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谢选骏: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陈日君指拟议中梵协议邪恶》(2018年2月9日 转载法广/中文)报道:
   
   陈日君枢机今(2018年2月9日)早出席「D100电台」节目时指拟议中梵协议邪恶


   
   (法广RFI 香港特派记者麦燕庭)中国和梵蒂冈即将签署主教任命框架协议的消息甚嚣尘上,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透露拟议协议的具体内容,指三部曲的内容其实由大陆操控,教宗只余两难的批准权。他更批批梵蒂冈国务卿指协议令鸟笼扩大之说,指可以接受鸟笼扩大,但不接受邪恶的鸟笼,因那是违反教义的。
   
   根据现时安排,有关中国主教的任命,会先由梵蒂冈选定几名主教人选并秘密通知中方,中方认为可接受,便会指定选委投票选出主教,再由教廷任命;但新的框架协议则会变成由中方主导。陈日君枢机今(9日)早出席「D100电台」节目时透露,根据已达共识而未签署的协议,中国主教将先经民主选举产生,接着由主教团任命,最后由教宗批准。他质疑,中国何来民主选举?甚至是回归中国的香港也未能享有真正的民主选举。他更指出,教会早已取消由教内信众选举主教的安排,不知道为何现在重现,更不知道「选民」比例如何?会否有真的民主选举?
   
   至于主教团任命,陈日君说,中国根本没有主教团,那只是爱国会的人,前教宗本笃已指那些主教是不合法的,故此不可叫中国主教团。他续称,爱国会主教团开会时,主席竟然是官员,而地下教会的主教亦没有份儿出席。
   
   他总结,大陆在上述程序已可完全操纵最后获委的人选,到了最后批准一步,教宗能否不批?若教宗全部否决大陆给出的委任名单,大陆便可振振有词地指责梵蒂冈不合理,然后自行委任主教。
   
   他更引用英国已故外相丘吉尔称,跟独裁政府签协议,有用吗?
   
   陈日君又指出,教宗方济各身边没有真正了解大陆事务的人,甚至是担当相关顾问角色的中国事务委员会,多年来亦未有开会,仿如不存在。
   
   对于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在支持协议的信中称,教宗本笃和已故教宗圣若望均支持中梵建交,陈日君直斥有关说法是断章取义,有关做法令他最感痛心,他突然用英文形容他看到有关信函时的感觉,是「make you sick」(令人作呕)。
   
   他猜不透梵蒂冈高层为何要签署这份被他形容为向中国政府妥协的协议,但估计是虚荣心作崇,因相关人士可以向人炫耀数十年谈不拢的中梵建交在其任内达成。
   
   路透社本月2日引述消息人士报道,中国与梵蒂冈已就主教任命达成框架协议,有望几个月内签署作实,令中梵谈判得以重开,引领两国迈向重建中断约70年的外交关系。
   
   谢选骏指出:我不是天主教徒,也不隶属于任何一家世俗教会,但我从头到尾通读过圣经,因此觉得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主说,“上帝的东西归上帝,凯撒的东西归凯撒。”现在,梵蒂冈似乎想把上帝的东西给凯撒,这显然是出卖了耶稣基督。当然,夺走了上帝的东西是否会让凯撒最后也归顺了上帝,口称耶稣基督是主,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2018/0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