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谢选骏文集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谢选骏: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王丹:中共对公民社会的进一步打压》(2018年1月31日 转载RFA)报道: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从胡锦涛时代开始,国家对公民社会的打压就日益严重,所谓的“维稳时代”也就是对公民社会持续打压的时代。这个时代,到了习近平统治之下,可以说是变本加厉,事态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最新的事例,就是对中国“Me Too”运动的定性。


   
   “Me Too”运动发起于美国,针对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大量揭发出来的政界和娱乐圈的性骚扰事件。众所週知,这样的事件在中国被称为“潜规则”,从官员到导演,从商人到学界,普遍存在,程度之严重比美国有过之而无不及。2013年,原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利用职权,迫使下属常豔提供性服务的事件就闹得沸沸扬扬;而不久前,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华裔女学者罗茜茜也揭发出,12年前,当她还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唸书的时候,就和其他六名女学生被她们的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已经成了见怪不怪的现象。
   
   但是,在美国“Me Too”运动的影响下,最近, 中国也开始有人勇敢地站出来,发起类似的保护妇女权益的运动。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十馀名教授发起“全国高校教师反性骚扰宣言”,几天内就获得浙江大学,复旦大学和上海交大等十多所学校的教师的响应,北京大学也有人提出开设有关性骚扰行为的讨论班,成立委员会调查权力滥用的主张。中共当局长期宣传自己如何重视妇女儿童权益,连民间也有不少人认为,中共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的成绩是值得肯定的,所谓“妇女撑起半边天”几乎成了共识。然而,对于反对性骚扰,保护妇女权益的“Me Too”运动,中共当局却如临大敌,不仅删除了前述北京大学关于开设讨论班和设立委员会的请愿书,一些学校当局也对相关人士发出警告,说他们可能被视为是在帮助“国外敌对势力”。
   
   之所以这次对“Me Too“运动的打压,标志著国家对公民社会的打压更加严重,是因为:首先,在中国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中,妇女保护组织一向低调温和,也很少会与当局发生衝突,而中共当局在过去对于女权运动虽然也抱有警惕,但是对其的打击远不如对维权律师群体。而现在,在明摆著的各种性骚扰行为犯滥的情况下,女权组织的保护自我权益的行为,居然被定性为“勾结国外敌对势力”。这样的严重指控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自然具有指标意义。这很可能是因为相对来说更为激进的维权律师群体被彻底打压之后,当局进一步推进战线,把国家对社会的压制,扩大到更为广泛的领域的开始。
   
   其次,美国的“Me Too“运动,本质上是一个人权运动,并非政治运动,而且目标完全没有指向中国。中共自己却如临大敌,把中国国内的响应的行动视为帮助“国外敌对势力”,这已经荒唐到了可笑的地步。难道好莱坞的那些女星们也成了要颠覆中国政权的力量了吗?当局这种表面上看上去的草木皆兵的心态,实际上反映出,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在意识形态上的“闭关锁国”的倾向已经越来越明确。在他们眼中,所有西方的观念,哪怕是不直接针对中共统治的,只要沾上“人权”这样的性质,就是“敌对势力”,就是必须严加打击的。可以想像,在未来,国家对社会的压制将进一步升级。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谢选骏指出:上述评论错误地认为,中国已经存在一个“公民社会”,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无中生有。正是基于这一类的误判,所以就有了一系列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和动作。其实早在30年以前的《河殇》中就说了,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公民社会,而只是一个“臣民社会”,这一点迄今为止并没有改变。因为,只有一个法治国家,才可能具有公民社会。上文并未懂得这一浅显道理:“既然中国没有公民社会,何来‘国家打压公民社会’一说。”作者大概在台湾呆久了,误以为中国大陆就是台湾、共青团就是三青团了吧。但是,中国不是台湾也无法变成台湾,因为台湾的“民主”现状只是美国军事保护的结果,就像日本、韩国、新加坡一样。只要美军撤出亚洲,她们就会原形毕露了。
(2018/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