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为假将军叫冤]
走向大自然
·1. 秋天的小杨树
·2. 在小镇换火车
·3. 东北的小县城
·4. 二胡
心的挣扎-诗歌散文部分
·1. 黑夜颂 -------献给受苦的灵魂
·2.如果 ───苦难中的启示
·3 夜思
·4 用生命歌唱
·5 悼念亡友
·7 眼泪
·一个人的歌
·太阳
·白云
· 我的文字是我思想的奶汁
· 在生命河上漂流
· 黑暗
· 流泪的圣火
·他们不需要再唱歌了
·如果有一天我死去
·如果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 -----奥巴马访问中国
·欣赏风景 -----(夏威夷归来之二)
·当那个忧郁深沉的旋律远远响起的时候
·仲夏话炎凉
·学问
·SHARE 一首年轻时深深打动我的苏联歌曲
政论
· 政论 1 六四 中国人民的骄傲
· 政论 2 隔江犹唱后庭花-钓鱼岛咏叹调
· 政论 3 中国政治夜空的明星
· 政论 4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为了法律的尊严——读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有感
·从道德的高峰到全面反叛──下来吧,道德(之一)
·道德与行为在中国的分裂 ──下来吧,道德(之二)
·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反党篇 - 反党还是宰羊
·对“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质疑的答复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二) 民运的困境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下)法轮功篇 - 帆翅初张处 山高奈若何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 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 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过了河的猫怎么办?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 - 反右50年祭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上) ━━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中国文章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中) ━━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对于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讨论的答复
·一个伟人嫖过妓, 一个政府就可以道德沦丧吗?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上)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下)
·格丘山: 对暴政不宽容就是崇尚暴力━━ 显然的逻辑错误
·奴隶制, 专制制, 民主制的比较
·王千源的启迪
·婊子抓通奸 奴仆大示威
·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 共产党灭亡与中国民主分娩的阵痛
·大地的愤怒和警示
· 盛产魔鬼与天使的地方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上)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中)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 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总书记, 熊掌和英特纳雄耐尔不能兼得!
·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上)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中)
· 给杨佳公道和杨佳对中国的意义
·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
·由汉人不以卵击石而想起的
· 胡乔木,《 沁园春.雪》, 与毛泽东
·为暴力辩护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网络风云- 多维跟贴欣赏和点评
·主宰歷史的永遠不是玩弄文字的文人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
·被暴力绑票的HOSTAGE应该怎么办?
·读“刘天舒: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的几点感想
·章诒和错在哪里?
·论全民犯罪的历史责任和良心忏悔问题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良心与权力的战斗
·狼羊共圈展望
·论中国不可能变成二个也不可能独立
·论海外民运
·趣谈中国人全部进入大康时的政治诉求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纪念林希翎逝世
·流亡作家
·长城,柏林墙,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闻刘晓波判刑有感
·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假将军叫冤


   
   
   
   
为假将军叫冤

   
   
   中国出了个假将军, 已被逮捕, 听说已经惊动中央。照这个架势, 此人不被枪毙, 也会判个十年二十年, 我急写这篇文章, 要求刀下留人,我觉得不但不应该判刑,还应该根据这个人的能力与真将军对比,量才录用。
   
   真假本来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没有绝对意义。谁最适合这个职位,谁就是真的,将一个没有能力的放在职位上是用人不当,真的也是假的,一个有能力的人没有放在这个职位上, 是漏掉人才,领导该打屁股。
   
   要批评这个假将军, 我们就应该将他与真将军对比, 如果真将军现在大部分贪污, 搞女人,而他没有这些罪行,在大家眼里口碑很好, 他就在品德上超过了真将军。所以问题不在于将军的真假, 而在于在品德, 能力,是不是像将军, 像将军,没有定成将军,现在这个人才自己冒出来了,军委应该非常高兴, 应该鼓励大家都来冒充假将军,以假压真,发现人才, 推动真将军,提将军高水平。
   
   从他在前面几十年历史中, 周围的人都对他这么尊敬, 到处请他做报告,那就说明他非常像将军, 而不是拉将军的衔头来要求人家服从他, 是以自己的水平来表明自己是将军, 如果他的将军角色确实做得好,也是为我军树立了威信, 加强了军民关系, 功劳显赫, 何罪之有。
   
   
   再说就是冒冒将军,也不是什么大罪, 我们小时候做游戏, 谁都愿做将军, 不愿做小兵, 现在长大了,当不到将军, 冒充一下, 过过将军瘾, 也是可以理解的, 比那些真将军搞女人贪污要好多了。
   
   
   如果要判这个人罪, 实在是太冤枉了。 我觉得中国有能力的人都可以冒充一下将军, 如果冒充得好, 比真将军还好, 中国人才就如雨后春笋, 到处生长出来, 让军委去提拔,还怕这个国家不强大?
   
   
   如果共产党不听我的好人言(肺腑良言),觉得自己受骗了, 一定要判假将军的罪, 请读读下面的案子, 老蒋被梁作友骗了,不但没有置梁的罪, 还买了车票让他回家? 难道我们共产党的气量还不如蒋介石吗?
   
   山东老农的惊天骗局:让蒋介石上当的民国诈骗案
   转载
   2015-03-02 21:44:17
   标签:蒋介石宋子文韩复榘梁民国历史
   
   抗日战争开始后,很多有爱国精神的企业家纷纷捐献财产,用自己力量支援抗战。其中具有代表性作用的有陈嘉庚等海外华侨,联络南洋各地华侨代表在新加坡开会,成立“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在陈嘉庚带头捐款购债献物,精心筹划组织之下,使南侨总会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内便为祖国筹得约合4亿余元国币的款项。
   
   而在这危急存亡之秋,却有人打着为国捐献财产的名义,将当时南京国民政府的行政院长甚至最高领袖蒋介石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在南京骗吃骗喝,最后全身而退。如此传奇之人,他是谁呢?
   
   山东冒出个“土老财”
   
   1932年,山东省黄县有一位名叫梁作友的农民向当地的山东政府请愿说,自己家里有七八千万,为了民族大义,愿意捐献三千万给国家,作为抗日的“救国”费用。
   
   这请愿一上来,当时山东政府的各位官老爷震惊了,因为当时全国战乱不断,局势很不稳定,国民政府既要对外应付日本咄咄迫人的进攻,又要对内调兵遣将镇压各革命根据地的红军,开支庞大,政府财政入不敷出,就算是行政院长宋子文要做什么事情拿出三千万来,也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这下子可来了一位财神爷。
   
   当地政府很重视这位“爷”的请愿,于是1932年9月14日上午,黄县县政府要员在一个会议室内紧急召开秘密会议,与会者中有教育局长徐叔明和支应局长杜乐先等一十县府要员。人到齐后,由县长郎咸德说明此事,在会上研究对策。
   
   会上,支应局长杜乐先打破沉默,首先谈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全县“荣户”[1]
   
   已经由支应局调查登记在册,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巨资七八千万的大富豪,此时恐怕有蹊跷。[2]
   
   但也有人提出不同见解,认为一夜暴富的事很常见。龙口古称“金沙滩”,藏龙卧虎。1929年张宗昌第三次入鲁,与刘珍年混战一场,由龙口经海路败逃,沿途丢下不少轴重。据说有一张存在日本大丰银行的军费支票这时丢失。可能被梁作友捡取,而他自知以个人名义去外国银行提出这笔巨款根本无望,便想出以捐献名义借助国家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这样既可得到捐资美誉,又可捞点好处,倒是可能的……
   
   会后,黄县政府一边核实梁作友的身份,一边将此事上报。而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直接将此事上报国民党中央,这个消息对于当时的国民党高层来说,可以说是“久旱逢甘霖”,求之不得啊,于是立刻电令邀请梁作友去南京,而路费皆有韩复榘“报销”。
   
   享受国宾待遇
   
   此事传到南京,顿时引起了当时各大媒体的关注,上海《申报》刊登了有关梁作友毁家纾难的事迹,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应。各大报纸竞相在报纸显赫位置以至头版头条用大号标题刊出“山东义士梁作友慷慨捐资三千万以纤国难”的文章。
   
   平津几家报纸为了提高销量,将梁作友称之为“梁财神”。连英国《泰晤士报》也不甘寂寞,紧步后尘登载了“中国农村一奇人”的要闻,一时间,“号外”、“增刊”铺天盖地。唯《大公报》等几家报社比较审慎冷静,只提“神秘的梁作友”,轻轻一笔带过,未加减否。至此,梁作友的身价倍增,捐资救国的事迹宣传达到高潮。
   
   梁作友所坐的火车到了南京,政府派出孔祥熙、陈立夫、谷正伦、张静江、张嘉敖等人下关接迎,《济南日报》、《民国日报》的记者们随同蒋伯诚已在月台迎候。而此时众人看到的梁财神并无惊人之貌,甚至可以说有点猥琐,身高不到一米六,背驼足瘸,身穿土布衣裤,给人一种土气十足的印象,众人难免有些失望。但是这毕竟是“财神爷”,于是安排了一个宪兵连警戒,一直护送到大行宫中央饭店下榻。而此时,韩复榘与山东省政府以不闻不问的态度保持缄默。
   
   梁作友刚一入住南京中央饭店,南京、上海两地的报纸、电台记者们便蜂拥来而至,前来采访新闻人物梁作友,纷纷问起梁作友的家世,梁作友谈得十分详细和具体。他说,他是山东黄县梁家村人,全族有两百余户,男女一千三百多口。曾祖父是前清秀才,叔祖在东北营口经商,开了很大的油坊。父亲梁克温有七兄弟。父亲在1917年病故,母姚氏还健在,60岁,也出身望族。外祖父姚廷梁是前清名孝廉。梁作友有一姐一妹,均已出嫁,一弟22岁,也是经商的成功人士。
   
   而后梁作友侃侃而谈,自称梁家是以既务农又经商而发财的。曾祖就在东三省各地经营绸缎、杂货、汇兑经营等业务,在俄国境内的海参崴、西伯利亚一带都有数家商号。他本人从17岁开始继承祖业下海经商。当时遗产不过几百万元,经他接管经营后,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就翻了十几番。[3]
   
   而在当时的媒体看来,梁作友的老家黄县地处胶东半岛西北部,自古即是富庶之地,据清《黄县县志》记载:“境内人稠地狭,民多逐利四方。”黄县人走南闯北,造就了大批的富商巨贾,闻名全国,潜藏着几个千万富豪并不让人惊讶。
   
   国民政府的高层此时对梁作友的身份依然心存疑虑,想探探他的深浅。10月3日晚,宋子文请他到城东鸡笼山北极阁官邸吃饭,财政部次长李调生与他合影留念,梁作友却很有城府,几个大佬都没发现任何不自然的地方。素负盛名的国府委员张静江赠送他一枝拐杖以示关怀,但也碰了个软钉子。
   
   会面之后,双方开始商谈捐助的具体细则。商谈结果定下三点:一、国家允许公民捐款救国;二、款项应作国家公用;三、款项用途的分配,权在梁作友,但政府可辅助个人支配用途的方法。这三项得到双方同意。梁作友还说,等用款分配方法商妥后,2个月内就可汇3000万元到京。宋子文提议,在用途分配中,应支持国家发展航空。梁作友表示赞同,但补助数目未定。会后,宋子文亲陪梁作友到中山陵谒陵,还和他合影留念。当晚又是东北义勇军后援会设宴招待梁作友,并赠送银盾一枚,上面刻着“毁家纾难”四个字,这无非是希望得到他的捐款。
   
   宋子文、张静江等人对梁作友经商致富的说法深表怀疑,在一番试探之后虽无结果,但是“范儿”倒是摆的挺足。比如张静江走出饭店,记者们众星拱月般拥上前交口询问时,他虽心怀疑虑,却毫无窘迫之态,仿佛梁某捐资底蕴他已一清二楚,显出极神秘的样子,闪烁其词地感叹:“有幸,有幸识荆,有幸聆教梁先生!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齐鲁乃圣贤辈出之邦。奇人奇才!奇人奇才!”
   
   ​
   
   蒋介石亲切接见
   
   宋子文等人表面上与梁作友虚与委蛇,但是背后又派出委派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别调查科科长钟竟成连夜赶赴山东黄县一探底细。
   
   钟竟成到达黄县后,会同地方官徐叔明直奔梁家村。梁作友家的三间瓦房已经破旧,老母亲60多岁,另有一个30左右岁的已出嫁的妹子住在家中。室内陈设确实简陋,但各种器物放置得井井有条,迎门摆着一张三屉桌,桌旁是两只盛粮米的小瓷缸。桌上方墙壁上悬挂着两幅篆联:“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趋避之”。
   
   钟竟成和梁家母女叙话时,拐弯抹角地询问梁妹,梁作友离家时都带了些什么东西。梁妹告之:“带有一只黄旧皮箱,一床棉毯,箱内只有几件换洗衣服。另外,还特地买来一尺白粗布,把一个本子包起来,让我用针线牢牢缝好。”钟竟成想,这可能就是梁作友捡到那传说中张宗昌遗留的军用支票,于是回到南京后就将此情况汇报给宋子文等人。
   
   听到钟竟成的报告后,宋子文对梁作友所说的三千万不由又多信了三分,但是时任财政部司长的徐堪觉得此事疑雾重重,会不会是韩复榘因欠饷而向南京政府所施的一个报复手段呢?宋子文等人却觉得徐堪的猜测过于儿戏,可能性不是很大。于是制订了一份详细的捐款分配计划书交给梁作友,催促梁作友尽快将捐款拿出来。[4]
   
   但是梁作友明确提出,只有面见蒋介石后,才能把钱拿出来。宋子文与何应钦商量再三,还是同意了梁作友去见蒋介石的要求,于是电告正在汉口亲自组织“剿共”事宜的蒋介石,并将怀疑之点一并报告,文末又加了一句:“是否接见,请委员长裁定。”
   
   蒋介石当时对这位奇人早有耳闻,很好奇之余也想见见梁作友。一是可以捞到一笔军费,二来可以显示他礼贤下士,扩大影响。于是他特电南京召见梁作友。南京的宋子文等人阅电后,马上买了长江客轮头等舱船票,派专人把梁送到汉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