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谢选骏: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请求普京出手 对抗中国“旅游黑帮”》( 2018-02-02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资料图片:中国游客在圣瓦西里大教堂前拍照留念。(AFP)


   
   俄罗斯旅游企业表示,中国人的旅游公司完全控制了中国旅游团在俄罗斯的消费,形成封闭的产业链,使他们几乎无力对抗。
   
   近年来,到俄罗斯旅游的中国游客数量大幅增长,这被中俄官方宣传为加强了两国间的交流友好,但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同官方宣传相反,俄罗斯社会对于大量增加的中国游客却传出不同的声音。除了诟病中国游客的举止行为之外,这些中国旅游团运作本身也被当地的旅游公司指责为形成了“旅游黑帮”。
   
   据俄罗斯REGNUM新闻社在2月1日报道,多家俄罗斯旅游企业联合向俄总统普京和俄联邦文化部部长弗拉基米尔·灭金斯基递交请愿信,请求普京出面治理已经形成的中国旅游团“黑帮”式运作体系。
   
   俄罗斯“中国旅游研究室”经理帕利娜·雷萨克娃对此表示,那些仅仅在俄罗斯注册的半合法的以及没有注册的地下中国旅游公司已经完全控制了俄罗斯境内的中国旅游团市场。不要看大街上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俄罗斯从他们身上根本赚不到钱,几乎旅游团所有的消费又都回流回中国。他透露说:“从机票、到租旅游大巴,从导游到餐饮、购物,这些灰色中国旅游公司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产业链,形成了封闭的控制。虽然有些中国人开的旅游公司在俄罗斯进行了注册,但仅此而已,实际上中国游客在俄罗斯花的钱又都被中国人拿回去了。”
   
   圣彼得堡导游联合会主席维克多利亚·巴尔加乔娃女士对此表示,中国旅游公司推出的所谓低价旅游购物使得到俄罗斯旅游的中国旅游团的每一步都被控制,他们同当地中国人的导游,中国人开的餐馆、礼品店形成联盟,完全控制了中国旅游团在俄罗斯的消费。而俄罗斯的导游和旅游公司却无力对抗,无法改变这种情况。
   
   对于向普京请愿的目的,她表示说:“我们是为了俄罗斯人的工作机会在抗争,在为俄罗斯的税收在抗争,因为大家在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的同时,俄罗斯的导游、旅馆、餐馆、礼品店等等根本得不到本应增加的收入。”
   据报道,在向普京和文化部长的请愿信中,俄罗斯旅游企业请普京不要对俄中政府间协议附加条款进行修订,维持此前制订的关于“必须由俄罗斯公民才能担任导游”等等条款,不然的话,所有的中国旅游公司目前的灰色或非法运作,可能成为合法,使俄罗斯遭受更大损失。
   
   谢选骏指出: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了,因为他们把“红色旅游”带入了俄国,当然,也带到了德国(例如,甚至送了一头马克思的驴像给马客死的故乡,以便招徕中国红毛子们的生意)以及世界各地。但平心而论,俄罗斯社会还是从中赚到了不少钱,例如签证费、交通费、食宿费、门票钱等等等等,中国旅行团不可能从中国带着水和食物过去吧?俄罗斯“损失”的,仅仅是旅行行业的盈利而已——所以说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了——因为俄罗斯也不是一个开放社会,并不存在公平竞争。
(2018/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