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王先强著作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在同学们之中,也有不成文的分类:进步份子和落后份子。出身好的,争取入团或入了团的,便都是进步份子;出身不好的,入不了团的,自然便是落后份子了。这种分类与阶级斗争的分类,息息相关。
   我出身地主,母是劳改犯,毫无疑义是属于落后份子之列;我也从来安份守己,对进步不抱奢望。
   想不到的是,有人居然看好我,想改造我,把我变得进步起来。那是班上的女同学、团员、且是团支委员庞道花;她在团里提出培养我入团,因此还有信件发到我家乡,调查了我的家庭状况。
   龎道花不嫌弃我身份低微,还希望我入团,对我可是情至义尽了;她对我抱有某种的殷盼。因此,无论如何,我感激她。坦白说,如撇开政治因素不谈,情窦初开的我,也是有点仰慕她的。


   我与庞道花有了进一步的、又是隐秘的交流;这种交流除了日常有机会时就多说一、两句之外,更多的是眉目的交流,在特时特地,你望我一眼,我望你一眼,互相心领神会。我们有几次悄悄的、偷偷的单独见面。有一次,她低着头、含蓄的对我说:「我愿意把我的一切奉献给你。」我第一次听到一个少女的、如此温柔绵绵的语言,受宠若惊。又有一次,她似乎在犹豫之后,果决地、轻轻地牵起我的手,历时十多分钟。我第一次接触到一个少女的、主动伸过来的手,像触电般的,麻震了,但却又真实地感觉到那手的柔软、温热,心也立即热了;在那一霎时,我真想搂抱她一下,但终是不敢动,没有作为。假期时日,我们倒是通信频密,在书信上谈了一些肤浅的感情之事。
   我与龎道花之间的牵扯,算是一种少男少女之间的、朦朦胧胧的初欢吧!
   庞道花期盼我入团,只是她的一厢情愿,最终当然是吹了;没有人与我谈过入团之事,我也从未去要求入团,我仍是我,我安份守己。
   初中毕业后,各考了不同的学校,庞道花离开了我,我们的交往也就结束了。不太久,她嫁了。她的丈夫居然是我的小学同学──他比我大好多岁,小学未毕业就参革命,是县公安局的党员干部。
   团员嫁给党员,这是门当户对,是当时的正统、正道。要是贫下中农、团员、党员等,对上地、富、反、坏、右,对上落后份子等,那就是异端,不可思议了。因此,我想到我与庞道花之间,虽说因她不顾我身份卑贱而成,而交往,却同时也已注定了她会因我身份卑贱而败,而结束;结束是必然,把人分门别类的社会就是这样!我看通透这个道理,充份理解庞道花;我衷心祝福她找到了一个好归宿!
   然而,不管怎样,对那段最初的、朦胧的、不顾一切人为罅隙的男女感情,我仍觉得是可贵的,值得珍惜的;我对庞道花勇于与我交往的感激,永留在我心间,随着光阴流失,便是越加怀思。二十多年后,我的环境有所改变,处于另处文明、繁华城市,恰遇从故乡来的早年同学,便买了一只金戒子,托他带回去送给庞道花,以作纪念。此后,庞道花也主动的、不时的在电话上与我联络,互道平安。她大概也并不忘我!
   又过二十年,我回去,有机会探访庞道花。在旅馆的房间里,我与她见面,互相拥抱。我本想亲吻一下她的额头,但是,她已经放开手,离身了,我未了心愿。这一个拥抱,历时不到十秒,却震撼心灵。四十多年前,我就想搂抱一下她的;但目前这个拥抱,又已经不是当年所想的那种搂抱了。
   我们交谈,或许是感触都错综复杂,竟然谁也不提旧事,最后是出去吃一餐饭。在饭桌上,庞道花问我缺不缺钱花;她表示可以赠与我一笔钱。我知道,她的独子在银行工作;他们有几层楼,有私家车,应该很有钱。我想笑问钱从何处来?但我终究没开口。她显然是有心关照我;我感谢她,诚挚的说,不要你的钱,你留着花,你过得好就好!随后又是各散东西。
   又过了几年,不幸地,我得到庞道花独子患上肝癌的消息;再过些日子,我连庞道花都联络不上了──她的电话号码变成空号。我很为她揪心。
   一次短暂的牵手,一个忽促的拥抱,中间相距竟是四十多年;还有下一回吗?应该是没有了。这牵手,这拥抱,历尽沧桑,当中是甚样意味?我说不清楚,想来庞道花也说不清楚,或许,这是特定环境下的、一段别具意思的人之情;这种情,以情理论之,也难得、珍贵!
   这情纠纒在时局之中,却又有真情,有苦情,有悲情,缤纷杂陈,百般滋味,叫人细品慢尝不胜唏嘘!
(2018/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