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朝韩统一的障碍不在韩国]
金光鸿文集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果敢危急!强烈呼吁中国军人反出云南
·這是誰帶的兵?蠢才!
·守土有责(二)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擒賊先擒王
·祭刘晓波文
·主上所重是将士用命之所在 --二零一六新年再向习近平夫妇進一言
·要做孙中山,不做谭嗣同 --兼答胡佳兄弟问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二)
·建议美军对朝鲜实施“斩首“行动
·如何训练开放性思维(转)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韩统一的障碍不在韩国

   朝韩统一的障碍不在韩国
   
   金光鸿律师
   
   


   刚刚手机浏览脸书,看到自由亚洲电台的一篇文章《文在寅接访朝邀请 朝鲜企图离间韩美》,顺手在手机上写了一个帖子,由于操作失误,数据丢失,现重新撰文,发布在我的博讯博客之“金光鸿文集”上,以飨读者。
   
   朝鲜皇妹金与正向韩国总统文在寅转交了金正恩的亲笔信,和访朝的口头邀请,并附加了一句说“在朝韩统一的新篇章里,希望文在寅总统能够留下可以传与后世的浓墨重笔。”
   
   此乃反客为主!其隐含的意思是,半岛统一的障碍不在北朝鲜,而在韩国,北朝鲜先是指责中国妨碍半岛统一,现在又将矛头指向美国,独不见一丝半点反省自己,真是令人遗憾。
   
   当然,金正恩及金氏家族,能向韩国释放国家统一的善意,也属难能可贵了,其走到这一步,也是国际社会的政治攻势和军事恫吓所起的作用。其反客为主,固然是出于民族自尊心(未尝没有政治考量),但事关人类的普世价值和公义,国际正义世界和自由世界没有理由置身事外的,这一点,是金正恩和金氏家族务必清楚。
   
   其实,要按我的观点,撇开民族自尊心不谈,朝韩统一的障碍不在韩国,不在文在寅,而在朝鲜,在朝鲜独裁暴君金正恩和金氏家族。
   
   金氏家族统治北朝鲜历经三代,长达半个多世纪,内与北朝鲜人民和南韩同胞为敌,奴役本国人民,涉嫌犯下了反人类的罪行,外与中共及前苏联共产极权国家及其他流氓国家勾结,与自由世界为敌,不顾民生,穷兵黩武,危害半岛及东北亚乃至世界和平……这是不争的事实。
   
   金正恩与金氏家族若真有意为朝鲜人民谋福利,为半岛的统一作贡献,它首先应该做的是:先向朝鲜人民和韩国人民道歉,宣布放弃共产主义和共产极权制度,释放政治犯,并接受国际刑事法庭的反人类罪行的立案调查,并随时接受检察官和有管辖权的法庭的聆讯,同时,将统一的主导权交与韩国,半岛统一于韩国的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下,……则善莫大焉。
   
   至于统一后的金正恩和金氏家族的命运,金正恩与金氏家族必须就自己及自己的家族对朝鲜人民所犯的罪行进行真诚的忏悔,并将自己交由公正的国际刑事法庭进行反人类罪的调查和审判,以期获得朝鲜人民的谅解,获得自由世界的谅解!
   
   如此,可算是皇妹金与正所说,金正恩和金氏家族“在朝韩统一的新篇章里”“留下可以传与后世的浓墨重笔”。
   
   而金正恩和金氏政权留给北朝鲜人民的一个烂摊子如何收拾,那是文在寅总统和他的同仁们以及韩国人民另一“可以传与后世的浓墨重笔”了。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晚上9:07
   
   
   附:
   
   
   文在寅接访朝邀请 朝鲜企图离间韩美
   
   2018-02-1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unshiwaijiao/ko-02122018110141.html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结束对韩国的三天访问,星期天返回平壤。访韩期间,她向韩国总统文在寅转交了金正恩的亲笔信,和访朝的口头邀请,并附加了一句说“在朝韩统一的新篇章里,希望文在寅总统能够留下可以传与后世的浓墨重笔。”冲着这句话,文在寅当然希望能尽快访问平壤,但是半岛局势却使他很难敲定访朝时间表。
   
   金与正是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的朝鲜代表团成员,由于她是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因此格外受到传媒的关注。她在星期六首次会见韩国总统文在寅时,转交了金正恩的亲笔信,并且还转达了希望文在寅总统访问朝鲜的口头邀请。
   
   在三天的访问期间,文在寅总统曾为朝鲜代表团设宴,共进午餐,一起观看韩朝女子冰球联队的比赛、一起观看朝鲜艺术表演团(三池渊)的表演。在一共4次的会晤期间,金与正表示,希望能在平壤再见到文总统,并希望文总统在半岛统一的新篇章里,能留下足以传世的浓墨重笔。
   
   文在寅对此回答说:“我们会珍惜诸位带来的这一火种,韩朝更应一道合作,将火种发展成为火炬。”这句话在说,若要去平壤访问,还需要朝方的支持,营造一个可以举行韩朝首脑会谈的环境。
   
   在上述的朝鲜代表团访韩之前,通过韩美协调,韩国获得美方对平昌冬奥会期间韩朝进行交流的支持,双方同意推迟每年例行的韩美联合军演。对于文在寅接到的访朝邀请,白宫表示,美韩双方就此在进行紧密的协调,并表示,美方支持韩朝为改善关系的互动,但是韩朝关系改善必须与半岛无核化同步进行。
   
   韩国政府的立场是,2008年开始的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10年期间,韩朝互相合作营造了半岛稳定局面,在解决朝核问题方面也取得一定的进展。
   
   此间首尔的专家认为,从韩国文在寅政府的立场来说,这是时隔11年迎来的韩朝重启合作的机会,很当然地希望促成文在寅的朝鲜访问和韩朝首脑会谈。
   
   可是,美国已表示,平昌冬奥会之后,美方将会加大对朝鲜施压的力度,并且会于4月初重启韩美联合军演。而在冬奥会之前,朝鲜却低调举行了建军节阅兵仪式。
   
   专家认为,文在寅若要访问平壤,他需要说服美国,缩减或取消联合军演,改变施压为对话。但是,这很可能会造成韩美之间的分歧。更有人认为,这是朝鲜邀请文在寅访朝的另一个目的。
   
   文在寅总统能否访问朝鲜和什么时候访朝,目前还都不好说。但是,朝鲜金与正的韩国访问却吸引了国际社会的眼球,她被认为,充分利用平昌冬奥会的舞台,展现了其外交魅力,同时也由此提升了国际社会对平昌冬奥会的关注。
   
   特约记者:刘水 责编:寇天力 网编:郭度

此文于2018年02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