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康正果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康正果文集]->[《伊人集》序]
康正果文集
·史海神探,梼杌克星——胡志伟及其重审现代史的编著
·歷史的神思
·纪实与真实----耶鲁观中国当代DV纪录新片有感
·六十周年回眸
·五毛党可以休矣--有关张磊捐款引起的争议
·资本主义的爱情故事和后共产综合症
·走向民权民德的政治解放——汪晖近作质疑:谁的主权?什么平等?
·从价值转换到历史还原——《百年中国的谱系叙述》一书导言
·理清传统和现代衔接的脉络——余英时《中国知识分子论》编序
·面对乳房
·被忽视的先声 ——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
·破解毛共军事神话——读芦笛《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文学的思索者
·一顆裹著糖衣的苦葯
·毛像的流变与高氏兄弟的“去毛”创作
·極卑與極高的詭變——毛澤
·畫境的發掘 -—班宗華和他的中國藝術史研究
·時勢激蕩中的革命逆流 ——毛澤
·收買人權
·军党中苏之纠结及其间的权斗——从井冈山到陕北
·還原毛共:徹底批毛必須徹底批共
·潰逃後的幸存、寄生和詭變 ——從延安窯洞到抗日前綫
·毛共的修煉與成精——從整風前後到“七大”召開
·港人的自由与中共对它的利用和侵蚀
·頭號戰犯毛澤东 ——從國共和談到血腥内戰
·什么功?谁之罪? ——《还原毛共:从寄生幸存到诡变成精》一书导言
·结语及后话:毛共的现形和蜕变 ——从毛时代到后毛时代
·毛泽东和歹托邦:乱与暴的反噬
·有关卖淫现象的话语变迁
·突破“一中”的困境
·共情与共恶
·国民与党民
·土原上的蚁民 ——兼谈杨争光小说的土味
·徐培兰变形记 ——读《黄尘》三部曲
·妇女在改革开放以来的生存状况再不好也比毛时代好
第二卷 散文
·步行
·曖昧的貓(組圖)
·寵物(組圖)
·獨處
·乾花
·流年知多少
·荒野之美(組圖)
·詩舞祭
·老威的簫和嘯(圖)
·羅家莊
·馬悅然诗酒說漢學
·死睡
·樹的風骨(組圖)
·演示熬磨
·榆樹下的省思
·饮趣
·书乐/书累
·山情海梦
·墓园心祭
·神圣的避难
·公私辨
·白发的美学
·闲话聚会
·老孫家
·阿美什之乡
·休说鲈鱼堪脍
·身体教堂
·消失了的游戏
·磨坊河
·谷仓与廊桥
·华人华文发光华
·纪实与真实 ——耶鲁观中国当代DV纪录新片有感
·盖章与签名
·鹿梦
·善缘
·端午节漫谈
·《我的反动自述》简体版自序
·《伊人集》序
·桕墅方集序
第三卷 學術論文
·康正果訪談錄
·辭賦論述及其策略
·泛文和泛情—陳文述的詩文活動及其他
·認識醫療和性別語境中的身體
·詞淫和意淫—談王次回及其《疑雨集》
·悼亡和回憶——論清代憶語體散文的敍事
·意淫乳房 ——從古代詠乳詩詞說到今日人奶宴饗
·重構通變的軌跡 ——評孫康宜的古典詩詞研究
第四卷 榆城書話
·祖國的陰影—讀張純如《在美華人史錄》
·内戰的業報—從《
·生死一囚徒—阿波特和他的獄中書簡
·耶穌身邊的女人—《達•芬奇密碼》之奇迷
·跌宕自喜歷紅塵—胡蘭成《今生今世》及其他
·孤立的支撐—《蔣介石:中國的最高統帥和他失去的國家》讀後
·花樣的年華—由歌曲集《解語花》想到的
·泛文的性愛詩學—馬爾慈及其詩選《深情的心》
·沉重的土地—賽珍珠《大地》讀解
·閱讀省思錄—從讀《論語》說起
·抗戰的代價—讀黎
·後殖民孽債—漫議柯慈的小説《屈辱》
·奧斯威辛的詩意棲居——序蔡楚詩集
·怨憤化泥沙------《神鬼傳奇3》的反《英雄》寓意
·重建家园的报告——读牟岭《北美日知录》
· 陰陽雙修的詩意變奏——讀楊煉的《艷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人集》序

   
   
    夫鳩語關關,鳴其好逑;蟲聲喓喓,誘彼德音。集春林而綢繆,韻自天籟;聚秋草以挑達,性本相投。雌雄之物,猶知召感,兒女之情,寧無愛戀?古昔先民,渾樸初開,漁獵山川,耕牧草野。慧眼璞潤,靈心泉湧。歌詠怡性,自擬魚鳥;賦詩言志,寄興草木。摽梅之詩,懷春女之媒謠;廣漢之篇,采葛人之思慕。鱗羽薪蕘,相念者騁其遐想;抑揚頓挫,吟詠者抒其愫衷。張風情於濮上,士女奔會;迎靈修於水湄,巫祝繽紛。彼豈好色哉?彼不得已也。二南國風,其華夏之雅歌;湘妃山鬼,亦荊楚之薩福歟?
    降及秦皇,詩道大衰。肇自漢武,經學方盛。侍從之臣,誇淫侈以媚帝王;樂府之官,繼風騷而制歌行。婕妤文君,沉吟棄婦之怨;仲卿蘭芝,泣訴伉儷之恨。子夜西洲,固南朝之鄭衛;蕭梁陳主,俱綺靡之宮體耳。
    楊王盧駱,既出藍於香艷,希夷若虛,復蟬蛻乎俳儷。太白好酒,不乏婉孌;子美憂國,兼制哀怨焉。長干旖旎,舊調翻新;婚別悱惻,意在諷喻。興觀群怨,美人芳草之逸響;悲歡離合,長門塞垣之思夢也。一唱三嘆,李杜極才氣於歌行;興致韻味,後賢含風神於律絕。若夫元白之酬唱,蠻腰細而樊口馨;夢得之竹枝,山郎引而村姑和。樊川清妙,傾豪爽於青樓;玉溪纖巧,窮密緻於繡閨。莫不漢宮楚舘,傷蛾眉而寄感慨;羌笛胡笳,悵鄉愁而憫黔黎。然而三春繡叢,已極繁華;九畹圃菊,將萎嚴霜矣。


    原夫伶伎倚聲,應管絃以歌喉;爾乃士人填詞,染翰墨於彩牋。遂使俚曲俗調,別開生面;翠袖紅粉,頻居主角。風流天子,按檀板於宮掖;放蕩學士,詠妖姬於樽前。溫縟韋艷,時涉淫亵;馮婉李真,間唱清麗。雖落癲狂,頗具生態。盈盈秋波,能不銷魂?妮妮私語,得毋腸迴焉?
    宋初詞壇,雖耽風月,東京才人,已逾花柳。永叔子野,韻趣蘊藉;晏氏父子,情意淒婉。柳永以仕宦子弟,自甘落魄,惟風塵紅顔,獨垂青眼。故能傾訴肺腑,共吟沉淪之苦,陶冶煙花,憐惜憔悴之顰焉。若乃東坡詠花,少游工愁,溫柔敦厚,實詩人之麗則,婉約誠摯,幾艷情之升華矣。間有朱氏伶俜,春衫搵淚;李女淒楚,黃花比瘦。噫!孰謂翰藻,盡屬鬚眉,不許桂冠,偏寵嬋娟耶?
    余友党君,寂寞情種,雅好艷體,妙善墨書,抄詩盈帙,將貽彼姝,采芝一握,非緣梨棗。其集上起先秦,下迄兩宋。網絡珠翠,惟錄羅曼之什;抽繹纏綿,敢負輕狂之誚。餐霞療饑,有助靈感;撫弦求凰,聊充瓊瑤云爾。此子於詩,酷愛蒹葭,奈何尋尋覓覓,飄渺隔水,不意姍姍邂逅,宛在中坻。余既略陳斯編之梗概,復戲題其卷之扉頁:曰《伊人集》。
    丙辰之嵗,序屬中秋,夜遇月望,氣至寒露之節,時聞落葉之響。耘田歸來,燈下序之。
   
   草於新旺村蓬室
   1976年旧文
(2018/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