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徐永海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3月写文章
·*********2012年3月写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老师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北大医学部)老师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4年9月写的文章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4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的家庭教会不可能支持薄熙来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
·望民运维权中的老年朋友都来信仰耶稣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2012-10-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因十八大一被软禁者致信科学院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聚会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我们教会因十八大而被软禁的众肢体
·9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为新纪元祈祷
·为当今的世界祈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
·因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的求助信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两会期间看望被软禁的和在街头的访民
·弃绝对成功神学的崇拜,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2013年4月5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3-4-12聚会_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之附录二
           
                 徐永海

     
     
   1、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信仰耶稣应是最好的治疗
     
     我们人类具有强迫心理的天性。如,当人们处于无助、困难的处境时,人们就会强迫自己必须去穿戴、去佩带某些吉祥物,必须去进行某些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例如一些中国人到了本命年时,为了避免厄运,必须穿红色的内衣、袜子,系红色的腰带。否则,就会感到紧张、不安、闹心等,就会具有这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
     
     强迫心理是一种内在动力(尤其是当人们处于无助、困难的处境时!!!),人们必须去满足它,必须去进行一些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否则,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就会有可能持续存在。
     
     在原始时代,在宗教活动中,人们所礼拜、膜拜、跪拜的“神灵”多原是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战斗英雄),被人们说成了神灵。借着礼拜、膜拜、跪拜神灵等宗教活动,人们可以更好的崇拜、效法英雄(神灵),来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的恨那些敌对的民族及人,出于强烈的恨,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
     
     在我们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争战),只有——每个个体都具有这“强迫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来、延续下来。那些——每个个体不具有这“强迫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不能延续下来。
     
     借着进化,我们人类逐渐具有了这“强迫心理”的天性。借着进化,我们当今的每一个人也都具有这“强迫心理”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时常“莫名其妙”地具有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尤其是当人们处于无助、困难的处境时)。如果不去进行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即在宗教信仰上处于营养不良状态!!!),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就会有可能持续存在,就会有可能患上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等神经症。
     
     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等神经症,应当是一种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神经症的病因应当是这“神因性”的,或者一部分病因是这“神因性”的。
     
     强迫症(强迫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强迫怀疑:例如,出门后总是怀疑门窗是否关好了;必须回去再检查一遍,甚至二遍、三遍……。
     
     强迫性穷思竭虑:例如,总是反复思索,树叶为什么是绿色的,而不是其他颜色?有时达到欲罢不能,以至食不甘味,卧不能眠,无法解脱。
     
     强迫联想:例如,当想起“和平”,立即联想起“战争”;当看到“拥护……”,立即联想到“打倒……”等。
     
     强迫意向:例如,走到高处,有一种想往下跳的内心冲动;抱着自己心爱的小孩走到河边,有一种想把小孩往河里扔的意向。
     
     强迫清洗:过分担心脏物、毒物或细菌的污染,总是反复洗手、洗澡或洗衣服;不仅自己反复清洗,而且要求与他一道生活的人也要反复清洗。
     
     强迫性仪式动作:例如,患者出门时,必须先左腿跨出门,否则患者便感到强烈的紧张不安。
     
     强迫性计数:也属强迫性仪式动作,例如,强迫自己计数台阶,计数路边电线杆,计数窗格……等等。
     
     焦虑症(焦虑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惊恐发作:患者正在进行日常生活,如看书、进食、散步、开会或操持家务时,突然感到心悸,好像心脏要从口腔里跳出来;胸闷、胸痛、胸前区压迫感;或呼吸困难、喉头堵塞,好像透不过气来,即将窒息。同时出现强烈的恐怖感,好像即将死亡,或即将失去理智。这种紧张心情使患者难以忍受,因而惊叫、呼救。有的出现过度换气、头晕、非真实感、多汗、面部潮红或苍白,步态不稳、震颤、手脚麻木、胃肠道不适等植物神经过度兴奋状态,以及运动性不安。此种发作,历时很短,一般5-20分钟,很少超过一小时,即可自行缓解;或以哈欠、排尿、入睡而结束发作。发作之后,患者自觉一切如常;但不久又可突然再发。
     
     预期焦虑:大多数患者在反复出现惊恐发作之后的间歇期,常担心再次发病,因而惴惴不安,也可出现一些植物神经活动亢进的症状。
     
     求助和回避行为:惊恐发作时,由于强烈的恐惧感,患者难以忍受,常立即要求给予紧急帮助。在发作的间隙期,一些患者由于担心发病时得不到帮助,因而主动回避一些活动,如不愿单独出门,不愿到人多的热闹场所,不愿乘车旅行等,或出门时要他人陪伴;即继发广场恐怖症。
     
     广泛性焦虑:主要表现为经常或持续的,无明确对象或固定内容的紧张不安,或对现实生活的某些问题过分担心或烦恼。这种紧张不安、担心或烦恼与现实很不相称,使患者感到难以忍受,但又无法摆脱;常伴有植物神经功能亢进,运动性紧张和过度警惕。
     
     焦虑和烦恼,表现为对未来可能发生的、难以预料的某种危险或不幸事件的担心。如果患者不能明确意识到他担心的对象或内容,而只是一种提心吊胆、惶恐不安的强烈内心体验者,称为自由浮动性焦虑。但经常担心的也可能是某一、两件非现实的威胁,或生活中可能发生于他自身或亲友的不幸事件。例如,担心子女出门发生车祸等。这类焦虑和烦恼其程度与现实很不相称者,称为担心的等待,是广泛焦虑的核心症状。这类患者常有恐慌的预感,终日心烦意乱,坐卧不宁,忧心忡忡,好像不幸即将降临在自己或亲人的头上。注意力难以集中,对其日常生活中的事物失去兴趣,以致学习和工作受到严重影响。
     
     运动性不安,表现为搓手顿足,来回走动,紧张不安,不能静坐,可见眼睑、面肌或手指震颤,或患者双眉紧锁,面肌和肢体肌肉紧张、疼痛、或感到肌肉抽动,经常感到疲乏。
     
     植物神经功能兴奋,常见的有心悸、心跳加快、气促和窒息感,头昏,头晕,多汗,面部发红或苍白,口干,吞咽梗塞感,胃部不适,恶心,腹疼,腹泻,尿频等症状。有的患者可出现阳痿、早泄、月经紊乱和性欲缺乏等性功能障碍。
     
     过分警觉,表现为惶恐,易惊吓,对外界刺激易出现惊跳反应;注意力难于集中;有时感到脑子一片空白;难以入睡和易惊醒;以及易激惹等。
     
     恐怖症(恐怖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广场恐怖症:害怕到人多拥挤的场所,如会场、剧场、餐馆、菜市场、百货公司等,或排队等候。害怕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如乘坐汽车、火车、地铁、飞机等。害怕单独离家外出,或单独留在家里。害怕到空旷的场所,如狂野、空旷的公园。当患者进入这类场所或处于这种状态便感到紧张、不安、出现明显的头昏、心悸、胸闷、出汗等植物神经反应;严重时可出现人格解体体验或晕厥。由于患者有强烈的害怕,不安全感或痛苦体验,常随之而出现回避行为。在有一次或多次类似经历后,常产生预期焦虑;每当患者遇到上述情况,便会感到焦虑紧张,极力回避或拒绝进入这类场所。在有人陪伴时,患者的恐惧可以减轻或消失。
     
     社交恐怖症:害怕处于众目睽睽的场合,大家注视自己;或害怕自己当众出丑,使自己处于难堪或窘困的地步,因而害怕当众说话或表演,害怕当众进食,害怕去公共厕所解便,当众写字时控制不住手发抖,或在社交场合结结巴巴不能作答。害怕见人脸红,被别人看到,因而惴惴不安者,称赤面恐怖症。害怕与别人对视,或自认为眼睛的余光在窥视别人,因而惶恐不安者,称对视恐怖症。害怕在公共场所遇到陌生人或熟悉的人者,称对人恐怖症。害怕与异性相遇者,称异性恐怖症。
     
     单纯恐怖症:这类患者害怕的往往不是与这些物体接触,而是担心接触之后会产生可怕的后果。例如,患者不敢接触尖锐物品,害怕会用这些物品伤害别人;不敢过桥,害怕桥会塌,掉到水里去;害怕各种小动物会咬自己等。患者认识到这些害怕是过分的,不合理的,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可怕,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即使向患者保证,扔不能减轻他们的害怕情绪。按照患者恐惧的对象的特点,可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动物恐怖,害怕蜘蛛、昆虫、老鼠等。
     自然环境恐怖,害怕雷电、登高、临水等。
     场所恐怖,害怕进入汽车、电梯、飞机等封闭空间。
     血-伤害-注射恐怖,害怕看见流血、暴露的伤口和接受注射。
     其他特殊恐怖,如害怕引起窒息、呕吐或疾病的场所;害怕在公共厕所排尿;害怕出门找不到厕所,会把粪便排在身上等。
     
     关于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的临床表现,可能还具有很多,在这里不再一一叙述。关于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的病因、发病机理,可能也比较复杂,但是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应当是一个重要的病因。
     
     饮食上的营养不良,药物治疗不是主要的,饮食中增加营养才是主要的。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等神经症,药物治疗也不是主要的,具有宗教信仰、参加宗教活动才是主要的。
     
     在《圣经》中,使徒彼得说:“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
     
     当我们真的“蒙召”了,即真的跟着耶稣“他的脚踪行”了,去行公义好怜悯了,去经历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难了;以此,我们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具有了这性情、心灵、生命的改变,具有了这重生、得救、成圣。那么,我们可以在各种艰难困苦、苦难患难中,包括处于无助、困难的处境时,也都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不再轻易具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
     
     并且,我们信仰了耶稣(上帝),我们定期礼拜、膜拜、跪拜了上帝(耶稣),我们满足了“强迫心理”的天性,我们就会更加不具有、或者不再具有——由强迫心理所带来的——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而使我们远离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这类神经症,使我们原有的这些神经症得到好转、治愈。
     
     对于强迫症患者来说,只有进行了强迫行为(包括强迫思维、强迫思想),他们的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才会得到减轻。对一些人来说,只有进行了吸烟、酗酒、赌博、游戏、零食等不良嗜好(非不良嗜好),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才会得到减轻。为此,一些人具有了这些不良嗜好(非不良嗜好),这些不良嗜好(非不良嗜好)也如同是一种“强迫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