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國怎麼才能彎道超車美國]
謝田文集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Ancient Wisdom for Modern Predicaments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和董奉的杏子生意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世界警察被诱惑下水 谁来救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怎麼才能彎道超車美國

   中國怎麼才能彎道超車美國

   商管智慧(第557期 20171116)AddThis Sharing ButtonsShare to FacebookShare to LINEShare to Twitter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Share to 電子郵件

   彎道超車,是聰明的捷徑,但也充滿了風險。(Autoblog)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商業和市場戰略研究中,有先發優勢(First mover advantage)、後發優勢(Late mover advantage)或戰略性的機動入場優勢的區分。類似的戰略考量,也在國家之間的競爭中有所展現。中國國內的發展論壇和坊間的議論之中,近年來經常看到的一個詞彙,就是中國可以「彎道超車」,利用抄近路的優勢,在較短的時間內趕上和超過發達國家,尤其是「趕超」美國。

   中共政府顯然有強烈的「彎道超車」的願望,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因為它們已經明確的感受到了來自美國的巨大壓力。川普政府目前在外交詞彙上有重大的改變,用「印太」(Indo-Pacific)一詞來代替「亞太」(Asia-Pacific)。「印太」就是「印度-太平洋」或者「印度洋-太平洋」,用它來替代「亞太」,是把原來的亞太的範圍擴大了,向西大幅擴張,涵蓋了整個印度和南亞,橫跨印度洋和太平洋。這樣的概念轉換對美國來說,是再自然不過了,因為美國向東有大西洋和北約;本土就有「Sea-to-Sea」(大洋到大洋),指的是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現在在亞洲的戰略中,又補充和擴展,加進了印度洋。這樣,整個地球就都被包含進去了,川普的全球新布局也就完成了。

   說到「Indo-Pacific」(印太),還讓人聯想到那個「Indo-China」(印度支那)。印度支那這個名詞在中國學者的反對下,現在幾乎不太用了。這個所謂的「印度支那」在許多中國人看來,好像是一個什麼遠在爪哇島的、稀奇古怪的名字,其實,它原本就是「中國-印度」的意思。這個詞彙從法文的「Indochine」過來,表示位於印度與中國之間、並受到兩國的文化長期影響的區域,當時音譯為「印度支那」。抗戰時期,「支那」是侮辱中國的歧視性詞語。於是,在國民黨元老于右任的倡議下,改用「中南半島」,意思為「在中國以南的半島」。但在學術圈子裡,如地質學界,還不得不使用這個名詞,比如那個「印支構造期」(indo-china movement)中的「印支」,就是印度支那。現在的「印太」一詞,美國佬這麼一叫,又把中國和印度這兩個世界人口大國、兩個大冤家,聯繫起來了。

   回到彎道超車的話題。其實,中國已經在許多彎道上超過西方和美國了。比方說,手機通訊就是一例。中國的手機普及率非常的高,可能不輸於美國。原因也很簡單,不是什麼共產黨的英明領導之類的,只是中國通訊界發現,可以不用鋪設昂貴的地線和電話線、電纜線,而只需要建不是太多的微波通信中繼站,就可以讓全體中國人、包括偏遠地區的中國人,都跨過地線電話,直接進入手機通訊的時代。在美國,也就是中年以上的家庭,還因為習慣,保留著地線電話,年輕一代的家庭,已經不再設置地線了,也沒有什麼「Home Phone」(家庭電話號碼)之說了,家裡家外都是只有手機號碼。

   彎道超車在手機之類的領域,可能使得落後國家採用後發優勢,趕上發達國家。但在其他許多領域,就很難實行。國家和政府還必須一家一家的通自來水、下水道,一家一家的接煤氣、電線和光纜,一家一家的進行垃圾收集,一個一個的關閉污染工廠,一個一個湖泊和江河的清理,才能真正提高人們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質量。中國2862個縣中,還有三成,八百多個貧困縣,需要給一個一個村的給小學生提供校車、乾淨桌椅和營養午餐。這些,都是沒辦法「彎道超車」趕上發達國家的。尤其是環境保護,中共為了發展經濟和掠奪中國人民的財富、洗劫國庫,透支了中國人的清潔空氣和土地、飲水,這需要很多年才能清理乾淨,這裡可沒有「彎道超車」的可能。

   彎道超車,的確是趕超的一個辦法,但這裡還有一個假定,就是前面奔跑的車,其前面的路,是有可以超越的「彎道」的!但前面的領先者,可不一定是會繞圈子跑,或者拐著彎跑的,那些國家也沒有什麼一個又一個的政治運動、權力內鬥,和瞎折騰,可以讓後發者有趕上的機會。如果領先者在一條筆直的大道上飛奔,還在不斷拉開距離,那還有彎道嗎?還有彎道超車的可能麼?那是絕對沒有的。

   當今世界領先的美國,或者中國潛在的對手,是不是這麼跑的呢?是的。美國也不怕中國追趕上來,美國照樣為中國培養科技人才,美國照樣鼓勵中國留學生學成歸國,美國公司甚至在中國設立研發機構,開發新產品和新概念。如果只按照現代實證主義和現代科技的路線走,中國很可能永遠都追趕不上美國。而在中國,從政府到媒體、到知識界,可能都在這樣看,指望中國可以在科技上追上美國,不管是直線追趕,還是試圖彎道超車。其實,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認識。

   但是現在,人們應該認識到了,實證主義和現代科技的路線,在當前已經造成了什麼樣的危險,人工智能和機器人、轉基因、克隆人等的危險和問題,就是其中的例證。人們已經開始覺察到,目前科技的發展,其速度在加快,並且它越來越怪異,越來越成為一種人們可能要控制不了的力量!當人類所發明、創造的東西,越來越多的變成「Frankenstein」(科學怪人)時,這說明它是一條不能持續發展的、對人類不適合的路線。如果這個科技給人們帶來的,是如對環境的破壞,對資源的破壞,對道德的破壞,那就更加危險了。在這種時候,還要去「彎道超車」?那只會把自己的國家和人民帶入深淵!

   彎道超車,還有一個風險。看過Daytona 500或者方程式賽車的人都知道,彎道超車其實非常危險,很有可能與前面的、旁邊的車撞著,而自己會翻個兒!中國在「彎道超車」的時候,不光是前面有美國、日本,旁邊還有印度、越南呢,所以呢,往日的「亞太」才變成了今天的「印太」。中國在東面與日本,南面在南海與越南,西面在喜馬拉雅山與印度,還有隔著太平洋與美國的各種對峙,都會是超車時的碰撞和顛覆。

   中國和中國人的優勢,是我們優秀的、悠久的文化和傳統,包括一系列道德規範。越來越多的人們在認識到,在傳統和道德的社會,才能真正實現社會的提升和安寧。只有回歸傳統和道德,我們才能走正路、走出新路。中國如果真的能夠做到,那時候,可能就是美國需要彎道超車的時候了,是世界需要彎道超車的時候了。 ◇

(2018/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