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
雷声
·军阀刘文辉:政府房子比学校好 县长就地正法(图)
·文革被杀第一人——(青年)刘文辉
·美公司告中國政府與公司侵權
·阿沛.阿旺晋美的悲剧
·流亡瑞典的盘古乐队推出新歌
·深圳再现汉维械斗,刺死疆人
·毛泽东著作包藏太多的肮脏——著作权大多有猫腻
·政治笑话:胡温的后顾之忧∕博笑
·世维会呼吁维人被刺死事透明化
·中國名列不自由國家
·谷歌解禁,六四图片浮出水面
·白宫前举行“立即释放中国民主党人与异议人士”集会
·韩寒:中国官员必修课之第一讲 《兰州悲剧》
·毛泽东和被他霸占的女人们
·从江泽民讲话看香港高铁拨款争议/桑普
·房价涨幅5倍于GDP增长率 炒房收益高过贩毒——房价涨幅5倍于GDP增长率 中国资产泡沫堪忧
·中共独裁政治变本加厉——欧巴马的绥靖政策趋向改旗易帜
·陈独秀嫖娼事件创造中国共产党
·十三亿中国人鄙视“谁”
·人民公社:中国农村的地狱之旅
·痛悼遇罗克:遇罗克被害40年祭
·人权捍卫者遇罗克殉难四十周年祭
·遇罗文:罗克就义40周年祭
·学雷锋:胡锦涛式的自慰
·3月5日,不学雷锋精神,要学微风轻拂。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食物链最末端的宿命——纪念遇罗克烈士殉难40周年
·农民要求天安门撤毛像被喝茶
·学雷锋,一出上演了近半个世纪的荒诞剧 /李钟琴
·李大钊的供词原来是这样的
·地震时救毛像和朝鲜女孩儿
·点击权力高层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袁腾飞试图还原历史
·红色延安为国际友人找性伴侣做“临时夫人”
·毛泽东真的没有特权吗?
·外援110多国,中国慷慨了多少钱?
·毛的一句胡话,堪与晋惠帝媲美
·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敏一鴻
·六个流氓国家不参加和平奖颁奖礼
·最窩囊的納粹中國
·国人49年后被中共夺走的权利
·反右派—大跃进—大饥荒,毛独夫制造的三连祸
·毛贼洞大跃进导致人吃人现象之一瞥
·梁振英江湖饭局还有一黑道人士 加深黑金政治疑雲
·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余杰:飞越疯人院
·候选人梁振英被指是地下党员
·2008金融海啸祸首是中国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四大家族”成员宋美龄死后留下多少遗产?
·1942河南旱灾和中共谣言
·俄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戳破冯小刚《1942》伪历史
·四川宜宾白毛女真相
·鲜为人知的蒋公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部分投共人士的结局
·南周事件:措手不及的豪赌 整不好血流成河
·裆滋补 (和谐新诗-党支部)
·周恩来下令销毁饥荒死人数据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
·马恩列斯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塞给毛泽东黄色电影
·潘汉年冤案终于揭露了毛泽东
·有人总想掩盖回避文革的本质
·毛贼洞残杀地主真相
·袁世凯遗书的忏悔
·甲午战争,日本赢在军官“懂政治”
·毛泽东点头主张冲绳归日本
·“七不讲”可能危及中共生存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一些工人甚至要求企業主免費提供雨衣、梭標、制服、套鞋,過年費與雙薪等等。雇工成本太高,收穫季節請不起幫工,「有時農民出售一擔稻穀,所得款價還不夠支付割禾工資。有些地方的農民甚至稻子黃了無力雇人收割,也不願意雇人收割,寧肯讓金黃的稻子掉在田裡。」蘇區私企一一倒閉。石城縣某小店開除工人,縣勞動部罰款210元,可這家商店全部資本只有200元。
   汀州恒豐榮煙店工人李振光,1932年11月~1933年4月抽調蘇維埃,五個半月未在店內服務,但按蘇區《勞動法》,老闆須支付他大洋145.8元,該店總資本僅400元。張聞天都為這家老闆叫屈。 閩西工人薪水提高三四倍以上;長汀等地造紙工人月薪原十元大洋,提高至二三十大洋,其他店員工人一律提高至16塊大洋,且不問勞動紀律。工人經常開會、放假。閩西赤區創始人張鼎丞:「拿了工錢又吃老闆的飯,許多資本吃光了,商店關門,店員失業,反而造成了自己的困難。可是省蘇維埃政府還在說:要更多維護工人的利益,這樣才叫做執行『進攻路線』。」
   鄂豫皖赤區的成仿吾:「工人每星期休息36小時,每年休息四星期,工資照發等等過『左』的勞動政策。這些政策實行的結果,造成工商業店鋪的倒閉,使根據地的財政經濟發生極大的困難。」
   為填補財政赤字,1932年6月中央蘇區發行第一期「革命戰爭公債」60萬元,10月再發行第二期120萬元。1933年7月22日,再發行「經濟建設公債」300萬元。 1934年1月底,中央蘇區銀行人員:「公債已發行了近半年,交庫尚不及半數,土地稅自十二月開始,至一月下旬,所收不及十分之一,後方機關限量吃飯,直到開始長征。」 財政困難迫使「國家銀行」超量發行紙幣,長征前發行總數約八百萬元。紅軍走後,這批紙幣大部分被蘇區百姓焚毀。1955年中共發行新幣,以1∶1收回一小部分。
   
   六、红军还有哪些不便示人的阴暗面?
   長征途中,雲南某縣長誤將紅軍當國軍,大開城門迎納。紅軍進城後,問前來迎接的官紳:「你們給本軍辦好了糧食軍餉沒有?」回答已辦妥。紅軍吩咐要十個嚮導,也一一派定。等縣府官員前來拜訪,毛澤東下令將百餘名前來歡迎的官紳處以死刑。毛說:「如果一切敵人都像雲南這個縣長這樣蠢,中國革命早已成功了。」 這些「革命事蹟」如寫進《西行漫記》,延安一代如知道這些紅色陰暗面,革命熱情還會那麼高麼?
   這些陰暗面,中共當然不會自抖示人,「七大」代表對肅反政策的「憤怒」也不允許透露給外界。延安一代渾然不知。李銳:「延安整風和『搶救運動』時,這個群體才第一次面臨『党文化』的嚴厲改造。」
   一則對比性資料,中共間諜「後三傑」之首的熊向暉(1919~2005),清華生,胡宗南機要秘書,撰寫的回憶錄〈地下十二年與周恩來〉(載《人民日報》)1991年1月7日首載,接著連載,臺北的《傳記文學》也兩期連載,再收入《中共地下黨現形記》第一輯)。1949年後,熊向暉先後任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辦公廳副主任、駐英代辦。1971年,擔任周恩來外交助理,參加中美重大外交活動。1972年任墨西哥首任大使,1973年末~1982年4月中調部副部長,1978年後兼任統戰部副部長。1980年代第五~七屆全國政協常委。
   熊向暉的回憶錄中有胡宗南進攻延安時的〈安民告示〉(全稱:〈國軍收復延安及陝北地區後施政綱領〉內容——
   實行政治民主、窮人當家作主;豁免田賦三年,實行耕者有其田;普及教育,村辦小學、鄉辦中學、縣辦大學。
   政治傳單中——不吃民糧、不住民房、不拉民伕、不征民車。
   雖然貫徹胡宗南的「要比共產黨還革命」的主旨,畢竟還是有相當貫徹三民主義的具體措施,體現了國民政府為民辦實事的宗旨。因為,普及教授的村辦小學、鄉辦中學、縣辦大學,人家國民黨在臺灣做到了,共產黨至今還沒做到「縣辦大學」。
   中共為什么至今獨裁話筒,自己演出自己評論,既不讓民間評議時政,也不讓學者評議黨史(按習近平的話來說,就是不能讓老百姓知道某些事,他這里所指的是抗美援朝實為金日成打的第一槍,志愿軍并未取得什么實質性勝利。另一件習不想人民知道的是中共制造的餓死四千萬人以上的大饑荒)。除非按中共口徑評撰(如抬轎子的文佞胡鞍鋼之流)也就是所謂擰死意識形態閥門,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完全有悖西方普世價值(美國從開國就不允許官辦媒體,以避免自說自好,VOA美國之間乃二戰期間對外宣傳機構,不評內政、自由亞洲電臺也是外宣機構),當然是中共明白,1980年代我就從北京學界聽聞:中央黨校的人最反動,因為他們掌握早期中共蘇區資料,明白「原來如此」,所以從歷史真相中思想認識發生變化,成為「最反動」。因此,大陸史學界傳言:一旦中共倒臺,最后一招可能會炸毀檔案館。
   文革后鄧穎超拿著胡耀邦的批條上中央檔案館燒了三天檔案,即燒劉少奇一號專案、陶鋳二號專案、林彪專案等檔案。江華也持這種批條上浙江檔案館,親臨監督燒了一天反右時他整「沙楊彭孫」的檔案。沙文漢(省長)、楊思一(副省長)、彭瑞林(省檢察長)、孫章錄(省委財貿部長)。
   毛澤東臨死時最擔心的就是后人議論(最主要還是黨內的「不同聲音」,怕文革翻案),全他最怕留下歷史惡名,因为他知道自己实在「作恶多端」。
(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8/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