时时担心被别人选下台,因此伟大领袖必然比皇帝更多疑寡恩,更妒能害贤,更热衷于不断地搞清洗。
   
   第四、最高权力的继承,制度化的方式无非两种:要么选举,要么世袭。共产党伟大领袖的独裁制,既不要真选举,又不敢明码实价地搞世袭,因此无法以制度化的方式解决接班人问题,因此围绕着接班人问题必定少不了激烈的权力斗争,少不了血雨腥风。
   
   第五、传统的君主,由于有神话有传统做支撑,故而其地位相当稳定,其权力可以弱化乃至虚化,传统的君主制可以转化为君主立宪。历史上不乏先例。共产党伟大领袖的独裁却必须实权在握,不能成为虚君,也不敢成为虚君,因此比其他专制制度都更难走上宪政之路。
   
   在中共建政的前三十年,毛泽东实行无限期个人独裁,给全国人民、也给中共自己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这才有了废除终身制、实行任期限制的这点小小的、效果很有限的改革。如今的习近平硬是要在惨痛教训血迹未干的情况下,连这点小改革都抛弃,全面恢复毛泽东式的独裁制,因此它势必比先前的毛泽东独裁更无耻更骄横,更蔑视民意更蔑视普世价值,因此更具危害性。而习近平的独裁又是建立在经由四十年改革而拥有了远比毛时代更强大的综合国力的基础之上,因此它不但对中国、而且对世界的自由与和平构成极大的威胁。
   
   有人说,如今中国的事,只有坏透了才会好转。然而我们不可忘记,所谓物极必反,所谓否极泰来,都离不开人们的抗争,等是等不来的。我们需要的是抗争,而不是等待。
   
   谢选骏指出:虽然上文说了皇帝制度很多好话,但我知道皇帝制度的弊端——它远远不如先秦的天子文明,所以必然不能适应现代文明。不仅清朝如此,明朝也失去了吸收欧洲文明、像俄国的彼得大帝那样及早变法图强的可能。这都是由于皇帝制度不及天子文明,相比之下,日本反而比较贴近先秦的天子文明,所以能够变法成功。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早在1988年,我就在《光明日报》上呼吁,要“回归祖辈的文化”,而与父辈传统进行切割。未来的中国,所实行的制度,既非传统帝制(明清帝国),也非共产专制(国共两党),更非西方民主(民国初年),而是一种综合上述几种的混合性制度。但其精神趋势,则是基督教化。因为共产专制和西方民主,都与基督教化脱不了干系。在这一现实基础上,回归祖辈的天子文明,就可以开创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格局了。
(2018/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