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徐水良文集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徐水良


   

2018-2-8日


   

   (汇编,有少量修改)
   
   现在很多东西扑朔迷离。陈军和何频应该都是老牌江系,长期在一起,现在似乎竟然分道扬镳。陈竟然被郭文贵指控要暗杀郭。估计可能是何频转投习系,与国安会及郭文贵合作爆料大戏,而陈军是上海民运人士中知名的上海小瘪三(却被许多不了解情况的人认定为著名绅士)、上海人,从79民运开始,就长期属于上海方面管理控制,派系组织体系和利益所在,仍然或者只能或者不得不坚持原来派系。大概因此不得不分手。
   
   =====
   
   对雾亭说法,只说二点:一、少数特线才怕陈军,真民运和其他人没人怕他。而且大家一起谈他丑事,包括特线也在背后谈陈的瘪三丑事。盲流子和雾亭的说法,说民运怕陈军,都是不了解民运情况才有的胡扯。这是第一点。
   
   第二、何频及他的明镜和过去的多维,当然会受其背后投资和控制的某些机构的左右,那些机构才是真正的主人。所以多维亏损太厉害,中宣部受不了,就决定收回,转回北京。对外说是香港亲共商人收购。何频再不高兴,也没用。谁叫他没本事,搞不好多维,年年大亏损让中宣部受不了。
   
   有人怕陈军,有可能就是陈军受托控制的股份以及在他们上级机构中的地位。
   
   雾亭两眼一抹黑,乱说一气。
   
   ======
   
   关于郭文贵陈军等问题
   
   苹果:何频推特“红粉知己”穿越时空
   
   苹果:夏朵不简单,认识公主,与陈军是知交,最早获悉陈小平妻子信息
   
   徐水良:这些人,估计有可能都是中共特线系统大团伙成员。
   
   文章笑拳:郭爆“胡评”老同志:陈军欲谋害文贵事件以及与陈小平何频的关系
   
   格丘山:窝里斗,又与胡平斗起来了
   
   徐水良:两大系特线内斗,顺便再次抹黑扫荡早已是沦陷区的狭义民运圈而已。
   
   =====
   
   与杨巍辩论陈军问题:
   
   杨巍:阿贵末日来临,黔驴技穷,政庇无望,监狱难逃。故出此下策。
   
   民运宿敌阿贵效力国安日久,自然知道陈军是八九民运的实际点火人,此刻早已淡出民运,无派五党复无言,故选此人下手打击,图立新功,好回中国。居然说得出什么“陈军说一句话,民运无人敢放一个屁。”笑翻民运界了。
   
   一帮郭狗,如赵郭等人渣,如获至宝,吠影吠形,见利忘义,必然自取其辱。
   
   徐水良:陈军应该是79、89的老牌卧底。其名声在民运圈中实在不佳。
   
   我1998年出国后,立即仔细研究海外民运圈,认真研读《民联十年史》,对海外民联竟然大吹特吹陈军,把他说成89民运签字发起人、实际点火人等等,觉得非常非常可笑。
   
   杨巍:阁下的“研究”一向非常非常可笑,早就蜚声海内外。
   
   徐水良:你大概物伤其类立场类似,为陈军张目,把民联十年史可笑胡话说成事实。我在国内时,问过许良英先生:“陈军这个小痞子,与学者与科学家不搭界,怎么竟然变成89签名发起人?”
   
   当时有两份主要签名,科学院科学家一份,学者一份。科学院那一份,一直许先生在搞。当然与陈军无关。
   
   至于其他的上书,许先生说:这事与陈军没关系,是签名那天,不知道陈军怎么知道了,竟然也来了,竟然也签名了,签了名,就把签名信拿走了。结果,外面就变成陈军是发起人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回事。发起签名信这个事情,与陈军没有关系。
   
   许先生也与我一样,认为陈军是小痞子。
   
   我知道的,朋友告诉我的情况:79民运时,上海一个主要民刊,七个负责人,三个中共卧底。陈军是七分之一,据说也是三分之一。后来陈军就拿了大家筹集的民刊经费,不辞而别,把经费贪占了,这对该民刊是一个重大打击。上海朋友气极,但毫无办法,只好再重新凑集经费,继续搞民刊。所以,陈的此类事迹,从79民运起,在上海一带民运中,就很有名。当然,后来连这个民刊的主要负责人,也叛变当线人了,那是后话。
   
   此外,陈还有其他许多轶事在民运中流传。
   
   攻击我的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总是搞离谱而夸张的人身攻击,反诬反咬,不讲事实不讲道理。你杨巍不过是沿用这个习惯而已。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这种办法,只能靠人多势众,散播流言蜚语。真正要论战起来,恐怕只能以失败告终。
   
   胡安宁与陈军打过交道,也知道陈军不少轶事,他对陈军认识也是入木三分。大家不妨问问胡安宁。当然,我上面得到的消息,不是来自胡安宁,胡安宁不见得会认同。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杨巍继续为陈军辩护,并攻击本人,说:如果说你可笑是“人身攻击”,那么攻击是你先开始的。
   
   “民联十年史”略微翻过,不记得说什么了,只是觉得派性重,不看也罢。
   
   陈军的事,当时报导甚多,他是为了33人签名信事被中共驱逐出境的。我当时已是民联成员,八九民运当事人,自然印象深刻。可以肯定,许良英先生未参加签名。
   
   徐水良:你真会信口乱说,两份主要签名信,许良英都起了关键作用。都是许良英他们在背后策划组织和推动。许良英他们策划推动签名时,根本没有陈军什么事。无论是是科学家还是学者,都不可能受他一个小痞子来推动发起签名。
   
   对陈军盗用这个事情的功劳,许先生也很生气,说:这些科学家和学者签名,怎么可能由他小痞子(记得许先生说的是小流氓)来发起推动?谁会听他的?谁会理他?
   
   科学家那一份,签名的很多科学家,科学院院士等,是许先生的老师和同学。其中有的,我也认识,我出狱后还与他们有过来往。签名信由许先生组织,许先生还專門写了一个说明,附在签名信上面送上去。这个说明,大部分介绍的是我的情况,顺便提到魏京生。这个说明,收在王丹他们为许先生出版的许先生文集中。
   
   那签名信作为“叛乱”材料在博物馆展出时,好些知名的科学家、院士的签名,都被涂黑了。由于他们的名声,不涂黑,显然对中共很不利。
   
   学者的那个签名信,被作为领衔者的方励之等等,也是许良英的挚友。没有多少人知道陈军,更没有什么人会看重他。陈得到消息,显然是另有渠道,他应该也有介入此类事情的任务。签名后把签名信拿走,许先生很惊奇,但我却认为那应该是特殊任务需要。后来他以此盗用签名功劳,同样也是特殊需要。
   
   难道方励之他们不听老朋友许良英先生,却去听陈军的?恐怕门也没有。
   
   陈军以被用什么名义“驱逐”出来,都与这个事情真相基本没有关系。
   
   我什么时候先对你人身攻击了?我说民联十年史关于陈的说法可笑。那是攻击你?相反,你攻击我的却是对我搞总体污蔑攻击丑化,是对我个人评价和人身攻击,而不是讲事实、讲道理。
   
   中共特线系统,理论上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从来不是与我讲道理,而是历来对我搞的就是漫天造谣污蔑人身攻击这一套。
   
   对你,尽管我知道你和你们那一套,但我只是讲事实讲道理。除非你们人身攻击我,否则我不搞人身攻击。
   
   杨巍:你张口闭口“小痞子”,是否人身攻击?
   
   陈军所涉及的“北京文化界33人公开信”,当时有广泛报导,文本是在陈军所开的咖啡茶座里形成的,再去征求签名。方和许都未直接参与,其内容和签名者如下:
   
   北京文化界致人大常委会及中共中央公开信
   
   我们得悉方励之先生于一九八九年一月六日致邓小平主席的公开信后,深表关切。
   
   我们认为,在建国四十周年和五四运动七十周年之际,实行大赦,特别是释放魏京生等政治犯,将会创造一个有利于改革的和谐气氛,同时也是符合当今世界日益尊重人权的普遍潮流的。
   
   北 岛、邵燕翔、牛 汉、老 木、吴祖光、李 陀、冰 心、张 洁、宗 璞、
   吴组缃、汤一介、乐黛云、黄子平、张岱年、陈平原、严文井、刘 东、冯亦代、
   萧 乾、苏晓康、金观涛、李泽厚、庞 朴、朱 伟、王 焱、包遵信、田壮壮、
   刘青峰、芒 克、高 皋、苏绍智、王若水、陈 军
   
   一九八九年二月十三日
   
   部分签名者是此咖啡茶座的常客。部分签名者事后否认签名。
   
   徐水良:从这帖看,你知道陈军不是八九民运实际点火人,实际点火人还是方励之许良英他们。你上面断言“陈军是八九民运的实际点火人”,那就是故意撒谎。影响最大、起点火作用的、许良英先生实际发起的、方励之领衔的上书,和科学院科学家的上书,陈军没有参与。《民联十年史》,以及你和海外的许多说法,把陈军捧到“八九民运实际点火人”,实际上就是陈军假冒发起人打扮自己,以及中共情报机构故意吹捧抬举陈军,而许多人被欺骗的结果。
   
   我不知道许良英先生说的陈军签名后拿走的那份上书,是不是指文艺界的这一份。
   
   至于陈军小痞子定性,是许多人私下里一致的说法,符合陈军实际,有大量事实佐证。与中共及其特线不讲事实,不讲道理,只作造谣污蔑人身攻击的习惯做法,完全不是一回事。
   
   =====
   
   文章笑拳:郭Media获得瑞典一家基金公司投资30亿美元,郭文贵特别兴奋
   
   徐水良:有国安会大后台背后运作,不要说30亿,再翻十倍也不成问题吧?谁要是眼红这类资金,必然上当。并且有可能步夏业良、唐柏桥、李洪宽等等后尘。
   
   郭媒体,照例应该由郭的后台习系国安会掌控和领导。网友们千万别上当,否则你手机和电脑里的东西有可能全到国安会去了。
   
   ======
   
   这些事情和相关的人,都扑朔迷离,需要慢慢搞清楚。
   
   郭事件,两大系特线内斗,别一下子介入太深。
   
   现在参与内斗的,绝大部分是特线。但袁健斌,盲流子,没证据证明他们两个也是。这两个人倒很有可能不是。但盲流子似乎有点赖,不是太正派;而袁健斌听不进不同意见,又与纽约民主论坛,博讯,民主党全委会那些特线搅在一起,也无法交往。
   
   随他们去吧,超脱一点,除非必要,以旁观为上。
   
   ====
   
   反郭挺郭两派核心队伍,基本阵营,都是中共特线。参与两派内斗的,基本都是特线人物。狭义民运圈也是特线占绝大多数,早已经是沦陷区。(本人从郭曝料一开始,就已经无数次明确指出这一点)。郭文贵事件的正面意义,只在于中共两大派内斗,具有以毒攻毒的意义。这一点上,希望海内外朋友,尤其是国内朋友们,别被中共两派及其特线内斗搞得混头昏脑,被骗得团团转。大家还是丢掉幻想,踏踏实实做工作,不要期望救世主。一切靠自己,靠广大民众。
   
   其实,郭文贵先生自己,也早已经承认,郭阵营的核心力量,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力量。(例如,郭文贵2017年10月23日与“澳纽挺郭后援会”视频通话中就自己承认:“我最擅长的天生本事,这二十八年,都是与情报人员打交道,咱们现在真正的核心力量,还是在情报部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