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小平头夜话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半场)
   
   1. 盛雪陈达鉦独幕剧:《兄妹拜年》
   2. 阿海情诗朗诵:《我是你的马仔》
   3. 潘晴独唱:《孙子颂》


   4. 昭明单口相声:《武昌首义第二枪》
   5. 陈达鉦独角戏:《黑枪》
   6. 盛雪年代大戏:《现代秋瑾,当代林昭》
   7. 盛雪钢管裸舞:《盛开的雪莲》
   8. 张小刚露蛋表演行为艺术:《思想者》
   9. 陈达鉦故事会:《黄雀行动总指挥》
   10.陈景圣傀儡剧《狗眼看人低》
   11.陈劲松山东快板《一打丁字裤,“挡中央”妥帖》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图1:陈达鉦盛雪“岳母”坟头拜年
   1. 盛雪陈达鉦独幕剧:《兄妹拜年》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图2:2010年3月访问达兰萨拉的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部分成员觐见尊者(盛雪、桂民海在尊者面前唧唧我我,鞍前马后,龙虎缠绵,极尽“我是你的马仔”之能事。
   
   2. 阿海情诗朗诵:《我是你的马仔》
   
   3. 潘晴独唱:《孙子颂》
   
   (平头按:民运圈复辟民国"血统论"方兴未艾。引领此风者非臧锡红莫属。早在2011年盛雪借“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为名,在一众面首抬轿子下“移花接木”搞成塑造自家祖父的个人崇拜运动。此风一开,当即将澳洲"小赤佬"的潘晴内心深藏的“我祖上也阔过”之阿Q情结撩拨起来。2013年初在泰国普吉岛召开的工党二大上,平头就亲眼所见“小赤佬”潘晴口沫四溅地如何“痛说革命家史”翻出清末民初上海滩他叔伯之二娘舅的光鲜之过往……民运圈一众骗子如盛雪、唐骗柏桥、张健、潘晴、齐彧、昭明王德利、陈景圣等“装孙子”运动于焉争先恐后如火如荼地兴起)
   
   4. 昭明单口相声:《武昌首义第二枪》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图3:“黄雀行动”叛徒黑帮“蛇头”陈达鉦持枪照
   
   5. 陈达鉦独角戏:《黑枪》
   
   (平头按:不久前陈达鉦发来微信语音死亡威胁:“小平头,小平头,我是六哥,我是六哥。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呀?你是不是找死啊,他妈的你在背后打盛雪和我的黑枪,我告诉你呀你这么做法是在走盲流子的后期了,死无葬身之地呀”)
   
   6. 盛雪年代大戏:《现代秋瑾,当代林昭》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图4:盛雪自诩真理的化身,据说真理就是赤裸裸的。但展露私处的公娼竟敢“无知者无畏”地自诩秋瑾林昭,所谓"粉墙点墨,佛头着粪"犯众怒不过如此。吃瓜群众的三观都要快被按摩女"莱蒙娜"颠覆了。呵呵,一个连底裤都不要的女流氓她还要脸吗?!
   
   7. 盛雪钢管裸舞:《盛开的雪莲》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图5:张小刚露鸟摆罗丹"思想者"造型
   
   8. 张小刚露蛋表演行为艺术:《思想者》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图6:有关真实的"黄雀行动"截屏之二。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的回忆录也早已披露:陈达钲自吹自己是什么黄雀行动总指挥,其实他不过是一个发国难财的蛇头船夫,讹诈港支联会两千万港币,厚颜无耻!陈达钲知道司徒华他们很难找到船工,于是便狮子大开口索要天价捞人费,是故司徒华说陈达钲就是个发国难财的有船的船工而已。华叔还专门指出“参与行动的船家陈达钲为了救回在行动中被公安捉去的兄弟,而向公安供出行动秘密,令偷运民运人士的秘密通道曝了光……”
   
   9. 陈达鉦故事会:《黄雀行动总指挥》
   
   (平头按:华叔健在,陈老六识趣地"水墨画黄花鱼-----属于溜边一派"。华叔驾鹤西去,尤其是对陈达鉦卖友求荣知根知底的“黄雀行动”勇士罗海星病故。世无英雄 ,遂使竖子成名。注意,陈老六的“黄雀行动总指挥”名号便横空出世,是在2014年4月盛雪高调与陈达鉦结拜异姓兄妹后,由赵岩指示紀硕鸣(博讯香港记者,同时出现在2014年香港陈达钲与盛雪、上海线人陆伟萍、陈景圣姘头陈慧玲结拜兄妹现场)都是赵家“控制民运,引导民运”布的棋局。这个棋局在围攻与力挺郭文贵的人员组成中暴露无遗!博讯香港记者纪硕鸣(亚洲周刊特派记者)为此撰文《盛雪、六哥“六四”结义》发表在博讯上为盛雪造势推波助澜。陈达钲“黄雀行动总指挥”的名号便欺世盗名地出现,并被盛雪、赵岩、唐柏桥、母猴子们大肆误导宣传。连美国之音也加入陈达钲“黄雀行动总指挥”造神运动。2015年3月,在力挺其“妹子”盛雪“顺延”民阵主席的悉尼大会,陈达钲当着许多人的面,打电话给中国公安部的余副部长,即其上线是公安部第九局局長余啸秋。表示他是直接能和中共情报机构热线通话的;近年来赵家屡有将香港居民绑架到内地的“壮举”,前有香港铜锣湾书店几个股东被绑架回大陆,近有《前哨》老板刘达文的老婆被绑架到深圳等等,陈达钲及其马仔都脱不了干系,他时常在香港的办公室和九龙的金华酒楼茶叙时不无显摆拿出厚厚一沓人民币对在场的人说,这是广东国安孝敬我的。 )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图7:“双面谍”陈景圣在凤凰卫视上现身说法
   
   10. 陈景圣傀儡剧《狗眼看人低》
   
   (陈景圣,現年六十八歲。一九八一年在香港加入台湾軍情局,同年十一月在上海被捕,以「特務」罪判刑十三年。一九九三年因「表現優異」獲減刑出獄。此人主動投靠共方情治機關,獲逆向運用,回港從事諜報工作。他刑滿回港廿二年,長期無業,依靠每月三千元的「綜援救濟金」過活,但卻頻頻出訪美歐澳洲日本,海外民運各種派系各種會議無役不與,在台灣每次中央與地方選舉的港澳觀選團、有關西藏、新疆的會議、族群青年夏令營等,都能見到此人的身影。自从陈景圣抱上盛雪大腿,“盛雪姐夫”的昵称开始在茶楼特线圈声名鹊起。此话怎讲?陈在香港靠援助金生活,于是吃软饭,靠姘居的女人陈慧玲养活。中共和特线凭借国家力量和国内外强大力量共同唱双簧,他们要捧谁就捧谁,要打谁就打谁。制造了大量假象。例如,盛雪诡异的香港之行及2015年3月的香港特线集体飞赴悉尼力挺盛雪可作如是观。与陈景圣姘居的陈慧玲此时长袖善舞,与陆伟萍一道共同策划同盛雪结拜姊妹的一出闹剧。在2014年4月24日的結拜禮式上,盛雪和陈慧玲、陆伟萍、陈达鉦(六哥)互换帖子结拜姊妹。中共在港媒体大事报道,《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紀碩鳴亲自捉刀写就包装宣传盛雪的文章,及时在韦石的博讯横空出世。)
   
   (平头按:陈劲松绰号“舔葡萄”。2015年香港特线民阵分部组团领着津贴跨洋越洲飞赴澳洲悉尼,出席并力挺盛记民阵的“引领民运”的悉尼会议,祭出特线“五陈护法”之杀手锏。“五陈”:陈达鉦陈景圣陈劲松陈榆林陈泽超。比如扬州公安线人陈劲松就上台为盛雪“酸葡萄”理论背书,这个初中文化的大老粗实话实说:反对盛雪的,女的就是嫉妒盛雪的美貌,男的就是得不到才倒打一耙(盛雪云:男人反对她,就是想沾她的边没沾着。女人反对她,就是嫉妒她的美貌)。回港后,杨小炎拿他开涮:你陈劲松已经五十年不举,怎么吃葡萄啊?这个扬州老流氓竟然无耻地说,不能吃,舔舔也好,陈劲松“舔葡萄”的绰号不胫而走。最令平头气结的是盛雪的一众面首如张小刚、黄河边、寇天力、李天明、张朴、张健之流,居然放话“小平头攻击盛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奇耻大辱!盛雪的面首们拿一根年过半百过气的刷了绿漆的装嫩老黄瓜来试探平头,这简直是对平头审美情趣的侮辱!就象郭文贵对倒贴上来的“女神”公娼避之唯恐不及脱口而出“烂死了烂死了……”)
   
   11.陈劲松山东快板《一打丁字裤,“挡中央”妥帖》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图8:盛旗袍与袁大头(注意袁的眼神是看点:母羊眼里盛雪是岁月较劲的失败者,老山羊眼里就是"花屁股"了。原文:曾有一個自詡民運人士和詩人的中國女性偽自由主義知識分子,輕狂地嘲笑將自己埋葬在金色烈焰中的僧人不懂珍惜生命。//這個大半老的女人為了和歲月較勁,竭力想把自己打扮得年輕,甚至讓印著一朵碩大牡丹花的旗袍罩在乾瘦的屁股上(平头按:为此袁为盛取花名:花屁股),似乎想以此來顯示她對生命的珍惜。//然而,連母羊都能看出來,在同歲月的較勁中,她是個失敗者;她的自我粉飾使人不能不把她和清朝的妓院聯係起來——不是花枝招展的妓女,而是扭捏作態的老鴇子。望著她那望著她那猶如涂了香粉的大鵝蛋般的臉)
   
   (顺便一说,盛雪几套旗袍,从里面的丁字裤,到外的光鲜旗袍,其实都是香港特线拍马屁者送的。有一插曲证明阿海与盛雪关系匪浅以及陈劲松脑筋急转弯活泛:盛雪当选民阵主席后高调访港,香港民阵主席陈兴棠和黄元璋对盛雪百般奉承,送礼不断,两人曾经为盛雪在深圳定做旗袍一件。旗袍最讲究合身,民阵香港分部的扬州特线陈劲松问:怎么知道盛雪的三围?答:阿海提供的尺寸。陈劲松不甘落后,乃送丁字裤一打。陈不愧是扬州两把刀——剃刀、修脚刀地从头到脚将盛婊忽悠得周身通泰。“料不在多而在精”,布虽小但人家讲究的是“挡中央”地妥帖。千里鹅毛,礼轻情重,盛雪笑纳。于是盛旗袍其外,丁字裤其内地穿梭活跃在“挺郭”、“砸郭”两大阵营。陈兴棠于2015年12月30日去世。不知九泉之下有无梦见他送的“花屁股”牡丹花那套旗袍满世界地招摇过市,这不,“花屁股”又身着旗袍活跃在澳洲“挺郭”第一线。此乃题外话,按下不表。)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8年02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