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用自然科学来解释该隐求上帝赦免]
徐永海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徐永海就信箱被黑被盗的公开信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为失去自由的倪玉兰、董继勤、杨秋雨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复活节的请求为我们家庭教会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众肢体追思基督徒良心犯李阳弟兄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请为李阳弟兄留下的一儿一女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致信基督教牧爱会(监狱福音事工):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何德普:在十字架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基督徒何德普的受洗感言
·从坐牢8年的何德普受洗谈起
·回信张弟兄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圣爱团契就超光速的研讨
·被软禁的良心释放犯何德普我请您帮助
·就超光速一基督徒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望您关心79民运老前辈正坐牢的付月华
·北京一基督徒信仰犯致信中国福音大会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2012-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北京一家庭教会新年献词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二)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自然科学来解释该隐求上帝赦免

        用自然科学来解释该隐求上帝赦免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三之第5节
      (前言三的标题《自然科学与基督信仰没有任何冲突》)
           

                 徐永海
     
     
     “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上帝悦纳人的禧年”(路4:18-19)。“有人将一个被鬼附著、又瞎又哑的人带到耶稣那里,耶稣就医治他,甚至那哑巴又能说话,又能看见”(太12:22)。“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4-16)。
     
   (1)、该隐杀了亚伯后,面对自己的罪恶,面对由此带来的报应,该隐求上帝耶和华赦免
     
     在《圣经•创世记》第四章中写了“该隐求上帝赦免”的故事:“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甚么发怒呢?你为甚么变了脸色呢?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创4:4-7)。
     
     “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耶和华说:‘你做了甚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耶和华对他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创4: 8-16)。
     
     我们人类是上帝(耶稣)创造的,同时也是进化来的,是上帝(耶稣)借着“神导进化论”这智慧设计的方式创造了我们人类。在我们人类的进化过程中,一定也发生过类似“该隐求上帝赦免”这样的事情。
     
   (2)、我们人类具有自责自罪的天性,我们必须进行宗教活动,来祈求神灵赦免自己罪
     在我们人类的进化过程中,我们人类具有了自责自罪心理的天性,尤其是当人们处于不顺心的时候,人们会“莫名其妙”地自责自罪起以前曾经做过的坏事、错事,而给自己带来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自责自罪心理是一种内在动力(尤其是当人们处于不顺心的时候!!!),会使得人们必须去进行一些宗教活动,来祈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以此来减轻、摆脱因“自责自罪”所带来的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在原始时代,在宗教活动中,人们所祈求的这些“神灵”多原是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战斗英雄),被人们说成了神灵。借着祈求这些神灵赦免自己的罪,人们可以更好的崇拜、效法英雄(神灵),来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的恨那些敌对的民族及人,出于强烈的恨,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
     
     在我们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争战),只有——每个个体都具有这“自责自罪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来、延续下来。那些——每个个体不具有这“自责自罪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不能延续下来。
     
     借着进化,我们人类逐渐具有了这“自责自罪心理”的天性。借着进化,我们当今的每一个人也都具有这“自责自罪心理”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后,人们时常会自责自罪曾经做过的坏事、错事,(尤其是当人们处于不顺心的时候),而使人们具有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使得人们必须进行一些宗教活动,来祈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
     
     “该隐求上帝赦免”这个故事,应当预表着,在进化过程中,我们人类逐渐具有了“自责自罪心理”的天性,使得人们必须进行宗教活动,来祈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如,在旧约时代,人们是通过献祭,来祈求上帝耶和华赦免自己的罪;在新约时代,人们是相信耶稣已经代赎了自己的罪。
     
   (3)、抑郁症等神经症应当是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耶稣可以拿走我们心中的病痛
     
     在我们人类的进化过程中,我们人类具有了自责自罪心理的天性。人们会“莫名其妙”地自责自罪起以前曾经做过的坏事、错事(尤其是当人们处于不顺心的时候)。如果不去进行宗教活动(即在宗教信仰上处于营养不良状态!!!),不去祈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就会有可能持续存在,就会有可能患上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等神经症。
     
     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等神经症,应当是一种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神经症的病因应当是这“神因性”的,或者一部分病因是这“神因性”的。
     
     饮食上的营养不良,药物治疗不是主要的,饮食中增加营养才是主要的。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等神经症,药物治疗也不是主要的,具有宗教信仰、参加宗教活动才是主要的。
     
     在宗教信仰中,通过崇拜、效法英雄,来具有英雄那样勇于牺牲的心,可以使人们在各种艰难困苦、苦难患难中,都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不再轻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在宗教信仰中,通过定期进行献祭等宗教活动,来祈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而不再具有由自责自罪心理所带来的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使人们可以远离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等神经症。
     
     在《圣经》中,使徒彼得说:“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
     
     当我们真的“蒙召”了,即真的跟着耶稣“他的脚踪行”了,去行公义好怜悯了,去经历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难了;以此,我们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具有了这性情、心灵、生命的改变,具有了这重生、得救、成圣。那么,我们可以在各种艰难困苦、苦难患难中,包括处于不顺心的时候,也都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不再轻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并且,我们信仰了耶稣(上帝),我们坚信,为了救赎我们,为了代赎我们的罪,耶稣曾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第3天复活,第40天升天)。我们坚信,耶稣(上帝)已经代赎了我们的罪,我们就会更加不再具有因“自责自罪”所带来的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使我们可以远离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这些神经症,使我们原有的这些神经症可以得到好转、治愈。
     
     因此说,只有耶稣可以彻底拿去拿走我们心中的病痛。
     
   (4)、宗教偏激来自宗教教徒的抑郁症,耶稣可以彻底拿去拿走人类社会的这个毒瘤
     
     在2千年前,虽然耶稣来了(道成肉身);但是,很多宗教没有耶稣,很多基督教宗派也不高举耶稣;而使得很多宗教教徒,他们并没有真的“蒙召”;即没有跟着耶稣“他的脚踪行”,没有去行公义好怜悯,没有去经历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难;以此,他们不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不具有这性情、心灵、生命的改变,不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在“自责自罪心理”的作用下,他们依旧会时常具有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对他们来说,只有进行了献祭、告解等宗教活动,进行忏悔,祈求上帝赦免自己的罪,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才会得到减轻。其中一些宗教教徒如同患上了“抑郁症”,他们高举道德贞洁,由于认为所有罪恶都是来源于性欲等各种欲望,而自己又无法战胜这些欲望,为此他们总是认为自己罪恶深重;而时常具有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如多看了两眼漂亮的异性,就认为自己有罪了;如相思了自己所暗恋的异性,就认为自己有罪了;如控制不住地去看了色情的小说、照片、电影等,就认为自己有罪了;……;为此时常具有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在我们中国历史中,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性欲等欲望就是罪恶,“万恶淫为首”,宗教就是用来压制性欲等各种欲望的和恪守各种道德贞洁、律法诫命、神学理论、宗教教义的。为此和尚、道士、尼姑、道姑都必须是不能结婚的,都必须是不能有性生活的,都必须是不能亲密接触异性的,最好都是处男处女的。对于很多基督教宗教教徒来说,也是坚决反对婚前同居的,坚决反对婚前性行为的,甚至是坚决反对婚前有亲密接触的,如反对婚前亲吻,如反对婚前拥抱,如反对婚前拉手,……。对于很多基督教宗教教徒来说,必须恪守各种道德贞洁、律法诫命、神学理论、宗教教义,如必须恪守“圣经(字面)无误”,即只能按照字面来理解《创世记》,只能认为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而极力反对科学,反对进化论,反对神导进化论。
     
     在中世纪,婚前性行为、堕胎、同性恋等都是严重的违反律法诫命、道德贞洁的行为,是要被石头砸死的。为此,在今天,伊斯兰教宗教偏激者(原教旨主义者)也是极力反对婚前性行为、堕胎、同性恋等,甚至对那些有婚前性行为、堕胎、同性恋的人,依旧用石头砸死。并且他们还希望将这些律法诫命、道德贞洁普及到全世界,为此出现911、ISIS等等这样的21世纪灾难。
     
     一些基督教宗教偏激者也是极力反对婚前性行为、堕胎、同性恋等,他们与伊斯兰教宗教偏激者(原教旨主义者)观点一致。在他们的心中是大大地暗赞伊斯兰教宗教偏激(原教旨主义),看到伊斯兰教宗教偏激(原教旨主义)在欧洲蔓延他们在心中是暗暗地高兴,由此我们人类在21世纪将面临着危机、灾难。这些“宗教偏激”,不论是伊斯兰教的,还是基督教的,或者是其它什么宗教的,都是人类社会的毒瘤,我们人类必须清除这种毒瘤。
     
     而,只有,我们是真的“蒙召”了,即真的跟着耶稣“他的脚踪行”了,去行公义好怜悯了,去经历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难了;以此,真的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了,我们才可以在任何处境中(即使是处于不顺心的时候),都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不再轻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才能使我们可以远离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这类神经症,使我们可以远离宗教教徒(宗教偏激者)这种“抑郁症”,使我们人类社会能够清除“宗教偏激”这种毒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