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为假将军叫冤]
走向大自然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假将军叫冤


   
   
   
   
为假将军叫冤

   
   
   中国出了个假将军, 已被逮捕, 听说已经惊动中央。照这个架势, 此人不被枪毙, 也会判个十年二十年, 我急写这篇文章, 要求刀下留人,我觉得不但不应该判刑,还应该根据这个人的能力与真将军对比,量才录用。
   
   真假本来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没有绝对意义。谁最适合这个职位,谁就是真的,将一个没有能力的放在职位上是用人不当,真的也是假的,一个有能力的人没有放在这个职位上, 是漏掉人才,领导该打屁股。
   
   要批评这个假将军, 我们就应该将他与真将军对比, 如果真将军现在大部分贪污, 搞女人,而他没有这些罪行,在大家眼里口碑很好, 他就在品德上超过了真将军。所以问题不在于将军的真假, 而在于在品德, 能力,是不是像将军, 像将军,没有定成将军,现在这个人才自己冒出来了,军委应该非常高兴, 应该鼓励大家都来冒充假将军,以假压真,发现人才, 推动真将军,提将军高水平。
   
   从他在前面几十年历史中, 周围的人都对他这么尊敬, 到处请他做报告,那就说明他非常像将军, 而不是拉将军的衔头来要求人家服从他, 是以自己的水平来表明自己是将军, 如果他的将军角色确实做得好,也是为我军树立了威信, 加强了军民关系, 功劳显赫, 何罪之有。
   
   
   再说就是冒冒将军,也不是什么大罪, 我们小时候做游戏, 谁都愿做将军, 不愿做小兵, 现在长大了,当不到将军, 冒充一下, 过过将军瘾, 也是可以理解的, 比那些真将军搞女人贪污要好多了。
   
   
   如果要判这个人罪, 实在是太冤枉了。 我觉得中国有能力的人都可以冒充一下将军, 如果冒充得好, 比真将军还好, 中国人才就如雨后春笋, 到处生长出来, 让军委去提拔,还怕这个国家不强大?
   
   
   如果共产党不听我的好人言(肺腑良言),觉得自己受骗了, 一定要判假将军的罪, 请读读下面的案子, 老蒋被梁作友骗了,不但没有置梁的罪, 还买了车票让他回家? 难道我们共产党的气量还不如蒋介石吗?
   
   山东老农的惊天骗局:让蒋介石上当的民国诈骗案
   转载
   2015-03-02 21:44:17
   标签:蒋介石宋子文韩复榘梁民国历史
   
   抗日战争开始后,很多有爱国精神的企业家纷纷捐献财产,用自己力量支援抗战。其中具有代表性作用的有陈嘉庚等海外华侨,联络南洋各地华侨代表在新加坡开会,成立“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在陈嘉庚带头捐款购债献物,精心筹划组织之下,使南侨总会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内便为祖国筹得约合4亿余元国币的款项。
   
   而在这危急存亡之秋,却有人打着为国捐献财产的名义,将当时南京国民政府的行政院长甚至最高领袖蒋介石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在南京骗吃骗喝,最后全身而退。如此传奇之人,他是谁呢?
   
   山东冒出个“土老财”
   
   1932年,山东省黄县有一位名叫梁作友的农民向当地的山东政府请愿说,自己家里有七八千万,为了民族大义,愿意捐献三千万给国家,作为抗日的“救国”费用。
   
   这请愿一上来,当时山东政府的各位官老爷震惊了,因为当时全国战乱不断,局势很不稳定,国民政府既要对外应付日本咄咄迫人的进攻,又要对内调兵遣将镇压各革命根据地的红军,开支庞大,政府财政入不敷出,就算是行政院长宋子文要做什么事情拿出三千万来,也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这下子可来了一位财神爷。
   
   当地政府很重视这位“爷”的请愿,于是1932年9月14日上午,黄县县政府要员在一个会议室内紧急召开秘密会议,与会者中有教育局长徐叔明和支应局长杜乐先等一十县府要员。人到齐后,由县长郎咸德说明此事,在会上研究对策。
   
   会上,支应局长杜乐先打破沉默,首先谈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全县“荣户”[1]
   
   已经由支应局调查登记在册,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巨资七八千万的大富豪,此时恐怕有蹊跷。[2]
   
   但也有人提出不同见解,认为一夜暴富的事很常见。龙口古称“金沙滩”,藏龙卧虎。1929年张宗昌第三次入鲁,与刘珍年混战一场,由龙口经海路败逃,沿途丢下不少轴重。据说有一张存在日本大丰银行的军费支票这时丢失。可能被梁作友捡取,而他自知以个人名义去外国银行提出这笔巨款根本无望,便想出以捐献名义借助国家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这样既可得到捐资美誉,又可捞点好处,倒是可能的……
   
   会后,黄县政府一边核实梁作友的身份,一边将此事上报。而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直接将此事上报国民党中央,这个消息对于当时的国民党高层来说,可以说是“久旱逢甘霖”,求之不得啊,于是立刻电令邀请梁作友去南京,而路费皆有韩复榘“报销”。
   
   享受国宾待遇
   
   此事传到南京,顿时引起了当时各大媒体的关注,上海《申报》刊登了有关梁作友毁家纾难的事迹,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应。各大报纸竞相在报纸显赫位置以至头版头条用大号标题刊出“山东义士梁作友慷慨捐资三千万以纤国难”的文章。
   
   平津几家报纸为了提高销量,将梁作友称之为“梁财神”。连英国《泰晤士报》也不甘寂寞,紧步后尘登载了“中国农村一奇人”的要闻,一时间,“号外”、“增刊”铺天盖地。唯《大公报》等几家报社比较审慎冷静,只提“神秘的梁作友”,轻轻一笔带过,未加减否。至此,梁作友的身价倍增,捐资救国的事迹宣传达到高潮。
   
   梁作友所坐的火车到了南京,政府派出孔祥熙、陈立夫、谷正伦、张静江、张嘉敖等人下关接迎,《济南日报》、《民国日报》的记者们随同蒋伯诚已在月台迎候。而此时众人看到的梁财神并无惊人之貌,甚至可以说有点猥琐,身高不到一米六,背驼足瘸,身穿土布衣裤,给人一种土气十足的印象,众人难免有些失望。但是这毕竟是“财神爷”,于是安排了一个宪兵连警戒,一直护送到大行宫中央饭店下榻。而此时,韩复榘与山东省政府以不闻不问的态度保持缄默。
   
   梁作友刚一入住南京中央饭店,南京、上海两地的报纸、电台记者们便蜂拥来而至,前来采访新闻人物梁作友,纷纷问起梁作友的家世,梁作友谈得十分详细和具体。他说,他是山东黄县梁家村人,全族有两百余户,男女一千三百多口。曾祖父是前清秀才,叔祖在东北营口经商,开了很大的油坊。父亲梁克温有七兄弟。父亲在1917年病故,母姚氏还健在,60岁,也出身望族。外祖父姚廷梁是前清名孝廉。梁作友有一姐一妹,均已出嫁,一弟22岁,也是经商的成功人士。
   
   而后梁作友侃侃而谈,自称梁家是以既务农又经商而发财的。曾祖就在东三省各地经营绸缎、杂货、汇兑经营等业务,在俄国境内的海参崴、西伯利亚一带都有数家商号。他本人从17岁开始继承祖业下海经商。当时遗产不过几百万元,经他接管经营后,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就翻了十几番。[3]
   
   而在当时的媒体看来,梁作友的老家黄县地处胶东半岛西北部,自古即是富庶之地,据清《黄县县志》记载:“境内人稠地狭,民多逐利四方。”黄县人走南闯北,造就了大批的富商巨贾,闻名全国,潜藏着几个千万富豪并不让人惊讶。
   
   国民政府的高层此时对梁作友的身份依然心存疑虑,想探探他的深浅。10月3日晚,宋子文请他到城东鸡笼山北极阁官邸吃饭,财政部次长李调生与他合影留念,梁作友却很有城府,几个大佬都没发现任何不自然的地方。素负盛名的国府委员张静江赠送他一枝拐杖以示关怀,但也碰了个软钉子。
   
   会面之后,双方开始商谈捐助的具体细则。商谈结果定下三点:一、国家允许公民捐款救国;二、款项应作国家公用;三、款项用途的分配,权在梁作友,但政府可辅助个人支配用途的方法。这三项得到双方同意。梁作友还说,等用款分配方法商妥后,2个月内就可汇3000万元到京。宋子文提议,在用途分配中,应支持国家发展航空。梁作友表示赞同,但补助数目未定。会后,宋子文亲陪梁作友到中山陵谒陵,还和他合影留念。当晚又是东北义勇军后援会设宴招待梁作友,并赠送银盾一枚,上面刻着“毁家纾难”四个字,这无非是希望得到他的捐款。
   
   宋子文、张静江等人对梁作友经商致富的说法深表怀疑,在一番试探之后虽无结果,但是“范儿”倒是摆的挺足。比如张静江走出饭店,记者们众星拱月般拥上前交口询问时,他虽心怀疑虑,却毫无窘迫之态,仿佛梁某捐资底蕴他已一清二楚,显出极神秘的样子,闪烁其词地感叹:“有幸,有幸识荆,有幸聆教梁先生!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齐鲁乃圣贤辈出之邦。奇人奇才!奇人奇才!”
   
   ​
   
   蒋介石亲切接见
   
   宋子文等人表面上与梁作友虚与委蛇,但是背后又派出委派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别调查科科长钟竟成连夜赶赴山东黄县一探底细。
   
   钟竟成到达黄县后,会同地方官徐叔明直奔梁家村。梁作友家的三间瓦房已经破旧,老母亲60多岁,另有一个30左右岁的已出嫁的妹子住在家中。室内陈设确实简陋,但各种器物放置得井井有条,迎门摆着一张三屉桌,桌旁是两只盛粮米的小瓷缸。桌上方墙壁上悬挂着两幅篆联:“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趋避之”。
   
   钟竟成和梁家母女叙话时,拐弯抹角地询问梁妹,梁作友离家时都带了些什么东西。梁妹告之:“带有一只黄旧皮箱,一床棉毯,箱内只有几件换洗衣服。另外,还特地买来一尺白粗布,把一个本子包起来,让我用针线牢牢缝好。”钟竟成想,这可能就是梁作友捡到那传说中张宗昌遗留的军用支票,于是回到南京后就将此情况汇报给宋子文等人。
   
   听到钟竟成的报告后,宋子文对梁作友所说的三千万不由又多信了三分,但是时任财政部司长的徐堪觉得此事疑雾重重,会不会是韩复榘因欠饷而向南京政府所施的一个报复手段呢?宋子文等人却觉得徐堪的猜测过于儿戏,可能性不是很大。于是制订了一份详细的捐款分配计划书交给梁作友,催促梁作友尽快将捐款拿出来。[4]
   
   但是梁作友明确提出,只有面见蒋介石后,才能把钱拿出来。宋子文与何应钦商量再三,还是同意了梁作友去见蒋介石的要求,于是电告正在汉口亲自组织“剿共”事宜的蒋介石,并将怀疑之点一并报告,文末又加了一句:“是否接见,请委员长裁定。”
   
   蒋介石当时对这位奇人早有耳闻,很好奇之余也想见见梁作友。一是可以捞到一笔军费,二来可以显示他礼贤下士,扩大影响。于是他特电南京召见梁作友。南京的宋子文等人阅电后,马上买了长江客轮头等舱船票,派专人把梁送到汉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