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谢选骏文集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谢选骏: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兰斌强,察网专栏作家,原武汉市中国书画院院长。对时政热点问题,尤其对港台问题有自己独特的认识和观点。对不良现象嫉恶如仇,擅长挖掘新闻背后的故事,指出问题的实质。文风朴实,事实就是,观点鲜明。
   ……
   

   但是,这样一位重量级的五毛,却是用张冠李戴的方式,对他人的言论进行罗织罪名和犯罪推理的——
   
   《兰斌强:一个身在美国鼓动别人颠覆国家的“学者”嘴脸》(点击:1468作者:兰斌强 来源:昆仑策网发布时间:2018-01-09 11:43:56)这样说:
   
     1月8日,《博讯新闻》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为“美国华人眼中的北京:从大村庄到大县城的转变”。这篇文章对北京20多年来的变化进行了描述,得出了如题的结论。
   
   
     《博讯新闻网》报道的标题截图。
   
     该文究竟是怎样描述的?文章的核心意义是什么?作者又是谁?有必要让大众知道。
   
     一、信口雌黄的描述
   
     从“美国华人眼中的北京:从大村庄到大县城的转变”这篇文章的题目可以看出,作者应该是一个在美国的华人,经常往来与中国与美国,对北京这20几年的变化很熟悉。然而,看完这篇文章很快就会否定这种判断。因为,文章中描述的内容,让人感觉作者的言论恍如隔世,满纸荒唐,用信口雌黄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该文从三个大的方面对北京近20年的变化进行了描述,即“自行车”、“市容市貌”和“日常生活”。
   
     所谓“自行车”也就是北京的交通状况。该文是这样形容现在的北京交通状况的:
   
     “如果说大村庄的主要标志是马车进城,那么大县城的主要标志是每天上下班高峰期的自行车大军。当然,同时还能看到大量的公共汽车。美国也有极少数人骑自行车上下班,也有少数人坐公共汽车,但是没有北京这么多。说明北京地铁和私家车在交通中所占的比例偏低。汽车不普及说明多数人还比较穷,地铁不普及说明城市还比较落后。”
   
     说到“市容市貌”,该文是这样形容现在的北京市容市貌的:
   
     “按照美国大城市的标准来看,北京破旧肮脏。先说破旧,近年来虽然修建了一些地标建筑,但仍然有很多居民楼,学校,机关,商店破败不堪。美国大城市也有破败的区域,主要集中在唐人街和黑人区,但是没有北京这样普遍。、、、、、、街道上有很多灰尘,下雨天变成泥水,弄脏鞋面和裤腿。裤子可以洗,鞋面上接缝处的泥没法去除,从美国回去的人会难以忍受,临走只好扔掉。”
   
     “雾霾长期困扰北京。有的人浑然不知,自得其乐。有的人知道又无可奈何,得过且过。只有从美国回去的人才担惊受怕,想早日离开。”
   
     “北京的发展还主要依靠劳动力,而不是技术。这是县城的又一个标志。”
   
     谈到“日常生活”,该文是这样形容现在北京的日常生活的:
   
     “北京缺乏廉价高品质的生活用品——从奶粉尿片到化妆品护肤品,从锅碗瓢盆到内衣外衣。”
   
     “北京缺乏公共服务设施,比如公园,医院,游泳池,体育场馆,图书馆等。、、、、、、如果按照美国的标准,修建多种设施,并且每种设施的数量都比较多,那么每个地方的人就会少。这是个简单的除法题。”
   
     “北京的公共建筑——学校,医院,机关,餐厅,商店等——设施差,很少有中央空调和地毯。”
   
     这就是该文对现在的北京的描述与评价。其中每一条基本上都要与美国相比较,这是该文的关键。
   
     该文的这些描述是现在真实的北京吗?恐怕任何一个北京人或现在到过北京的朋友都不会认可。
   
     北京交通现在突出的现象是什么?堵车。为何堵车?私家车太多。所以,北京现在的交通是在想法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比如限号等,而不是解决自行车过多。北京的地铁四通八达很方便,而这一点美国华盛顿是无法比拟的。
   
     北京的地标性建筑与西方国家,就是与华盛顿也不差,美丽漂亮,很符合首都的名称。主要街道怎可能是泥土土路面?下雨沾上雨水在鞋面是自然现象,难道华盛顿下雨时,走在街头上的人就不粘雨水?有多少到过北京的美国人是因为在经历了北京下雨出门后就会将自己的鞋扔掉?
   
     北京确实存在雾霾,可有谁浑然不知?又有谁自得其乐?有多少西方人为了能留在北京而努力,又有多少西方人能在北京找到一份工作而感到自豪。
   
     北京中关街汇集了世界各地的精英,北京的高科技书评令西方侧目。有谁会相信现在的北京只是靠劳动力而不考技术这样的言论?
   
     要说中国哪个地方的奢侈品最多,非北京莫属。说现在北京高品质生活用品缺乏这样的言论,只有没有到过北京的人,才会这样说。
   
     如果非要将北京的公共设施与美国相比较,今天《美国之音》刚好发了这样一条新闻“纽约肯尼迪机场水管爆裂 机场陷入混乱”。美国华盛顿的公共基础建设远远不如北京,这是美国人自己说的。现在的北京哪一个公共设施没有空调?不要以为铺上地毯就是先进,高档的其它建筑材料难道就代表落后?
   
     把北京比如是县城,绝非真不知晓现在的北京,而是别有用心的诋毁。
   
     二、别有用心的诋毁
   
     该文为何会如此对北京诋毁?当读到文章的最后部分“心语”时,人们才知道作者的真实意图。该文在最后的“心语”中写道:
   
     “北京的问题,不是北京一个城市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我唯一的孩子有一天去北京探亲旅游时,能够喜欢北京、、、、、、我并不奢望他把自己当成中国人——他将认为自己是美国人,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当然,我知道,他怎样看待中国,并不完全取决于他自己的主观意识,问题的另一面是中国能否赢得美国华人的认同感。一个各方面都很落后的国家,无法赢得第二代华人的心。”
     作者的这段“心语”看似有些“为了北京好”、“为了中国好”,其实绝非如此。他“并不奢望他(作者的孩子)把自己当成中国人”,实际上是他是真心不希望他的孩子把自己当成中国人,他在以身为中国人为耻,他是巴不得中国永远不要超过美国,他是期待中国赶快改变颜色。
     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如果了解作者的真实身份和他这些年来的行为就一目了然。
     三、鼓动颠覆国家的嘴脸
     《博讯新闻》在刊登这篇文章时并未署名,但笔者依然从其“博讯博客”上查到了这篇文章的出处,这篇文的原标题是“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作者的姓名为谢选骏。
   
     《博讯博客》刊登的原文。
   
     一提到这个名字,稍微上了一点年纪,或者关心时政的人都不会陌生,他可是大名鼎鼎的“历史学家”、“社会学家”,著名的“学者”。
   
     上个世纪80年代有一部轰动的一时的6集争论电视片《河殇》,正是出自他手,他是这部电视片的撰稿人。而这部电视政论片竭力鼓吹中国应完全西化,倒向西方,彻底否定中国文化。而这一观点影响了一大批年青人,特别是在高等院校的学生。后来80年代末期中国政局与社会发生动荡的一些大事件与这种思潮有着极大的关系。对此,笔者去年的《短评:又‘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经共济会收买’所想到的》有介绍。这里就不再赘述。
   
     谢选骏,1954年生人,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曾是在中国文联任副研究员,后调中国青年学院任副教授,做过《北京之春》的记者。后入狱。
   
     谢选骏。
   
     1991年谢赴参加东京国际比较文学第十三届年会,留在日本东海大学任职,1994年赴美参加学术会议后滞留不归至今。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担任教授。从此以后,便开始在境外媒体发表了大量的反共反中国的文章,在海外民运有着极大的影响力,也很受中国国内一些推墙派的团体和人士的崇拜。
   
     谢选骏发表的文章虽然多以研究宗教的名义为内容,但大量涉及极端的侮辱诋毁毛泽东和反中国共产党、以及极力煽动和鼓吹中国应该变色的内容。
   
     2014年11月14日,谢在其文集《国家主权的罪恶·上》中,将毛泽东主席比喻为希特勒,称“毛泽东等山民一样从来没有见过大海”,污蔑“希特勒对画家和音乐家的攻击,正如毛泽东对诗人和学者的谋害”等等;2015年5月2日,他在发表《<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一文,也将毛泽东比喻为希特勒;去年他又在一个场合用及其恶毒的语言侮辱毛泽东,不堪入耳。
   
     被誉为近代以来最伟大的历史学家,英国人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1889年—1975年),在他的12册巨著《历史研究》讲述了世界各个主要民族的兴起与衰落,被誉为“现代学者最伟大的成就”。在其中对中国的历史及毛泽东有深入研究分析,对毛泽东非常敬佩,对中国的未来作用充满了期待。在一次电台对他进行采访时,汤因比对采访者说:“我认为,毛泽东主义的宗教观正是把人当作人来看待,尊重人性的尊严,不容许地位低下的人遭受凌辱。”对这样的评价,谢选骏却气急败坏地发表一篇“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写道:“汤因比,比毛泽东还老四岁,并死于毛泽东之前一年、、、、、、因而留下了一个史学败笔。”
   
     谢选骏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仇恨的观点很早就影响着中国社会。21011年6月15日,境外邪教FL功媒体就刊登了他的文章,题目正是如此“谢选骏:仇视政府≠仇视国家 推翻政府为重建国家”。近些年来,推墙党正是以他的这种观点作为理论依据。
   
     境外FL功媒体当初报道的标题截图。
   
     他在香港与台湾问题上的观点也是如此,从他发表的文章题目就一目了然:“‘台海两岸’是一个诈骗集团”(2016年5月31日)、“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他对美国的崇拜和跪舔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在其发表的“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2017年2月12日)、“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2017年7月10日)等文章中将中国说的一无是处,甚至还鼓吹中国应该全民信仰基督教提出“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2015年5月8日)。
   
     不仅如此,他还进行了大量的造谣,如他发表了“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2016年10月30)、“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2016年12月27日)等等。
   
     就是这样的人,他还被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X轼的天则经济研究所视为上宾,特约专家。当茅X轼侮辱毛泽东引发广大中国民众的愤慨时,谢选骏在境外多个媒体发文声援茅X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