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立此存照之一 隐约的恐惧]
罗列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立此存照之一 隐约的恐惧

——读许章润教授《保卫改革开放》之前的一种情绪

    胡乱的翻了一些书,看了一些新闻,感到自己所坐的车起伏颠簸:微信圈里毛左甚嚣尘上,大骂邓小平,身边平民出生的人也如此反应,我问他,“如果没有邓的复出允许平民家的孩子高考,我们是否在偏僻的农村是否还依然成年闰土一样的麻木?”他说,“高考应感谢陈云,陈云坚持了毛主席的路线……”

    我无语,夏虫不可以语冰,想到贺卫方在朋友圈删毛粉的宣言。“道不同不相谋也”——然而我们都是小人物,且童年一块长大,我和他不再谈这事罢了!我们见解的不同,源于我们的阅历和所受的不同信息。成长的童年,我们都曾经历过毛的文革时代,那个时代给我打下的烙印是,我们的农村多数人家都靠黑黑的地瓜干干粮糊弄肚皮,很多孩子因为营养不足带来的疾病夭折,而那个时代“吃国粮”的人家孩子却能吃白面馒头,他们吃白面面条的时候汤里可以放浓浓的芝麻油,我们农家的孩子只能吃些杂面面条!现在说改革带来中国的两极分化,其实在毛时代两级分化都存在的,城乡二元对立不仅仅存在于现在!我当时感到社会的不公,只不过在我20岁之前,我没有碰到如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社会左倾思潮和红色延安,否则我也可能与我现在依然愿意贡献出我最大恭敬的老乡张春桥一样奔赴延安,去探索救国救自己的道理,当然我的最后结果也更可能与那个王实味一样,因出口不满现实与理想差异而说“衣分三色食分九等”“歌啭玉堂春舞回金莲步”这类的话,被大刀砍头!——现在我知道了一种解释“革命吞噬了自己的孩子”,很新鲜!

    十九大后,最高统治者的做法越来越令人费解,去低端煤改气天际线等措施,使我感到这届政府的领导人其实是罔顾民生的,为人民服务他们喊喊可以,我还真不能当真!确实历史上很多人都是死于太较真,我没有夏明翰的境界和勇气,只想苟活——哪怕给我枷锁和让我做奴隶?周新城教授的消灭私有制的重提,中过宣部门又加重重弹阶级分析法的老调,都使我莫名的猜测这些使我感到极左势力借最高领袖的“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卷土重来!中国会重演文革悲剧吗?未必不会,高层的权斗喧嚣不止,下层百姓不满情绪日溢,中国依然存在文革的土壤!

    如果再一次文革来了,我恐怕逃都逃不出去,光凭我在大陆外媒体写过文字,我就会被戴上“里通外国”之名,如果国外有人与我联系,那就会再加一个“勾结国外反华势力”,如果国内与我关系有稍好的,就再罗织一个“阴谋煽动颠覆政府”等,想想都害怕!

    没有钱,现在做不了投资移民;

    没有名,不能借到国外访学逃之夭夭;

    我感到前所未经历过的恐惧!

    改革开放会中断吗?中国还会不会回到王小波所说的非理智年代?带着疑问,我打算开始读不止一个朋友一再给我极力推荐的许章润先生的新作《保卫改革开放》 !我只想默默祈祷:中国,你受的苦难已经太多,悲剧千万不要循环!

   

    ——2018年2月4日立春之日零点三十分

   

(2018/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