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
雷声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

踏并 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 2018-02-05 08:29:31 [点击:114]
   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
   T E | 2018年2月5日 | 大陸, 視頻, 頭條新聞 | 无评论
   
   一、井冈山时期的红军逃兵

   中國暴力造反一向裏帶恐怖與強制,從太平天國燒屋脅迫入夥(走出百里,你也不認得回家的路,只好跟著走了),長征時也是這樣。過湘江前,因離家鄉還不遠,逃兵甚多,八萬紅軍只剩三萬,傷亡是一方面,但至少一半是逃兵。為什麼入貴州還有三萬,因為距離家鄉遠了,逃兵少了,另一方面紅軍過湘江後一直避戰,沒有大的戰鬥。有關逃兵,插一則典型資料。1928年7月4日,湘軍2個師向井岡山進攻,紅四軍長朱德、軍委書記陳毅率28團、29團下山迎擊,戰鬥順利,但返回井岡山時,7月12日晚當紅軍大隊進至酃縣(今炎陵縣),紅29團藉口省委有要紅四軍去湘南的命令,瞞著軍委和上級軍官,私下召開士兵委員會,決定13日將部隊開往湘南,帶路的人都找好了。紅29團士兵委員會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因為這個團的官兵大都由宜章農民組成,本土觀念很重,不習慣井岡山的艱苦生活。朱德、陳毅得知後,勸說無果,強令該團回師井岡山。但紅29團官兵思鄉心切,許多人磨蹭不願走,秩序大亂。朱德、陳毅只得召開軍委擴大會議。會上,特派員杜修經、29團黨代表龔楚提出執行省委指示,出兵湘南。7月23日,部隊到了郴州。考慮駐紮於此的國軍範石生部隊掩護接濟過朱德的南昌暴動殘部,朱德不想攻打郴州,但杜修經以黨紀相逼,他只好下令攻城。守城敵軍不戰自退,不久開始反撲,29團腹背受敵。朱德、陳毅急令紅28團支援,但白軍數倍,作戰失利,只得撤退。此時紅29團官兵因惦記宜章的老婆孩子,不聽命令紛紛往宜章方向潰散,部隊頓作鳥獸散,千餘人的部隊只剩200多人,紅29團從此不再存在。
   湘軍趁勢向井冈山发起进攻。留守井岡山地區的红31团、32团及地方武装力量不得不退入山区坚持游击斗争。國軍相继占领永新、莲花、宁冈等邊區县城及平原地区,邊界党组织、红色政权大部分损失殆尽,史称“八月失败”。1928年底,朱毛被迫離開井岡山,下了贛南。所謂井岡山的「星星之火」,在井岡山也就燃燒了一年零三個月。
   
   二、井冈山时期暴力烧杀抢掠
   1943年5~6月,搶救運動使延安一代首次領教紅色恐怖。延安紅青(像李銳、韋君宜、何其芳、胡喬木)被理想與革命所燃燒,不惟不瞭解遙遠的蘇聯,也不瞭解近在眼前的中共黨史——南方蘇區的紅色恐怖就相當慘烈了。北伐時期(中共稱大革命時期)兩湖農運的暴烈,因為有毛澤東那篇〈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早已坐實,三大暴動(即中共單獨撇出來干的一開始)就滿帶暴力。如廣州暴動(1927-12-11)——
   張發奎(1896~1980):1927年12月中共廣州暴動,國軍迅即回師,見大勢已去,中共竟準備焚城,集合五六百人力車夫,人手一小桶五加侖油、一盒火柴、報紙一捆,準備各處放火,所幸粵軍及時趕到,才制止暴行。猶太人莫里斯·何恩乃孫中山保鑣,1970年代周恩來統戰對象,親歷廣州暴動,其傳記中:共黨攻佔反共的總工會館,燒死一百多名工人;500多名農運分子進城參戰,分散小股到處燒房、搶物、殺人;中央銀行起火,共黨佔領消防隊,不准救火;暴動者火燒日本醫院,15歲女孩持槍把守碼頭,難民上下船要搜查行李。中共出版物也披露:廣州暴動前中共擬有捕殺名單,持國民黨立場的文化人俱在其中。中山大學學生張資江、《民國日報》主編袁某等不是當街打死,就是拖到暴動總部槍決。傅斯年也在名單中,幸得通風報信才躲過此劫。
   延安時期,革命手段無限制、道義原則工具化的極左傾向有所遏制。十年「鬧紅」殺富濟貧的絕對平均主義,短期內雖能動員一部分農民「入伙」,但這種只破壞不建設的暴烈政策至多見效於一時,難以維持於長久。1929 年 2 月 25 日,湘贛邊界特委書記楊克敏(1905~1930)向中央彙報:
   紅軍經濟唯一的來源全靠打土豪,又因對土地革命政策的錯誤,連小資產階級、富農、小商也在被打倒之列,又以大破壞之後,沒有注意到建設問題,沒有注意到經濟恐慌的危機,以致造成鄉村全部的破產,日益激烈的崩潰。
   因為供不應求之故,價值的昂貴,等於上海的物價,因為經濟如此的崩潰,經濟恐慌到了如此程度,一般民眾感覺得非常痛苦,而找不到出路,所以富中農多反水,中農動搖,貧農不安,農村中革命戰線問題發生了嚴重的危機。……這個經濟恐慌的危機,是邊界割據的致命傷。 (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江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上冊,頁19~20。)
   楊克敏(楊開明),楊開慧堂弟,長沙縣白石鄉一個知識份子家庭,1924年畢業於湖南省立甲種工業學校,1925年秋,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幹事,1926年入黨,1927年初,奉命回湖南開展農運,長沙馬日事變後,派往安源組織工人糾察隊,1928年湖南省委秘書長,7月任命湘贛邊界特委書記(多次被派往井岡山瞭解情況)。與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經一起執行省委要求紅軍回湘南的命令,對造成湘贛邊界和湘南兩地八月失敗負有責任;9月患病,譚震林代理特委書記;1929年初病癒,紅五軍政治部主任,旋赴(1月)上海彙報井岡山情況。
   楊開明在上海撰寫了數萬字報告,就湘贛邊界的政治、經濟形勢、湘贛邊界武裝割據和紅軍鬥爭經驗,以及他對有關工作的建議等十餘個問題,作了詳盡彙報和分析。黨中央派他任湘鄂贛特派員,赴長沙、武漢等地從事黨的地下工作,並參加武漢特別支部,他參與恢復重建武漢地區黨組織。9月,任湖北省委鄂西特派員。年底,因叛徒出賣被捕。1930年2月,槍斃於長沙識字嶺。
   
   三、延安时期对江西南方苏区暴烈政策的纠正
   南方蘇區的土地政策是:「地主不分田、富農分壞田。」《邱會作回憶錄》:「對地主不分田,殺了不算還殺親屬。」 地主毫無出路,要么逃要么跟你拼命。
   1935年,浙閩游擊區紅軍領導人粟裕在黨內正式提出:
   打土豪、分田地,打擊面大,不利於團結和爭取其它社會階層。
   陝北紅區也跟南方蘇區一樣,紅軍不時燒殺擄掠,當時的記者報道:「共產黨又乘機暴動,搶糧、殺人,不但舊有積蓄被洗劫一空,甚至因社會秩序混亂,農民離開了耕地,生產機構慘遭粉碎。」延川縣長李騰芳:「延川縣城在陝北向以文風鼎盛出名,自被共產黨攻陷後,殺人放火,不久即成空城一座。西安事變之前,還是只有狼蹤,沒有人影。」
   第二次國共合作後,得到國府軍餉,中共也「實踐出真知」,認識到過分激烈的左傾政策行不通,無法得到群眾擁護,政策由激進轉寬緩,「沒收地富一切財產」轉為減租減息,逃跑的地主若歸來,另給土地房屋,或從已沒收的土地中劃出一部分歸還。 1938年3月的延安街頭大標語——「歡迎商人投資」、「改善人民生活」、「實行廣泛的民主政治!」
   延安時期實行減租減息,延安時期不再徹底剝奪地富。地主、資本家也被包括在「人民」之內,排位還在農民、工人之前。拿錢出來支持中共政府的鄉紳,冠以“開明人士”,安排政治席位,安排個參議員、副主席之類。如李鼎銘。 邊區經濟較之此前蘇區有了更多推進力——因允許求富而敢於思富。政治方面也立竿見影,得到知識分子與中間階層的支持。1944年6月,邊區政府秘書長李維漢〈陝甘寧邊區建設簡述〉,承認「以私有財產為基礎、自願為原則」。
   
   四、毛泽东也亲自杀过地主全家(包括孩童)
   至少兩條資料可證實此事(張國燾、胡喬木)。張國燾說毛澤東親口向他承认井岡山時期的燒殺,自己親令殺死地主全家,包括幾歲孩童。 胡喬木:「秋收暴動期間,提倡殺人放火。毛主席說他親自點過火。一放,周圍的農民都跑了,群眾根本就不贊成。」 1928年3月,湘南特委代表周魯對毛說:「我們的政策是燒,燒,燒!燒盡一切土豪劣紳的屋!殺,殺,殺!殺盡一切土豪劣紳的人!」「我們燒房子的目標就是要讓小資產者變成無產者,然後強迫他們革命。」 與太平天國逼民入伙一樣,「房屋俱要放火燒之,家寒無食之故,而隨他也。鄉下之人,不知遠路,行百十里外,不悉回頭。加後又有追兵,而何不畏。」
   1952年7月16日,李銳日記——
   湖南暴動時殺(土豪)政策實不如太平天國。
   1928年1月,朱德率南昌暴動殘部發動湘南暴動,3月國軍進剿,中共湘南特委決定焦土政策,擬燒盡宜章至耒陽一線公路(二百多公里)兩側各五裏之內房屋,鄉農暴力頂抗,追殺千余赤色分子,郴州城幾十具共幹屍體倒街,婦聯主任赤身裸體,兩乳被割,開膛剖肚,外陰被挖……
   1930年10月7日贛西南特委書記劉士奇(1902~1933)的報告:
   地主商業資產階級的經濟日益破產,城市的商店,沒有農民上街,閉門的閉門,搬走的搬走,吉安、贛州突然增加了幾十萬土劣(金漢鼎報告,吉安有十九萬,贛州亦相差不遠),土劣的妻女,以前威風凜凜的現在大半在吉安贛州當娼妓,土劣則挑水做工,現在又跑回來向蘇維埃自首,願意將所有家產拿出來,請蘇維埃不殺就是。……江西全省的反動政府,在經濟上亦大減少,過去每月收入八十萬,現在只收得七八萬元。景德鎮的磁業過去每月有百六十萬,現在只有十六萬,統治階級的財政經濟到了困難的極點。
   1929年11月6日,閩西特委報告:「一般過去鬥爭失敗的同志腦子裏多充滿了殺人觀念,他們殺人太隨便了,以為反動派可以殺得盡的。」 贛西南,據1930年6月《紅旗》,「農村的豪紳地主,簡直沒有生存地步,捉的捉,殺的殺,逃跑的逃跑的,贛西南有廿餘縣的鄉村,農民協會即變成了臨時政權機關。」
   
   五、蘇區經濟政策具體資料
   為貫徹階級路線與體現蘇維埃制度優越性,蘇區制訂出許多違反經濟常識的規定。贛閩中央蘇區規定:「工人每週經常須有連續不斷的42小時的連續休息」;「在任何企業內的工人繼續工作到六個月以上者至少須有兩個星期的例假,工資照發;在危害工人身體健康之工業中工作的工人,每年至少須有四個星期的例假,工資照發」。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勞動法》,第21條規定「須一律停止工作」的紀念日——列寧逝世、二七慘案、巴黎公社、國際勞動節、五卅、十月革命、廣州暴動,「紀念日節日前一日工作時間,至多不得超過六點鐘」。夜工必須高於常薪、非特許額外工作發雙薪、女工帶薪產假八周、女職員帶薪產假六周、小產帶薪產假二周、被征入伍者發三月工資、暫失勞動能力亦須保留原職與原中等工資。雇主還須為工人支付薪額10~15%的「社會保險基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