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过年的感想、、.]
非智专栏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过年的感想、、.

   
   
   非智
   
   日子过得快,尤其在五十岁后,已是度年如日之感觉,每天只有早上起床穿衣,晚上脱衣睡觉的感觉,每日早起,日头从头上走过,到了那一边,一天也就过去了。


   
   
   时间一晃,又是新一年的开始。很巧,今年的情人节同中国的新春,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春节距离很近。今天过了情人节,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后天就是一个新的中国年,俗称狗年,或戊戌年。戊戌年,这是个中国近代史难以被人忘却的年份,不仅仅它是狗年,而在于120年前的一场变革,几乎改变了中国的进程。
   
   
   想想1898年的戊戌变法,那已是遥远的过去了。120年前的一场变法的失败,不仅导致了谭嗣同等六君子被杀,康有为等保皇派流亡海外,也使得中国的政治体制的转变发生了变化,或许,那次的变法成功,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会是君主立宪制的英国式的民主政体。凡事加上个“或许”,就成了猜测,真的历史能由人所预测,人类在地球上的日子,一定过的同在天堂一样幸福。我们有太多的“或许”,但也因为这个“或许”没有出现,则人类的命运也跟着改变。比如,那场距戊戌变法90年之远的“天安门事件”如果成功,或许,中国的政治和经济进程就不是今天这样的,结果会是更好,还是更坏?人们只能以“或许”来说。
   
   
   谈论政治,原是男人们所喜好的话题,除了谈女人,有一点品味的男人就谈政治,而且,一谈起政治,就个个似乎是政治家,就都有着一套治国之道和经营之理,连一生只专注于土地工程或餐饮之业者,一谈论起政治,也少不得长篇大论,胸有宇宙,心怀神州,不得不令人感叹当今的孔明之多。当年孔明论天下,把个编竹筐的刘备惊讶的合不拢嘴,认为有了孔明,天下就可唾手而得。可惜,孔明聪明是聪明,但又因为聪明反误了卿卿生命,不仅没能统一天下,还在死后留下个脆弱的帝国,不久就被魏国吞灭。三国里,最聪明的是司马懿,不仅能在阴险疑心重的曹操手里谋生,还被重用而成了朝廷重臣,最后寻机让自己的儿子篡位魏国而自立为皇帝。
   
   
   
   如果政治家或政客能达到司马懿的耍阴谋的纯青之度,那才是真正高手。我们当今的孔明们,基本上也只说说时事,批评一下政府,多是口说不动者,因为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地方能让他们去实践他们的治国之理论。当然,即便这些孔明者想真的找个地方实践,想找个刘备一样的人物,跟从他,期望从一个农村土地耕耘者变为一个帝国的高级领导者,目前,实在是一种奢想,比中国梦更难实现。当然,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如果能很好地学习井岗山精神和延安整风运动,再组织那么一批人,再寻求海外势力的支持,在耐心地等待着外国的侵略,最终,获得国器也不是不可能的。
   
   
   人之命运,即便国家之运命,也常在“或许”中变迁,因为有了“或许”,那份期盼还在,那种等待之心尚存。我们都有着期待事物会向“或许”的趋势走的“或许”之心,我们盼望着这“或许”是个好年,是的,根据网上对农历2018年趋势的预测,对于澳洲,这或许是个好年,对于中国,也或许是个转变之年。有了“或许”之心,就有了回旋之地,所以任何对未来的预测期盼,只要有了“或许”,我们就信心十足。120年前的那场“或许”可能改变中国进程的变法,我们现在议论它,已是局外人之心,但如果有另一场“戊戌变法”在戊戌年发生,是否可以成功,是否不会再出现“六君子“,是否不再有人被砍头,是否不再有人被迫流亡海外?
   
   
   这只能用“或许”来假设,也就是经过百年熏陶的中国人,或许已能融入当今发展的世界潮流,能接受新观点新思想新理念,能够接受另一场“戊戌变法”,能够让中国向强大民主自由政体迈进,能够让变法最终成功。但如果“或许”真有这么一场“变法”在戊戌年发生,却如120年前一样,被扼杀,又出现了六君子、七君子之类的人被砍头或被投入监狱,有人被流放海外,那么,我们就只能说,经历了120年,中华民族的思想观念没变,中国人民的命运也将不会变,专制政体将还会继续在这块土地上主宰着14亿人民,但,也是“或许”,也就是,“或许”中国人民,中华民族是需要也应该由专制政体来统治管理。
   
   
   大年三十很快就来,在过了情人节后,人们真期待着庆贺中国新年。让我们以轻松的心情来庆贺我们祖先留下的传统节日,快快乐乐地过好这个2018年的春节。
   
   
   2018年2月14日
   
   
   
   
(2018/0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