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谢选骏: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为什么?因为摄像机提供了国家政权的犯罪证据,因此可以把国家这个犯罪集团送上历史法庭的被告席,从而达到颠覆其合法性和执政力的终审结果。
   
   《此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又要审他了》(2018-01-31 转载RFA)报道:


   
     于2016年11月被捕的南京公民记者孙林,其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据传将于2月9日在当地法院开庭审理。他的朋友表示,孙林曾拍摄过不少为访民说话的视频,相信他被指控的罪名与网络表达有关。孙林的委托律师将在未来几天内前往与他会见。
   
     日前有消息传出,南京公民记者孙林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将在2月9日开庭审理。
   
     孙林在2016年11月16日围观公民王健开庭时被警方抓捕,起初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目前已经出狱的王健表示,相信孙林被捕与其在网上发布的视频等有关:
     “以前他是一个记者,他做过博讯的记者,给维权的人拍过一些视频,在网上发声也比较多。最近几年,他没有过多参与实际上的社会活动,主要还是在网上发声,估计是因为言论获罪。根据我的判断,这是一起典型的因言获罪的案件。”
     王健告诉记者,因孙林的家属不愿过多涉入案件,直至最近他们才通过孙林的女儿委托了一名人权律师:
     “因为他的家属,他父亲是一名老红军,也是体制内的人,他的哥哥姐姐都是体制内的人,所以他们不太愿意和我们这些人接触,所以对他的实际情况我们了解的不是很多。只是在我们的努力之下,半个月前刚刚说服他的女儿给他请了一位律师,估计过几天要来会见。”
     孙林的朋友,南京自由作家江淳表示,此前因没有律师介入外界无法得知孙林的情况,羁押他的南京市看守所也拒绝他们为孙林存钱存物:
     “好多情况我们不太清楚。他关在南京市看守所,我们有朋友去给他存过衣服、存过钱。最早是(看守所)不让给他存钱,去年夏天7月份左右,有人去给他送一些衬衫、背心之类,当时没给存钱。我是去年12月份去给他存过一回,存进去了,主要就是确认他在那儿(南京市看守所)。”
     孙林,多年来参与许多维权活动同时用镜头纪录下这些行动,并采访了一些维权人士。2007年孙林因公开以外媒记者身份采访报道而被拘捕,并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2011年获释。出狱后他仍然坚持维权活动,此次被捕至今已超过一年。
   
   谢选骏指出: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为什么?因为摄像机提供了国家政权的犯罪证据,因此可以把国家这个犯罪集团送上历史法庭的被告席,从而达到颠覆其合法性和执政力的终审结果。
   

此文于2018年02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