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宮殿會談兩輪未竟事業一樁]
謝田文集
·蒸馒头的秘诀和哈尔滨的冻梨
·南卡的面粥 世界杯足球 和企业竞争
·斯万森的20种冰激淋和33条商规
·美国银行的赠款和芝加哥商家的礼物
·踩着煞车又踩着油门开车
·美国的财富是哪儿来的?
·川中的水底月和美国老太太的饭盒
·《大长今》的产品特色和制胜先机
·“万恶”的辛迪加和“反动”的孔夫子
·索罗门教授的皮包和梨泰院妇女的新发现
·曼哈顿的窗户和不撒谎的馒头
·厨房绞碎机和黄蚬子的故事
·从可乐、宝马到下岗、离岗
·卖月亮、卖国、和卖国贼
·从甘肃的平凉看国人的歧视
·哈佛的百亿捐赠和中国的三十个农民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美国高管和中国高官的偷窃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宮殿會談兩輪未竟事業一樁

   宮殿會談兩輪未竟事業一樁

   商管智慧(第558期 20171123)AddThis Sharing ButtonsShare to FacebookShare to LINEShare to Twitter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Share to 電子郵件

   川普和習近平的兩輪宮殿會談已經結束,他們還有未竟之事業一樁有待完成。圖為川習時隔半年,在北京故宮(左)和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右)兩次會談。(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國總統川普從亞洲之行歸來,這是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美國總統出訪最長的一次。他告訴美國人民,當美國對自己的價值觀、傳統和人民予以尊重的時候,別的國家會對美國充滿信心;亞洲之行也讓世界看到了一個堅定和自信的美國。川普發誓,要以美國的利益為重,亞洲之行為美國帶回三千億美元的貿易。回美之後他還重申,世貿組織(WTO)需要改革,而美國的新印太規劃也在一步步展開。

   當川普夫婦被習近平夫婦招待,在北京故宮享受皇家格調的美食和京劇表演時,許多媒體沒有忘記提醒川普,中共的「軟實力」、軟刀子,可能會侵蝕和腐化川普的決心和意志。當川普說,他不為美國的巨額貿易逆差責備中國,而是責備美國自己,責備前任的幾位總統時,分析家們更是憂心忡忡。

   對此,筆者倒覺得沒必要太擔心。直截了當的告訴中共,是美國前任總統、前屆政府允許了中國對美國日益增加的貿易順差,是明智和機智的做法,這等於是當面告訴中共領導人,你們可能比克林頓或奧巴馬更精明,但想繼續占美國的便宜、糊弄川普,就沒那麼容易了。用豪華和奢侈的排場、皇家的依仗來腐蝕、誘惑、影響川普,可能也很難奏效。因為商業大亨川普,多少年來就是在超級富豪的奢侈中走過來的,他在世界各地擁有好幾處堪比皇宮的豪華別墅和套房,搬入白宮對他人是由簡入奢,對他們一家反而是由奢入簡。

   更關鍵的問題是,到如今川普和習近平已經進行了兩輪的宮廷或宮殿會談,今年四月在美國佛州的海湖莊園,和今年十一月在北京故宮紫禁城。人們看到的是,兩個人似乎越來越默契,越來越和諧,許多人對這樣的關係不免充滿了猜測或狐疑。

   為什麼世界上最卓著的自由世界的領袖,和世界上最大、最後的共產國家的領導人,居然如此相敬如賓、配合默契?與此同時,世人已經目睹了川普非常堅定的反對共產主義、反對其他共產政權的言論和行動,不管這些舉措是針對古巴、越南、或北韓。川普今年早些時候訪問歐洲時,他在哪裡受到最熱烈、最激動人心的歡迎?是波蘭!波蘭人按耐不住他們對美國總統的喜愛和擁護,川普也毫不掩飾他對共產黨統治、共產政權的唾棄和厭惡。

   從今年四月佛羅里達川習會談以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人們仔細分析和揣測,人們會做出結論,那就是,佛州會談之後,川習之間達成了一種默契和約定,這種默契、約定與合作,從半年前延續到今天,在北京會談之際更加深入和強化。從半年前開始,國際社會看到了中國/中共在北韓問題上急遽的轉向,和對北韓態度重大的轉變。正如筆者今年十月在洛杉磯的演講中指出的,對這樣巨大而鮮明的轉變的一種最可能的解釋,就是中共政權終於認識到,拋棄北韓共產政權對中共政權本身都是最有利的舉措;由此繼續下去,最終拋棄中共自己的政治體制可能也是它最好的出路。

   在〈朝鮮半島三國志的終極癥結〉一文中筆者指出,從本質上看,朝核問題不是關鍵的關鍵,解除北韓核武的危機也不是世界真正的目的。朝鮮半島問題的終極癥結,圍繞著人類結束共產主義的最終戰役。習川之間,必然有深刻的默契與合作,才能讓川普延遲對中國的貿易戰;習在朝核問題上大幅讓步,也意味著他已經決定了要拋棄北韓,進而放棄或解體中國的共產政權,這樣中共才不會形單影隻,失去北韓的「屏障」或「緩衝」。

   實際上,由於共產主義帶來的魔難、麻煩和累贅,不光習近平必須面對,如今川普也不得不面對和處理了。愛達荷州眾議員科蒂斯.保爾斯(Curtis Bowers)製作發行了兩部轟動一時的紀錄片:《蠶食美國》(Agenda: Grinding down America)。這部上下兩集的紀錄片用深刻的分析和令人震驚的資料,表明共產主義的思想和毒害,已經侵蝕了美國的社會文化和教育體制;共產主義的滲透不僅在世界各地大量出現,在自由世界的領袖——美國,也有驚人的展現。

   中共上層可能不會從良知、道義上產生解體中共的念頭和想法,但客觀上危機的環境和中國殘酷的現實,可能逼使他們不得不這樣做,因為中南海已別無選擇。習王過去五年來的反腐中,如今已有100萬官員被清算,包括100名高級官員。100萬中共官員因貪腐落馬,這是什麼概念?美國人可能都難以理解!中國人口是美國的4-5倍,如果美國也有同樣比率的官員貪腐落馬,這就是25萬名美國各級民選官員鋃鐺入獄,包括25名內閣以上級別的高級官員!正常社會的人,完全不能了解和理解中共腐敗的規模和程度,以及中共瀕臨從內部崩潰的現實。這就是習可能不得不接受解體中共、與川普合作、並首先解體北韓共產政權的背後原因。

   川習杯觥交錯之際,可能未免同病相憐,亦即他們可能共同認識到了共產主義給中國和美國帶來的危害。川習之間可能有一些共同之處,傾向保守和維護傳統。從這樣的信念出發,不難在他們之間達成清除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因素的共識。也許,這正是這兩個人在歷史意義上的共同使命和未竟事業。

   紫禁城裡,據說習近平招待川普夫婦看了三齣京劇:《梨園春苗》、《美猴王》及《貴妃醉酒》。如今,川習的兩輪宮殿會談業已結束,一樁未竟之事業尚待完成。人間真正的大戲,也許是開場的時候了。◇

(2018/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