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谢选骏: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王丹:中共对公民社会的进一步打压》(2018年1月31日 转载RFA)报道: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从胡锦涛时代开始,国家对公民社会的打压就日益严重,所谓的“维稳时代”也就是对公民社会持续打压的时代。这个时代,到了习近平统治之下,可以说是变本加厉,事态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最新的事例,就是对中国“Me Too”运动的定性。


   
   “Me Too”运动发起于美国,针对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大量揭发出来的政界和娱乐圈的性骚扰事件。众所週知,这样的事件在中国被称为“潜规则”,从官员到导演,从商人到学界,普遍存在,程度之严重比美国有过之而无不及。2013年,原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利用职权,迫使下属常豔提供性服务的事件就闹得沸沸扬扬;而不久前,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华裔女学者罗茜茜也揭发出,12年前,当她还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唸书的时候,就和其他六名女学生被她们的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已经成了见怪不怪的现象。
   
   但是,在美国“Me Too”运动的影响下,最近, 中国也开始有人勇敢地站出来,发起类似的保护妇女权益的运动。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十馀名教授发起“全国高校教师反性骚扰宣言”,几天内就获得浙江大学,复旦大学和上海交大等十多所学校的教师的响应,北京大学也有人提出开设有关性骚扰行为的讨论班,成立委员会调查权力滥用的主张。中共当局长期宣传自己如何重视妇女儿童权益,连民间也有不少人认为,中共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的成绩是值得肯定的,所谓“妇女撑起半边天”几乎成了共识。然而,对于反对性骚扰,保护妇女权益的“Me Too”运动,中共当局却如临大敌,不仅删除了前述北京大学关于开设讨论班和设立委员会的请愿书,一些学校当局也对相关人士发出警告,说他们可能被视为是在帮助“国外敌对势力”。
   
   之所以这次对“Me Too“运动的打压,标志著国家对公民社会的打压更加严重,是因为:首先,在中国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中,妇女保护组织一向低调温和,也很少会与当局发生衝突,而中共当局在过去对于女权运动虽然也抱有警惕,但是对其的打击远不如对维权律师群体。而现在,在明摆著的各种性骚扰行为犯滥的情况下,女权组织的保护自我权益的行为,居然被定性为“勾结国外敌对势力”。这样的严重指控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自然具有指标意义。这很可能是因为相对来说更为激进的维权律师群体被彻底打压之后,当局进一步推进战线,把国家对社会的压制,扩大到更为广泛的领域的开始。
   
   其次,美国的“Me Too“运动,本质上是一个人权运动,并非政治运动,而且目标完全没有指向中国。中共自己却如临大敌,把中国国内的响应的行动视为帮助“国外敌对势力”,这已经荒唐到了可笑的地步。难道好莱坞的那些女星们也成了要颠覆中国政权的力量了吗?当局这种表面上看上去的草木皆兵的心态,实际上反映出,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在意识形态上的“闭关锁国”的倾向已经越来越明确。在他们眼中,所有西方的观念,哪怕是不直接针对中共统治的,只要沾上“人权”这样的性质,就是“敌对势力”,就是必须严加打击的。可以想像,在未来,国家对社会的压制将进一步升级。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谢选骏指出:上述评论错误地认为,中国已经存在一个“公民社会”,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无中生有。正是基于这一类的误判,所以就有了一系列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和动作。其实早在30年以前的《河殇》中就说了,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公民社会,而只是一个“臣民社会”,这一点迄今为止并没有改变。因为,只有一个法治国家,才可能具有公民社会。上文并未懂得这一浅显道理:“既然中国没有公民社会,何来‘国家打压公民社会’一说。”作者大概在台湾呆久了,误以为中国大陆就是台湾、共青团就是三青团了吧。但是,中国不是台湾也无法变成台湾,因为台湾的“民主”现状只是美国军事保护的结果,就像日本、韩国、新加坡一样。只要美军撤出亚洲,她们就会原形毕露了。
(2018/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