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麻原彰晃四女: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文学博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一)
·郭文贵涉180亿债务纠纷 遭债主堵门
·郭文贵控制河南裕达骗贷及票据案一审宣判 罚金1.5亿
·郭文贵控制河南裕达骗贷及票据案一审宣判 罚金1.5亿
·纽约市民聚集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控制的公司被罚3.95亿 可能破产
·郭文贵公司骗贷20亿 被判有罪
·郭文贵收买民运人士证据曝光
·郭文贵安排每天敲某人家的门
·郭文贵对待恩人、朋友、女助理的惯用手法:录音
·郭文贵的亲密关系
·郭文贵与女助理真情实录九
·郭文贵与男人的关系
·林志玲怒斥郭文贵 :爆料“子虚乌有、离谱至极”
·美国之音代表官方致信海航 与郭文贵撇清关系
·再揭“疯王”郭文贵底牌
·林志玲范冰冰许晴等女星起诉郭文贵
·纽约市民要求酒店驱赶通缉犯郭文贵
·纽约抗议民众说郭文贵是“大骗子”(视频)
·纽约华人8月19日继续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欠债还钱,8月25日,纽约华人继续声讨郭文贵
·女助理:盼郭文貴獸行受懲 情緒瀕崩潰 父母怕接境外電話
·郭文贵诈骗犯(922视频)
·郭文贵是大汉奸卖国贼(923视频)
·郭文贵是强奸犯通缉犯(925视频)
·“菩提功”害了他们
·邪教人员教育子女的奇葩事
·“法轮功”让爱情枯萎
·轻信“全能神”拒医把命丢
·这些钱“全能神”也不会放过
·女星范冰冰许晴杨澜围攻郭文贵
·郭文贵说假话的铁证
·郭文贵侵犯公民隐私权
·郭文贵将接受法律审判
·美国遣返郭文贵的十个理由
·郭文贵被制成通缉令扑克牌
·郭文贵:美国人全是骗子
·美国司法部长:政治庇护欺诈现象猖獗
·开“杂货店”的“金菩提上师”
·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背后的真相
·李洪志就是只“变色虫”
·被邪教扭曲的家庭关系
·李洪志要手机干啥
·从“三书”看“全能神”邪教的危害
·有“法轮功”背景夫妻打死幼女 腌制尸体藏冰柜
·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进入第77天(1016视频) 十月 16, 2017
·郭文贵“蓝金黄”之裕达征地骗迁
·郭文贵的“蓝金黄”之第二桶金:自肥,设局,黑社会,赶走港商台商巧抢占有
·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郭文贵蓝金黄之裕达四黄:层层设套俘获官员控制伙伴
·郭文贵“蓝金黄”之洗钱:如何把老板的钱变成自己的钱和豪车豪宅
·郭文贵爆料漏洞百出 所谓情妇照片竟取自台湾网红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 不会相信“法轮功”
·车祸引发“法轮功”大地震 专访唯一被“圆满”的大活人
·何祚庥:我为什么要揭露“法轮功”
·美国邪教问题专家瑞克·罗斯:美国人对“法轮功”持怀疑态度
·站长“余则成”与“全能神”的战争
·独家揭秘邪教“全能神”的真面目
·曹圣洁牧师:“门徒会”亵渎耶稣基督 基督教不能容忍
·司马南:“法轮功”媒体是谣言发球机
·金融时报:郭文贵的基金可能枯竭
·郭文贵发家过程中的黑恶势力
·郭文贵骗贷5.88亿
·揭秘郭文贵的四次逃亡路
·郭文贵三哥被杀之谜
·三千华人纽约抗议郭文贵
·纽约上千人抗议强奸犯郭文贵(1027视频)
·纽约华人大规模抗议郭文贵(1)
·千人纽约集会声讨大骗子郭文贵(6)
·上千人纽约集会声讨大骗子郭文贵(2)
·上千华人纽约集会声讨大骗子郭文贵(1)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91天(1030视频)
·邪教是怎样破坏家庭的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98天
·“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美国华人社团持续抗议郭文贵达100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03天(1111视频)
·郭文贵离孤家寡人会越走越近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08天(1116视频)
·郭文贵机关算尽,已经失去了人与人之间的最基本信任
·郭文贵离孤家寡人会越走越近
·郭跳梁小丑,原形毕露
·郭文贵这粒老鼠屎
·郭文贵你能做的,真的也就只能是这样了。
·郭文贵的六大罪状
·郭文贵指使他人销毁会计资料 非法拘禁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12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17天(1125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5天(1203视频)
·“法轮功”骚扰电话让人好心烦!
·“法轮功”满世界扰民犯众怒(图)
·“全能神”真能治病?
·看看这些邪教头目的下场(图)
·从佛学正信看“心灵法门”的邪心与痴心
·邪教控制成员的手段——信息封锁
·杜特尔特儿子辞任家乡副市长 达沃市连遭天灾人祸
·法轮功神韵演出在美国北卡州遭冷遇
·“神韵演出”遭遇NO!NO!NO!
·希腊雅典音乐厅拒绝“法轮功”“神韵演出”
·希腊雅典音乐厅拒绝“法轮功”“神韵演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麻原彰晃四女: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核心提示:日本奥姆真理教教祖麻原彰晃的四女2017年11月21日在东京召开记者见面会,公开表示已向横滨家庭法院申请废除推定继承人身份。横滨家庭法院于上月31日认定了她的申请。四女表示“想和父母断绝关系”,“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原题目《麻原彰晃四女向法院请求废除推定继承人身份 并表示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日本奥姆真理教教祖松本智津夫(麻原彰晃)死刑犯(62岁)的四女(28岁),2017年11月21日在东京召开记者见面会,公开表示已向横滨家庭法院申请废除推定继承人身份(译者注:推定继承人是《日本民法典》中的一种特定称谓,是法定继承人的一种),横滨家庭法院于上月31日通过了她的申请。四女表示“想和父母断绝关系”。
     代理人泷本太郎律师表示,四女在2015年12月提交了该项申请。其奥姆真理教教祖的父亲松本死刑犯、原教团干部的母亲(59岁)都未提出异议,并且在原定今年8、9月进行的法庭审问中未曾露面。


     家庭法院因其父母犯有杀人等罪行,属于“明显不正当行为”,对四女的申请予以认可。根据四女的陈述,松本死刑犯对她的“虐待”,奥姆事件后被母亲逼迫继续信教,这些都得到了法院的重视,并被认定为“对她产生了重大不利”。
     见面会上,四女说“我从2006年离开家族,从此和奥姆信仰诀别。父母虽然有生育之恩,但是没有养育之恩。(死刑)是必须执行的”。
     今年5月,东京拘留所向家庭法院提交了关于松本死刑犯的报告,认为他“没有明显的精神障碍,运动和洗澡时都能随叫随到,但是会面被他言辞拒绝”。泷本律师评价说“松本死刑犯被认定为有能力履行家事手续的可能性较大”。
     关于推定继承人的废除
     被推定为继承人的家庭成员,如果遭到被继承人的虐待、严重侮辱等明显不正当行为,可以向家庭法院申请剥夺继承权。被继承人若有遗言要求废除,也可以由遗言执行人向家庭法院提交申请。根据最高法院的统计,去年日本全国申请废除的案件共有209起,家庭法院予以认可的50起,驳回的91起。
   
     松本死刑犯的四女(东京记者手塚耕一郎摄影)
    四女答记者问,“我想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现在也好过去也好,我都不认这个父亲。”
     四女:2006年1月我离开了家族,从此和奥姆信仰诀别,独自在社会上生存。
     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后,父母和信徒纷纷被捕,那时候我才5、6岁。我从2、3岁开始就被一个人关在没有窗户的仓库里,因为生下了弟弟,母亲说“这里已经没有你住的地方”。至于父亲,现在也好过去也好,我都不认这个父亲。在我出生时,他就已经是奥姆真理教的教祖,是“老大”了,我从未叫过他“父亲”,他从一开始就是尊师。
     他给我吃混有(瓷器)碎片的煎蛋,大冬天让我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室外站几个小时,好几次因父亲的命令差点死掉。
     父母被逮捕后,我在信徒的抚养下过着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生活。从8岁到10岁,我都24小时戴着头套,每天吃的只有鸡蛋粥,个子长不高,瘦得皮包骨头。
     看电视是被禁止的,屏幕上24小时播放着父亲的录像带。
     从7岁起我被要求泡热水澡,随着年龄的增长,水温和时间也逐渐增加。他们按着我不让我离开水池,直到我失去意识,如果我那时死掉也并不稀奇。现在回想起来,那16年简直不像活在现代的日本,每天都笼罩在因反抗而被杀死的恐惧中,如同在战场一样。
     我是教祖的孩子,成长环境还如此恶劣,其他信徒的孩子一定更艰苦吧。我真的不希望再有任何一个孩子在奥姆真理教的后继团体中成长。
     现今日本还没有和父母断绝关系的制度,在现行法律可以操作的范围内,仍留有许多问题。比如在户籍关系上还是一家人,也登记着父母的名字。我希望有制度能允许在严重情况下,和父母彻底断绝关系。
     对父亲犯下的一连串奥姆事件的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我常感到十分愧疚。我希望奥姆真理教的后继团体能够真诚地道歉和赔偿,并且早日解散以消除社会的不安。
   
     记者见面会上的四女(2017年11月21日 手塚耕一郎 摄)
     “想做对他人有益的事情”
     ——申请被通过有什么感想?
     四女:我的内心一直有种看不见的束缚,或者说是障碍,这次审判让它们消失了。
     ——当初申请时是怎样的心情?
     四女:我也不想用这种方式行使自己的权利,但是权利是相互的。我也曾苦恼,但是为了自己能够生存,这个决定是必须的。
     ——现在对父母是怎样的感情?
     四女:我感激他们生了我,但是他们毫无养育之恩。他们不是称职的父母,在我心里完全没有父母的样子。对于死刑的执行,我倒不是盼着父亲被执行死刑,但他实在罪大恶极,除了执行死刑外没有别的方法来追究他的责任,所以我认为他应该被执行死刑。
     ——你希望和父母构建怎样的亲子关系?
     四女:在我14岁的时候父亲就被判了死刑,对于构建亲子关系,我从未抱希望,想都没想过。母亲在我很小时就放弃了对我的照顾,尽管她经常说很过分的话,但我仍然希望她出狱后,能像普通的母亲那样对待我。她被逮捕后,对她的记忆多少得到了美化,我以为她在出狱后会变得和从前大不一样。但是母亲出狱后不仅没有离婚,还继续带我在教团中生活。如果她能改变,或许我会认这个母亲。
     ——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想法?
     四女:过去承蒙了很多人的照顾,我也想为社会做出贡献,想做对他人有益的事情。
     ——过去和现在有哪些改变?
     四女:改变的地方很多,虽然说不清楚,但就是一种习惯吧。在奥姆真理教的生活和平常社会是完全不一样的,即使解除了洗脑,有些习惯也很难改变。比如说,过去从未看过电视,一下子让它进入生活,都不知道该如何操作;想去美容院,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16岁第一次去美容院时,想做简单的项目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新闻截图“父亲罪大恶极,除了执行死刑外没有别的方法来追究他的责任。”
     “决不要相信奥姆后继团体的话”
     ——对奥姆真理教的后继团体有什么想说的?
     四女:比起父母,我和照顾我的信徒相处时间更长,被他狠狠地洗脑。比如他总是说“孩子你没有接触过社会,是无法在社会上生存的”等等,从不让我离开他的视线。让我24小时听(奥姆真理教)的歌曲和教义录音,导致后来即便我离开了教团,脑海里也经常出现那些东西的幻听,一直到22、23岁左右才消失。
     ——为什么不能解除洗脑?
     四女:即使离开了教团,也总觉得自己无法堂堂正正地做人,无法挺起胸膛说,我就是我。从小就遭到洗脑,被告知那是唯一真实的、正确的东西,尽管如此,却总是无法堂堂正正地说出口。后来,我便不想成为和他们一样满口谎言的人。
     ——对那些不了解奥姆事件的年轻信徒有什么想说的?
     四女:随着时间的流逝,事件一定会渐渐被人淡忘。奥姆真理教从事件发生之前就编造了诸多谎言,现在人们即便抱有疑问,他们也会拿“这是过去的事情,现在已经不同了”来进行劝诱。他们满口谎言的本质,用性和暴力支配人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决不要相信奥姆教后继团体的话,要自己去调查和判断。
     ——对你的父母想说什么?
     四女:我想对母亲说,请让弟弟普通地成长,不要断送他的人生。我想对父亲说,尽管在法庭上事件已经很清楚,但是背后的动机并不明朗。父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做这件事的,是心血来潮,还是打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对那些支持你的人想说什么?
     四女:我曾因精神不稳定想要自杀,朋友告诉我“事件和你并没有关系,如果你想补偿,也请你务必活着”。正因为有他们,我才摆脱了洗脑,后来他们还一直给我帮助。
     ——今后还想和奥姆扯上关系吗?还是完全断绝关系?
     四女:今后我想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2018/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